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木强巴在小狼的带领下游历了整个狼族王国,他愈发肯定,这里是一个有着高度社会分工的狼族王国,它们分工明确,等级森严,与人类的社会形态不遑多让。

这日,在小狼带领下游历一圈,刚回到王国的首府时,卓木强巴就发现气氛不对,所有的狼似乎都比平时更加忙碌,他们很快就发现了负伤而回的狼群。

那日狼群出发时,卓木强巴曾看到大规模的集结调动,他只是以为要进行大型的狩猎活动,没想到会伤得这么多,伤得这么重。

有穿梭的狼衔来草药,嚼碎吐哺,但似乎不能解决根本问题,而且那些负伤的狼,看卓木强巴时,似乎多了一抹憎恶。卓木强巴靠近检查.才愕然发现:枪伤!这些狼受的都是枪伤!

这么多负伤的狼,绝不可能是一两个人干的,难道说这些狼去围猎的.是莫金他们?卓木强巴马上就想到了这一层,是了,莫金他们在没有经过允许的情况下,踏入了狼族的领地,所以遭到了围攻,双方各有损失,这些狼不知道莫金他们的装备,恐怕吃亏的是狼群。还有,那个操兽师不是在莫金他们那里吗?为什么他们开火了呢?难道说,操兽师对这里的狼,没有什么约束力?

周围突然安静下来,卓木强巴抬头,便看到了远处被狼群簇拥着的紫麒麟——狼族的王者,前来探视它受伤的子民。早已有狼向它汇报着什么,它一面探视伤情,一面下达着命令。

这还是卓木强巴抵达狼之王国后,第二次如此近距离地看到紫麒麟,只是心中的激动,远不如第一次觐见时来得剧烈。当他认识到自己想法的幼稚,和自身地位的低下之后,就已经明白,在现实面前,理想有时候是多么缥缈虚无。

渐渐地,周围的狼都将目光集中在自己身上,那狼王身边的狼群,似乎也都看着卓木强巴在说着什么。卓木强巴虽不能完全听瞳狼语,但半听半猜,也能明白个大概,心中不禁暗暗叫苦起来:“这些狼,不会把怨气都发泄在自己身上吧?”

只见那高高在上的王者,却是轻轻地摇头,拒绝了手下的提议。它分开众狼,向卓木强巴走了过来,卓木强巴赶紧叫来小狼。有了小狼这个半吊子翻译和卓木强巴与紫麒麟精神上的交流,卓木强巴琢磨出紫麒麟的意思:这次狼族伤亡惨重前所未有,整个狼之一族相当地愤怒,后果十分地严重,对此,外来的异族人类,你有什么看法?

卓木强巴已经了解了足够的信息,对着狼王表达了这样的意思:那是我们共同的敌人,我熟知他们的优势和缺点,请给我一支军队,我愿意带领它们,为狼族报仇雪恨。

卓木强巴还向紫麒麟展示了多种命令的手法,经过数天的研究,他已经能很自然地做出那些命令的手印。数头上了年纪的狼一直在对它们的王耳语,紫麒麟微微点头,竟是答应了!小狼见到狼王点头同意,赶紧对着卓木强巴一阵“呜呜”呼吼,似乎想让卓木强巴做点什么,但这次它说的狼语中,卓木强巴听不懂的地方太多,怎么也不能理解小狼的意思。

小狼急了,跳起来搭在卓木强巴的肩膀上,用嘴轻轻咬了咬卓木强巴的鼻子。卓木强巴知道,狼的鼻子是最脆弱的部位,通常嬉闹中也不会用牙触碰对方的鼻子,小狼这种举动的意思就是:“阿呜肮是个笨蛋,大笨蛋!”

