吴楚山人背着朱彪的尸体,朱医生拎着装有沈菜花骨骸的旅行袋,扛上了一把铁锄,两人出了家门,月夜下朝南山脚下灵谷洞方向走去。

微弱的手电光在毛竹林中忽明忽暗的闪烁着,“嘎嘎”两声,那是栖息在毛竹稍上面的乌鸦被惊醒了,怒目圆瞪着这两个夜行的不速之客。

走出竹林,前面就是灵谷洞口了,那片浓密的灌木丛中,就是太极阴晕之所在。

清冷的月光,无尽的凄凉,微风拂过竹稍,婆娑作响。

朱医生叹道:“古人留下来的千年吉穴,却是被那婺源黄家占了去,世事果真是难料啊。”

吴楚山人也苦笑了下,说道:“好在是那黄老爷子颠倒了来埋葬的,破了龙气,或许也算是天下苍生之福吧,今天再把朱彪、沈菜花葬下,收尽余气,可叹刘伯温算计了600年,怎么也不会想到今天的结局。”

两人钻进了灌木丛里,来到了太极阴晕的旁边,放下了朱彪的尸身。月光下,可以清晰的望见那五色的晕圈,面积一丈多方圆。

“奇怪,黄老爷子下葬的时候,明明已经混合了五色晕土,现在竟又一圈圈泾渭分明,仿佛此穴未曾用过似的。”吴楚山人惊讶道。

“会不会黄家老爷子没有与太极阴晕合气呢?”朱医生疑惑的问道。

吴楚山人摇摇头,说道:“不可能,太极阴晕不认人的,无论是什么人,甚至猪牛羊,只要是哺乳动物,它都会发的。”

朱医生道:“管它呢,先把朱彪葬下吧。”

吴楚山人点点头,说道:“黄老爷子是被活葬在阴晕正中间的,再怎么说,他人已死,咱们也别去惊扰他了,就靠边一点葬下吧。”

“靠哪一边呢?”朱医生问道。

“西边吧,人世间不都是说上西天么?但愿他们两个有情人早登西方极乐。我来挖。”吴楚山人说着,举起了铁锄。

清冷的月光下,吴楚山人奋力的刨着土,他本是有武功之人,因而显得毫不费力,不一会儿,就已经挖出一长条形的土坑来,近两米长,两尺来宽,深约一米多。

“朱彪,今天山人将你葬于这千古奇穴之内,但愿你和沈菜花沾点龙气,保佑你们的孩子早日成材。”吴楚山人口中叨咕着,轻轻的抱起朱彪的尸身,放入了土坑之中,然后将旅行袋拉开,拣出沈菜花的尸骨,放在了朱彪的胸前,最后把那只骷髅头紧挨着安放在朱彪的头侧。

“这样,你俩就可以相拥在一起了。”山人最后看了一眼,开始往坑内填土。

“也没必要堆坟头立碑了,那样容易被黄孟两家觉察,朱彪就不会安宁了。”吴楚山人叹道。

朱医生上前将土逐一踩实,最后将空旅行袋子抛得远远的,看看未留有什么痕迹,应该回去了。

“人生本就是如此短暂的。”吴楚山人喃喃道。

与此同时,婺源县人民医院住院部的特护病房里灯火通明,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消毒水的刺鼻气味儿。黄乾穗和孟祝祺已经陆续的苏醒过来了,只有孟红兵仍处在昏迷之中。

“黄主任,您醒啦,我已经为您做了手术。”荆太极俯在床前说道。

黄乾穗勉强挤出一点笑容,有气无力的说道:“此事不宜扩散,现在知情面有多大?”

荆太极回答道:“只限参与抢救的夜班医护人员,已经告诫他们严加保密,作为一条组织纪律,公安部门那边也还没有通报,需要请示过您以后再作处理。”

“好,做的不错。首先,公安局那边就不要通知了,至于县革委会,明天替我告知一下,就说我身体微恙,休息两天再过去上班。”黄乾穗吩咐道。

“好,黄主任放心,天亮以后我就去办,另外真的不需要通知公安缉捕凶手么?”荆太极问道。

“凶手就是朱彪,等我好了,我会处理他的。”黄乾穗语气坚定。

荆太极心中道,朱彪受到自己的重击,肯定是活不久了,但他起码还有一名同伙,否则,他决计是逃不脱的,不过话到嘴边,他还是没有说出来。

“我的伤势究竟如何,把真实的情况告诉我。”黄乾穗以不容置疑的口吻说道。

“您的**被子弹打掉了三分之一,**没有了,恐怕会影响您以后的性生活。”荆太极如实的报告说。

“呵呵,那有什么要紧,建国妈妈已经去世多年,我不也还是一个人过来了么?干革命事业,有没有**不要紧,关键是能够顺畅的大小便就可以了。”黄乾穗坦然的说道。

荆太极眼眶有些湿润了。

“祝祺的伤势如何?”黄乾穗指了指旁边床上的小舅子说道。

荆太极实情相告:“孟主任的情况要糟糕的多,他的男性外生殖器被打烂掉了,为了保住性命,只好全部切除了,以后他只能够像女人一样蹲着小便了。”

“什么!我的**卵子都没了?让我像女人一样,那怎么行!”孟祝祺躺在病床上愤怒的叫了起来。

“女人怎么了?女人就不革命了?你蹲着小便有什么大不了的,照样可以干革命工作嘛。”黄乾穗怒斥道。

“呜呜……”孟祝祺蒙着被子,委屈的哭了起来。

“小兵他怎么样啦?”黄乾穗又接着问道。

“小兵没有问题,他可能会因祸得福呢。”荆太极说道。

“此话怎讲?”黄乾穗疑惑的问道。

孟祝祺止住了哭声,从被子下探出头来注意的听着。

荆太极解释道:“你们知道小兵为什么会精神不正常么?为什么会对老母猪感兴趣么?”

