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地密码10 简介
《藏地密码10(神圣大结局)》是《藏地密码》的第十部,也是众读者期待已久的“神圣大结局”。主要讲述了卓木强巴一行人击退国外邪恶势力莫金一行人,摆脱第三层平台的狼的攻击,与他梦中的紫麒麟相遇 ,并通过众生之门和浮生之河,来到帕巴拉。在无数谜团和线索的指引下,他们抵达万佛阁,见到尘封的佛家珍宝,越来越接近藏传佛教的精神内核。一路走来的上百个匪夷所思的谜团也渐渐解开,而可怕的真相也将卓木强巴几乎击倒!千年前的故事呈现在他们面前,而紫麒麟带着王者的霸气率领众狼消失在地平线。

《藏地密码10(神圣大结局)》延续前九部的风格,但情节更加跌宕起伏,叙述平实简约,读来时而令人意气奋发,时而令人感伤不已。一步步揭开真相的过程紧凑、紧张,将读者深深带入其中。

第七十章万狼之王紫麒麟

第一节被遗弃的尹甸园

卓木强巴的目光落下来,凝视远处,不由又问了一遍自己:“真的,不是在做梦吗?”长不过膝、短不覆履的翠草编制成毯,点缀着米粒般大小的白色小花,远远的缀去,连成天地间广袤的草原,一阵风吹过,草原上一圈圈涟漪荡漾开来,一直传送到极远极远的地方,仿佛每一朵小花每一株绿草都在向自己招手,发出轻快的欢呼:“你回来啦……你回来啦……你回来啦……”这里的风,轻柔的像情人呼出的气,令人实在分辨不出,这是扑面而来的风,还是自己身体带动了空气的流淌。几根巨大的石柱斜斜的伏在草丛中,为这宁谧的空间平添了几分庄严。有鸟衔花来,落在石柱上,顾盼流连,追逐翩飞,空中如有鸣琴奏响了幽泉月光之曲。风兮兮,鸟做曲,大地舒缓起伏,勾勒出如同少女般优美的曲线,想来传说中的伊甸园,就是这般模样吧,这是卓木强巴的第一印象。

随后他发现,自己是在一个好似竖井的出口,正面朝大草原,自己背后的视线,则被石井挡着,他走了出去,再转身,发现这个环境建筑更像一个大一号的邮箱,自己则是从取信孔的位置钻了出来,再往后退,他看到了高高的院墙,再退,再退……一直退到大草原上,踏上软软的草甸,他才看清出口的全貌,那是一座皇家园林般的建筑,有高大的宫墙,像长城一般绵延开去,竟是望不到头,那斑驳而巨大的灰黑色砖,一块块砌成无数马赛克式的雕塑,藤蔓攀绕着高架引水渠,巨大的石柱在长城外撑起栈道一样的廊道。厚重而高大的宫墙,有这无数拱桥般的窗口,长而斜的阶梯缓缓向上,在阶梯的尽头,婉若天界之门巍然高耸,城墙外散落着一些小的建筑,有的像塔林,有的像棺盖,有的像小庙,有的像古希腊的神殿,卓从未见过如此怪异的建筑群,但城墙上那些高大的壁画他倒是能认出一些,有很多都是源自印度古神,梵天起舞,湿婆执剑,无数天女天妃围绕,还有许多古苯教神灵,这种绘画风格与他们在倒悬空寺里所见的极为相似.卓不由深吸一口气,暗忖,难道自己已经到了?可是这座城,总给他很怪异的感觉,这完全不像各种典籍中描述的圣地,倒有些像一处废弃的施工工厂,像一千多年前古人修的一座城或一座巨大的建筑,尚未完工就被遗弃了一般,虽然气势宏伟,震人心魄,但总有一种残缺和沧桑之美,用被遗弃的伊甸园来形容这里,才是最贴切的。

二狼和小狼也钻了出来,对这蓝天白云发出畅快的呼啸,一溜烟就向着阶梯爬了上去,空中传来悦耳的欢呼声,仿佛在一遍又一遍地强调着:“回来了,回来了,回来了。。。”

