索瑞斯道:“这些痕迹很新。”“嗯,”莫金似乎从困顿中解脱出来,自我安慰道:“都走到这一步了,不亲眼去看看,死也不甘心啊。”柯夫在一旁神色复杂地看着,心道:“那人没有提起过,难道他骗我?还是说,连他也不知道这件事?如果神庙已经被清空,那我付出这么多,到底是为了什么?”马索在一旁小心道:“老板,这某某是指谁?”莫金摇头道:“不知道,他留的不是名字,只是一个符号。估计是某种代号。”

他换了口气,对索瑞斯道:“说起这些名字,这旁边留下的是什么东西?是狼吗?”莫金说的是那些文字旁边的一行爪印,留在文字的一侧,就像一个签名。索瑞斯断言道:“不是,狼没有这么宽大的脚掌,会不会是……老虎狮子一类?”莫金的眉头出现了深壑般的皱纹,那些文字好像是用锐器反复凿刻留下的,而这道抓痕却是一挥而就,看来那头野兽有着宽大有力的脚掌,而且爪子是异常的锋利。从文字书写的位置来看,留下文字的那人和自己身高相当,或许比自己还高一些,而那头怪兽,也不矮。莫金的脑海中仿佛现出几年前,一个高高大大的人带着一头高高大大的怪兽,在这密林中漫无目的的走着,走累了,就在这巨石下歇息。那人道:“好无聊啊,在这里留个标记吧。”那头怪兽点点头,抬起了自己的爪子……

这些天,桌木强巴待在狼的王国里。那里仿佛是一个新奇的世界,一切都要从头认识。自回归狼群后,二狼不知被安排去了哪里,小狼也没找到自己的族群,和桌木强巴一起被安排到另一个族群中,有十几头狼,一只额头上有白斑标记的灰狼是它们头儿。小狼留在桌木强巴身边,有些像个导游兼翻译,毕竟阿呜脏半生不熟的狼语和他那些比画的手势,只有小狼听的最多,看的最多。

在小狼和白额安排的另一头黑狼的带领下,桌木强巴见识了整个王国的社会形态,其中给他留下最深印象的,非那个训练场莫属。训练场的西侧是有无数小孔的石壁,南北两侧是无数造像,那些参与训练的狼各自在一尊造像下排成一行,似乎看着造像,然后做出不同的反应动作,有扑击,有潜行,有包抄。

桌木强巴看那些狼的神态表情,觉得自己用训练场来理解似乎有些错误,或许把这里称作一个游乐场更为恰当。那些狼乐此不疲地来回做着各自动作,再看那些挤着想进去和维持秩序的狼,就很容易让人想到节假日爆满的公园。当他看到那些佛像时,不由得一楞,那些造像本身并无多大不同,唯一的不同点在于它们的手,它们的手做出不同的动作,显然那些狼是根据那不同的动作做出的反应。桌木强巴想到了它们在最后收集资料时提到的手势,他还根据自己的理解和想象反复练习过,但是最终没有起到应有的效果。

如今看到这些狼练习的佛像手势,两厢一对比,桌木强巴才发现,差异竟是很大。那些佛像手势,应该是一种称为“手印”的动作,在早期应该是藏传佛教独有的。当桌木强巴模仿那些手印做出同样的动作时,顿时就被周围的狼围上了,显然把他也当做了一尊佛像。或许在狼的眼中,这些佛像就像小朋友眼里的过山车一样,新奇,刺激又好玩。桌木强巴被迫做了半天的训导员,将每一个手印动作都练的纯熟,由于这尊佛像可以做不同的动作,那些狼更是纠缠不放。

好容易才来到西壁的墙根下,小狼让桌木强巴仔细听,没多久桌木强巴就听出来了,那些小孔每隔一段时间,就因风力而发出某种声音,有些像狼啸,有些又不像。而守在这里的狼,也是听着声音做出不同的动作。桌木强巴明白了,这是戈巴族训练狼,与狼沟通的一种模式,有了这样的训练场,就是戈巴族消失了,这些命令的狼音和手势依然有效,打小就印在了这些狼的记忆深处。

桌木强巴挨个儿听过去,就算他不能发出这些声音,他也要明白这些声音代表的意思。他发现,不管是手势还是声音,完全都是战斗指令,而自己的骨笛恰好能发出其中一种声音;还有三四个方孔里什么声音都没有,但那些狼依然能做出动作,显然是声音超出了人的听力,或许骨笛能做到,或许戈巴族还有别的什么发音器具。

