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金冷不丁赞道:“这十几年,真的辛苦你啦,马索。”

马索扬扬得意道:“不辛苦,比起我所得的,还是勉强成正比。”

不料莫金话锋一转,紧接着说:“跟了十几年的老东家,你也说背叛就背叛,不知你的新老板,你打算用好久来背叛他?”

马索勃然,一枪托就敲在莫金的额头,顿时裂了道口子,血顺着面颊淌下,然后枪口死死抵在莫金脑门上,手臂微微颤动,咬牙切齿道:“你,不要逼我发火!”

莫金吃痛,反而笑了。他的目的已经达到,马索和柯夫敢如此嚣张,那个在背后撑起他们的人一定就在现场,和吕竞男一样,就混在那些佣兵之中,只是自己无法辨别出来。

莫金继续退武装,一边退一边道:“马索,你就是一个小跟班,你永远都只能是一个小跟班,你太早跳出来,又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你太嚣张。我想,你的新老板一定不喜欢。”

这句话竟似对马索有巨大的威慑力,马索唇角一阵轻颤,仿佛被泼了一盆冷水,神色顿时收敛了起来。

莫金愈发肯定,那个人就在人群里!他继续不冷不热道:“我在这里给你一个预言,你的下场一定比我更惨!”

“闭嘴!”马索压低了声音,仍忍不住嘶哑地低吼着。

莫金已经卸完了武装,此时的他虽不像索瑞斯一般完全赤裸,但也差不了多少。他双手比成枪形,沿着所有佣兵的位置,缓缓展开了两道弧线,大声道:“我知道你在这里!我不管你是谁!你成功地耍了我本o海因茨o莫金!我佩服你!但是你记住!只要我还有一口气,你这一生,将不得安宁!”

“走吧,你这个时候说狠话,只能表明你内心的恐惧和无助,就像牲畜临死前的惨叫,只会辱没你的身份和智商。”柯夫不像马索,他一直稳稳地锁定莫金,而莫金至此才明白,自己从未完全地了解过他。莫金转过头来,极度失望地摇了摇头,叹息道:“我原以为,你是值得我信任的人。”

柯夫也摇头都:“你信任过谁,本?想想索瑞斯吧。”

莫金自嘲地一笑,他想他已明白,索瑞斯的操兽失常和眼前这个两个人有莫大的关系:“不就地枪决吗?带我去哪里?”

马索笑道:“强巴少爷不是已经为你探好路了吗?现在送你去与他团聚啊。”

莫金面色终于变了变。从这里掉下去究竟会不会摔死,还是在黑暗中半死不活地等待死亡来临,或是下面铺了一层蠕虫,正等着新鲜的肉食,人们最恐惧的莫过与未知,莫金也不例外。但他心性极为坚强,得知了自己的死法,面色只是微微一变,旋即恢复了正常。在祭井边缘,他往下跳时,是背对着洞口的,在视线完全沉入井下的一瞬间,他看着马索大声道:“让我看见你是怎么死的!”

总算送走了莫金,马索一颗悬着的新这才放了下来,甩了一把额头的汗,爆发出前所未有的舒心爽朗的笑声。敏敏焦虑地看着吕竞男,低声询问:“究竟是怎么回事啊,教官?”

吕竞男心中则别有一番滋味,没想到,马索和柯夫,莫金最为依仗的两个助力,竟然都是那人布下的棋子。不知为什么她突然有种无力感,好像自己也只是那人布下的一枚棋子,亚拉法师,敏敏,那些佣兵,命运其实都操控在那个人的手中,只是,自己又起到了什么样的作用?那个人,究竟想要做什么?这样想着,吕竞男不禁再度从人群中搜寻。

那名佣兵仍戴着头盔,但他仅向前迈了两步就脱颖而出,明明比周围的佣兵还要矮上一些,但那股阴冷的气势比莫金有过之而无不及。马索和柯夫一下就认出了来人,马索抢先上前,媚骨笑颜道:“先生,我不明白,您为什么一直不和他见上一面?他一看见你,保管吓得话都说不出来。”

