婺源县城笼罩在一片濛濛细雨之中,粉墙黛瓦,小桥流水,翠竹青青,如同一幅浅墨山水画般,幽静而平和。

王婆婆和明月撑着油纸花伞,走在碎石子路上,旁面就是长途汽车站了。

正行走之间,明月下意识的侧脸望了望车站,突然间站住了,脸色煞白,紧张的目光死死的盯住了车站出口处……王婆婆诧异的顺着她的目光看过去。

车站里走出来一对青年男女,男的高挑身材,皮肤白皙,容貌俊朗,着一身藏青色的中山装,气宇轩昂,面带着微笑。女青年则是五短身材,皮黑肉糙,大饼子脸上长满了紫红色的青春痘,肥厚的嘴唇,吊眼梢,容貌平平。男青年拎着棕色的牛皮旅行箱,两人共撑着一把花布雨伞,女孩的左手紧紧的搂着那青年的腰,身子依偎在他的身上。

王婆婆猜到了,于是轻轻说道:“是黄建国?”

明月眼眶里噙满了泪水,不易觉察的点了点头。

明月此刻已经迈不动脚步了,泪眼模糊,默默的望着黄建国和那个女子慢慢的走近。

王婆婆索性站在一边,也不催促明月,静观事情的发展。

黄建国左手拎包,右手搂着女青年的肩膀,江南的冬雨还是蛮寒冷的。

不经意间,他瞥了一眼明月,突然又抬起头来,目光直勾勾的直视着她,登时一脸煞白,没有了血色。

他的脚步越走越慢,最后停在了距明月一丈开外的地方。

“小国,你怎么了?”女青年发觉黄建国的异样,又抬眼望了望明月和王婆婆,讲的是一口京腔官话。

黄建国仿佛没有听到女青年的问话,只是痴呆呆的望着明月。

“我问你怎么啦?她是谁?”女青年似乎觉察到了什么,大声的追问道。

黄建国一愣,忙说道:“哦,东东,我不认识这个人,她们挡住了我的路。”

那个叫做东东的女青年嗔着掐了黄建国一把,撅着嘴嗲声道:“见到漂亮女人就走不动啦?小心我告诉爸爸。”说罢,挺起硕大的胸脯,大摇大摆的走过去,蔑视的目光瞟了明月一眼。

黄建国紧忙跟上,与明月擦身而过,却再也没有回头,依稀听到他在对那女青年说着:“这些村姑真是没知识,少见识,哪儿有站在路中间挡着人家道的?”

两人的嬉笑声渐渐远去,明月再也忍不住了,热泪滚滚而下。

许久,王婆婆轻轻的拍了拍明月的肩膀,柔声说道:“明月,此人徒具外表,无情无义,绝非善类,待师父结果了他,替你出口恶气。”

明月摇摇头,望向师父垂泪道:“师父,不要伤害建国,他一定是有难言之隐。”

王婆婆叹了口气,没有再说什么,这个徒儿太痴情了,世上遍地无情郎,受伤的总是女人。

黄建国嘴里哄着东东,这首长的小千金可是得罪不起的,看着她那丑妇样却故作娇滴滴,挠首弄姿,简直就是一个东施,但是自己表面上还得装出一副对爱情矢志不移的忠厚样来。十年,无非也就是忍耐个十年而已,一旦入主京城,想要明月回来岂不是囊中取物般?