狼族重新调兵遣将,很快又集结了一支部队,数目无法细数。卓木强巴被安排在这支部队中,给了他一支小部队,七个属下,两黑,三灰,一白,还有一头棕色的獒。小狼却不能随队出发,因为比起那些战斗的狼来,小狼实在是很弱小,在狼族里顶多算一个平头百姓。卓木强巴取回了自己的武器,等待着队伍出发的号令。

月已过顶,云淡星稀,百无聊赖的卓木强巴正在熟悉着自己的队员,试图在短时间内以手势和发音与狼建立联系,小狼还能帮他最后翻译一次。队员的行动位置和各自的代称都已完成,小狼突然又一次催促起卓木强巴来,见卓木强巴还不理解,举头望着天上明月频频示意。

卓木强巴灵光一闪,月亮,狼群,脑海中的画面再次浮现。盟约!对了!是盟约,难道小狼的意思,是让自己和这些狼订立盟约?

卓木强巴比了一下用刀划腕的动作,小狼与他心意相通,马上点头不已。卓木强巴从屋内找出一个碗状器皿,在狼群的围观下,用刀比着自己的手腕。他还是有一点点紧张,在狼群里放血,那确实有些冒险,谁知道血腥会激起怎样的野性。

殷红的血流牵线般注入碗内,直到有了满满一碗卓木强巴才缠住了伤口。幸亏他还没有忘记阿爸提到过的盟约仪式,于是端着血碗从狼群中穿过。每一头狼都不由自主地靠近了那碗血液,轻轻一嗅,再看卓木强巴的目光就不一样了,友善、亲切、崇敬和赞许,还有狼亲昵地舔舐着卓木强巴的伤口,有的开始摇起了尾巴。

数头年迈的老狼分众而出,围在血碗前,微闭着眼睛,似乎在细细地品味那血腥的气息。它们同时点了点头,交流着彼此的意见:“没错,就是这个味。”并没有因千百年的传承而冲淡了血脉的味道,它们所熟悉的味道。

在众狼的陪伴下,紫麒麟也来到了血碗的前面,认真听取了几头老狼的述说,然后也同那些老狼一样深吸一口气,闭目沉思。良久,紫麒麟对着卓木强巴露出认可的目光,仰头向月一声长啸。卓木强巴双手在嘴边拢作喇叭状,也昂起了头,跟随着狼王的啸声对月长吟。一狼一人.两声清脆悠长的呼啸如双龙盘绕而升腾,响彻王国,紧接着,万狼齐啸,响声震天。

这盟约就算缔结成功了,接下来所有狼之王国的狼都会到那血碗前嗅一嗅,然后离开,但卓木强巴却不知道这盟约究竟有何用途。他只知道阿爸说过的,这种盟约是一种非常友好的体现,至于结盟之后又会发生什么便不得而知了。

整个仪式持续了大半夜,仪式完成之后紫麒麟也没有因此而对卓木强巴另眼相看,只是嘱咐了几句,又回到了它那高高在上的王座。

整个狼群却躁动起来,又一支守卫家园的队伍要出发了。在浩浩荡荡的狼族大军中,多了一头两条腿走路的“狼”,倒颇显得有些鹤立鸡群。看着明月渐西,密林幽暗,卓木强巴暗暗道:“我说过,我会回来的,你等着我,莫金!”

披星戴月,狼群们有的在树根下穿行,有的在树干上纵跃,还有的爬上了高高的树冠,一盏又一盏碧绿色的小灯,在密林中闪烁不已。狼群分为上、中、下三路,像渔网般撒开,漫山遍野地扑过去,只看到一道道诡秘的身影划破夜空,震得树枝“嗤啦啦”直响,留下两道流星般的碧绿色光影。卓木强巴也被这种行军氛围所感染,使出浑身解数,逢林钻林,逢树荡树,带领着他的小分队全速前进,脑子里只想着“更快、更高、更强”。

沿途都有接应,相互通报讯息,一路做着标记。

黎明时分,以小分队为单位,狼群在密林中还是渐渐分散开来,各自觅食,毕竟密林太大了。在卓木强巴的队伍中,黑背和白额是领路狼,也是侦察哨,没费什么力就拖来一头类似山猪的生物,只是下巴附近不知是牙齿还是角,它是倒着长的。

