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木强巴和他的战狼小分队又消灭了几名残余的佣兵,在陷阱和狼群的配合下,并没有费多大力,甚至卓木强巴还没怎么用武器。

这时,他们碰到了另一支小分队的侦察狼。在验明身份后,将它们引到了一株大树下,有七八头狼围在树下,别的地方也布置了暗哨,似乎围住了什么猎物。

虽说这里的狼能上树,但只能借助纵跃之力攀上一些较矮的、多枝丫的树,对这株离地数十米,只有光溜溜的树干的大树,狼群似乎也没有什么办法。卓木强巴抬头望去,只见高高的树丫上,有一个通体粉红的灵长类动物,像只猴子一样蹲坐在树梢,想跃到邻近的树枝上似乎又够不着距离,想下来吧,狼群正虎视眈眈。卓木强巴不禁暗想:“这是什么怪物?”

树梢上蹲坐着的不是别人,正是索瑞斯,卓木强巴看到的一身粉红,便是他那满身的瘢痕。

此时索瑞斯也在向下眺望,只见围着自己的狼群分兵出去,不多久就带回一个两条腿走路的家伙,看起来像个猿人,不知是围着兽皮还是长了一身粗毛,头发胡子完全将脸遮了起来,皮肤上杂草丛生,手掌似乎特别粗大,可明明就是这样原始的装扮,偏偏手上还拿了把枪,别提多怪异了。索瑞斯也不禁暗想:“这是什么怪物?”

两个怪物相互观察了足足有十几分钟,愣是没有认出对方。最后还是索瑞斯认为,能够用那种姿势持枪,多半有一定的智慧,看看能不能用手语交流。他在树梢上比画了几个卓木强巴根本看不懂的手势,又怕下面的智慧生物不明白,嘴里“吼呜,吼呜”地叫了两嗓子。

卓木强巴在下面一看,噫?那个猴子在树梢上手舞足蹈的干什么?讥笑我上不去吗?卓木强巴持枪当胸一阵擂打,胸腔中蓄满了气,然后“嗷呜——”一声狼嚎长啸,引得周围的狼纷纷附和,以壮声威。

索瑞斯极其郁闷,明明看见那个猿人和狼群似乎有着某种形体交流,刚才自己那几个手势和声音,对方怎么会不明白呢?居然换来了挑衅和战意,他不禁骂道:“他妈的。”卓木强巴吓得向后一跳,猴子口吐人言,居然还是英文。那些狼群也跟着一退,散作圆形,然后只听卓木强巴大声问道:“你是什么东西?”

索瑞斯更是吓得差点直接从树上掉下来,猿人居然说话了!真是邪门儿!他手指着那个猿人, “你……你……”地叫了两声,却是说不出话来。

卓木强巴已经在下面不耐烦了,大声道:“你给我下来,不下来我开枪了!”

既然对方能说出这样的话来,显然那枪不是当做木棍拿在手中的,常瑞斯自忖难以幸免,只得乖乖地滑下树来,卓木强巴约束住狼群。

此时站近了距离,索瑞斯才发现,眼前这个猿人除了头发胡子是原生态之外,那一身的长毛和杂草都是一种伪装。可这人绝不是莫金的手下,莫金手下那些人绝不可能和狼站这么近,看这人的身高体型,索瑞斯惊叫道:“你是卓木强巴!”

卓木强巴虽然没在第一时间认出眼前这个赤身裸体、满身瘢痕的人,可一听那说话的声音,就想起那个冷漠而怪异的操兽师来,不禁道:“你是索瑞斯!”

一想到对方操兽师的身份,卓木强巴便打出了手势,让四周的狼退远一些。索瑞斯无奈地笑笑,道:“我现在什么都没有,对你的狼构不成威胁。”

“你真的是索瑞斯o卡恩?”自打卓木强巴从岳阳那里证实了这个名字之后,就始终在想,为什么会是索瑞斯,他怎么会是莫金的同党,那可是导师所敬佩的人啊!

