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木强巴他们对自己的领地做了最后一次清理,确信其中已没有佣兵,这才朝着大部队的方向赶路。

等他们赶到的时候,莫金的大部队已经突围而去,其中有狼看见卓木强巴手上有武器,突然爆发了凶性,扑过来就要撕咬。幸好卓木强巴的战狼拦在前面,这才避免了一场内部厮杀。

由于小狼不在,卓木强巴对狼语理解起来要费更大的功夫,直到亲眼看到狼群和佣兵的尸块,好容易才明白了狼群的意思。那些佣兵似乎能随时爆炸,并不是死后才会爆。

卓木强巴一下就明白过来了,没错,莫金他们不用这个办法,根本无法突破狼群的防守线,只是这办法也太残忍了,莫金这样做已经近乎于没有人性了。看来,莫金与佣兵之间也并不是铁板一块,他的那个兵分两路,一条明线一条暗线的办法,虽然瞒过了自己这支队伍,可又何尝不是把他自己给孤立起来了呢?

卓木强巴花了一些时间向所有的狼展示了那种种武器的用途,并让自已的战狼演示了如何攻击敌人的薄弱之处,也有别的一些狼跳出来指出卓木强巴他们队伍忽略了的地方。在这个战术讨论会上,卓木强巴想尽办法,独创了一套对付莫金那种引爆佣兵的方法。数狼诱敌,一狼偷袭.一旦扑倒敌人,咬咽喉咬腿咬胳膊,总之一击就退,若是敌人还有行动能力,便再来一次。这个办法最大的好处就是一狼对一人,就算敌人引爆,损失了狼也不吃亏,这也是没有办法中的办法了。

看了卓木强巴的办法,有高层的狼统领也展示了它们的办法。有的是教狼挖了深坑,拖来一截一截的藤蔓往坑里铺,不一会儿就铺满了整个坑洞。 “挖陷阱,这有用吗?”卓木强巴疑惑。那匹狼统领露出狡黠的目光.意思是有没有用,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还有许多别的办法,看来狼群在这段时间,也想出了不少对付佣兵自爆的法子.集思广益,这话总是不错的。忽然有一直跟在莫金队伍后面的狼回报,那语气很急促。狼群顿时骚动起来,呼啦啦冲了出去,卓木强巴还没明白发生了何事,他属下的战狼告诉他:快走,那些家伙要去一个极其危险的地方……“别的,他就听不懂了。

密林之中,没有方向,没有路标,唯一能做的就是靠着山根向前奔跑,明明知道身后有狼跟着,却没有人敢回头,莫金的佣兵们就像被狼群驱赶着的一群羊,什么防弹衣,什么全副武装,在数量的巨大差异下,这些都不怎么管用了。

长时间的越野跑,连莫金也有些吃不消了,这时,柯夫在一旁道:“本,后面的狼越来越多了。”

“是吗?”莫金微喘,向后一望,密林中影影绰绰,果然狼影纷现,只不过吃了一次亏,这次的狼群散得极开。莫金心思电转,命令道:“第五小队,留下来阻击狼群,其余的人不要停,继续全速前进!”

“啊!”第五小队的那名队长一愣,留下来不是送死吗?

莫金和大队伍却没有停下来交代什么,只远远地抛给那名队长一个遥控器:“自己看着办!”那名队长咬牙切齿地接过了遥控装置,只能高举着拳头:“战术防守队形! 174,175,176,军刀火力布置;189,197,占据制高点……”

狼群渐渐围了过来,仅仅是出现的数量就已经令人发憷,这一队佣兵紧张得大气也不敢出,这时,那名队长看到了狼群中的卓木强巴。他仿佛记起来,昨日早些时候,有逃回来的佣兵提起,在狼群中有一个怪物,能够直立行走,身高起码有两米,力气大得像头牛,爪子锋利得赛匕首,吼声如雷,速度如风,眼里能喷火,防弹衣在它面前就跟纸做的似的,总之那个怪物要多恐怖就有多恐怖。如今亲眼看到了怪物,那名队长怎不胆战心惊。

莫金等人没走多远,就听到“轰”的一声炸响,每个人心头都是一跳,大家都知道,那支小队彻底完了!