稍作休息时,卓木强巴就让它们熟悉自己的手势,这些战斗狼已经不知参照那些佛像手势做过多少遍了,动作反应都超乎卓木强巴想象,各自配合也愈发娴熟默契。

两天一夜后,黑背它们带着卓木强巴来到一处水潭,大量灰白的泥浆在水潭底蠕动,已经有无数狼群聚集在此。卓木强巴看见,那些狼用爪从浅水部取出泥浆,相互涂抹在同伴的身上,白色的条纹,渐渐显得狰狞起来。

“这是战斗的符号吗?”卓木强巴手下的狼也开始为自己涂抹白泥,画出一道道并不规整的纹路。卓木强巴伸手摸了摸,这些白泥在离开水潭之后,竟然有很强的黏性。那些涂好白泥的狼在树丛草地里一阵翻滚,身上就沾满了绿色的树叶和褐色的泥,当它们再隐匿于丛林间时,卓木强巴竟然难以发现。

“伪装色!”卓木强巴欣喜起来,也为自己全身涂抹上白泥,并取来草衣和树叶伪装自己。很快,一头头狼就变成了一棵棵会快速移动的树,或者草堆。

做好伪装,狼群赶到指定地点,纷纷用尿液标记好自己的领地范围,每个小分队都开始搜寻和消灭自己领地内的敌人,相互之间并无交叉。又追寻了大半天,白额小心起来,似乎已经找到敌人的踪迹。卓木强巴小心地拨草探视,只见正前方五十米,四五个全副武装的佣兵,正一步一惊地走着,不时顾盼。

“难道是被打散的队伍?”卓木强巴一眼就看明白了局势。显然,重创了狼群的佣兵队伍,也没能好到哪去,估计已经被狼群驱赶得各自为战。不知这丛林中还有多少落单的散兵,他们的任务,应该就是收拾这些单个的小团体。

卓木强巴知道,如今这密林里到处都是狼群,只要这些佣兵一放枪就会惊动大批的狼群赶来,要消灭他们并不难,问题是他们全副武装,要想自己的小分队毫无损伤,就有一定的难度。

卓木强巴自忖,飞来骨扔出去可以重创一个敌人,那么其余四人怎么办?需要一个合适的伏击位置。战狼在卓木强巴身后围成一个弧形,等待着他的号令。卓木强巴观察了附近的环境,打出手印,狼群分作两队,从两旁包抄上去。

借着密林的掩护,卓木强巴在树上像树懒一样爬行潜移,已经悄悄来到那五名佣兵的头顶。得到指令的狼将周围的草丛弄出声响,那五名佣兵早已成惊弓之鸟,频频顾望。

突然林中狼影一闪,一名佣兵用俄语大叫了一声:“有狼!”其余的人全数开火,根本不看目标在何方。有两名佣兵一鼓气打完弹夹,当他们停下来换弹夹的时候,其余三名佣兵正好背对着卓木强巴。

卓木强巴从树梢一跃而下,锋利的兽爪弹出,带着下坠的声势, “哧啦”一声将其中一人的防弹衣从胸前整个撕开,暴露出柔弱的腹腔,再反转一剜,兽爪就像锋利的刺刀插入那名佣兵的腹腔,那人顿时就被开了膛。

卓木强巴并不去理会那名双臂软垂的佣兵,当另一名距离最近的佣兵弹夹已上好,正要举枪对准卓木强巴时,他的兽爪直接从前一名佣兵的腹腔中横挪过来,带着大蓬的血花,“嗒”的一声扣上了那人的头盔。卓木强巴自己也没想到,反手一挥的力道竟然有这样大,只感觉兽爪的前端搭在了头盔和连体服的结合部,居然将那名身高、体型和自己差不多的佣兵拎了起来,再用力一抡,“咔”的一声将那人的头盔掀开了,血沫和腹腔的杂质撒了他一脸。那名佣兵完全呆住了,一时竟然忘了向卓木强巴开枪射击,卓木强巴一个旋身,趁势反手抽出飞来骨,“曝”的一声,正中佣兵额头,直接把前额打得凹陷进去。

整个过程发生在一瞬间,先是卓木强巴从树梢扑下,从第一名佣兵身上撕下一层外衣,捅进他的胸腔,再反手一撩,从第一名佣兵的腹腔直接划到第二名佣兵的头盔处,把第二名佣兵掀得离地而起,转身又是一击。

