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才华牵着皱皮女婴的手,两人一蹦蹦的跃进了灵古洞内。漆黑的石洞内伸手不见五指,两个婴孩的瞳孔急剧的扩大,最后布满了整个眼眶,吸收并放大着任何极微弱的光线,渐渐的,他们的瞳孔变成了赤红色,洞内的景物也逐渐清晰了起来。

石壁上几只壁虎受到惊吓四处奔爬,还有些蚊蝇在空中飞舞,但都不敢往他俩**的身上降落。

两个婴儿吸食了一代祝由宗师注入的毕生功力,具有了超乎常人的能力,但是由于他们太小了,还不懂得如何运用,只是凭着本能做出些反应。

沈才华曾经来过一次洞内,所以记住了这里面十分的暖和,对于**的他俩,温度十分的舒适,所以才拉着皱皮女婴跑了进来。

两人信步一直朝着里面走去,在这里,他们感到了十分的安全。

也不知道走了多久,累了就坐下休息一会儿,然后接着前行。石壁上,一对硕大如铜铃般的红眼睛在死死的盯着他俩,然后“嗖”的裹挟着风声扑了下来,在俩孩子的头顶上盘旋了数圈,紧接着牠的身后面又飞来了十几只小型的怪物,翻上俯下的冲刺着,婴儿好奇的望着这些会飞翔的怪物们,“咯咯”的笑了起来。

红眼阴蝠首领带着牠的孩子们诧异的望着这两个小人,奇怪他俩怎么无毛可拔……

小阴蝠们好奇的落在了他俩的脚下,还有两只胆大些,直接站在了婴儿的肩膀上,皱皮女婴伸出小手试探着摸了摸阴蝠毛茸茸的肢体,兴奋不已。

小阴蝠们带着两个孩子来到了阴蝠生活的那个大石室内,石台子上,阴蝠妈妈正在给一群新出生的小阴蝠宝宝喂奶,两个小家伙望见那些肉乎乎可爱的阴蝠宝宝,目光都移不开了,简直是爱不释手。

脖子上系着骑马布的阴蝠首领不知从哪儿衔来了几串野果,送给小人们吃,沈才华和皱皮女婴在野果上嗅了嗅,感到无甚兴趣。

沈才华又去摸了摸那肉乎乎的阴蝠宝宝,下意识的舔了舔嘴唇,但似乎土獾的血液还未消化完,肚皮仍还是有些发胀,因此咽了口吐沫,缩回了手,他现在还没有进食的欲望。

不多时,两婴儿感觉累了,于是爬到了石台子上呼呼的睡去了。

荆太极驾驶着救护车风驰电掣般的一路狂奔,他不知道要往哪儿开,师父的鄱阳湖山谷是在西北方向,他就下意识的反着朝东南方开去。

江南冬雨又湿又冷,但是他的额头上却冒出了热汗,出了县城的路十分的颠簸,约莫已经驶离了县城几十里路,突然,发动机引擎“噗噗”两声熄火了。他赶紧连续打了几下马达,仍旧发动不起来,再仔细一瞧,原来是油箱空了。

妈的!真是太不顺了。荆太极跳下车来,四下里望去,前不巴村,后不着店,距前方大山脚下的那个小村庄起码也有五里地。他想了想,拉开了后车门,在寒生肋下一点,解开了他的穴道。

“下车吧,寒生。”荆太极说道。

寒生揉着自己发麻的腰和下肢,慢吞吞的爬下了车。

“荆太极,没有用的,我是绝不会告诉你《青囊经》上任何东西的。”寒生平静的说道。

“你先别口气硬,等我找到一处歇脚的地方,再同你慢慢讨论。”荆太极皮笑肉不笑的说道。

寒生没有再理他,放眼四处望去,这是什么地方?好像似曾相识。

“走吧,我们到前面山脚下的那个村庄去。”荆太极推了一把寒生,逼迫他前行。

寒生与荆太极冒着毛毛细雨一路向山脚下的村庄走去,道路崎岖泥泞,‘望山跑死马’,直到一个时辰之后才走到了那村庄的口上。

村庄里的小路上空荡荡的,见不到个人影。

“喂,哪儿来的老表,有什么事吗?”屋檐下站着一个白须老头,正以疑惑的目光盯着这两个不速之客。

寒生一见,心中乐了,此人自己却是认得的,正是集市上卖狗皮膏药的白一膏。

荆太极上前走了两步,客气的对老头说道:“老乡,请问你们这里有没有空房子出租?”

