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杨大声道:“卓木强巴,你搞什么!你还能撑得住吗?”卓木强巴不予理会,一手吊着绳,一手在桥下的边壁上拿到了什么东西,然后才示意吊他上去。

直到两人都安全回到地面,胡杨才松了口气。

两人一落地,柯克和胡杨就对两人作了急救,张立仅是手掌裂伤,作了简单的压迫包扎,而卓木强巴要严重很多,他的两条手臂被绳子勒得过久,很多地方血脉不通,胡杨替他擦药活血,但两人中精神最好的又是卓木强巴。卓木强巴把他在边壁采集到东西拿给大家看,那是一簇晶簇,呈现一种紫的粉红色,但是大家都不认识,只有胡杨说好像见过,老肖或许知道。三人都认为卓木强巴就为了这东西而要重新下去,实在太不值得,卓木强巴却不这么认为,他自有他的想法。卓木强巴将晶簇贴胸收好,任凭胡杨替他处理双臂,嘴里问道:“你用的什么方法把它们驱散的?”

胡杨看了一眼地上的杀虫剂罐子,解释道:“是一种气体。它可以令这些仓鼠感到恐惧,但不能将它们杀灭。”

卓木强巴环顾四周,那些黑色的家伙并没有退去,只是躲在远处,依然用贪婪的目光打量着这四个人,他也看了看那个瓶子,并用力戚了戚鼻,但是他并没有问道什么特殊的味道。

胡杨道:“不用闻了,我们的鼻子是闻不到那种味道的。”

卓木强巴好奇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队长你好像什么都知道,早就准备好一切了似的?”

胡杨道:“你说得没错,我不是第一次来这样的洞穴,前些年我们进行了一次科考,是在可可西里山峰上发现了冰溶洞,除了没有发现壁画,其余的经历和这次都差不多。我们一共十八个人,最后只有三个活着出去,我,老肖,还有一位老谭,他的腰断了,再也不能科考了。”

柯克吃惊道:“只有三个人活着回去!”

胡杨沉声道:“是啊,我和老肖将这段历史藏了很久了,前面说过了,三人掉入冰河里被冻死了,而有十个人,就是被这种魔鬼般的东西活吃掉了。”

“十个人?那么还有两个人呢?”柯克问道。

胡杨瞪了他一眼,接着道:“回去以后,我请教了多位专家,询问这种群居的仓鼠有什么天敌没有,专家们听了我的描述后,一致认为这种集群而居的仓鼠,是一切大型生物的天敌,恐怕没有什么能直接威胁到它们的敌人。我又问专家对付它们的方法,大部分专家都建议用火,另有一位专家给我支了个招。他说试验室里的小白鼠在死前,会分泌出一种体液很快挥发在空气中,让我去收集这种空气,据说别的老鼠闻到那种气息,都会远远的避开,只是不知道对仓鼠有没有效果,今天一试,看来就还数它管用。”

十来分钟后,卓木强巴才尝试着轻轻动了动蜷曲的手指,手臂的颜色也渐渐转淡,他站起身来,望着远处道:“可是,它们并没有远离,好像还聚拢了。”

胡杨道:“唔,这里空间太大了,风把气味吹散了,一旦这瓶气体喷完,它们恐怕还会追来。”

柯克道:“那太危险了,我们赶紧走吧!你可以走吧?”他问张立,张立点点头。

胡杨道:“来不及的,它们在洞穴中的移动速度远比我们快,这样走还没逃到一半路程就被它们追上了。”

“那怎么办?”柯克焦急的看着他的队长。

胡杨摸了摸大胡子,颇感为难道:“只有一个办法,只需要——”

“炸毁这里!”卓木强巴接上去道:“一旦将冰桥和冰台都炸掉,这些仓鼠是无法攀着冰壁过来的。”

胡杨点点头,神情却一万个不原意,柯克道:“可是,一旦毁掉这里,就再也看不到这美丽的冰室了。”