做完这一系列动作,四周配合的狼群已从丛林中扑了出来,余下的三名佣兵也已经发现这个从天而降的怪物。此时卓木强巴已像链球选手一般抡着飞来骨大力旋转,第三名佣兵躲闪不及,被飞来骨钉了个正着,整个人被飞来骨带着旋转起来。

树上另有三匹狼从空而落,按倒了第四名佣兵,最后那名佣兵落荒而逃,连枪带包扔下,能有多快就跑多快。

第四名佣兵还在狼牙下挣扎着开枪射击,卓木强巴陡然旋停,将尚未断气的第三名佣兵扔过去堵枪眼,同时打出手印,狼群散开。

果然,没几枪那名佣兵就打中了同伴身上的黑色飓风,“轰”的一声巨响,两人一同被炸成了碎块。这里爆炸声一响,密林中竟然传来一声兽吼,似乎在呼应这声爆炸。卓木强巴暗道一声不好,那声音他已经听过很多次了,不会有错,是巨蜥的声音,原本有狼群引路,是可以避开巨蜥的,只是爆炸和血腥将它吸引了过来。

巨树歪裂,巨蜥从密林里挤到了这块空地,仰天就是一阵嘶吼,似乎想震慑住狼群。

面对这种巨兽,狼群通常都是集体寻猎时才合作攻击,平时互不侵犯,几头战狼虽然强壮,但体型上的巨大差距,还是令它们不禁一颤,只好低伏怒吼。不能硬拼,卓木强巴打出撤退的手印,几头战狼都是在巨蜥獠牙伸及身前的一刹那,间不容发地蹿入了林隙间。此时第二名佣兵已经死透,而第一名佣兵还在哇哇呀呀地挣扎,巨蜥循着血味,大步奔走而来。卓木强巴余光一扫,飞来骨尖端一挑,将第一名佣兵挑向巨蜥,巨蜥大口一张,就将佣兵衔在嘴里,配合得极为默契。卓木强巴扔掉飞来骨,倒地一滚,拾起第二名佣兵的武器,对着第一名佣兵一阵扫射,总算打到了防弹衣内的触爆点,又一声巨响,将巨蜥的上半个头颅整个掀飞,那庞大的身躯歪歪斜斜地轰然倒地。

战狼们从隐匿的地方探身出来,确认了巨蜥的死亡,有些惊诧地看着端步枪的卓木强巴,没想到那种需要很多匹狼通力合作才能捕获的巨型生物,就这么轻易地被阿呜肮这头两腿行走的狼干掉了。卓木强巴却没有时间庆幸,他知道,已经死掉的佣兵身上的自爆装置随时会引爆。他一手拿着飞来骨,一手抄起一个背包,临走瞥了一眼被摘掉的头盔,川枪口叉住头盔,一声呼哨,带领他的狼群远离那具尸体。

到安全距离后,卓木强巴停下来,仔细地检查了那个头盔。果然,头盔如此致密,夹层中又布满了电线,根本无法藏下黑色飓风,这个头箍是安全的。

卓木强巴又检查了别的战利品,背包中有食物、弹夹、急救品等诸多物资,但武器很少,除了几枚单兵雷,就只有他手中那把SCAR突击步枪,看来称手的武器都被佣兵别在身上了。

“轰!”爆炸声如约响起,整个密林都是一震。卓木强巴暗道侥幸,他曾经想过,那单兵身上的自爆装置一定是在防弹衣的防护下,从外面射击几乎不可能引爆,因此,第四名佣兵引爆第三名佣兵身上的黑色飓风,以及他引爆第一名佣兵身上的黑色飓风,都应该是子弹从防弹衣内侧引爆了炸药。如今看来,自己对那种防弹衣的认识也是正确的,应该是护板内防弹衣,护板的正面对冲击力的防护作用很强,但为了维持士兵身体的灵活性,在关节处应该没有防护,而自己从高处冲击下来的力道,竟然能将护板整个撕裂下来,说明这套服饰并非无懈可击。

