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节狼的王国

当莫金他们踏上城墙,看到一片生机勃勃的绿洲景象时,卓木强巴已在另一座城中漫步。这些天,他见到了各种各样的建筑,每种都让他惊叹称奇。每一次都有新的震撼,终于,在经历了太多震撼之后,产生了震撼的麻木。他知道,前面的每一座城市都是独一无二的,每一种建筑都会超出自己的想象。在密林之中,存在着各种古怪的生物,有的二狼和小狼会去捕食,有的二狼和小狼则带着他绕道而行,但是……整个平台上,所有的城市内,没有人!一个人都没有!所有存在的痕迹都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消失了!

那一座座精美绝伦的城市,完美的几何学建筑,仿佛是从天上掉下来的,就像……就像那些玛雅的城邦一样,静静的躺在密林深处,不知过了几千几万年,只等着文明中起来的后人们去发现。去惊叹。从一座城市走向另一座城市,看着藤蔓林木缠绕着美轮美奂的建筑,看着那些说不出名字的中小型动物在城市间安营扎寨,嬉戏蹦跃,明明是温暖的风吹过,却感到无比冷清。卓木强巴踏着二狼和小狼的足迹,以陌生人的身分打量着它的繁华,他的内心深处却感到一种入骨的孤独。他不止一次地自问,为什么,为什么没有人?那些戈巴族人,去哪里了?

渐渐地,卓木强巴看出更多端倪,二狼和小狼并没有带着自己走直线,而是沿着平台在森林中划出一道弧线,也就是说,他们一直在神秘中心的外围。如果说香巴拉是一座繁华的都市,那么自己所看到的就应该是它的卫星城,那些古人先开凿渠道将雪山积水引下来,汇成一个个的饮水潭,再沿着潭的四周修建居住区,再以居住区为基础,一层一层往上摞,最后形成一个个结构复杂、造型各异的立体城市,一座又一座风格迥异的城市。古戈巴族人似乎在进行一种实验,他们……好像是打算建造一座高度机械自动化,又能完美地和自然融为一体的城市,不同的卫星城就是他们建造的不同的蓝图,所以都会出现如此多带宗教色彩的、机械化的、自然的建造模式。

当二狼和小狼带着卓木强巴参观完最后一座卫星城后,又按原路返回了,卓木强巴留意到二狼和小狼的举动,它们停歇很小,似乎在躲避着什么。卓木强巴捉住小狼,指着他们前进弧线对应的中心点,问道:“那里,就是我们要去的地方吗?”

小狼似乎被吓了一跳,扒拉着脑袋,警惕地向四周看了一眼,突然蹑手蹑脚地前行,变得像只老鼠,然后带着卓木强巴来到一株大树下,扒开一堆石头,顿时一股熏人的气息扑鼻而来。卓木强巴一愣,他当然知道那是狼做的标记,标示前面是另一群狼的领地,只是这么大股味道,这个家族,究竟有多少狼啊?

卓木强巴明白了,踏过这道看不见的标记线,将进入另一个家族的领地,而这些日子,二狼和小狼则带着自己,在不同的领地缓冲带里游走穿插.他们是一个孤独的团体,他们不知道会不会被别的狼接纳,而一次次失败的教训,以留给他们留下难以磨灭的痕迹,被赶了出去,赶到极寒之地。卓木强巴同时也明白,自己是头狼,如果自己踏过这条线,二狼和小狼都会踏过去,只是二狼和小狼似乎不能被狼群接纳,自己又能做到吗?正在犹豫不决时,二狼从后面跟了上来,发出短促的警告,似乎被什么东西发现了。

卓木强巴刚站起身,丛林中便是一阵响声,一个由九匹狼组成的群体,出现在界线的另一方。小狼喉咙里嘟囔着,耷拉着半截尾巴上前交涉,对方似乎并不领领情,发出了准备攻击的信号。交涉未果,小狼赶紧跑了回来,躲在卓木强巴身后,露出半个脑袋,一只前爪搭在卓木强巴腿上,好像在说:“这是我们的老大,有什么事情找他。”

