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木强巴凝望着手中的照片,就如被人当头打了一棒,心中除去震撼,还是震撼,那照片上的真实影像,瞬间主宰了他的灵魂。他就像一名研究了一辈子恐龙化石的科研者,忽然之间,就那么近距离的,看到一头活生生的恐龙,还是恐龙中最稀少的那种,矗立在自己面前,这个庞然大物触手可及,他的激动心情可想而知。一个声音从心底发出,仿佛来自远古的呼喊,却是那么的真实而亲近:“去吧,去寻找它,为了你的信仰和灵魂,为了你存在的价值。你这一生难道不正是为了看到它而存在的吗?”忽然他又开始嘲笑自己:“还在这里跟人嗷嗷的上课呢,照片的主人正在耻笑你,你根本没有见过真正的獒,你根本不知道什么是獒!”

他足足呆立了半晌,忽然才清醒过来,他发疯似的询问那送信人,那照片的来历,可那人根本不知道,卓木强巴再也顾不得什么,跳下了发言台,他知道,这秘密的主人刚才还在门口,如果失去机会,他可能一辈子都不会知道这獒在什么地方,这是从哪里来的照片了。

但是由于现场混乱不堪,卓木强巴好容易挤出会场,别说照片的主人,连送照片的小个子都没了影。卓木强巴发疯一般,询问路人,询问开车的司机,询问他所能碰到的每一个人,有没有看见一个穿风衣,带墨镜的人,约一米六七,戴了一顶鸭舌帽。但是没有人看见过这样一个体貌特征突出的人。

卓木强巴就如失了三魂七魄般,硕大的身体顿时失去了生机,萎靡下来,他再也没有任何心情参加獒犬大赛了,虽然是他号召发起并主持的大赛,但他此后根本没出席过一次比赛现场。卓木强巴就如一个患了失心疯的病人,饭也吃不下,觉也睡不着,整体呆呆的看着手里的两张照片,翻来覆去的看,那照片虽然模糊不堪,但卓木强巴却能把那獒的体毛数清楚,他知道那獒右后腿第三趾上方约两厘米处,从前往后数,第三十六根毛是分叉的,他还知道,那獒左前腿的第一趾,趾甲前端有一条划痕;照片上的所有细节他全都知道,他唯一不知道的就是,这是谁,在什么地方拍摄的这两张照片。

如果不是后来那个电话,卓木强巴或许这辈子,都会这么沉沦下去,因为照片已经夺去了他思考的能力。电话响了好一阵,卓木强巴始终没起身,因为有人会接电话,卓木强巴身边有秘书,又业务经理,有保安,公司的商务电话他从来不亲自接,而知道他私人手机的人,仅限于几个最亲密的朋友。

霍小姐轻轻推开门,低声道:“卓总,是找你的电话。”

卓木强巴一副无精打采的模样,淡淡道:“就说我不在,这几天,不管什么电话,都说我不在。”

霍小姐低头为难道:“可是,电话里的人说,只要告诉你照片,你一定会接的。”她再抬起头来,惊愕的发现,卓总已经不在休息室里了。

卓木强巴紧握着话筒,生硬的用英语道:“朋友,你是否是给我照片的人?请你千万别挂断电话,无论你提出什么要求,都可以商量。”

电话那头沉默了片刻,卓木强巴却感到自己心跳得快要窒息,那片刻仿佛等着自己被宣判死亡,终于,电话那头道:“那照片上,是……是只狗吧?”一个年青的声音,却是地道的普通话。

卓木强巴马上道:“是,是,最好的狗。你在什么地方,我们见面谈谈?”

电话那头迟疑道:“其实,我给你这张照片,只是想确认一下,我想不用见面谈吧?”

卓木强巴如溺水者好容易抓住根救命稻草,岂肯放手,他立刻道:“要的,要的,你想确认什么?我可以满足你提出的任何要求,我需要和你见面谈谈,如果你有空的话,我现在就开车过来。”

电话那头嘀咕道:“不用这么大阵仗吧,嘻——”那人好像有些意外,发出不可思议哼笑。

五分钟后,卓木强巴赶到了安德列医院,在医院门口,他见到了那个给他照片的人,一个中国小伙子,十七八岁年纪,高挑而傲气,他自我介绍叫唐明。

卓木强巴下车第一句便问道:“你想确认什么?难道你也不知道照片哪里来的么?”

唐明撇撇嘴,道:“我当然知道照片哪里来的,我只是想确认一下,这是不是一条獒,真正的獒。”

卓木强巴道:“当然是真的,这世界上,没有比它更高贵的犬类了,它是真正的獒中之獒。”

唐明不好意思的摸摸头,疑惑道:“我不是这个意思,我的意思是,它是真的存在吗?还是一种幻象?”

“幻象?”卓木强巴道:“这怎么可能是幻象?难道你没问过拍照片的人吗?这照片到底是从哪里来的?”

唐明喃喃道:“可是,我问过好多人了,他们也有养獒的专家,他们都说这是假的,还有人说是电脑合成的照片呢。”

卓木强巴抓住唐明双肩,焦急问道:“拍照片的人呢?把他找出来,我们一起问问他,不就什么都清楚了么?”

唐明被他抓痛了,赶紧退了一步,没想到这位文质彬彬的教授力量竟然大得惊人,他揉着肩膀道:“照片是我哥哥的,已经问不出来了。”

卓木强巴一激动,又想抓住唐明,被唐明先一步避开,他忙道:“你哥哥在哪里?带我去见他!”