卓木强巴跟着灰狼兄弟向台阶走过去。走到一半路程,他朝着他们来的方向看了一眼,只见绿毯铺就的远山尽头,一派云蒸雾绕,天的尽头则是一堵由白云组成的墙,越靠近地面云层越厚,如沉铅压顶,那云的里面就是他们来的地方?卓木强巴马上想起了吕竞男说的大气环流系统,将香巴拉下层充沛的氧气交换上来。难道说,大气环流使得空气中的雾气就向台风一样形成了一个包围圈,将整个香巴拉保护起来,只是风眼附近,反而没有了云雾,只见青天?或许,还有别的什么原因?

还有一点让卓木强巴不解,这里真的很热,就像他们在热带丛林一般闷热,这不是应该在海拔六七千米的地方吗?当卓木强巴带着疑问登临那巨大的天界之门时,他觉得自己找到了答案。整个围墙围住的竟然是一泓大湖,湖水倒映着蓝天,微微泛起金鳞,整个湖由外向内,分别呈现出蓝色、金色、绿色以及青色四种颜色;而且这座湖,一眼就能看出是人工开凿的,它呈圆形,从湖心朝四面八方伸出引水渠,与工布村的结构十分相似,在扇形区域里坐落着民居样建筑。

卓木强巴之所以认为自己找到了答案,就是因为他远远看见那湖水表面有丝丝热气升腾,二狼和小狼已经在一道引水渠旁痛饮起来。卓木强巴试了试水的温度,略微有些烫手,但还不至于无法下水,水温应该在四五十度左右,有一丝丝硫黄的气息。地热,正如他和岳阳他们在亚马逊丛林里讨论过的那样,这里的热量来源于地热!

那些戈巴族人将雪山融水引入人工湖中,然后不知道他们用了什么办法,用地热来替湖水加温,并保持在四五十度。由于这个地方夹在两座山的中间,基本上是一个封闭的空间,所以就像蒸桑拿一样,将整个香巴拉蒸热了。而这个地区的热气渐成气候,在第三层平台形成了大气环流,将严寒抵挡在外面,并让有毒的气体散发出去,将大量的氧气吸进来,保持空气的清新。卓木强巴知道,在自己未能到达的地方,一定还有别的宏伟建筑,改变整个大气循环,不会那么容易就能实现的。

二狼和小狼没卓木强巴那么多的想法,它们小心地试探着水温,将整个身体慢慢地泡进了水里,然后渐渐畅游开来,在经过了严寒和漫长的奔袭之后,洗一个桑拿浴,那是相当地惬意。小狼扑打着水花,要卓木强巴下水一起嬉戏。初入水时有些烫,可不多久便能适应。更令人惊叹的是,在这温暖的雪山地热湖中,竟然有细细的鳞鱼游荡,还有着某种说不出名的绿色植物,不可思议的生命奇迹,令这四五十度的湖水中充满生机。泡着暖暖的温泉,数着蓝天上的云丝,和在那积雪的迷雾中顶风前行相比,简直是天堂和地狱的差别。

卓木强巴摊开四肢,仰躺在水里,实在是不愿意动弹了。不知在水里泡了多久,已经清除了一身的疲倦,卓木强巴才从水里站起来。只见那环形的水渠似乎被设计为螺旋向下状,水花欢快地奔流着,而站在水中,仰望一栋栋造型各异又有统一规格的民居,便宛若处在江南水乡,画一般的风景,只是……那一阵暖风吹过,响起的却是古老的悠悠叹息。

卓木强巴沿着环道前行,从一栋民宅走到另一栋。那些建筑的式样依然保持得如此完好,纵使有少许被风雨侵蚀或树木破坏,大多数都是完整的房屋。只是,这里的人呢?卓木强巴正要信步迈入一所宅屋,却被小狼拦在身前,嘴里低声呜呜警告:“不要进去。”卓木强巴与小狼最为熟稔,听到小狼警告,蹲下身来挑起小狼下颌道:“不能进去吗?里面是不是,有什么对我不好的东西?”