索瑞斯不置可否,似乎觉得这种事情何必冒充。

卓木强巴在心中问自己:“这是死敌吧?自己应该恨他吧?”可是出现在他眼前的,只是一名全身伤痕、瘦得像猴子的老者,他发现自己怎么也恨不起来,更多的只是怜悯。“你不是和莫金在一起吗?怎么会变成这样?”卓木强巴自己也惊讶自己出口的话。

索瑞斯眼里终于出现了一丝屈辱和无奈,叹息道:“和你当初被驱逐时一样,我……也被他们驱逐了!”

卓木强巴的记忆瞬间就被带回那冰冷孤寂的雪地,被赤裸放逐的屈辱,那记忆永生难忘,再看眼前这位赤身裸体的老者,那种同病相怜的情绪油然而生:“莫金干的?”

索瑞斯低头。

“你为什么帮他?”

“我只是一名学者,我对动物世界的玄妙有着无穷无尽的兴致。莫金说,这里是操兽师的发源地,这里有别的地方没有的动植物种类,这里有蛊毒,总之,他说动了我。”

“那怎么会被驱逐?”

“说起来,这可得拜你们那位优秀的侦察兵所赐,对了,岳阳怎么没和你在一起?他没找到你吗?”

“他……已经……”

卓木强巴没想到,自己竟然有一天会和他们这支队伍中最令人忌惮的一个人,一个敌对阵营的操兽师,坐下来,心平气和地聊天。他们聊了很久,也聊了很多,索瑞斯以一个俘虏的身份,将他所知道的所有事情,都告诉了卓木强巴,从莫金的那个电话开始。卓木强巴解开了很多心中的疑惑,但同时又带来了许多新的疑惑,令他不得不去思考。最后,卓木强巴提议道:“帮我,对付莫金。”

索瑞斯摇头:“你放心我?不,我不帮你,我也不帮他。我要回去了,我对什么珍宝从来就没有兴趣.我对你们之间的间谍与反间谍游戏也没有兴趣,太累了,我只想回去,继续完成我的研究。”

“你怎么走?”卓木强巴皱眉道,“莫金的人和狼群遍布密林,我不可能送你出去。”

“给我一把刀,”索瑞斯骤然抬头,无比肯定地道,“我只需要一把刀,或一件像样的工具,就能活着走出这里,不需要你送。对我而言,森林就像是家一样,当然……”索瑞斯自嘲地笑了笑:“我不可能凭双手造出工具来。”

卓木强巴迟疑,但还是递给索瑞斯一把刀,询问道:“前面的路,都没有走过,你有信心穿过狼国的国都?”

“不,我听你说了最下层的那些远古生物,我要回最下层。”索瑞斯坦言。

“你要从海里走!一个人?”卓木强巴惊异。

“就算不能离开,能看一看那些见所未见、闻所未闻的生物,也不遗憾。”索瑞斯似乎并不打算真的回去了,已经见到了这么多,他很满意了,而“人类”、“战友”这样的词对他而言,才是可怕的。他给卓木强巴留下一句警告:“再碰到火狐,不管他说什么话你都绝不要相信,不要被他的外表骗了。火狐,他根本就只信他自己,任何人他都不会相信。”站起身,想了想,索瑞斯又留下一个建议:“你的头发和胡须,整理一下吧,现在这个样子,就算你的同伴见了,恐怕也认不出你来。”

卓木强巴笑笑:“和狼群一起生活久了,已经习惯了,倒不觉得有什么。”

“剃掉吧,与火狐对抗,不能留下一丝破绽。”索瑞斯最后道。

索瑞斯走了,带着那满身的伤痕和佝偻的身体,没有了黑色斗篷遮盖的他,失去了神秘和强大。卓木强巴看着那干瘦的背影,那只是一名老者,任何一匹狼似乎都可以轻易地撕裂他。

“索瑞斯o卡恩……谢谢你告诉了我这么多,看来你也只是被人利用了的可怜人啊。”