白一膏摇了摇头,表示没有,眼睛看看荆太极,又瞟了眼寒生,似乎一愣,随即又抬起眼睛望着寒生,眼神儿一亮。

寒生知道白一膏认出了自己,忙在荆太极身后直摆手。

白一膏多年在集市上卖狗皮膏药,江湖经验丰富,一见寒生摆手,立即明白了其中必有蹊跷,立刻收回了目光,问荆太极道:“你们租房做什么呢?”

“我们是地质队的,调查这一带山体构造方面有关资料的。”荆太极胡诌道。

寒生突然之间开口说道:“有山洞也行。”随即挤了下眼睛,点了下头。

白一膏立刻明白了寒生的意思,假装望了望天空,然后对荆太极说道:“大鄣山有很多山洞,落脚避雨倒是不错,也无需花钱,行吗?”

荆太极心道,山洞当然再好不过了,在那里慢慢拷问寒生,不怕你不说,而且又无外人干扰,最后又方便毁尸灭迹,我怎么就没想到呢?寒生呀寒生,这是你自己自寻死路,可怨不得我荆太极了。

“当然可以,麻烦您带我们去吧。”荆太极爽快的说道。

“你们等一下,我回家去换双鞋子。”白一膏说道。

不一会儿,白一膏换上了一双雨靴,手上捧着一个布包。

“这是什么?”荆太极不解的问道。

白一膏解开包袱皮,露出了里面的大白茧丝,手摸着茧丝,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寒生说道:“这是以前有位朋友不慎忘记在我这里的,能够防潮,我想你们可能用得着,所以我就顺手带来了。”

寒生笑了笑,接过包裹,心道,我都忘了这码事儿了。

“啊,老乡想的真是周到,太感谢了。”荆太极赞许着说道。

白一膏在前面领路,约莫半个多时辰,他们来到了一座巨大的山崖前,拨开了齐人高的蒿草,崖下露出来一个石洞。

“这就是‘仙人洞’,据老人家说,大约600多年前,有位仙人在洞中修真,后来大概修成正果后飞升了,所以,此石洞就被村里的老表们叫做‘仙人洞’了。”白一膏解释道。

寒生微笑不语,这是他第二次来到‘仙人洞’了。

好兆头,我荆太极今天也将在这洞里修成正果飞升,他美滋滋的想着,然后对这个白须老头说道:“老乡,请回吧,这点是小意思。”遂从口袋里掏出了二十块钱递给了他。

白一膏推辞不受。

寒生在一旁说道:“白给的钱还不要么?”

白一膏一听这话,嘿嘿一笑,爽快的接了过去。

“这就对了,老乡,请回吧。”荆太极对老头说道。

寒生拽了一把荆太极,说道:“荆院长,要不要请这位老表替咱们看着点坏在路上的那辆救护车,别让人给偷去了。”说罢一弯腰,钻进了山洞内。

“同志,还需要我做什么,尽管吩咐就是。”白一膏认真的说道,手中晃着那两张十元大钞。

荆太极连忙摆手,说道:“没什么需要的了,别听我这位同事胡说,他最喜欢开玩笑了。”

“那好,真的不需要了?”白一膏低头看着手中的钞票,惋惜地说道。

“真的不需要,请回吧。”荆太极淡淡的说道。

“那好,我走了,有事来村里找我。”白一膏说着恋恋不舍的走了。

这些老表,都是见钱眼开的主儿,哼,寒生还想玩我一把,看我如何来收拾你,荆太极心中忿忿道。

荆太极随即弯腰也钻进了‘仙人洞’内,洞里面深处漆黑一片,寒生早已不见了踪影……


本章节地址:http://www.zangdimima.net/qingnangshiyi3/2374.html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或者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