小狼似懂非懂地点头,卓木强巴也点点头:“知道了。”他便不再进屋,只是站在门外观察。屋内家居摆设皆完好,这更令他疑窦丛生,究竟发生了什么,令这座恢弘之城人去楼空,一派死寂!走在空荡荡的街头,听着潺潺的水声,看着那廊桥小弄、高墙青砖,卓木强巴的心中,竟然生起了一丝惧意。

蜘蛛在墙角织网,鼠、兔或蜥蜴一般的生物飞快地穿梭躲避,只是,没有人……一个人也没有……这座空城死一般地寂静,他甚至连一具骨骼都没有发现,偏偏那些保存完整的建筑,仿佛在向这个外来的陌生人诉说着不久之前的繁荣。高屋之上,全是各式造像,有天女衣袂翩翩,有金刚怒目四方,有瑞兽踏云而来,有小鬼爬满壁墙。那些造像或大或小,栩栩如生,门前、四壁,就是屋檐廊下也如葡萄般悬挂着一串一串的小鬼。这些,是什么时候的建筑?这种圆形的建筑群设计是什么时候的理念?谁建造了它们?这里的主人又去了哪里?卓木强巴带着满腹的疑问,发出一声叹息,十余分钟后,他竟然听到一声叹息。卓木强巴有些疑惑地站在原地,难道有人吗?谁知,小狼在他身边一声长吟,几分钟后,远处,又好像就在身后的某处,响起了小狼的啸声。小狼露出牙齿,有些得意地对卓木强巴笑着,好似在说:“神奇吧。”

原来,这种弧形的建筑群落形成了类似回音壁一样的东西,声音传开后,不知通过怎样的转折,又会从身后传回来,这是那些古人对声学的运用。卓木强巴还来不及去细细探究,

二狼发出了警语:“该走了,天黑前必须离开这里。”不知道到了晚上这里会有什么出现,或许是那种硕大的小强。卓木强巴也无暇去探究,他只是觉得奇怪,这么一座空城,看似已如此繁华,难道这里不是香巴拉?他想了很久,才发出一阵啸声,询问小狼:“离家还有多远?”小狼眯眼望着远方,夕阳已经不见,但天空湛蓝依旧,云染霞似火烧:“还远着呢。”

卓木强巴回头再看那围住这方空间的密云,被浓雾笼罩着的香巴拉,此刻已经全黑了吧?在草原上走着,生物种类开始繁多起来。没多久二狼和小狼就逮到一些好似兔子一样的有角生物,吃饱之后,以大地为席,天做被,仰视流云苍狗,渐有银河密布。天似穹庐,笼罩四野,空旷的感觉向四面八方延伸,思绪也仿佛传到了千里之外。

又走了两天,草渐渐茂密,树渐渐林立,他从草原踏入了丛林,那些遮天障目的巨树,枝叶根茎纠结在一起,像扭打不休的怪兽们。二狼和小狼一猫腰,就能从洞隙间钻过,可苦了卓木强巴,要从这片密林中挤过去,要侧身钻洞,还要爬树翻墙。走着走着,卓木强巴便见到了第二座城……或是一座庙宇?

 

好大一座庙宇!卓木强巴在一些巨树的顶端,远远地就看见天地间横环着纵横交错的线条,布局似棋盘。走近些,则发现那些线条方方正正,围成一个又一个像“回”字一般的同心长方形;再走近些,就发现那些线条是因树与树之间出现了空隙而造成的,等到他从最后一排密林中钻出来,才看到那些线条的全貌。森林的中央,出现了一道四四方方的天井。这座天井的周长,恐怕有好几公里,井底是水,水的中央就是那座庙宇!那些线条都是由庙宇的边墙,或一排排似松树一般的塔林组成的。卓木强巴站在天井的边缘,看着那座庙宇,显得那么不真实,好似不该是人间拥有的东西。其奥秘就在于,这方人造的天井,打磨得太过平整。水面上没有一丝波澜,像一面镜子,透过水面可以很清晰地看见天上的白云在水中缓缓飘过,于是,远方那座庙宇就好似浮在半空中。