此外,桌木强巴还发现了这个王国的另一道边界——一方普普通通的大石头。小狼将他带到这里,说了一番严肃的话,总之,就是无论如何,它们都不会超过这道无形的界限。至于紫麒麟,桌木强巴渐渐放弃了自己最初的想法。以他目前的地位,别说见着紫麒麟,就是靠近那座金字塔都没有资格,而他走在这个狼的王国,倒是每天都有好奇的狼打量着他,只是那种打量并没有带给他万众瞩目的优越感。不同的种族,不同的社会,不同的生活,带来了一种莫名的巨大压力。桌木强巴想,阿爸说的是对的,自己从一开始,就是站在人类的立场,从自身的利益出发,从未考虑过紫麒麟的感受。

在莫金等人越过那块刻着无聊文字的巨岩之后,当天夜里发生了最为可怕的事情。晚上佣兵都开着夜视模式,只因在这片热气氤氲的丛林中,开红外模式的话,会看到整个视野都是红色的。攻击不知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或许有的巡逻兵早就挂掉了,攻击他们的,是一群狼。

一大群狼,披着草皮和树枝组成的伪装,突然包围了营地,对所有的佣兵发起了袭击,幸亏那些佣兵经历了前几日危机的洗礼,如今睡觉也带着头盔,才不至于全军覆没。不过骤然遭到这种伏击,一时也组织不起有效的反抗,那些佣兵各行其是,乱作一团。狼群凶猛,一扑上来就又抓又咬,不过那头盔楞是让狼群找不到下嘴的地方,那防弹衣也很难被狼抓破。

但是狼群很快就发现了佣兵们的致命之处。它们数只合作,将一个扑到在地,对这头盔和颈项附近一阵扒拉,很快就将头盔扯了下来,随后就是一阵令人毛骨悚然的惨叫。在这样的突然攻势下,莫金和柯夫也组织不起有效的反扑,围攻它们的狼起码有几百头,它们唯一可做的就是将人聚集起来,寻找安全之处。就这样,莫金的佣兵队伍被生生的撕裂成数支,大家各自寻路逃生,谁也顾不上谁。

照理索瑞斯应该发挥最大作用了,他自制的驱逐狼犬的药水一瓶接一瓶的扔出去,可是扔出去之后才发现,那些狼根本不吃他这一套,攻击照旧,甚至比没有扔药水前还要凶猛。莫金好容易聚集起差不多一半的人手,组织起交叉火力网,这才控制了局面。在密集的枪弹面前,狼群的速度优势再大也抵挡不住,当下就响起惨呼,狼群纷纷中弹。

等到狼群退散,清理战场时,莫金数出了三十几具佣兵的尸体,另有三十多具狼尸,负伤的狼竟一头都没找到,估计是全部撤离了。另外有近一百人生生被狼驱逐到联络不上的地方去了,莫金身边就剩下七八十人。

这件事无疑对所有人都造成了极大的打击,这与莫金说的遍地黄金完全不同,在这随时都会殒命的地方,谁还愿意给你做炮灰?佣兵们心想,就算被身上的炸弹炸的粉身碎骨,也强过被那些怪物整得半死不活啊。而在此时,一条惊人的消息也在佣兵中流传开来,那些狼是索瑞斯引来的,而索瑞斯似乎想利用他的动物大军,将所有人都杀光。

对照进入丛林后佣兵们的遭遇,那些动物真的是只袭击了佣兵,索瑞斯和莫金它们一点事都没有,尤其是昨晚的事情,索瑞斯怎么也脱不了干系。他不是一直在招狼吗?怎么可能一头狼都没有?说什么离狼穴还远,那昨晚的狼是从天上掉下来的?而且昨晚索瑞斯的行为也被一些佣兵瞧在眼里,他的瓶子扔到哪里,那里就遭到前所未有的杀戮,那些狼跟吃了兴奋剂似的,什么都不顾了!这就是铁证!这些佣兵大多是从同一条死亡线上滚过来的,自己的战友被狼杀了,岂肯和索瑞斯罢休!至于索瑞斯是出于什么目的,这样做对他有什么好处,已经不在佣兵们的考虑之内了。就算被莫金炸死,也要向那个整天蒙着脸的怪人讨个说法!

