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屋外,大国师蒙拉差翁.坤巴指挥着罗圈腿、泰拳师以及白衣虚道长搬来了好多捆薪柴堆在了石屋门口,淋上了些油脂将其点燃,须臾,熊熊烈火便吞噬了两扇大木门,呛人的浓烟向石屋内钻去。

“大国师,烧死是不是太便宜了他们?也应该砍去手脚扔进缸里面。”罗圈腿谄媚的笑着说道。

“不,”大国师摇了摇头,缓缓开口道,“那个中原郎中和小鬼娃巫师出手十分怪异,甚至不费吹灰之力便杀死了大血蚤,我们可是不能掉以轻心啊,牺牲几个降头师陪葬,也是迫不得已。”

“是,是,还是大国师想的周全。”罗圈腿赶紧说道。

石屋内,沈才华口中念叨着巫咒正与白衣降头师的“呜啦啦”符通魔音僵持着……

寒生鼻子闻到一股焦味,眼见门缝内飘进来阵阵浓烟,耳边听到门外烈焰的爆裂声,炙热的辐射迅即传导了过来,心中急道,不好,这个大国师竟然不顾石屋内降头师们的性命,想要他们与自己同归于尽。

“快100度啦……”嘟嘟惊慌失措的连蹦带跳跑过来,绿色的羽毛已经被烟熏成了黑兮兮的,对着寒生大声叫道,“大家赶紧想办法啦……”

寒生眼睛望去,鬼婴的祝由神功与白衣符通法师的魔音相持不下,沈才华的表情异常的严肃,鼻尖上微微沁出了汗珠,双手交叉于胸前,嘴里不停地的颂咏着那些古怪的音阶……

情况已是万分的紧迫,自己若当下出手,是否有乘人之危之嫌呢?

刘今墨在场会怎么做?寒生知道,他一定会果断出手的!

寒生不再犹豫,从地上拾起一只五趾大白虎前爪(猫科动物都是前爪五趾,后爪四趾),便朝着白麻衣符通降头师的胸前按去……

“呜啦啦……啦。”符通魔音戛然而止,白虎爪的锐甲已经刺入那人的胸腔内,降头师双手慢慢的松开了,胸前鲜血迸射,金属符通“咣当”一声落在了地上,身子一软倒在了地上。

寒生低头一看,白虎前爪的五趾已经将此人的心脏血淋淋的给抓出来了……

鬼婴沈才华松了一口气,停止了诵咒,但是随即却被浓烟呛得连连的咳嗽了起来。

“我们都要被烧死啦……”嘟嘟悔恨的说道。

浓烟钻进了寒生的鼻孔内,他意念发动,使出了“老牛憋气”,屏住呼吸,可是才华和嘟嘟不行啊……寒生顿时着起急来,望着烈焰滚滚的石屋木门,准备以自己的身体来进行高速的撞击。

他并不知道在蝇眼的速度下,自己的血肉之躯会不会撞烂掉,但是才华和嘟嘟已经没有时间再坚持下去了,看来只有拼死一击了……

就在这时,石屋外传来了以色列乌齐式冲锋枪爆豆般的清脆扫射声。

“嗷呜……”一声长啸,石屋门板骤然爆裂,火焰四溅,威风凛凛的孟加拉虎一头撞了进来。

“大猫……”沈才华惊喜的叫道,上前紧紧地搂住虎头,“虎友”伸出长长的舌头亲热的舔着婴儿的脸颊。

“哼,有什么了不起,这门就是不撞开,也会烧散架的……”嘟嘟酸酸的嘟囔道。

“寒生,你们还好吧?”石屋外面传来了崇笛.虎大师急切的问话声。

枪声停止了,门口的火光中出现了雁城小子持枪的身影。

寒生抱着沈才华走出了石屋,嘟嘟扇动着翅膀赶紧飞升到了空中,牠现在觉得天上似乎还是要安全得多。

“谢天谢地,总算是赶得及时。”雁城小子见到寒生无恙,欣慰的说道。

“珊妮呢?”寒生问道。

“还在旅馆里,是珊妮坚持要我来的。”雁城小子回答道。

地面上躺着罗圈腿、泰拳师和虚道长的尸体,白色的麻布衣上布满了密密的弹孔。

“寒生,你有没有见到蒙拉差翁.炳?”崇笛.虎大师急匆匆的问道。

“他死了。”寒生回答道。

“蒙拉差翁.炳这个大魔头死了……”大师愣了一下,感到很震惊,于是急切的问道,“你是说他已经被消灭了?”

“嗯,尸体就在石屋内。大国师呢?你们刚才看见那个缠头赤足的大国师了么?”寒生匆匆问道。

“没有啊,只看见这三个人站在石屋外,兴高采烈的说什么烧死中国巫师等等,我和大师猜到了你们已被困在这石屋之内,见情况危急,所以就毫不犹豫的开枪了。”雁城小子回答说道。

寒生转脸对崇笛.虎大师说道:“大师,十年前,泰国大王宫可是曾经死了一个叫做蒙拉差翁.坤巴的大国师么?”