那人没回话,伺机转了转头,目光透过头盔直射到马索身上。马索似乎突然想到了什么,双膝陡然一软,无比熟练地跪了下去,屁股高高撅起,头如捣蒜,连声道:“先生,先生,我马索对天发誓,我对你的忠心可表日月,天地可鉴。莫金那家伙完全是胡诌,他嫉妒我,他嫉妒我能到先生您的信任,他企图挑拨我和您永无改变的奴仆和主人的关系。您是相信我的,你是信任我的对不对,我对您的景仰有如……”

也不知道是马索的姿势太难看,还是他的说辞太过肉麻,那名佣兵竟是“当”的就送了他一枪,正中眉心,干脆利落。马索那奴颜讪笑还保留在脸上,只有那双惊惧的眼睛刚刚变了眼神,缓缓地侧身滚倒,那空洞的眼神穿透裂隙,直看到裂隙外的青天白云。“怎么会?怎么会这样的?我马索大人才刚刚露脸,我还有大好的宏图未展,就这样结束了?如此地……简单,如此地……”马索的怨念仿若化作了天边那多纠结的云,浓愁化不开。

那名佣兵这才摘掉了头盔,对马索的尸体看也不看一眼,仿佛在他面前这堆东西,连个像样的物品都算不上,早就是一堆尘土。他想了想,才对马索的尸体道:“你说的很对,莫金他就是胡诌的,但是很遗憾啊,你和你老板的智力完全不在一个层次上,他只有一句话就让我们彼此间产生了顾虑,埋下了可能怨愤的种子,既然这样……简单点就好。下次投胎做人,学聪明点啊。”

说完,他对柯夫说:“按原计划行事。”柯夫马上指挥两名佣兵替马索换衣服。变化太快了,那些佣兵都有些迟疑,还转不过弯来,怎么马索逼死了莫金,自己又马上被杀掉了,这个人又是谁?柯夫怎么听他的?这时柯夫才告诉那些佣兵们:“这才是我们真正的老板,莫金许予你们的承诺,这位老板会分文不少的付给你们,而且你们要知道,你们身上那种爆炸装置,也是这位老板替你们解开的。”

名佣兵终于转过头来,乌黑而坚硬的寸头,那脸上竟然还涂抹着厚厚的战地油彩,让人看不清他的真是相貌。不过吕竞男依稀能分辨出,那张脸看上去比张立和岳阳还年轻,有着塞外游牧民族般粗犷的眉眼口鼻,明明是在笑着,柯吕竞男看他的目光,总觉得有种令人心底发凉的感觉。那漆黑的眸子仿佛带着某种浓郁的忧愁,这种目光自己在什么地方见过,一定见过!她忽然又想到另一件事,那人确实对自己说过:“莫金,一个小卒子而已……就和你一样……”

莫金身边的是柯夫和马索,那自己身边,或者说卓木强巴的身边……她目光森寒起来,陡然望向了敏敏,敏敏——在发抖!

比吕竞男更早注意到敏敏情况是的亚拉法师,打从那名佣兵脱颖而出时,敏敏的全身就抑制不住的颤抖,亚拉法师只是微微叹息,并没有说什么。

可吕竞男不同,她无法压抑自己的情感,她突然替卓木强巴感到不值:“你!是你!真的是你!”吕竞男的音调激增,异常失态地指着唐敏,叫声尖锐而疯狂。敏敏仍在发抖,只是多了两道泪痕,大颗大颗的泪珠自她眼眶中滚落。

“哟哟哟,这是怎么的?大家都是一家人嘛,何必闹得如此不开心?”那名佣兵挥了挥手,让吕竞男站到亚拉法师和敏敏一队里面。

吕竞男兀自声色俱厉尖声道:“为什么,为什么你要这样做?就算我们队伍里每一个人都背叛了他,你也不该背叛他呀!你知不知道,你知不知道,你的命,是他用他自己的命,一次又一次,一次又一次换回来的!”