黄乾穗摇着头问道:“为什么?”

荆太极冷笑道:“因为朱寒生给他移植了猪的睾丸。”

“啊……”黄乾穗及旁边床上的孟祝祺俱是大吃一惊。

“我要报复朱寒生!”孟祝琪咬牙切齿的躲在被子下说道。

黄乾穗沉吟道:“寒生此人医技神奇,但终不能为我们所用,所以只能忍痛将其除去,但不能盲干,一定要抓住把柄,一棒子打得死才行。”

“还有吴楚山人,竟敢威胁于我,要先做掉他,否则那家伙疯起来不得了。”孟祝祺插话道。

黄乾穗点点头,然后说道:“小兵的情况接着说下去,为什么是因祸得福?”

荆太极微微一笑,说道:“子弹击碎了他的两只猪睾丸,我又替他移植了一对人的蛋蛋,以后他就恢复正常了。”

“你?”黄乾穗不信任的望着他。

荆太极嘿嘿一笑,说道:“我用了朱寒生同样的药物。”

“狗屎涂了么?”孟祝祺不放心的问道。

“你放心好啦,涂了厚厚的一层呢,他在隔壁,还未苏醒过来,房间里臭烘烘的。”荆太极回答道。

“干得不错,我早看出你是个人才,咱们革命队伍中就应该多一些像你这样的人。”黄乾穗赞许道。

荆太极笑笑,心想,我才不稀罕呢。

“黄主任,若是想报复并除去朱寒生的话,眼下就有一个好机会。”荆太极献计道。

“什么机会?”黄乾穗疑惑的问道。

“黄主任,您知道我这次去哪儿了么?”荆太极微微笑道。

黄乾穗目光直视着他。

“我去了香港。”荆太极一副神秘的样子。

黄乾穗仍旧望着他没有说话。

“我以回四川老家探亲为名,悄悄跟踪朱寒生偷渡到了香港。”荆太极说道。

“偷渡?那是叛国投敌罪啊。”孟祝祺惊讶的说道。

荆太极笑笑,继续说:“寒生不知道出卖了什么,得到了一大笔钱,足足有一亿两千万港币!”

“换成人民币有多少?”孟祝祺的眼睛里放出光来。

“4000万元人民币。”荆太极回答。

“……”黄乾穗和孟祝祺倒吸一口凉气,4000万元人民币,等于整个婺源县若干年的财政收入啊。

“这么说,朱寒生已经在勾结海外敌对势力了,看到了吧,帝国主义忘我之心不死啊,他什么时候潜伏回来,我们要将人和钱一网打尽。”黄乾穗斩钉截铁的说道。

荆太极说道:“可能就在这几天里。”

“朱寒生还有其他同党一起回来婺源么?”黄乾穗问道。

“有一个姓王的老太婆,武功极为高强。”荆太极阴笑着说道。

哼,师父,只能怪你对我的威胁太大了,反正你的年龄已经够长寿了,早死两年也没什么。

“武功高强算什么,还能强的过无产阶级专政么?”黄乾穗捏紧了拳头,嘿嘿冷笑道。

之后的两天里,黄乾穗已经安排了人手监视南山村寒生家,他和孟祝祺的伤势在荆太极院长精心的照料下,已经可以下地活动了,只不过孟祝祺每次小便都需要蹲着,不是十分习惯。

惟有孟红兵却始终是时而昏迷,时而苏醒,令荆太极感到迷惑不解,到底哪儿出了问题呢?

院长室内,一名医生送来了孟红兵的全面的化验报告,荆太极在逐一翻看。

令荆太极惊讶的是报告中afp(胎甲球)和hcg(人类促进腺激素)两样化验指标全部为阳性,其中afp高于正常值40ng/ml一倍,达到80ng/ml,hcg也超过正常值1ng/ml的数倍,这可都是瘤标啊。更为严重的是,孟红兵的全身淋巴结肿大,下肢呈现出水肿。

他让人喊来一名专门负责患者死亡登记的医生,悄悄问道:“两天前,太平间里有一位五六十岁的老头尸体,你可知道?”

“知道,他是五六天前病故的,可能明日出殡了。”那医生回答道。

“他死于什么病?”荆太极问道。

“睾丸癌。”那医生回答道。

荆太极大吃一惊,坏了,坏了,自己聪明反被聪明误,这可如何是好?他的额头上渗出了几滴冷汗。

忽然,荆太极冷笑了两声,管他呢,那小子也不是块好饼,反正自己在这里也混不下去了,无论黄乾穗他们制服的了师父与否,自己的目标是寒生的《青囊经》,趁着把水搅浑之际,掳走寒生才是自己的目标。

“怎么了,有什么不妥么,荆院长?”那名医生胆怯的问道。

荆太极把手一挥道:“没什么,很好啊,你可以走了。”

那医生退出了院长室,轻轻的把门带上。

荆太极站起身来,在办公室里踱着步,嗯,有关孟红兵的事情什么也不能说,是死是活看他自己的运气了。另外,估计师父和寒生他们也快要回到婺源了,自己必须要提前计划好下一步的棋,论机智和计谋,这些人有谁能比得上我荆太极呢。

对了,还有那个可恶的小男婴,竟然咬残了自己的命根,妈的,绝对饶不了他。

门开了,黄乾穗蹒跚着走了进来,身后面跟着孟祝祺。

“寒生和那个老太婆回来了。”黄乾穗严肃的说道。


本章节地址:http://www.zangdimima.net/qingnangshiyi3/2353.html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或者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