通往庙宇的小路,全被人为打磨成一叶一叶的浮萍或荷叶样式,踩在上面,颇有蜻蜓点水的感觉。不知道那方方正正的湖水究竟平整到何种程度,卓木强巴踏着那些浮萍时,竟然产生了高空眩晕,唯恐自己一脚踏错,就会跌落凡尘。而二狼和小狼似乎没有这种错觉,还能在浮萍上扭打嬉闹,一路衔尾奔走。等卓木强巴终于走到庙宇面前,他终于还是被眼前所见彻底震撼。这座庙宇的构成,竟然是成千上万的佛鬼塑像,可以这样说,是把一个一个立体生动、形态各异的佛像小鬼,用作一砖一瓦而搭建成了一座庙宇;或者,古人先将一座熔岩山削成一个巨大的立方体,再从立方体中抠出一座庙宇的大致形态,最后,再将这座庙宇的,不管是顶、廊、梁、柱、墙,还是门、槛、窗、台阶、栏杆,通通镂空雕刻成一个个的小鬼佛像。远看墙面是平整的,近看则是凹凸不平的,因为它们全是一个个不足巴掌大的小人儿,挽臂起舞,踏背相叠,整座庙宇的小人儿雕塑,何止亿万,这是何其浩大的工程!

卓木强巴静静地摩挲着这些小人儿,它们中有人有神,有鬼有佛,有飞鸟走兽、虫蚁蜉蝣,有藤木花卉,竟是将世上有的、没有的所有生命,皆雕凿于一庙之中。其后又以这些小人做基础,构筑出更大的建筑物,几十万小人儿勾肩搭背,就组成了一座巨大的佛像;几十万小人儿相互踩踏,就筑成了凸出于墙面的巨大文字符号;那些塔林,也是由几百万几百万的小人儿堆叠在一起形成的;就连脚下所踏的青石板,也是一座欲海的形象,亿万小人儿在欲海中张臂疾呼,挣扎翻涌,蹲下身去仔细看,就能看到那些小人儿,每一张脸上不同的表情,或愤怒,或绝望,或悲哀,或癫狂。卓木强巴的双脚就踏在这欲海之上,每一只脚下,都有几十个小人儿高举着手臂,痛苦地呼喊。当卓木强巴举目望上时,就会看到穹顶,无数的飞天,正伤悲地坠落人间,她们彩绸飞袖,似乎想捞住天空中的流云,却徒劳无功,诀别迷恋。而四壁墙上,则是一个个头上有光环的佛像,他们的面部表情异常地相似,那眼神,似乎带着一丝怜悯,又有一丝冷峻,或是略感悲哀,或是怒其不争。看过之后,只感到一种沉闷的压抑,那些眼神都透着一种深深的忧郁啊!

踏着痛苦挣扎的人群,穿过俯视众生的神明,卓木强巴来到了这座庙宇的墙内,他立刻又有了不一样的感觉。静!佛教禅中最奥妙的释意。这座四四方方,由小人儿筑成的庙宇,竟然如此安静,没有一丝声音。卓木强巴屏住呼吸,仔细听,仍然没有一丝声音;唯一的声音都是他们带进来的,他的脚步声,狼的脚步声,他的呼吸声,狼的呼吸声……不只是安静,卓木强巴感觉自己好像来到了另一个世界,被封闭在一方水晶之中,由纯氧构成的立方体,笼罩在这座建筑的上方,是自己的呼吸才扰乱了这里空气的流动,否则,这里的一切都该是静止的。

水是静止的,像平滑光洁的琉璃之镜;空气是静止的,氧气浓稠得好像拥有实质,可以清晰地感觉到自己将它们拽入胸腔,吸进肺里,化作千丝万缕,散布于四肢百骸。一片树叶飘零,绝不像被风吹落那样打着旋儿,而是笔直地、缓缓地沉降下来,若注视水中,会看见一片树叶,从水底慢慢地浮上来。

