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这一幕,被暗中抓着的佣兵不得不道:“为什么,为什么你会知道?你来过这里?”

抓着人的佣兵笑道:“那又如何?”

“你究竟是谁?”

“到时自知。”

卓术强巴忍着怒意,实在是心有不甘,为什么会变成这样……莫金已经笑着命令人去把卓木强巴押过来,马索在一旁道:“老板,还留他有何用?”

莫金道:“不知为什么,我总觉得,这个卓木强巴和我一样,都与这座神庙有莫大的关系,现在我们还没有看到神庙,不知道究竟是什么情况。苦心寻找了数年,我想,如果他连神庙的大门都没看到就死在距离神庙只有一湖之隔的地方,做鬼也不安心吧。押他去看看又有什么关系,他身上没有武器,我们这么多人,这么多枪,还有什么好怕的?”

“老板英明!”

卓木强巴被死死捆住,带到了莫金面前,那面相似乎要择人而噬:“莫金,你说的亚拉法师和敏敏他们,是不是真的?”

“不是,我骗你的。”莫金坦然道。

“为什么?”

“我想激怒你,因为只有你愤怒了,我才能寻找到你的破绽,让你自投罗网,免得你负伤而逃,到时候我又要担心好一阵子。”

“你不怕那些狼?”

“我正是要赌一把。”

“赌什么?”

“赌那些狼,不会越过那些石峰一步!”

“你怎么会知道?”

“你调查研究了多少年?你又知道多少事?”莫金戏谑的眼神里多了一抹沧桑,“我们家族,几个世纪的追寻,你不知道的事多了!”

这时,佣兵们重新整队完毕,只要狼群不冲过来,他们还是极为凶悍的佣兵,莫金道:“走吧,我让你看到帕巴拉再死,不留遗憾。”

突然,湖面缥缈的水雾中,传来几声惨叫,似乎那几名最先逃走的佣兵在湖心遇到了什么麻烦,柯夫道:“湖水很冷,是直接由雪山水汇集而成,要当心走到一半时腿抽筋。”

莫金看了看站在水中的佣兵,命令道:“全速跑过去。”

莫金在队伍的中间偏后。他一直担心由于被水长时间浸泡,桥梁会突然垮塌,所幸并没有出现,也没有什么怪物从湖底突然来袭,前面那几名佣兵似乎只是游到腿抽筋,所以沉下去了。

半个小时过去了,一个小时过去了,湖面依然是水气淼淼,有佣兵不耐烦道:“他妈的。这座湖到底有多大?”

卓木强巴也在暗中惊讶于这座湖的大小,看起来竟似有第二层的生命之海那么大。这桥梁又是怎么架上去的呢?卓木强巴低头下探,只见桥梁间隐隐有巨大的石柱,每走二十步就有一根石柱撑着,石柱一直向下,延伸至黑暗处。有时石柱上似乎攀绕着某种蛇形生物,再细看时,却又不见了踪迹,卓木强巴只认为自己眼花。

不知走了多久,终于见到一线湖岸,队伍加快了行进速度,终于到了!可是踏上岸边的第一眼,看到的便是宛如棋盘的广场,和广场上无数根矗立的未经打磨的原石,那光景,看起来就像倒塌后的希腊神庙,或火烧后的圆明园,空地上只剩一片废墟瓦砾。佣兵又叫嚷开了:“开什么玩笑!这算是神庙,还是神庙的屁股?”

“传说都他妈是假的!我们被骗了!”

“这里有什么?我看到的是幻觉吗!”

“安静!安静!”莫金费了好大劲才控制住佣兵的情绪,厉声道,“你们知道什么?这是伪装的艺术,这个广场是故意弄成这样子的,神庙的大门藏在山腹之中。我命令你们,以小组为单位,沿着山根,给我找,任何一条缝隙都不要放过!”

帕巴拉大门前,敏敏焦虑道:“怎么办?法师,怎么办?”

亚拉法师道:“先找个地方藏好,他们人太多了,只能见机行事。我听到莫金的声音,要是能先控制住他就好办了!”只是放眼望去,这大门前除了几根石柱,实在是一眼就望到了头,法师皱起了眉头。

人多好办事,佣兵们没多久就发现了那条人造的裂缝,叫来了莫金,莫金抬眼望望,问:“有人进去了?”

柯夫在一旁道:“没有。”

莫金拾起地上的碎石,道:“没人进去这个脚印是谁留下的?侦察兵,进去搜,这里可以用红外模式了。”

藏身在裂缝内壁的亚拉法师和半悬在祭井上的敏敏没想到,莫金的手下竟然装配得如此齐全,很快就被人发现了。

莫金大笑着走进裂隙:“没想到啊,你们竟然在这里见面了,强巴少爷。”

卓木强巴嘴角嗫嚅良久,才吐出两个字来:“敏……敏……”

敏敏泪珠一下就失控涌出,哭喊着“强巴”扑了过来,也没人阻止这两个痴人的交颈缠绵、埋首相依。

莫金笑吟吟地走到亚拉法师面前,踌躇满志地道:“早啊,大喇嘛,来了有几天了吧?怎么?进不去?”