胡杨也是这个意思,他道:“是啊,这些冰结晶,需要数千万年才能形成,可是眼下也顾不得这许多了,我不是神圣的卫道士,或许会内疚,但毕竟生命更珍贵。”他看了张立一眼,道:“包里有雷管,还有集束炸弹,有时为了勘测地质,采矿用的,你因该很熟悉怎么使用吧。”

张立最后看了一眼这冰晶横空的水晶室,这个令他又爱又恨的地方,冷冷道:“打眼吧。”

埋好炸药,胡杨在远处按下键制,随着“轰”的一声巨响,冰台冰桥,冰梁冰柱,纷纷坍塌,落入那无敌的深渊之中,那鬼斧神工的斗室奇观荡然无存,而仓鼠也与胡杨他们隔了一道天堑,再也过不来了。

柯克立在断崖边缘,感叹道:“再也看不见了,太可惜了。”

张立道:“可是我们安全了。”

“不,没有安全!”卓木强巴肯定道:“从踏入冰洞的那一刻起,我就一直感觉我们处在危险之中,即便现在,那种感觉也没有消失,反而更强烈了。”

“不会吧!那是种什么感觉?为什么我没感觉到?现在盗猎分子也死了,仓鼠也被阻断了,还有什么危险?”柯克完全不能理解。

卓木强巴坚持道:“我说不清楚,总之那就是一种感觉,或者说是一种直觉,我每次都能感觉到危险,不会有错的。”

柯克嘟哝着,还是表示怀疑,胡杨开口道:“恐怕他说的是真的,柯克。你别忘了,虽然我们进洞后一直没和盗猎分子发生正面冲突,但是你看见的是三至四名盗猎分子,而我们只发现了两具骸骨,况且,骸骨周围没有看到包袱枪械一类的东西,这怎么解释?”

柯克道:“或许他们中的另一人,已经掉落到这深沟里了。”

胡杨道:“那么,为什么在这个回声响亮,连人呼吸都听得一清二楚的洞穴里,我们事先并没有听到任何呼喊呢?如果掉下去了,他们会叫得很凄惨的!”

柯克无言以对,这时,卓木强巴道:“他们还在洞里,而且是比我们更远离仓鼠的地方。”他将目光投向身后的夹壁洞穴之中,远处火光一闪,然后传来了枪声,先是“跨啦”一声,接着“轰轰”的声音从他们头顶传来。

卓木强巴一扬头,只见一根巨大的冰柱从穹顶直插下来,他不假思索,用藏区特有的摔跤手法,短距离瞬间加速,将三人一同撞开,冰柱砸在冰崖上,冰屑激溅。卓木强巴叫了声:“好家伙!”爬起来顺手拿走柯克的枪就追了过去。

胡杨和柯克同时从冰面爬起,他喘息着对柯克道:“你不是想知道还有两个人是怎么死的吗?他们就是被这些突然掉落的巨大冰柱砸死的,老谭的腰也是这样断掉的。”他撂下一句:“照看好张立,我去看看。”跟着追了出去。

柯克看着卓木强巴的背影,惊叹道:“哇,这大块头的身体到底是什么做的?刚才还在死亡边缘挣扎,转眼间又变得生龙活虎起来。”

张立想起团长曾给他说的一个故事,团长最后说道:“愤怒的强巴少爷迎着那家伙冲了上去,拗住它的犄角,簸箕大的拳头狠狠的砸在那家伙的头颅上,一拳又一拳,一拳又一拳!直到那头雄性野牦牛嗷嗷直叫,跪地求饶!”

胡杨追在后面,眼看着卓木强巴离自己越来越远,不得不停下来喘息,低声道:“这个家伙,玩命啊!”