其实战斗持续的时间,远比莫金他们预估的要长。狼群以前遇到的都是散乱的残兵,心神早就被击溃,而这次,毕竟是成建制的完整小分队,不过幸好卓木强巴有枪,那些佣兵显然没想到,狼群中还有枪击,这才最终被突破。那名队长狠下心引爆了一名佣兵,自己却马上被狼群盯上了,狼群已经明白,佣兵是否爆炸,关键就在那小小的像泥块一样的东西上,早有数头狼一拥而上,那名队长就算再能狠下心来,也不敢引爆自己。遥控器被一头狼咬住,卓木强巴急忙道:“哎,别……”只是狼群已经怒火攻心,加上根本听不懂卓木强巴在说什么,只听“嘎嘣”几声,遥控器被咬成碎片,几头狼分而食之。

那队长一死,剩下的佣兵四散而逃,只需看看追逐他们而去的狼群数量,就可以想见他们的命运如何。狼群中已经有统领在呼喝:“跟上,跟上!”

此时卓木强巴已经有些明白莫金他们的意图了,毕竟这原本也是他们的意图。在狼之王国这段时间里,小狼带着自己逛遍了整个王国,可是并没有发现帕巴拉神庙,显然,那是它们不准备让人参观的地方,或者说,连小狼它们都还没资格知道那个地方。

“死也要死在帕巴拉门口吗? “卓木强巴心道。

“乌拉……”前面的一些佣兵陡然爆发出欢呼声。马索眉开眼笑地跑过来道:“老板,老板,我们出来了!出来了!这森林到头了!”

莫金抬眼望去,果然前方林荫渐稀,光线充足,不知不觉中,就将最后一棵高大植物抛在身后,满眼翠绿,又踏上了草地,横向望去,那些巨大的林木像一排卫士,将这草场围了个弧形。

柯夫也在一旁道:“这下好了,没有了森林的掩护,那些狼来多少,杀多少!”莫金像是猛然想起什么,蹲下身去,扒开草丛,果然,一块清晰的石板已被那些柔嫩的细草拱得支离破碎。

柯夫道:“怎么回事?这是人工的?”

莫金掩盖不住喜色,道:“果然没错了,这森林之中哪来的草场,这里以前被人工平整过,只是现在又被森林人侵了过来。告诉所有的人.加速前进,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帕巴拉神庙就在前面!”

这句话无异于一支兴奋剂,不用特意传话,佣兵们早已口耳传开,更是蓄足了最后的力量,狼群在身后也不惧怕了,帕巴拉……珍宝填满的海洋。金银堆积的宝山,财富聚集之地,这样的号召力,足以令这群佣兵忘却生死。

冲过数百米距离,草坡突然下斜,佣兵们眼前出现的倒不是一座金碧辉煌的神庙,而是一潭水气缥缈的大湖。整条斜道距湖面约有五百米.在途中有几座大石.像飞来峰一般彪然耸立。

“咦?前面没路了?”

“湖,好大一座湖!”

“这里不是帕巴拉吗?”

“这些石头立在这里干什么?是天然形成的?”

“不知道,会不会是以前有座神庙,沉湖底去了?”

“不可能,隔着这么远,也不像是柱子。”

佣兵们纷纷交头接耳,有的又开始用质疑的目光盯着莫金,唯有莫金在看过这座湖划出的平整弧线之后,突然仰天爆发出一阵狂笑:“到啦!到啦!”

马索心想:“老板不会是因失望至极,心智出现了什么问题吧?”他小心地询问道:“老板,这……这明明就是一潭湖啊,难道……难道帕巴拉,在湖底?”