狼群对卓木强巴放走了索瑞斯似乎有些微忿,另一支小分队的狼群发出了不满意的吼声。卓木强巴自己的战狼保持了缄默,毕竟是它们的队长,战斗的部下绝对服从自己的长官,这是狼王国的铁律。

卓木强巴只得找到另一支小分队的队长,一头额宽而嘴大的黄獒,用特定的方式告诉它敌人的弱点和他们武器的可怕。

黄獒带着它属下的战狼练习了几次之后,较为满意地点了点头。放走一个敌人,换来对所有敌人优缺点的掌握,还是可以接受的,而且在它们看来,一个全身赤裸的敌人,其威胁已经不存在了。

随后两支队伍一起行动,继续在丛林中搜寻着残余的敌人。

不时有别的狼群与他们交叉而过,沟通着信息。卓木强巴从半生不熟的狼语中,也听出丛林中的敌人已经越来越少了,但是有一支敌人的大部队向西北方逃窜,战斗指挥部已下达了命令,所有的狼群在消灭掉自己划分领地内的敌人后,向西北方前进。

莫金等人逃窜得很狼狈,打一开始被狼群伏击后,狼群的追杀就没有停止。他费尽心力才聚拢一半不到的人手,到了晚上,狼群就格外活跃,那些佣兵根本就不敢睡觉。那密林深处晃动着,到处都是一双一双碧绿的眼睛。这些狼实在是狡猾得可怕,它们总是在射击范围外游弋,以数量上的优势给人以极大的压迫感,并且这里是莽莽密林,那些狼可以潜藏在任何一个地方。

莫金终于感到那群蓝蜘蛛所面临的险境了,为什么只有两个蓝蜘蛛能活着离开,那并不是耸人听闻。这里的狼实在是太多了,不仅如此,这块土地就像被下了诅咒一般,连花草树木都会吃人,各种说不出名字的野生怪兽都被佣兵们的血腥味吸引,赶来参加这场盛宴。狼群只需要在远处默默地跟着和观察着,时不时露一下面,就能吓得那些佣兵心惊胆战,日不能食,夜不能眠。再这样下去,不出两天那些佣兵的精神就会崩溃,他们会做出自相残杀,或自杀的蠢事。

“情况怎么样?”莫金来到柯夫面前,如今他不得不更加倚重这个佣兵头子,本来以他们的关系完全可以更加亲密,怪就怪岳阳那个小子将自已的秘密提前暴露了出来。

柯夫拿着一把重狙枪瞄着远处的狼群,恶狠狠地骂道:“他妈的,那些狼太狡猾了!而且一直游动不停,就像吃了摇头丸一样。”

“你的部下还剩多少?”

“应该还有七八十人吧,重新编成六七组还是可以的,关键是这些狼,它们和我们作战次数越多,就变得越狡猾了!你看它们,现在根本就不直接攻击,躲得远远的,驱赶着别的动物和不知道他的什么东西来消耗我们的子弹。我敢打赌,只要我们子弹一用光,数不清的狼马上就会扑过来。”

这时,一个侦察兵回来汇报道:“老板……将军……前……前面的狼,多……多极了,我们根本过不去,不能再向前走了!”

莫金一把揪过那名佣兵,严令道:“去告诉他们,走到这一步,已经不能回头了,不管前面有多少狼,也要给我冲过去!哪怕放火把树林烧光,用炸弹炸,也要给我炸出一条路来!”

佣兵惊魂不定地走了,这时,马索不知从哪里钻了出来,眼里闪过凶光,附在莫金耳边道:“老板,如果这些狼真的很聪明的话,那我可有个好办法,这样……这样……”

莫金眼角一跳,马索说的办法的确可行,只是这个办法……真亏他马索能想得出来,连自己都不敢这样想。莫金想了想,突然转过头来,盯着马索冷笑,道:“既然你觉得这个办法这样好,那你去做!”