明月明显的瘦了,她一定吃了不少苦头,怎么会突然间失踪了呢?他感觉得出来,这件事一定与父亲黄乾穗有关,但还是不要说破的好,若是父亲真的做了什么对不起他的事儿,也是为了自己好,但以后还是要给他点苦头吃吃,长点教训,任何人,包括父亲,都不能做任何有悖于黄建国意志的事。

“小国,你在想什么?不是刚才那个女孩吧?”东东疑问的目光直视着黄建国说道。

“哪里,我在想前面就要到家了,我们该如何给他老人家来个惊喜呢?”黄建国说道。

“我不就是个惊喜吗?第一次到乡下来见你爸爸,他肯定会喜出望外的。”东东说道。

“到了。”黄建国说道,心中却在想,“乡下”?你老子原来参加革命前住的那偏僻山沟子里才叫做乡下呢。

“是东东同志吧,欢迎欢迎,一路上辛苦啦。”黄乾穗笑容满面的迎出客厅来。

乍一见,黄乾穗的心里“咯噔”一下,首长的女儿如此其貌不扬,真是苦了儿子建国了,但是话又说回来,她要是模样漂亮,咱家也就高攀不上了。唉,无所谓,反正十年之后,建国黄袍加身,那时再普天之下挑选一位才貌双全的处女做国母就行了,至于这个儿媳嘛,也就自己自生自灭了。

“黄叔叔,爸爸让我代向你问个好,他还给您带来了一件礼物。”东东热情的说道,一面从皮箱里取出一个红布包,打开后是一套最新版本的精装毛选四卷,鲜红色的封皮,烫金的大字。

“太好了,谢谢首长的关心,我一定会努力学习的。”黄乾穗故作激动状。

“爸爸,首长也送了一本给我,还专门题写了‘努力学习毛主席著作,争做红色革命接班人’的赠言。”黄建国说道。

“好好,你一定不要辜负首长的重托啊,争做接班人。”这回黄乾穗是真的有点激动了。

“爸爸,舅舅他们呢?”黄建国问道。

黄乾穗脸色为之一变,难过的说道:“建国啊,你舅舅昨晚上英勇的牺牲了。”

“什么!舅舅死了?”黄建国大吃了一惊。

“今天早上,他的尸体被发现在护城河里,祝祺是一个革命意志坚定的好干部,阶级敌人杀害了他,公安机关正在破案,县委和县革委已经决定追认他为革命烈士了。”黄乾穗沉重的说道。

“小兵呢?”黄建国悲伤的问道。

“他病的很重,还在县医院住院。”黄乾穗告诉他。

“我一会儿去看看他。”黄建国说,自幼他与小兵感情一直很好,得知其重病,心中确实真的好难过。

黄建国来到了县人民医院,东东本想一起跟了来,但是黄乾穗说南方天气与京城不同,冬天阴冷潮湿,坚持要她与自己守着炭火盆边烤火边聊天,东东只得作罢。

医院门口围了一帮子人,大喊大叫的要求医院赔偿,院方工作人员百般解释无效,最后竟然动起手来。

黄建国听明白了,原来是一个老人去世,火化之前发现老人的睾丸不见了,家属认为是医院偷偷给割去了,遂聚众闹将了起来。几个膀大腰圆的年轻人会些武功,几下拳脚就把几名年轻的男医护人员打得爬在了地上,有女护士吓得花容失色,大声的喊叫起来。

“住手!我是院长。”门内传来一声暴喝,院长荆太极大步流星的走了出来,往台阶上一站,威风凛凛,恍若天神一般。

“这里是人民的医院,大家都是贫下中农阶级弟兄,有话好好说,你们若是在这里闹事就是妨碍给全县的人民群众治病,明白么?”荆太极义正严辞的说道。

人群沉默了,这时有人发问道:“那老人的蛋蛋呢?”