“笨蛋!”莫金笑道, “这是海,在古藏语中,只有海。你以为我看不见这是一潭湖,你看到那弧形了吗?你说,若是能再站高点,看这湖是什么形状的?不明白?是眼睛,眼睛!仙女的眼睛,投影了整个世界,分离出真与幻……”莫金喃喃念了一长串咒语般的诗文,突然语音一转,尖声道:“这附近有一个入口,就藏在湖的周围,或许在湖的对岸,给我找!马上找!”

敏敏从梦中惊醒,抬眼就看见那只巨大的蜘蛛和那些粗大的立柱,却不见了亚拉法师,远处似乎有极为嘈杂的声音,从裂缝口涌进来。

敏敏走出裂隙,来到那巨大的广场,湖面送来冰冷的风,令她紧紧抓住了衣襟。亚拉法师站在广场湖岸,向对岸极目远眺,敏敏来到他身后,轻轻叫了一声:“法师。”

亚拉法师似没听见,只道:“怎么这么多人?”

“人?”敏敏一惊,向对岸望去,只看见氤氲的湖水,忙道, “法师,是强巴他们来了吗?”

亚拉法师道:“不像,不该有这么多人啊?他们很快就会发现通道的,先藏起来,看清形势。”

“水下有城!水下有座城!”阳光初生,水面的寒烟渐渐消散,不知是谁第一个发现了奇观,大声叫嚷起来。

“好大一座城啊!”

“天哪,那不是我的幻觉吧!”

“那个黑影是什么?”

“是……是鱼吗?那么大?”

“找到路了!老板,找到路了!”又有佣兵叫嚷起来,莫金赶紧跟过去查看。果然,一条看似足以跑马的平桥,被完全淹没在水下,距离水面约半米深,若不是沿岸细细查探,还不好发现。

刚有人准备下水,又有人叫起来:“小心点,下面有大鱼。”如今这些佣兵,对这里的一切生物都感到本能的恐惧。

“不要理那些鱼,快速泅水过去。”莫金下令道,话音刚落,“嗖”的一声子弹贴着耳际飞过。 “谁在开枪?”莫金怒视而起,环顾四周,赫然发现在那草坡的顶端,站着一个双足直立的生物,阳光洒在棱角分明的肌肤上,勾勒出结实的肌肉轮廓。

“是他……”

莫金从马索手中抓过望远镜,其余佣兵也调试着远近距离,渐渐地,卓木强巴那张清晰的脸出现在屏幕上,几尽全身赤裸的他很随意地站在远方,却给人以岿然不可撼动的压迫感。他的胸廓随着呼吸而有韵律地起伏着,一身虬结的肌肉已撤掉了伪装,小麦色的肌肤上,一颗颗汗珠如水晶剔透。他右手持枪朝天,脸微微靠向枪的一侧,那双眼睛中,已多了一些让人无法言喻的东西,唯有莫金明白,那是一种气势,不是普通人所能理解的境界。没想到,卓木强巴还活着,他竟然变得如此厉害了,没想到……

马索就听老板呼了一声“是他”便僵在一旁,手中的望远镜也放下了,赶紧接过来,接着惊呼道:“卓木强巴!他还没死!”

“卓木强巴——”莫金猛然运气大喝一声,声音远远传播开去。

“莫金!你们已经无路可退了!投降吧!”卓木强巴的声音也是中气十足,满满的全是自信。

“就凭你?”莫金横着望了一眼,起码有半数以上的佣兵枪口都对准了卓木强巴,其中不乏神枪手,就算卓木强巴能飞上天,也会被打成筛子。

“当然,不只是我,而是……这里的主人!”卓木强巴说着,举起了自己的左手,做出一个莫金等人完全看不明白的手势。

很快,卓木强巴的身边。出现了一头狼,又一头狼,再一头狼……一头接一头的狼阵列在前,就好像那草坡的顶端多了一条由狼组成的黑线,密密麻麻,挤挤挨挨,放眼望去,无穷无尽,而在卓木强巴的位置更能看到,在这些排成一线的狼群背后,漫山遍野尽数是狼……