当卓木强巴发现,这一切都好似静止不动的时候,再看那些附着于四壁地板的小人儿,顿时有一种芒刺在背、电击全身的感觉。那些原本已被固定了形态,真正应该静止的小人儿却仿佛在动!欲海中的人们,仿佛真的涌荡起来,相互践踏着随着血海翻腾,一潮一潮地涌了过来,要攀附上自己的脚背;四壁神佛则带着事不关己的目光,如行云流水般,绕着廊坊徐徐前行,他们像是要去朝圣,抑或远离着凡世纷争;天上飞仙,似青云坠地,不疾不缓,却是在以一种令人揪心的慢速接近着欲海。那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就好像自己是跳出三界外的一方存在,以绝高的姿态打量着芸芸众生,神佛尽归我手,宇宙自在我胸。只是这种感觉,让卓木强巴很不自在,他知道,这无疑是古人对声、空气、视觉等多种现象的掌握和运用,才营造出这种让人觉得自己已超越了神佛,掌控了整个宇宙的错觉。卓木强巴这一生,从未见过任何与之相似的建筑,而且这种超脱物外的感觉,并没有令他飘然若仙,而是感到了无穷的恐惧。对卓木强巴而言,这就是一座在磅礴的气势背后隐藏着无尽诡异的魔庙,他再也待不下去了,甚至连第一重广场和正殿都没有浏览完,就叫上二狼和小狼,匆匆离开。

在卓木强巴流连于香巴拉各个被遗弃的城邦之间时,莫金等人也已抵达边缘。和卓木强巴在小狼和二狼带领下走地下通道不同,他们是沿着三层平台边缘前行。这一日,他们依旧列队行进于冰雪天地中,忽然发现前方迷雾大作。起初五十米开外还能见到人影,走着走着,能见距离不过十米;再往前走,那雾气竟然越堆越浓,白茫茫的一片,仿佛挤入了棉絮堆中,伸直手臂,竟然不见十指。

莫金下令完全切换成红外模式,忽然听得士兵大呼,仿佛发现了什么,莫金与索瑞斯也各自取过头盔戴上,切换模式。“那是什么,老板,我们到火焰山了吗?”马索在一旁大呼小叫。通过头盔的红外模式,莫金清晰地看到,距离他们不足两百米,仿佛有几十头怪兽,那灼热变成一条火舌,吞吐翻卷,在红外模式里便是一团赤红。

“好,我们到了,终于到了。”莫金惊喜大嚷,也顾不得什么威仪。佣兵们听到消息,顿时欢呼成一片。几个心急的已不顾一切要向前冲,被莫金叫了回来。“是这里吗?”索瑞斯问道:“前面那是什么东西?”莫金道:“《古格金书》后半卷记载,要抵达神庙,先要抵达叹息的墙壁。按记载,那堵墙壁厚千仞,中空有孔,吞云吐雾,如有人叹息,故名叹息之墙。这道墙不仅把神庙与外界隔绝开来,更是让第三怪平台笼罩在迷雾之中。”

“吞云吐雾?你是说,整个第三层平台的雾气,都是从这里来的?”索瑞斯不解。莫金取下头盔,带着索瑞斯后退百米,指着前方道:“你看这云雾,可有不同?”索瑞斯极目望去,果然,虽说身在一片白茫茫的雾气之中,但前方雾浓,就好似大型工厂里冒出的白烟,前赴后继,叠嶂起伏,有如实质。那些雾气亦如洪水泄闸,喷薄而出,腾起数百米高度,再沿着第三层平台,朝他们来的方向滚滚而去,这第三层平台遮天蔽日的雾气,竟然是人造的!

索瑞斯放眼望去,那雾海如潮,连绵不断,看来这道叹息的墙壁,竟然将第三层平台拦腰斩断,生生造出了雾锁平台的神奇效果。在此之前,索瑞斯一直以为,霜云雾雨,那是大自然才有的神功造化,岂料今日竟然见到了人造大雾!这不是工厂的小小烟柱,这可是笼罩方圆数百公里的大雾啊!