卓木强巴紧了紧手中的武器,他根本就没有一下就会九匹狼的信心,只是在这密林中,跑是跑不过狼的,该怎么办?他又想起了手中唯一的退敌利器,骨笛!卓木强巴取出骨笛,放在唇下,轻轻一撮……出乎意料地,这次那些狼并没有退去,而是一阵交头接耳,眼中流露出疑惑的神色。卓木强巴有些急了,又吹了一阵,直到感觉有人拉自己的皮裙。卓木强巴扭头看去,二狼盯着他,摇了摇头,似乎在提醒他,不要老是吹。

九匹狼里的首领站了出来,对卓木强巴他们轻轻一啸,这句卓木强巴能听懂,那是一种邀请或者命令:“跟我们走。”

卓木强巴还在犹豫,二狼和小狼早已雀跃不已,推着卓木强巴不断向前。卓木强巴抚着小狼的头,感受到它们渴望回家的决心,这才跟上了这支队伍。

一路上,二狼不住向那个狼首领重复着一个词,照卓木强巴理解,应该是“首领”或“领导”的意思,那是一种带有敬畏的音调,是地位低的狼和地位高的狼对话时才有的声音。但看它们的神色,谈论的显然不是眼前这位狼首领,而且,它们究竟要带自己去哪里呢?

原本以为短暂的行程竟然走了两天,卓木强巴已经深入密林中心地带,四周的一切趋于完美,头顶叠翠千丈的巨栉比鳞次;身旁有藤蔓缭绕,草比人高;脚下巨树们盘根错节,交织成网。有翅昆虫嘤嘤飞行,追花逐蔓地在狭小的缝隙间穿插;繁茂的枝叶间有走兽灵巧跳跃;蚂蚁结队成阵,在厚积如堆雪的落叶和苔藓间忙碌奔走。

卓木强巴踏过松软的树枝,发现身边一切都那么和谐。动物、植物,在这里构成一个独立的世界,生生不息,轮替更迭,他甚至可以触摸到空中跳跃的快乐音符。这里给人的感觉,要比那些鬼斧神工的巍峨建筑,更加令人必生敬畏,平静下又感情激荡,这自然,本身就是一个最大的奇迹。就在这样的奇迹之林中,另一个奇迹在卓木强巴眼前悄然展开。

虽说是在同一片密林中,但这里的环境与周遭大是不同。首尾交接的遮天密林突然出现了大幅的空地,萋萋芳草做毯,参天的巨茎树环抱,如镜的湖泊倒映着蓝天白云,无数宏伟的人造建筑似天界的神殿散落在草丛森林之间。神殿间穿梭着无数忙碌的身影,它们穿插不休,又各自接踵成列,远看像极了蚂蚁王国那些一刻不停的工蚁,又像是人类某个时代修建巨型建筑时那成千上万的奴隶劳作的画面。及至近处,才惊愕地发现,那些密密麻麻的身影是狼,还有獒,它们间夹混杂,却又井然有序,就像繁华闹市中的各种车辆,沿着街道前进。

卓木强巴一生,从未见过如此多的狼和獒混杂在一处,虽然他看惯了秀美风光,也能无视那些神迹建筑,依然为那陡然出现的无数狼群心悸不已。导师是对的,这里有一个狼的王国,这里的狼已进入高度的社会化形态,它们有着严格的分工和社会地位。这种结构,已经超越了人类的氏族社会时期,看样子,已经达到了人类的奴隶社会,或更高等级的社会模式。

它们有自己的巡边队,守护着领土的安全;远处拖来了巨大的猎物,它们有自己的狩猎队伍;南首的大片草地上,一群群的羊列成方阵行进,它们有自己的牧区,这也就难怪斯必杰莫大雪山上,那些被灰狼三兄弟组织起来的狼也能牧羊,这对它们来说只是家常便饭。导师的话仿佛回到了耳边,当迁徙狼达到一定数量,突破了集体的瓶颈,能收集到足够多的食物时,它们就足以产生媲美于人类社会的狼族社会结构,它们会出现更为合理的分工,按照氏族或一个国家的模式来生存发展,它们—–会选出自己的王!真正的王!