卓木强巴再仔细回想前后两次碰到的佣兵情况,第四名被狼群按倒的佣兵在挣扎着开枪前发出了嘶吼,裤腿下有血,也就是说,护板并没有护住他的小腿。卓木强巴不由笑了笑,对,再好的防弹衣也不能将人整个儿包裹起来,那些士兵要活动,而且还要有足够的空间可以放下别的武器。或许护板护住了他们的大腿和胳膊,这两个地方很重要,因为那里有大血管,而且当人们骤遇危机时会不自觉地抬腕去挡。但其余地方的防护,就未必有那么严密了,从臀部到小腿肚一线都应该没有防护,而最灵活的肩关节也应该没有防护,头盔和连体衣结合处没有防护。这些部位,虽说用枪械从远处攻击或许很难,但是狼群并不采用远程攻击,它们是近身格斗!

想通了此节,卓木强巴以身作则,让自己的战斗狼群熟悉敌人的弱点。他指着自己的肩头、后臀、颈项,让那些战狼记住这些地方,下次战斗着重攻击这几个点。

最后卓木强巴戴上了头盔,这个头盔保存得还算完好,只是数据传输线和电源线断了。背包里有备用电池,卓木强巴重新接驳好连线,没有通电前眼罩是暗黑色的,几乎不透光,接驳好电线,一通调试、一阵雪花屏之后,卓木强巴眼前一亮,整个画面都是通红的。

卓木强巴以为有血水顺着头盔淌下来,赶紧取掉头盔一看,没有异常,再戴上,才恍然明白,这是红外模式。难怪那些佣兵用这个模式无法提前搜寻到狼群,整个密林的地热从地底丝丝透出,看起来整个密林都是红的,要在一片红色的世界中找几个红色的影子,还不如直接用双眼看来得明显。卓木强巴继续调试,找到了夜视模式和普通模式,找到了电子眼的望远功能,但电子屏上显示的画面和双眼直接观察的画面还是略有出入,他又取下头盔仔细研究。

很快卓木强巴就发现,电子屏显示的画面不是眼罩直接捕捉到的,原来是在头盔耳际部位有两个摄像头,缩放等各种功能都是由它们完成的;而从头盔的连线看,这种摄像头应该不只两个,也就是说,在那套衣服的其他部位还有摄像头,那些佣兵不用回头就能看到自己身边三百六十度的范围,卓木强巴暗暗记下。至于通讯功能,卓木强巴只找到了连线,没找到相应的设施,看来是在佣兵身上。他害怕使用这个头盔会被佣兵发现,而自己却无法探查到佣兵,所以将头盔扔进了背包,不到关键时候不打算用。

幽暗的密林中响起一阵清脆密集的枪声,又有三名佣兵倒下了。他们是倒在枪口之下的,四肢都在向外喷血,喉头汩汩地涌出血沫,在他们身后,站着一位穿着古怪的人。虽然那人也拿着与佣兵相同的武器,却没有穿与佣兵相同的服饰,整个衣服似乎是由各种碎布拼凑起来的,各种武器都插在顺手的地方,整个人看起来就像个架子,插满了武器。同样戴着头盔,而原本该埋在衣服内的电子摄像头此刻与连线一同暴露在外,几个向前,几个向后,就像身上多长了几个眼睛,这样的装束实在很怪异。

确认那几名佣兵彻底失去反击能力后,那个人将佣兵的武器和背包拿走,又抬腕看了看从佣兵那里夺来的计时器。心跳和大脑电子脉冲都停止了,五分钟后自动引爆,还有时间。她异常熟练地取出战术匕首,剖开了防弹衣,寻找她需要的电线和防弹护板,如果时间充裕的话她甚至能将黑色飓风拆下来供自己使用。

远处又有枪声响起,如今密林里完全乱了,到处都在响枪,也不知有多少佣兵被恶狼咬死。这人戴着头盔似乎有些闷,毕竟没有接驳输氧管,她取下头盔,那头乌黑亮丽的长发在丛林中闪烁着缎子般的光泽,这个人是——吕竟男。


本章节地址:http://www.zangdimima.net/zangdimima10/350.html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或者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