“为什么会这样呢?”索瑞斯在营帐中对着一堆瓶子发愣,怎么也想不明白,那些狼不听从自己的召唤也就算了,怎么驱散却令它们更疯狂地攻击呢?索瑞斯对自己的制剂十分有信心,那种味道可以极大地刺激狼的嗅觉,让它们感到恐惧,不安,挥发性在方圆几十米都该有效,可是昨晚的结果……索瑞斯将一个瓶子放在鼻前使劲嗅了嗅,然后用一些生化试纸测试,他找到了答案了——那些液体被人掉了包!索瑞斯浑身一阵冰冷,这些液体在没有遇到狼之前,自己不会随意使用,毕竟是挥发性的物质,每打开一次就少一些。是谁给它们掉了包?一定是一个能经常接近自己的人,那人胆大心细,能够看到细微处的破绽,而且对自己的液体配比也有所了解。

终于,索瑞斯想到一个人来……岳阳!只有他才有时间和机会做这样的事,他也了解这些液体,因为他经常询问,而自己只是把他当做一个可以培养的苗子,并没有想到岳阳会这样做。但这样做的目的是什么,索瑞斯还是不很明白。没错,这就是岳阳在莫金队伍里埋下的第二颗雷,自从他发现了莫金利用衣服上的爆破装置企图控制佣兵,他就做了手脚,让佣兵自爆,让莫金和佣兵的矛盾激化;而索瑞斯无疑是莫金队伍中唯一能控制动物的人,如果他们去的地方有大量的动物,索瑞斯的能力则不在佣兵之下。“永远不要在充满野生生物的原始丛林中与操兽师为敌。”这句警语岳阳从未忘记,而巴桑大哥说的那个环境,怎么可能没有动物?

岳阳一直是将索瑞斯视作最可怕的威胁存在,甚至排在那些佣兵之前。但和那些佣兵不同,索瑞斯和莫金的关系非同一般,岳阳无法挑拨莫金和索瑞斯的嫌隙,他唯一可做的就是让索瑞斯失误,并利用佣兵和索瑞斯的嫌隙。而且他还有个好助手!马索对索瑞斯的不满已经不是藏在暗地了,而是十分的明显。岳阳相信,马索不会放弃任何一个让索瑞斯滚蛋的机会,毕竟少了索瑞斯,他在老板面前的地位,始终要矮人一头,这也是岳阳让强巴少爷一定要等的原因。

就在索瑞斯刚刚想到是岳阳做的,但还没有明白岳阳为什么要这样做的时候,营帐被拉扯开来,莫金满脸犹疑地站在帐外。在他身后,是一群目光赤红,面目狰狞的佣兵!莫金也很无奈,自从他看见昨夜那几十具佣兵尸体后,他就知道这件事情不会有善终,他被迫提前做出了决定,必须在索瑞斯和佣兵之间选择一方。而莫金的选择很快就有了结果,索瑞斯能对付动物,佣兵也能,佣兵能搬走帕巴拉神庙的珍宝(虽然未必还在),索瑞斯却不能;索瑞斯是自己的战友。而佣兵被自己用随时能引爆的炸弹控制着,但如果要强留下索瑞斯,那些佣兵可能不顾给引爆的危险也会袭击自己和索瑞斯。而更为关键的原因是,莫金对索瑞斯起疑了,在他看来,索瑞斯似乎急不可待地想提早下手,清除掉部分佣兵,在这个野生生物横行的地方,自己只能依仗他索瑞斯了!而昨夜索瑞斯的行为更是明目张胆,虽然莫金本能地觉得索瑞斯的行为还有值得商榷的地方,但他来不及考虑太多,这件事必须及早解决,在佣兵们彻底爆发之前!

“卡恩,你究竟想干什么?”莫金皱眉盯着索瑞斯。他身后的佣兵全都举枪对着索瑞斯,只要他稍有异动,它们会毫不犹豫地开枪射击,根本不需要莫金的命令。当索瑞斯听到莫金的问话之后,马上想明白了,岳阳为什么要这样做,而此时已经没有回转的余地了。莫金根本不是问自己要一个解释,而是直接认定自己的行为是有预谋,有计划的,也就是说,这些天佣兵的死,全都算在了自己头上。“岳阳……果然不愧为岳阳啊!”索瑞斯在心中悲怆地想着,此时解释已经没用了,怎么解释?岳阳都消失好长时间了,穿过那堵墙之后发生的事情,与他一点关系都没有。而更让索瑞斯感到悲凉的事,莫金竟然选择了一群他根本不熟悉的佣兵,而放弃了自己这个与他多年并肩作战的老友!