“喀喀喀……”不知哪一个佣兵的手率先发颤,握着枪托的手怎么也稳不住,枪身之间碰得喀喀作响,紧接着,就好似预先排演过一般,那声音迅速扩散开去。可是,就算怕得发抖又如何,正如卓木强巴所说的那般,他们无路可退。

“我的妈呀……”不知又是谁终于压抑不住心中的恐惧,把枪一扔,反身跳进了湖水之中,没命地向湖心游去。受到他的感染,又是一阵“扑通”之声,好几个人都下了水,岸上留下的,皆是心智坚定之徒,或慑于莫金的淫威,不敢妄自逃脱。他们都睁大了眼睛,惊恐地看着卓木强巴举起的左手,仿佛那是死神的左手,他们知道,只要那只手一落下,铺天盖地的狼群,就会像飓风一般席卷而来,他们这群人,连骨头渣子也不会剩下一点。

“卓木强巴!”莫金突然放弃了敌对的姿势,张开双臂道,“你睁大眼睛看清楚了!这里,就是帕巴拉!你和我,豁出命也要寻找的地方!”他猛地向后一指:“就在湖的对岸!你一个人去那里,躲得开那些机关吗?能拿走里面的东西吗?为什么不合作?何必一定要把我们赶尽杀绝?三年前,我就邀请过你!今天!我还是那句话!我们合作吧!”

莫金不提还好,一听这话,卓木强巴就是一肚子火:“三年前?你还好意思提三年前你怎么邀请过我?我只记得有一辆车跟在我后面,用冲锋枪和无坐力炮向我打招呼!你都是这样邀请人的?”

莫金大声道:“往事不提,话说回来,能找到这里,不管你承认与否,这都是我们合作的结果,这是事实吧?”

卓木强巴冷笑不语,合作,那也能叫合作?

卓木强巴刚现身之时,混乱之中,无人注意,其中一名戴着头盔的佣兵不惊反喜,轻呼一声“卓木强巴”,就准备离群而出,而另一名戴着头盔的佣兵一把拉住了他,轻声道:“不要激动。”

“放开我,”前一名佣兵似乎挣扎了一下,却没能挣脱,只得道,“你没看到那些狼吗?只要他一挥手,那些狼群扑过来,你认为你能挡住几只?”

另一名佣兵笑道:“你以为那些狼真的听卓木强巴的?别做梦了,就连我都无法控制住那些狼!而且,你看到那些巨石柱了吗?我向你保证,那些狼群绝不会越过这些石柱半步,现在真正有危险的,是你的强巴少爷啊!哈哈。”

两人的谈话被淹没在嘈杂的人流中,突然爆发出一阵惊呼,不知莫金和卓木强巴说了些什么,谈判似乎完全破裂了,卓木强巴连身后的狼群也不顾,陡然笔直地冲了下来,他这一动,身后的狼群也齐刷刷地扑将下来。那黑压压的一片狼海,洪流涌动,大地震颤,尘灰激扬,遮天蔽日,不少佣兵竟被这样的阵势吓得失了神。

莫金冷冷地下令道:“开枪,把卓木强巴给我打掉。”

柯夫就地匍匐,用步枪瞄准,可是卓木强巴身形一变,刚开始还在用双足跑动,突然却伏下了身子,四肢行走,如猎豹般奔驰起来,速度越来越快,竟然比那些战狼还要迅捷,急转变向,身形更显灵活。柯夫的枪口不断调整,却始终与卓木强巴的身体差了那么一线,而不少佣兵已经从卓木强巴的姿势中认出他来,纷纷惊呼:“是他,就是他!”“那个林子里的怪兽!”“天哪,竟然是他!”


本章节地址:http://www.zangdimima.net/zangdimima10/353.html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或者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