那支巡边队的队长可不容卓木强巴站在那里激动或感慨,催促他快些前进。二狼和小狼也收起平日跳脱不羁的性子,安静地跟在那位队长的身后,还轻轻地推着卓木强巴,让他不要违拗队长的意思。

卓木强巴这才明白自己的真实身份,他们不是狼之国度邀请的客人,而是被当作俘虏,或者某种嫌犯,要被带到某处进行审问,如此而已。卓木强巴心中苦笑,不过他依然跟着那头狼队长,能够见到这样一个气壮山河的庞大建筑群,能够亲眼目睹几万,乃至几十万的狼和獒集结成的国度,就算下一刻遭遇不幸,也没有什么遗憾了。

原本看着那些建筑物是极近的,可是却走了很久,只能说明一个问题—那些建筑太大了!当他们真正走到建筑群落之中的时候,卓木强巴又不由得产生的疑惑,这里不是一座城市吗?在远处明明看到都是些巨大的建筑,可走近之后才发现,那些建筑,竟然披上了一层树衣,树的根系像衣裙一样包裹着石砌的建筑群,要不是那些建筑的大厅或中堂里,长满了各种植物和花草,虫鸟筑巢,蛇鼠建窝,看上去,那些石砌的建筑和整个自然,已经完全融为一体了。

卓木强巴暗藏隐忧,这些被打磨过的石头,这种适宜人类居住的嬉笑工,不会就是狼族搭建起来的吧?它们应该还有真正的主人,只是那些主人,究竟去了哪里呢?为什么这里变成了狼族王国的首都和各种野生动物的天堂?

那位巡边的队长将卓木强巴他们带到某一个小图书馆似的建筑附近后,就不再前进。它和一头幼狼对话后,那头幼狼一溜烟去了,没多久就带回一头年迈的狼,旁边跟着四五头中年狼,看上去威严无比。

老狼严肃地询问着巡边队长,似乎在问它为什么把不相干的带回了王国。巡边队长态度恭敬的回答着,还不住地往卓木强巴这边瞟,小狼在一旁为卓木强巴正名:“阿呜肮,阿呜肮。”

老狼扭头看着小狼,将它招至身旁,询问起来,小狼快语连珠,不停地说着,阿呜肮怎么怎么样,阿呜肮怎么怎么样,它们又怎么样,如何如何,这般这般……

听完小狼说了一大堆经历,老狼似乎陷入了沉思,旁边一头中年狼对小狼说了句什么,小狼奔回卓木强巴身边,听意思,是向他索要什么东西。卓木强巴拍了拍自己赤裸的上身,摊开手问小狼要什么。小狼撮走嘴,试了试发间,然后道:“嗷,嗷,嗷……”那并非正宗的狼语,卓木强巴听出来了,小狼是在模仿什么发音,他赶紧取出了骨笛,拿在手中,小狼不住颔首。

老狼这时走了过来,对卓木强巴说了句什么。卓木强巴略懂,知道对方是让他吹一声试试,于是他将骨笛放在嘴里,吹响了那声音,嘹亮的笛音响彻在狼国的上空。远方行进中的狼群竟然都停了下来,纷纷注视着这边,巡边队长向着远处咆哮了一声,似乎在说:“看什么看!干活儿去!”那些地位较低的狼才又开始缓缓移动。