马索也跳过来凑热闹:“哎呀,望门兴叹啊,人世间最痛苦的事莫过于此。”

莫金蛇眼一挑,对亚拉法师道:“你的身手我很敬佩,如果有机会,我很想和你再切磋切磋,只可惜,现在时间地点都不对。”

亚拉法师正色道:“别得意得太早了,你以为你们就一定能进得去?先看看那扇门再说吧!”

莫金移步门外,对满墙的浮雕视而不见,单掌直接按上了门缝正中,向后微抬掌,猛地落下,雄浑的掌风顺着门缝向里渗透,他的手掌则完全压在门上,感受着从门后传来的波动。

很快,他露出了迷茫的神色,也难怪,连亚拉法师也探不到尽头的石门,莫金又岂能探知。“这么厚?”莫金自语了一句,跟着就发现了石门的独特结构,愕然道,“窠臼门。”

“老板,什么是窠臼门?”马索不失时机地问道。

“窠臼门,并不是向里推或向外拉的,它是向两侧滑进石臼内。这种门的特点就是,它可以造得无限厚,你看到的这是第一扇门,可能厚半米,可能更厚,在它的里面,可以再并排有一百道、一千道同样的门,只要造门的人高兴。”莫金对古人的智慧发出由衷的惊叹。

马索盘算了一番,道:“那这种门怎么打开?一千道,我们的炸药恐怕不够用啊。”

“机关!”莫金抚摸着门上的纹饰道,“像血池一样的拉伸力,而且,选在山根处造门,用炸药恐怕起不到效果。”

“为什么?”柯夫问道。

莫金道:。如果隧道很深,这些门就不仅仅是起打开关闭通道的作用,它们还承受着山顶的巨大压力,炸门的话,上面塌方下来,整个地方都会垮掉,我们全被活埋。“

“那怎么打开?”柯夫又问。

莫金道:“找,肯定有开门的机关,或许需要什么祭祀仪式之类的东西。”

马索在一旁道:“老板,这个大洞是做什么用的?”

莫金看了看,道:“是祭井,正好用得上。”他反身来到卓木强巴身边,让佣兵分开卓木强巴和敏敏,又将卓木强巴、敏敏、亚拉法师依次押到祭井旁。

莫金神情庄重地道:“三位,相信你们也知道,接下来要发生什么,我很抱歉,为了安抚门内狂躁的生灵或那些游荡的孤魂,只能委屈你们了。卓木强巴,我已经让你最后看到了神庙,也见到了你的情人,相信你们已经做了最后的诀别,做好了觉悟吧?”

卓木强巴淡淡道:“你就不怕摔不死我?”

莫金道:“这只是一个宗教的仪式,我只是觉得,古人进行的每一项活动,都有他们的用意。我又不是杀人狂魔,你既然能在冰原上活下来,这次再活下来,也不是什么稀奇事,只是如今我占在上风,所以,各安天命吧!”

“让我先下去!”敏敏突然尖叫道,两旁的佣兵加大了力量,才将她压制住。

莫金道:情比金坚,好吧,我就……“

卓木强巴道:“莫金,让我去替你探路,我会在地狱里给你留一个好位置的。”这句话说得平淡,但语气中的用意却是不言而喻,听得莫金撇嘴一笑,跟着面部肌肉收紧,那双眼睛渐渐变得阴狠、乖戾。他缓缓转过身去,马索在一旁会意,对着卓木强巴猛地一推。

“不——”在敏敏撕心裂肺的尖叫声中,卓木强巴被那黑暗的洞口吞噬。而与此同时,在莫金的佣兵群中,也有一名佣兵大叫着冲了出来,莫金一听这声音,赶紧命令左右按住那名佣兵,他怕手下制止不住,连忙亲身上前,可是没想到那名佣兵一下子就被制服了。

吕竞男的头盔被掀开,莫金觉得不可思议,道:“果然不愧为特种兵教官啊,竟然能隐忍到这种程度,如果你能看着卓木强巴、大喇嘛他们一个个跳下去而毫无反应,说不定我真会在最后一刻被你偷袭得手。”莫金趾高气扬地踱到吕竞男面前,居高临下道:“我最近一直感到有种不安的情绪困扰着我,却怎么也找不到原因,呵呵,原来竟然是你,吕竞男,吕教官。”

吕竞男冷漠地看着莫金,道:“你已经死到临头了却还不自知,真是可悲!”