卓木强巴看着前面一个瘦高身影,手里似乎拿着枪,肩上还背着一把,如在自己家里般左钻右窜,卓木强巴大步追上前去,眼看快追到了,斜里一个洞穴突出窜出一个人来,把卓木强巴拦腰抱住!卓木强巴只感到双臂好似套了两个钢箍,一时无法动弹,只听身后那人大喊道:“快,开枪!”前面那人影仿佛早有准备,卓木强巴一被抱牢,立刻停身,举起手中的枪来。

卓木强巴大力一挣,那拦腰抱住他的人显然没有预计到有人力量会大过自己,双手松脱,卓木强巴想也不想,反手用肘压住他脖子,身子一侧,生生把那人从背后扳到自己身前来。这一切都在一瞬间完成,同样是这一瞬间,枪响了。卓木强巴看见,自己身前这浓眉小眼,胡子拉碴的人眼睛如死鱼般凸了出来,血水从嘴里不断的往外涌,看来是不行了。他来不及推开这个人,举枪就射。

卓木强巴自己的那把铁棍般的来福枪早就不知道掉到哪里去了,他拿的是柯克的微声冲锋,扳机扣动了几次,就是不见枪响。前面那人嘴里大叫着什么跑开,一听卓木强巴的枪不响,又举起了枪,但还未及发射,“嘭嘭”两声,他旁边的冰石飞溅,那人一缩头,又跑远了,这次卓木强巴听清楚了,那人说的是“我操你祖宗”。

胡杨提着冒烟的双筒猎枪过来,喘着气对卓木强巴道:“呼——呼——,先拉保险拴,就是这个!好了,现在可以用了!”

卓木强巴准备追,但那死去的壮汉竟然抱得特别死,卓木强巴挣了两下没挣脱。他心中一急,两手抓住死者的双臂,轻轻一拗,掰断了死者的手臂,不理会目瞪口呆的胡杨,追了出去。达瓦努错村民都知道一句谚语:“不要激怒成群的野牦牛,它们疯狂起来如同魔鬼;更不要激怒强巴少爷,他疯狂起来连魔鬼也要战栗。”

胡杨察看了看死者,死者沿着斜斜的冰道,正朝另一处洞穴滑落进去,只在地上留下一道血痕:“喂,呼——,别跑那么快,呼——,这枪伤,这……他妈的,是爆破弹,小心点,他们是职业盗猎手!”

他再抬头时,卓木强巴已经跑远了。

“不可原谅!残忍的杀害藏羚羊!不可原谅!连自己的同类也不放过!更不可原谅的是,竟然敢牺牲自己的同伴来做诱饵!”卓木强巴愤怒了!他如同一头彪悍的狮子,强奸的肌肉让他在洞穴内如猎豹般奔跑。不管前面的身影如何窜逃,他死死锁住了目标,钻过一个个洞穴,穿过一条条甬道,任冰冻霜寒,任冰屑飞溅,再没有什么,可以阻挡在他面前。噬血的罪孽,需要用血来偿还。

前面那条身影似乎也感到了后面这具魁梧的身体蕴藏的可怕力量,他尽量利用对地形的熟悉和弯道夺路而逃,时不时突然回头打冷枪,但是毫无准度可言。不知道追逐了多久,卓木强巴但见洞口一亮,接着蓝色的天空在眼前越来越大,他方才明白,自己一路追踪,已经出了冰川溶洞,那盗猎分子果然熟悉这一带地形,轻易的就找到逃生的通道。这让卓木强巴更加愤怒了,他们明明知道逃生的通道,却留在洞内,那用意就十分明显了,他们是想利用洞内的险要,把这队科考队员永久的掩埋在无人到来的冰川内。到底是为什么?卓木强巴百思不得其解。

出了冰洞,积雪甚厚,那盗猎分子走得也不十分顺畅,追到近处,卓木强巴毫不客气的举枪射击,微声冲锋枪发出“突突突”的声音,不过子弹四飞,竟然没有一颗打中盗猎分子的。子弹很快用光,卓木强巴惊讶的拿起冲锋看了看,好像没打几发子弹怎么就打光了。他完全不适应这种无后座力的轻武器,他练枪时喜欢用勃朗宁大威力手枪,那种重量,威力,握手的质感,他自己还收藏着一支以色列的沙漠之鹰。换了这种小型冲锋枪,卓木强巴扣动扳机时根本没感觉,20发子弹一下子就全打光了,那个盗猎分子回过头来,开始还击。