“我……我!”马索大惊,惶恐不知如何应对。

莫金从衣服里面掏出一个小小的遥控器,看起来像汽车的电子钥匙,交给马索,然后道:“对,你去做,我相信你。”

马索哆哆嗦嗦接过那个遥控器,满脸难色,他当时只想到这是个好主意,可没想到老板会让自己去做,这次马屁拍到了马腿上,真是得不偿失。

但当马索稳稳握住遥控器之后,又露出一抹喜色,如此一来,那些佣兵的生死大权,就全都在自己掌握中了,说不定还可以……嘿嘿……

莫金却像提前得知马索的想法,从衣服口袋里又取出一个一模一样的遥控器,在马索眼前一晃,道:“你也不要起什么歪心思,这遥控器本来就不止一个。”

马索连忙赔笑道:“哪……哪能呢,老板,我对你的忠心,那可是……”

“行了!快去!”这时候的莫金已没心思听那些肉麻话。马索一身冷汗地离开,自己的小命还在老板手中拽着,要是老板一不高兴,按下那个按钮,那可就……

柯夫端着重狙击枪站了起来,问道:“这是要做什么?”

莫金道:“马索的那个办法可行,如果这些狼真的足够聪明的话,只需要牺牲一两个佣兵,就能换得绝大多数人活命。”

柯夫面色一变:“什么,你——”

莫金冷声道:“这是唯一的办法,与其这样一个个被狼拖出去咬死,还不如博一下。你还不知道,这些狼与别的狼有所不同,它们最擅长的可是心理战,你还没见到那些真正让你一辈子都会做噩梦的事情。”莫金想起了巴桑的经历,到现在为止,那些狼群都还没有将那些被咬得半死的佣兵拖回到他们面前。

莫金从柯夫的枪口前走过,撂下话来:“走吧,我们去看看,看那些狼群会不会退散。”

他们一直来到队伍的最前方,不知马索用了什么手段,真的有一名佣兵颤颤巍巍向前方拥堵的狼群走去。不到百步距离,就有狼扑将上来,那名佣兵像得了失心疯一般,不退反进,冲着狼群大叫着,一头扎进狼堆中,一下就被几十头狼叠成一个小坡,完全地掩盖起来。

这时,马索一咬牙,一按按钮,“轰”的一声巨响,火光冲天而起,那些狼纷纷被炸成了碎块。其余的狼齐齐后退,有些惊愕地看着那爆炸的地方,仿佛不明白为什么那个人会如此可怕。还有伤狼在哀号,其余的狼不敢靠近。

这时,第二名佣兵又大叫着冲了过去,他似乎完全闭着眼睛,连路也没看,一路跑着,连滚带爬,跌跌撞撞。马索飞快地调着数字,遥控器上有个小小液晶屏,不同的数字对应着不同的佣兵编号。

前面的狼想后退,可后面的狼簇拥得太紧密,一时退散不开,终于给那名佣兵冲进了狼群中,拿着枪一阵乱扫。马索又是一按,又一声巨响,两次爆炸之后,狼群中终于有狼发出呼吼,退如潮水。

莫金轻轻叹息:“终于退了。”

可佣兵们也没好过多少,不少人手脚还在发抖,仿佛刚才被炸的就是他们自己,那些佣兵看莫金的目光都充满了愤恨。莫金不知马索对那些佣兵说了些什么,不过既然他做到了,他也不多说什么,只是从马索那里拿回了遥控器,下令道:“快,所有的人,马上赶路,要在狼群的下一个包围圈形成之前,突破这里!”

柯夫在一旁道:“我怕就算找到了神庙,我们也没命拿走啊!”

莫金道:“那是我毕生的夙愿,就算能看到也是好的,只是……对不住你了。”

柯夫摇头道:“你没有对不住谁,我们也是为钱而来的。”他心中冷笑道:“莫金啊莫金,你真是聪明一世,糊涂一时,在你赶走索瑞斯的那一刻,已经不会有人再相信你了!你也失去了唯一的战友,可怜的……小卒子!”


本章节地址:http://www.zangdimima.net/zangdimima10/352.html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或者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