莫金哈哈大笑道:“这句话,应该是我对你来说吧,哈——”他一面说一面转身,刚转到一半,笑容就僵硬在脸上,笑声也戛然而止,一把黑洞洞的枪口,对准了莫金的脑门。

莫金视线的焦点陡然从远处回缩到眼前,看清了那个胆敢举枪对准自己印堂的人,那僵硬的表情变成了愤怒:“居然是你!马索!”

终于,轮到马索笑了。

他第一次挺直了腰,竟然有着和莫金相似的身高!

马索压抑不住发自内心的喜悦,大大咧开的嘴是怎么也合不拢:“对不起啊,老板。”马索在说这话的时候,那眼神,那手上每根金色的汗毛,都在笑着。马索似乎费了很大劲,才抑制自己不发出爆笑的声音:“对不起对不起,跟着老板你的时间太久了,不知不觉也养成了老板你的习惯。你总是习惯看别人震惊的表情,我今天才知道,原来这种表情如此令人心情愉悦,我……我很激动啊,老板!”

莫金的心情陡然跌落冰谷,他目光扫过,果然,站在马索一旁的柯夫,也举枪对着自己;那些佣兵,似乎经历了一番内心的挣扎,最终全都举枪对着自己!

莫金只觉得愤怒像一头巨兽,在自己身体内左冲右突,自己的血管仿佛一根根都要爆裂开来。没想到,真的没想到,那个只会拍马溜须,像奴隶一样服侍自己的马索,那个平时猪头猪脑、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马索,竟然摆了自己一道。我莫金,竟然会被这样一个蠢货玩弄了!

莫金掏出了自己最后的希望,拇指按着那个遥控器,冷冷道:“你们,都不怕同归于尽吗?”

“老板,你只管按按试试……”马索笑得愈发得意了,仿佛要将这十几年来压抑的笑,都在今天这一刻,尽情地爆发出来,“我保证不会有任何反应,您忘啦,您亲自将它交给过我。那上面电子发射的频率,已经被我用电脑给你改掉了,哈哈哈……现在你手上的那几个遥控器,只是一堆破烂,哈哈哈……”

佣兵们听得莫金手中的遥控装置没用,也渐渐显出了豺狼本色,看莫金的目光,都变得凶厉起来。

吕竞男呆住了,转头想寻找那个人,只是身后一群戴头盔的佣兵,哪里还分得出来。敏敏和亚拉法师也都呆住了,这些佣兵,莫金和马索,竟然因为吕竞男的一句话而反目。一时鸦雀无声,寂静而诡异。

莫金终于成功压制住胸中愤怒那头巨兽,头脑一旦冷静下来,很快就发现了纰漏,他厉声责问马索道:“你的实力我清楚,你不敢这么明目张胆地对付我。柯夫虽然有着训练士兵的天赋和军人的血性,但他没有政治头脑;你们两个,干不成这件事。说吧,谁是幕后的主谋,他许给你们什么好处?”

马索啧啧道:“老板不愧是老板,思维还是那么敏捷,可惜呀,你却要死了!”

“马索!我自问待你不薄——”莫金怒骂。

马索马上截断了莫金的话,反骂道:“待我不薄!你还有脸说这种话!我问你,你拿我当人看过吗?你当我是狗!一条摇尾乞怜,要时时讨主人欢心的狗!就是索瑞斯,也比你对我好啊!”说着,枪口挑衅似的拍了拍莫金的脸,他终于可以毫无顾忌地拍莫金的脸了,这种感觉,超爽!

莫金脱身乏术,他只见马索的手因怒极而微抖,目光却从未离开过自己的要害,只要自己稍有异动,马索的枪肯定会毫不留情地打中自己。而他也知道,马索开枪的速度,比他平常表现出来的速度更快。旁边还有一个柯夫,手稳如铁铸,双眼冷漠且不眨动。比马索还要可怕。莫金再吸一口气,压住情绪,放缓了语气道:“我不管你们的幕后主谋是谁,他能答应你的条件,我也能答应,双倍!”

马索摇摇头,道:“没用的,老板,那位大人,不是你能抗衡的,至于你说那位大人许诺的条件……”马索忍不住又咧嘴大笑起来:“你死后,你所有的一切,都归我了,你说你也答应我?双倍?哈哈……怎么双倍?老板你是精明人啊,这种蠢话怎么会从你嘴里说出来呢?我以为只有我马索会说啊,哈哈!”

柯夫在一旁不耐烦了,道:“别玩了,按原计划行事。”

马索强敛笑容,枪口在莫金的额头鸟啄似的敲着:“不好意思,老板,现在,请你慢慢地,拿出你身上所有的武器,记住我的话,慢慢地,拿出所有的……武器!”

见莫金听话地开始动作,马索不免自夸道:“你知道老板,我跟你的时间太久了,久得以至于,你在我面前都没什么秘密了,所以,不要玩什么花样,我会很小心、很小心地看着你。”


本章节地址:http://www.zangdimima.net/zangdimima10/355.html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或者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