那尖锐的咆哮声,在这空旷的裂隙斗室内来回激荡,若不是两人中间隔了个亚拉法师,吕竞男恐怕会马上像个泼妇一般揪着民命的头发去撞墙,那源自内心的嘶吼已将她悄然用泪水黏合的伤口扯成了碎片,此刻的她已然什么都不顾了!

敏敏被吕竞男的气势骇得连连后退,捂着脸哭泣道:“别在说了,求求你别在说了!”

那名佣兵像看戏一般饶有兴致地看着这一幕,异变与那瞬间陡生,刚才还疯狂得不顾一切唾骂敏敏的吕竞男突然一个箭步向后蹿去,一直默然不语的亚拉法师闪身上前将吕竞男挡在身后,全身发力,绷断了缚住双手的绳子,一个大鹏展翅,扶摇直上青云,在空中变换了几个身形,再加速下落,苍鹰搏兔般向那名佣兵扑去。

当胜利者以为胜券在握的时候,就是他心神露出唯一破绽的时候,吕竞男和亚拉法师配合默契,一个去抢身后佣兵的枪,一个则护住同伴,拖住最可怕的那名佣兵。两人都是一般心思,最可怕的只有眼前这人,只要能将他制伏或击毙,其余佣兵不足为惧。

变故突起,在亚拉法师身后的那名佣兵完全没有反应过来,只觉得那个女子冲到自己面前,人影一花就不见了踪影,跟着腰间一轻,武器已到对方手中。

而被亚拉法师随顶的那名佣兵也明白,虽然这个老法师不能真正伤到自己,不过一旦被他拖住,让吕竞男取到了抢,两边一夹击,自己处理起来就比较麻烦。也就在吕竞男和亚拉法师突然发动袭击的同时,他看到弥补这一弱势的唯一突破点,他根本不理亚拉法师孤注一掷的气势,舍近攻远,竟然早吕竞男刚矮身摸上那名佣兵的短枪,亚拉法师刚刚腾起的同时,他向前一冲,直接从亚拉法师的胯下钻了过去——

吕竞男刚刚拿到抢,转身掉转枪口,只见一只更加刁钻迅捷的手在第一时间搭上了枪背,轻轻一抹,吕竞男也在第一时间扣动了扳机,却没有那种熟悉的“咔哒”一声,那扳机就像断掉一般松动。再看那枪,居然就那名四分五裂开来,吕竞男惊呼:“瞬间拆枪术!”短枪的结构并没有普通人想的那么复杂,只需少数的几个零件就能拼成一把枪,而那种瞬间拆枪术吕竞男也是见过的,但从未见过这么快的,只是不经意地一抹,就将一把枪还原成了几个散落的零件!

那名佣兵似乎冲吕竞男笑了笑,接着反身迎上了亚拉法师蓄势而来的拳头。

亚拉法师也是没有想到,在他看来,若是真正的高手,怎么也不可能从敌人的胯下钻过,可对方偏偏就这么做了,没有一点迟疑。法师只能在空中腾挪回转,将力量全部蓄积在拳上,趁那名佣兵和吕竞男对峙的一瞬间,全力出击,力求给对方造成伤害!

那名佣兵也明白,要想拆了吕竞男的枪,就一定躲不过身后老法师的那一拳,他也根本没想躲,只是竭力反身,正面迎上,一拳换一拳,两人硬碰硬地交锋一次!

这次交锋,其结果是——那名佣兵若无其事地掸了掸胸口的灰尘,亚拉法师被他一拳击得倒飞出去,跌落在三四米开外,整个身体被打得像虾米一样蜷缩起来。

一看这场景,吕竞男终于彻底死心了,她自己绝没能力单独对付那个神秘的佣兵,只能闪身追了出去,想要扶起亚拉法师,那名佣兵也没管她。整个过程就发生在一两秒钟内,敏敏还捂着脸在哭,其余佣兵也都没反应过来,就结束了。

“亚拉大人!”吕竞男准备拉起法师的手臂。

“别动,”亚拉法师吃力地一肘撑地,一手阻止了吕竞男,道:“断了!”