荆太极苦口婆心的解释说道:“老人的得是睾丸癌,那睾丸已经萎缩化掉了。”

“不对,我们看见他的阴囊上面有刀口,一定是医院偷走了,这个院长在包庇他们,打他狗日的!”人群中已有人冲了上来。

此刻,但见荆太极身子一转,双手出指如风,“啪啪啪”一连串的闷响,冲在前面的那几个会武的年轻人均被点中了穴道,不会动了,人群顿时平静了下来。

“高手啊,这是江湖难遇到的绝顶高手啊。”有老人由衷的叹道。

黄建国看到这里,心中一动,这荆院长既懂医术又武功绝顶,与老爸又相熟,自己若是成就大业,此乃不可多得的人才啊,现在就应该物色辅佐自己的臣子了。

“好功夫,点到即止,既保障了医院的安全,又平息了动乱,荆院长处理的恰到好处哇。”黄建国拍着手掌走到了前面。

“哦,原来是建国啊,何时从京城回来的?”荆太极殷勤的打着招呼。

黄建国微微一笑,转过身对着人群说道:“乡亲们,我是咱们县黄乾穗主任的儿子,请大家相信政府,此事政府调查清楚以后会对群众有所交代的。现在我请荆院长解开他们几个的穴道,大家就先回去听消息,如何?”

人群中无人反对,大家都已经见识了那个院长出神入化的点穴功夫,谁还敢再不自量力呢?

荆太极以极潇洒的姿势迅速的为他们解了穴,那几人羞愧难当,钻出人群走掉了,众人一见遂纷纷散去。

“荆院长,我还不知道你原来不但医术精湛,而且武功也是这么高强啊。”黄建国赞许道。

“建国过奖了,花拳绣腿而已。”荆太极轻描淡写的说道。

侍才不傲,进退有据,嗯,果然是个人才,黄建国点点头。

“荆院长,我想见见我的堂弟孟红兵,麻烦你带我去好么?”黄建国说道。

“当然,请跟我来。”荆太极前面带路,黄建国跟在后面来到了住院部二楼病房。

病床上,孟红兵面色如土,仍旧昏迷不醒,奄奄一息。

“他得了什么病?怎么会变成了这个样子?”黄建国焦急的问道。

“这个,黄主任没同你说么?”荆太极小心翼翼的问道。

黄建国摇摇头,回答道:“他没说。”

荆太极沉吟半晌,缓缓说道:“前不久的一天晚上,南山村的朱彪潜入了你家,开枪击伤了你父亲、孟主任和小兵三人。”

“啊,竟有这事?都伤在哪里?重不重?”黄建国接连问道。

荆太极看了看黄建国,最后说道:“都伤在了男性生殖器官上,你父亲和孟主任伤好出院,可是小兵的免疫系统失效了,所以只能一直用药物在维持着生命。”

黄建国默默的抓着孟红兵的手,眼眶湿润着喃喃说道:“小兵,你可能还不知道,昨天晚上,舅舅英勇的牺牲了,他被阶级敌人暗害了,政府已经决定追认他为革命烈士,唉,小兵啊,你的命真是够苦的。”

牺牲?荆太极心中暗自好笑,一个大活人竟然被两个婴儿咬死了,还可算做革命烈士?

“小兵的病,难道就没有别的什么办法了么?”黄建国问道。

荆太极想了想说道:“除非……”

“除非什么?”黄建国追问道。

荆太极盘算道,寒生眼下被关在县公安局看守所,自己想搞他出来不容易,若是让他出来给孟红兵治病,自己就有机会下手掳走他,风险是他会发现自己给孟红兵新移植的蛋蛋是一个长有睾丸癌的蛋蛋,对自己不利,但是平衡得失,还是以抓走寒生为首要目的才对。

“除非放寒生出来给小兵治病,才有可能救他一命。”荆太极说道。

“寒生在哪儿?”黄建国问道。

“在县公安局的看守所里。”荆太极说道。

“你即刻做好安排吧,我马上就去把他搞出来。”黄建国说道。

“好,越快越好,成功的机会也就多些。”荆太极鼓动道。

“你有没有考虑过离开这里?”黄建国突然问道。

“什么意思?”荆太极警觉的问道。

“有没有想过去京城工作?”黄建国说道。

荆太极沉思片刻,说道:“求之不得。”


本章节地址:http://www.zangdimima.net/qingnangshiyi3/2370.html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或者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