老狼又对着巡边队长说了些什么,似乎是赞许的话,巡边队长很是受用,然后掉头疾奔,显然是归队去了。老狼又和周围的中年狼商量了一番,似乎决定了某项重大的事,有一头中年狼匆匆而去,又匆匆而返,似乎得到了上面的答复,随后老狼以命令的口气对着卓木强巴说话,卓木强巴的狼语理解能力实在有限,只能愣着。小狼用前爪扣着卓木强巴背上巨大的飞来骨,连声说道:“扔掉,扔掉。”卓木强巴这才明白,原来是让自己解除武装,看来,是要去见重要的人物了,不对,应该是重要的狼。

越往前走,狼群就越是密集,所有的狼都带着新奇的目光打量着这头用两条腿走路的奇特的狼。卓木强巴感觉自己好像进了动物园,不过,在笼子里面的动物,却是自己,周遭都是兴奋而又惊奇的目光,就差没有拿食物和树枝来逗喂自己了。

再往前,狼群又渐渐稀疏起来,身边窃窃狼语也渐渐消失,威严肃穆的气氛越来越浓,四周巡游着的都是一些体格异常健壮的成年公狼,二狼和小狼更是大气也不敢出,走路都是踮着脚。卓木强巴知道,他们正在深入狼之王国的核心,只是不知道要见自己的是谁,狼国的智囊,还是……那神秘的狼王?

那座好似玛雅金字塔的建筑渐渐出现在眼前,它突兀的拔地而起,比周围的建筑要雄壮几分,占据着丛林中的制高点。在这如同群星散步的建筑群中,它就好似一轮明月,巍峨高耸,与天相接。

在那金字塔塔身的平台上,都各有一匹狼或獒,它们或站或卧,纷纷注视着塔下的来客。纵使卓木强巴这种第一次到这里来的人,也能明白,这就是狼之王国的决策中心,能站在这上面的狼,都是王国中地位极高者,而金字塔的顶端……从卓木强巴的角度和高度望去,看不到金字塔顶端的平台。塔的中央有一道天梯直通顶点,老狼沿着天梯攀登而上,卓木强巴他们则留在底部。不一会儿,那头老狼又逐极而下,在金字塔的中部有一个属于它的位置,它从天梯跃向了一旁。随后四围沉寂下来,安静得有些诡异,然后天梯的顶端出现了两头狼或獒的身影,对着下方一阵咆哮,吼声响彻四野。

二狼和小狼低着头,一步一匍匐地向天梯攀登,卓木强巴走在两匹狼的中间,顶着四围一道道盛气如炬的狼的目光。气氛愈发严肃了,他能感到那股无形的威压。在距顶点还有十几级台阶的地方,二狼和小狼停下来了,趴在那里一动不动,目光不敢仰视。卓木强巴却是站直了身子,以他的身高刚好可以看见金字塔顶端还有一方小小的平台。那平台就像一个王座,上面躺着一个有些慵懒的庞大身躯。

它半眯着眼,微张着嘴,舌头伸在外面晒着太阳,从尾梢至颅顶,就像雕塑家手中最完美的线条,腹部随着它的一呼一吸而有节律地颤动着,仿佛这就是整个狼之王国的心脏,整个王国因这个心跳而有着汩汩的生力。

事实上,第一眼映入卓木强巴视野中,让他屏住呼吸并且心脏短暂停跳的,便是王座上那位;那一身黝黑的皮毛,在阳光下闪烁着紫金的色泽。那眉眼,那嘴唇,那四肢,那身段,卓木强巴无不熟悉,曾在睡梦中出现过千百回,那威风凛凛的纵驰草原,也曾在臆想中构筑了无数次,如今陡然君不见,它真的存在,就活生生地出现在自己的眼前,所以卓木强巴愣了,痴了,甚至忘记了周围的一切,眼里只有它,那传说中的—紫麒麟。

 

 


本章节地址:http://www.zangdimima.net/zangdimima10/347.html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或者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