吕竞男这才发现,亚拉法师的胸膛竟然凹了进去,难道说法师的胸骨,竟然被那名佣兵一拳打断!这怎么可能?亚拉法师那一身筋骨,吕竞男是知道的,在经历了那么多险阻机关,连条骨裂都没有,就被那么一拳……

亚拉法师双手按住自己的肋骨两端,一压一弹,只见那凹下去的胸骨一下又弹了出来,看上去与平常无异。但吕竞男知道,虽然亚拉法师用他们密修者独有的接骨手印,让胸骨复位,但断了就是断了,那道裂缝短时间内不可能复原,只要稍稍受到重击,亚拉法师的内脏再也经不起震荡,形同废人。

亚拉法师附在吕竞男耳边悄悄道:“他的右臂,拥有的绝不是人类该有的力量。”亚拉法师对自己的骨骼密度还是有了解的,一个人拳头的力量再大,也不可能给自己造成这样的伤害。他清楚地感觉到,击在自己胸口的是某种铁器,或比铁更致密的物质。

吕竟男愕然回首,只见那佣兵的右臂包裹在连体服中,不是拳刺,也不是铁拳套,法师说,那不是人类应该拥有的力量,那会是什么呢?

这时,那名佣兵已经懒洋洋地走过来了,只是那抹眼神,还是一如既往地——忧郁着!

“老人家的身体,钙质大量流失,容易患骨质疏松症,不比我们年轻人了,所以,还是不要乱动的好。”说着,那名佣兵莫名地咳嗽了两声。原本有些得意的神色,变得有些厌恶地看了亚拉法师一眼,看来,亚拉法师的那一拳,也并非全无作用。

柯夫走过来,对那名佣兵道:“已经弄好了。”

那名佣兵道:“扔下去。”吕竞男看着两名佣兵,将马索的尸体像沙袋一般扔进了祭井,不知他们是什么用意,却听那名佣兵走到敏敏面前,告诫道:“别哭了,你的强巴少爷还没死呢,还是和以前一样,只会哭啊!”

唐敏半喜半惧,果然止住了眼泪,抬眼望着他道:“没……没死?”

那名佣兵道:“他们还没有发挥真正的作用,我怎么舍得让他们就这么死掉?”

吕竞男和亚拉法师俱是一惊,突然有一种完全被人操控的感觉,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这人是谁,他究竟想干什么?这一切都是这个人在暗中操纵着吗?

只听那个年轻人冲着其他佣兵大声说着:“我姓汤姆,你们可以叫我汤姆先生。”

话说莫金跌入祭井之后,刚刚全身没入黑暗,就觉得脚下一斜一滑,身体的重心变了,像是跌入了一个圆形的输油管道,沿着斜坡向下快速地移动着。管道转了数圈,身体落在了实地上,滚了几滚,竟是毫发无损!

莫金刚站起来,突然闪过一个念头,心道:“糟了!”既然他自己都毫发无损,那么,比他先跌下来的卓木强巴。肯定也不会受伤,对方比自己先来到这里,说不定已适应了这里的黑暗与地形,刚才自己掉下来发出的声音一定会引起对方的注意,等等,他会不会以为自己是敏敏或那个大喇嘛呢?不,如果是这样,他早就开口询问了,他怎么断定跌下来的是我呢?哎呀,我在洞口叫那一声,一定被他给听见了!

莫金在心里叫苦不迭,如今他也是赤手空拳,和卓木强巴的力量与速度相当,可卓木强巴有早到的优势,就像卓木强巴在掉下去之前说的那样,他已经探好路了,莫金的心里直打鼓。

“卓……卓木……强巴……强巴少爷……”莫金冲黑暗中小心地叫了两句。

“哼!”黑暗中传来了回音,不知道是冷笑,还是怒哼。


本章节地址:http://www.zangdimima.net/zangdimima10/356.html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或者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