崇笛.虎大师点了点头,道:“不错,是有这么一个大国师,于十年前病故,据说是死于癌症,记得当时老衲也去参加了葬礼。”

“他是被蒙拉差翁.炳毒死的,然后制作成了阴相人……”寒生详细的叙述了蒙拉差翁.炳与其表弟大国师坤巴之间所发生的恩恩怨怨,但是略过了蒙拉差翁.炳已用“灌头术”传授墨墨血降头一事。

“哦,原来是这样啊……如此说来,蒙拉差翁.炳已经被大国师坤巴所杀,你消灭了大血蚤父本和怀孕的母本,泰国从此不必再担心这血降头了。”大师欣喜的说道。

“蒙拉差翁.炳虽至死也没有教给他表弟修炼血降头的秘术,但是坤巴此人凶残之极,十恶不赦,我们还是要除掉他才是。”寒生对大师说道。

“不好了,”嘟嘟突然从空中急降,匆匆叫喊道,“那个大国师跑啦……坐在一艘汽艇上,我看见的。”

“快去看看!”崇笛.虎大师说道,众人急忙赶到了海边,那汽艇早已经消失在了海面上的朦胧雾气中,但隐约可以听到渐渐远去的马达声。

“唉,晚了一步。”寒生说道。

“不要紧,消除了血蚤的威胁,大国师就成了一只过街老鼠,老衲天亮就去曼谷警察局,请政府在整个泰国境内通缉这个恶棍,他是跑不掉的。”大师让寒生放心。

“唉,可是女婴还是下落不明,不知大师能否设法请泰国警察在全国范围内帮助寻找墨墨呢?”寒生唯一的希望就只有寄托在警方身上了。

“寒生请放心,你帮助泰国消灭了血蚤,泰国一定帮你找回墨墨的。”崇笛.虎大师郑重的保证道。

崇笛.虎大师与雁城小子在宫殿的水中秘道中找到了一艘快艇,于是由小子驾驶,载上寒生、才华和嘟嘟以及大师同“虎友”驶离了海上宫殿,朝湄南河口驶去,一个时辰后回到了耀华力路,小艇停泊在了唐人街的河岸边。

崇笛.虎大师匆匆骑着孟加拉虎先回家去了,他还有许多的善后工作要做,暹罗湾海上宫殿内毕竟还是死了一些人。他临走前告诫雁城小子,请他在天亮前速速离开曼谷,否则会惹上不必要的麻烦。

“小子!你们回来了……”珊妮见到雁城小子和寒生及婴儿都安全的返回了旅馆,一时间热泪盈眶,扑簌簌的滴落下来。

“珊妮,我杀了几个恶人,你和乃梭愿意跟我回金三角么?”雁城小子热切的望着珊妮说道。

“我与弟弟当然愿意。”珊妮激动万分的喃喃道。

“有点感人呢。”嘟嘟站在窗台上,歪着脑袋瞧着他们说道。

“寒生大哥,谢谢你救了珊妮,天亮前我就要带他们离开了,若是你能一起来到金三角作客该有多好。”雁城小子眼眶湿润了,恋恋不舍得说道。

寒生微微一笑,摇了摇头道:“天亮后,我们还要去警方那儿,小子,一定要记得按时给珊妮服药,我相信他一定会重生的。”

黎明时分,雁城小子背着珊妮,牵着乃梭离开了曼谷。

天亮后不久,崇笛.虎大师来到了唐人街旅馆,领着寒生和沈才华前往曼谷的国家警察总署。因大师是全泰国德高望重的高僧,因此很快的便被总署长昭披耶.坤沙旺警察上将亲自召见了。

崇笛.虎大师向坤沙旺署长详细的讲述了昨晚发生在暹罗湾海上宫殿内的事,并告诉他来自中国的青年医生朱寒生杀死了大血蚤,彻底的清除了蒙拉差翁.炳的威胁,现在诈死瞒名的原大国师蒙拉差翁.坤巴在逃,请求下令全国通缉。

听了崇笛.虎昭大师的叙述,披耶.坤沙旺署长非常吃惊,立刻命令曼谷警察局前往海上宫殿查探。

大师同时请求警方协助搜寻一位被挟持名叫祖墨的中国女婴,坤沙旺署长欣然答应了。

曼谷警察局的一架直升机飞临了暹罗湾海上宫殿,警员们发现了石屋内外的数具尸体,迅速向总部报告了。

“崇笛.虎大师,曼谷警方已经核实了发生在海上宫殿事件,发现了一些降头师的尸体,其中三具被子弹打成了筛子,你知道是谁干的么?”坤沙旺署长盯着大师和寒生问道。

“知道,是金三角的人,他们已经回去了。”崇笛.虎大师坦然的回答道。

“我明白了,既然他们已经离开了曼谷,我们也就不便追究了,就当是海岛上发生了火拼吧。”披耶.坤沙旺上将会意的嘿嘿一笑道,他心里清楚,金三角那个三不管的地方,泰国军队都无能无力,何必把事情闹大呢,那样本届政府的面子将会很难看。

“请问朱先生,你又那个失踪的女婴的照片么?”坤沙旺署长问道。

“没有。”寒生答道。

“那么请你描述一下女婴的相貌特征,由警察总署的技术人员为她画一张模拟像,发往全泰国各个警局,好吗?”坤沙旺署长建议道。

寒生点点头,并表示感谢。

当日,失踪中国女婴祖墨的模拟画像便由泰国警察总署发往了全国各地的警局,协查孩子的下落。


本章节地址:http://www.zangdimima.net/qingnangshiyi6/2579.html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或者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