唐明奇怪的看着卓木强巴,他还没见过这么疯狂的人,他想了想,头一偏,道:“跟我来吧。”竟然掉头往安德列医院内走去。

安德列医院,美国一家最为著名的——精神病医院。在病房内,卓木强巴见到了唐明的哥哥,也见到了更多的照片。

唐明的哥哥躺在床上,面部的表情似乎和卓木强巴刚看到照片时一样,只是呆呆的盯着墙上,那满墙的照片。突然看见有生人进入,他马上筛糠般抖了起来,唐明不得不去拍他哥哥的身体,轻轻说一些安慰的话,让他哥哥安静下来。唐明介绍,他哥哥叫唐涛,大他五岁。

唐涛和唐明身高差不多,但身体比唐明魁梧多了,皮肤也黑如铁,看起来十分的健硕,头发短至寸许,根根直立如钢针。他的脸色很俊朗,卓木强巴觉得好像在哪里见过,但卓木强巴没有过多注意唐涛,他被墙上的照片吸引过去了,墙壁上有世界各地的风光,有的照片,精美得连卓木强巴都叹为观止。他知道,这些照片,绝对出于专业摄影者之手,无论投给哪家摄影杂志,都会被封面刊登,并且出价不菲。他问道:“都是你哥哥拍的?”

唐明骄傲道:“当然。”

卓木强巴环顾四壁,这些照片的清晰度,拍摄位置,意境,全属上上之选,但唐涛好像没看过一眼,他的目光却盯着正对他的墙上。

卓木强巴的目光再次聚集在墙上,正对着唐涛目光的那片区域,竟然与别的照片不同,那是十几张十分模糊的照片,全都是,那神秘的獒照。卓木强巴这才发现,自己拿着的那两张照片,竟是这所有照片中最清晰的两张了,那墙上的照片,最模糊的,看上去就是一团黑云,搁在一团绿云之上。卓木强巴这才问道:“你哥哥……他怎么了?”

唐明叹息道:“不知道,这次回来,他就成了这个样子,医生说,是受到过度惊吓所致,我们从国内到这里,看看美国的医生是否高明些,这段时间哥哥一直在接受心里暗示疗法。前几天我看到报道,说卓教授要在这里举办獒犬大赛,所以试着把照片给你看看。”

卓木强巴道:“他现在看起来很安静。”

唐明道:“是怕黑综合症。”说着,他指了指头顶的灯,卓木强巴才注意到,大白天屋里的灯也全开着,卓木强巴不禁心中疑惑起来,到底这位拍摄者那天看到了什么呢?

唐明道:“我也相信那些照片是真的,我哥哥从来不拍假照片,只是不知道这次他是在什么地方拍了这些照片,这十几张照片竟没有一张清楚的。”

卓木强巴突然问道:“既然你哥哥精神上受到刺激,那他是怎么回来的?”

唐明道:“可可西里寻山护卫队发现了他,据说发现他时,他在没命的奔跑,那时他精神已经失常了,如果不是护卫队员把他按倒在地,他会一直跑下去,直到气竭身亡。据护卫队的说,我哥哥一倒地就虚脱昏死过去,醒来后就神志不清,他反复说的两句话就是‘蒙河的疯子说的是真话,地狱之门。’‘来了,它们来了!快跑!’就这两句,没有人知道是什么意思,后来护卫队在距离发现我哥哥三百公里的地方,发现了我哥哥遗留的越野吉普,汽车的油已经用光了。”

卓木强巴又呆住了,如果他哥哥是在汽车无油后弃车而逃的话,他徒步奔袭了三百公里,依然不愿停下,到底他看见了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但他心中却是激动窃喜为主,因为那两句别人听不懂的话,他却听得懂。忽然,他想起了一个名字,他赶紧问道:“独行侠?你哥哥是独行侠唐涛?”

唐明做了个你总算想起了的表情,点头默认了。卓木强巴总算想起,难怪这人这么面熟,原来是独行侠唐涛,国内少有的前卫名人。唐涛是唐明辉的儿子,中国乳业三巨头之一,但唐明辉四十不到便去世了,留给两个儿子上亿资金,他大儿子唐涛,不知何时就喜欢上了冒险之旅,独自穿越唐古拉山开始,他独自横穿塔克拉马干沙漠,独自登珠峰,独自漂黄河,漂长江,漂雅怒藏布江,独自游泳跨渤海海峡。其后,他将目光放向世界,世界最险的山峰,最急的湍流,最恐怖的死亡之谷,他都有所涉猎,凡是没有人去的地方,他都愿意去闯一闯,独自一人去闯一闯。每每人们都认为他必死无疑,绝无生还的希望,他却能出人意料的回到这个现实的文明之中。曾有人问他,他说,他这样做,不为别的,只为了证明他自己的存在。他的摄影爱好,也是在独行的过程中产生的,但是他的照片都是不发的,很多杂志社都出过高价,为求其一张风景照而不得。

卓木强巴憋红了脸,最后争辩道:“导师,你想,照片出于这样一个人之手,它怎么可能是假的呢?”

方新道:“看来你的决心很大,我的孩子。你去吧,我祝你成功。”但他的表情分明在说,这几乎就是不可能的。

强巴很沮丧,他没能说服自己的导师,无异于失去了一个最重要的帮手。他悻悻的收起照片,脚步沉重的走向门口,就在快到门口的那一霎那,他猛然转身,询问道:“导师,你还记得,你第一次跟我们上课的情形吗?”


本章节地址:http://www.zangdimima.net/zangdimima1/13.html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或者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