“这是……怎么做到的?”若说在倒悬空寺,索瑞斯还能认定那是人造奇观,而这弥天的大雾,他实在不明白,古人怎么能做出如此惊人的效果,更何况还要持续千年。莫金肃然起敬道:“在此之前,我也百思不得其解,后来听巴桑说起他们抵达过有如热带丛林般的地方,我才敢有所联想,加上此地的原始火山地貌,更加印证了我的想法。”

“不要卖关子,快说出你的想法。”索瑞斯有些急不可耐。莫金悠然道:“帕巴拉神庙和它周围散落的城邦,是建立在一座活火山之上,一座或许是亿万年前地球形成之初就有了的火山,千年之前,它还在不定期地喷涌岩浆。那些戈巴族人,将神庙选在此处,正是利用了火山的天然能量,引地热岩浆为已用。那道叹息的墙壁,将神庙与周围分隔开来,形成独立的空间,就和我们修建了房屋并在屋内安上暖气空调一个道理,屋外零下几十度,屋内却能达到三十几度的高温。只是这间屋子很大,其面积要以百平方公里为计算单位,

这就是戈巴族人创造的奇迹,利用独特的地理环境和难以想象的能量来源,建造出我们现代科技不敢想象的奇迹!以人工的力量,改变方圆几百公里的自然环境啊!”

莫金挥手一指,铿锵有力道:“那道叹息的墙壁,应该就是地下几千米处那大型机械运转的排气孔,它们喷出的极高的温度与外界极低的温度相碰,就形成了这漫天的浓雾。戈巴族人从不放弃利用任何有效资源,这也一定是早就计算好了的。这浓雾正好将整座神庙和它的卫星城一起保护起来。”“可是,它已经运转了一千年了啊?”索瑞斯还是无法相信,造一个能改变几百公里环境温度的大空调,这是一千年前的中国古人所具有的智慧?

“你知道永动机为什么不能制造出来吗?”莫金忽然换了个问题,又自己解答道:“因为能量总是在被消耗,而且不能无中生有,但随着自动化机械的不断发展,其磨损的零部件都可以由机械自行更换,那么,永动机所需要的就只是一个能永久提供能量的来源了。”

而事实上,大自然提供了无数近乎永久的能量来源,太阳光、潮汐、水、风,只要对这些能量善加利用,造出一台永动机是可行的。戈巴族人就是利用了火山的能量。一千年来,火山不熄,那这台机械就运转不停,就算没有人去操作更换,它也会一直这样运转下去,直到将所有的零部件都磨损至无法使用。一千年前的古人智慧啊,真是庆幸这种智慧被淹没在战争的长河中了,否则,这们不敢想象今天的中国会是什么样子!”

“如果喷涌的是极高温气体,我们如何通过?”陪着莫金感慨了一阵,索瑞斯又想到另一个问题。“放心,它会停下来休息。一张一弛,这是中国古代传统的哲学思维,也唯有如此,那些机械才能千年不朽。莫金自信道。

莫金说得没错,过了一阵,那吞吐的热气渐渐平息下来,他们的佣兵队伍迅速前插,利用现代工具登上那叹息之墙。这厚达百米的城墙可以算是一个大型广场,站在上面眺望城墙内外,竟是截然不同的两个世界。墙外白雾茫茫,而墙内竟是碧草茵茵,作毯连天,看着那满眼的绿色,莫金微笑道:“我们……终于到了!”

城墙上顿时响起一片欢呼,那些佣兵们也暂时忘记了心中的不快,任谁在冰天雪地里走了数月之后,陡然见到一片散发着暖气的绿洲,心情都是舒畅而愉悦的。他们纷纷摘掉头盔,大口大口地呼吸清新空气,仿佛再往前走几步就能看见帕巴拉神庙了,却浑然不知,前面的路途遥远而艰辛,死亡等着他们。

 


本章节地址:http://www.zangdimima.net/zangdimima10/346.html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或者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