卓木强巴滚入冰雪之中,以天然掩体为掩护,一时冰雪飞溅,那名盗猎分子发现清楚卓木强巴没子弹了,大着胆靠近了些,不曾想忽然从冰岩后飞出一物,砸飞手上的枪,竟然是卓木强巴扔出的冲锋枪。卓木强巴用枪打打不准,这一扔倒是又准又稳,趁盗猎分子还未取下背上的猎枪,卓木强巴一个虎跃,扑了出去,把那家伙按倒在地。但是在冰雪上与平地吃力不同,卓木强巴本以为一按因该把那家伙牢牢锁在地上,谁知道一按按进积雪里去了,那盗猎分子趁机滚开,慌乱中还飞起一脚,把一些积雪踢到了卓木强巴脸上。卓木强巴半跪在雪地里,不起身又是一扑,那盗猎分子再滚开去,他又扑了个空。两人在雪地里扭打,那家伙力气也是很大,加上对雪地的环境熟悉,好几次卓木强巴明明已经按住了他,都被他狡猾的又逃了出去。积雪甚滑,卓木强巴战立不稳,也就使不出那种摔跤的技法,盗猎分子反是尽展其长,双方僵持不下时,盗猎分子突然原地后跳两步,引诱卓木强巴上前,卓木强巴不明就里,只走了一步,突然脚下一空,反应过来是踏在了冰陷坑上时,整个下半身已经陷下去了,卓木强巴处变不惊,第一时间伸直了双臂,将身体卡在了冰陷坑中,总算没有掉下去,可是却动弹不得。

那个盗猎分子“嘎嘎”的踩着积雪过来,蹲在卓木强巴面前,他长得浓眉小眼,黑膛脸,留着小须,带着皮毡帽,嘴里冒着白烟儿,冷笑道:“你杀了我哥哥!我要把你千刀万剐才能泄我心头之恨!”原来方才抱着卓木强巴那人就是他哥哥,两兄弟长得还有几分像。

卓木强巴也冷笑道:“你该去见你哥哥了。”

那盗猎分子的反应竟然也是一等一的敏捷,一见卓木强巴眼神不对,就地一个驴打滚,“嘡”的一声,猎枪在地上溅起一团雪。那盗猎分子顾不上许多,连滚带爬跳下雪坡,远远的逃去了。

胡杨拎着双筒猎枪走过来,嘴里骂道:“他妈的,这玩意儿就是打一次要装一次子弹,不然那小子根本逃不掉。来,我拉你上来,你可真沉啊!”

卓木强巴道:“你怎么这么慢?”

胡杨道:“像你那样冲动啊!我还要沿途留记号,不然柯克他们能找到啊!不过还好,大家都大难不死。”他在口袋里摸呀摸呀,老半天摸出半盒皱巴巴的烟,挤出一支,递到卓木强巴面前,卓木强巴摇头不要,胡杨自己点上了,两人就在洞口等柯克张立。

胡杨拨弄着对讲机,苦笑道:“不知道是不是坏掉了,怎么还是没信号?”

卓木强巴道:“或许是距离太远了吧,我们也不知道在冰川内走了多远,天都黑了。”

胡杨表情落寞的看着卓木强巴,问道:“你怎么看这伙人?”

卓木强巴道:“他们显然并不是慌乱逃窜,而是故意引我们进入冰川洞穴,看样子是铁了心要杀我们,可是究竟是为什么我就不知道了?”

胡杨深深吸了两口烟,目光遥望远方,那里的勾月远远的挂在天幕一垂,他声音低哑道:“是胡狼!”


本章节地址:http://www.zangdimima.net/zangdimima1/36.html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或者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