难道说,自己不是被他恳切的言辞请来的吗?竟然连解释的机会也不给自己!找自己来当替罪羊,这也是你早就算好的吗?“莫金,你好……你很好!”这句话是索瑞斯从牙缝里迸出来的。“喀拉拉……”四周一片拉动枪栓的声音。莫金却陡然伸手拦住了身后的佣兵。“老板……”马索在一旁焦虑地提醒着,如果这时候还护着索瑞斯,老板岂不是患了失心疯,连自己也会跟着倒霉的。

“让他走。”莫金突然冒出一句让马索胆战心惊的话来。“老板!”马索似乎急得快哭了,一脸焦愁。“连桌木强巴我都可以放走,还容不下卡恩吗?”莫金似乎下定了决心。四周的佣兵没有说话,但没有人放下枪,四周无形的威压在逐渐加强,所有人如同石化了一般僵持着。马索的眼珠骨碌碌转动着,似乎在寻找待会儿开枪自己往哪个方向逃,而柯夫则和他手下的佣兵站在同一阵线上。

“让他走!”莫金突然炸喝一声,浑身的杀意汹涌的释放出来,竟硬生生地将身后那一群人形成的无形威压给盖了过去。那些佣兵似乎意识到了,眼前的这个男人,操控着自己的生杀大权!索瑞斯缓缓地站起身来,那些佣兵的枪口随之移动,但没有开枪,这时莫金又说了一句:“但是你不能带走任何东西。”他对身后的佣兵也做出了让步,以他对索瑞斯的了解,当然知道,全身赤裸的操兽师,将陷入一个怎样的境地,虽然不至于立即死,但和死也差不远了。

听完莫金的话,索瑞斯先将一直罩在头上的黑头套取了下来,露出那张虫噬蛇咬的可怖面孔,那些佣兵这才知道,一直跟随在自己身边的竟然是这么一个骇人的怪物,都情不自禁地向后退了半步。就连马索,这个曾经见过索瑞斯真面目的人,也被现场这种诡异的气氛感染,低着头,尽量往莫金身后靠,似乎想将头和四肢缩进身体里,毕竟煽动这些佣兵的人……

那怪物的脸上的嘴裂开了一下,露出森然白牙,一字一句道:“你会后悔的!”柯夫也在莫金身旁小声道:“这是放虎归山。”莫金却横臂截断了柯夫的话,以示自己的决心。索瑞斯又慢慢将自己的外衫除去,本来在这湿热的丛林里,穿得就不多,因此立刻露出了宽袍下的肉身!那哪里是一个人的身体啊,简直就像浑身布满了肉红色的蚯蚓,或是全身被烧伤的结痂患者,浑身上下,没有一块完整的皮肤。那些佣兵看到这一幕,又退了半步。马索心中颤道:“难道,操兽师,就是这样练成的?”他隔的近,可以很清楚地看到那些皮肤上的伤痕,全身各种动物噬咬的痕迹。

索瑞斯脱得连裤衩也不剩,就那么赤条条地站在那里,随后很轻蔑地看了莫金一眼,迈开大步朝佣兵群走去。不屑与你们这些人为伍,我灰蟒,要回到属于我的丛林中去了!索瑞斯所到之处,佣兵们纷纷闪开道路,它们不清楚,是什么样的伤害会把一个人变成这样。开枪吗?就这样走向丛林,和死又有什么区别?所以,它们沉默。

很快索瑞斯的身影就消失在一棵巨树之后,可随即就传来了他的吼声:“莫金!你好哇!”尽管莫金镇静,也不由被索瑞斯最后那一声吼叫中包含的愤怒和怨恨,惊的手臂一颤,但他很快就平静下来,冷酷地下达命令:“所有人,收拾行装,出发!”当他离开时,不用莫金下令,那些佣兵一拥而上,将索瑞斯辛苦搜集的一切砸的稀烂。这样仍不解气,它们还把破碎的玻璃瓶和别的所有物件拢到一堆,付之一炬,浓黑的烟冲天而起,似乎诉说着死去的人的无尽怨念。马索心中一阵失落,索瑞斯竟然可以这样离开,他也没有因为索瑞斯的离开而得到应有的快感。


本章节地址:http://www.zangdimima.net/zangdimima10/349.html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或者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