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应答,这就好办了,莫金自问自己在谈判上还是颇有心得的。他先开口说了一句中国俗语,叹息道:“唉……冤冤相报何时了。”

……

停了半天,没反应?黑暗中一如既往地死寂。

“吭,吭,”莫金清了清嗓子,将声线变得柔和些,“其实,我们之间没有什么大得化不开的仇恨,一切都只是源于美丽的误会。”明明从马索口中说得怡然自得的话语,莫金一张嘴,自己都直起鸡皮疙瘩。

卓木强巴已经不想听他废话了:“你自己说吧,你想怎么死?”

莫金一听就火了:“卓木强巴,我已经放下身段和你交涉,你还想怎么样?你别以为我就怕了你,鹿死谁手还不一定呢!”嘴里逞凶,脚下却毫无声息地向一旁移去。

“你朝哪里躲?你以为你躲得过我吗”卓木强巴一语就揭穿了莫金的意图,他和狼群一起生活了那么长时间,早已学会了不用眼睛也能在黑暗中寻找目标。

在莫金看来,卓木强巴愈发显得高深莫测,心中奇怪,这才多长时间啊,这个卓木强巴就从一个商人完全蜕化成一名特种兵了,进步也太惊人了吧!

“哼哼。”只听卓木强巴又是一阵冷笑。

只只是这暗室里回声很大,根本不可能从声音来判定对方的位置,莫金只能听黑暗中那个声音道:“得道多助,失道寡助。你莫金对我们中国的传统文化了解得还挺详细的,不知你还听过一句话没有?叫不是不报,时候未到!天叫你落在我的手中,这就是你的现世报!别说我没提醒你,我先从你的左边攻击!”

话音刚落,风声已起,莫金赶紧护住左边的脸,跟着肋间一痛,卓木强巴可没说一定是打他的脸。等卓木强巴的拳头落到身上,莫金才开始反击,封、拆、挡、格、反击,两人近距离在黑暗中“噼啪”互揍了几拳,拳拳到肉,又分开来。卓木强巴藏入了黑暗,莫金找不到他,只痛得龇牙咧嘴,反正在黑暗中也没人看到,就不怕丢人了。

莫金也知道,卓木强巴同样挨了自己几拳,不过都没打中要害,全打到肌肉上去了,自己的亏吃大了。

“这次换右边!”莫金的痛处还没揉散,卓木强巴的攻击又来了。莫金赶紧把右半身护好,只觉得脚下像被柱子扫到,没想到卓木强巴竟然从右下开始攻击。

“啪。啪。”两人又是互有攻守,卓木强巴再度退开。莫金捂住了右脸,似乎面颊已经高高肿起。

本来若论伸手,莫金有数十年的经验,怎么也要比卓木强巴强上一两成。但在这伸手不见五指的暗室中,连风的流通也很难感受到,因而莫金每次都要等卓木强巴打了自己之后,才能靠想象勾勒出卓木强巴此时的位置和动作,这样一来身手就要大打折扣了。

因此,莫金对卓木强巴那种从狼群中学到的感知力十分不理解,在他看来,最起码得是那个老法师才拥有的能力吧。

接下来,卓木强巴又分别从前、后、左前、右前、左后、右后等多个方向向莫金发起袭击,一直把莫金打得紧贴着墙一动也不敢动,才停止攻击,在黑暗中喘息着盯紧自己的猎物。

莫金听到黑暗里传来如巨兽呼吸的声音,终于生出一丝退意,达瓦奴措村里的传言不假:“千万不要激怒强巴少爷,他疯狂起来连魔鬼也要战栗。”两人一开始还互有攻守,一招一式极尽变化所能,打到后来就完全演变成赤裸裸的肉搏、角力、拳头、手肘、膝盖、头、牙齿,能用的全用上了,两人死死缠着在地上打滚,要不就是一方将另一方狠狠地撞上墙去。这种打法,使已经习惯了使用高科技枪械的莫金完全落在了卓木强巴的下风,在狼群中没有练习枪法,但各种野兽原始的搏击本能,卓木强巴却是学到了不少。

莫金背抵着冰冷的石壁,大声道:“你没事吧?强巴少爷?”他很清楚,刚才有几下重击,结结实实地打在卓木强巴身上,不过自己付出的代价更为惨痛。“现在你清楚了吧,我杀不死你,你也杀不死我!”

暗处潜伏的可怕巨兽呼吸如故,自喉间发出低鸣,莫金赶紧道:“好吧,我承认在这里你有杀死我的实力,但你也必须承认,就算你能杀死我,你也得付出极为沉重的代价。而这种代价是完全没有必要的,你就不想再看看敏敏,再看见吕竞男教官?说不定……上面又发生了什么变故,要是那个喇嘛想下来救你,你我却在这里厮杀至死,岂不是愚蠢?”

“我不相信你,莫金!”卓木强巴的声音听起来含糊不清,更像是一种原始的野兽本能的咆哮。

“是,我知道,你没法马上、马上转变过来,但你没得选择,在这个地方,你和我,要么两个人都活下去,要么两个人都死在这里。”莫金磕磕巴巴地说着,面对黑暗中潜伏的那个对手,他首次生出了不能掌控的感觉,那黑暗中传来的可怕兽鸣,是对方在向自己宣告,这黑暗的领主不是自己。

野兽的咆哮声渐渐低沉下去,卓木强巴在思索。

莫金知道,在这个时候不能再用言语利诱或胁迫卓木强巴,所以他也不再说话,静静地等着卓木强巴的答复。

这是,洞口上方传来了窸窣的声音,“噗”的一声,像有一个麻袋掉入黑暗中,滚了几滚,落在了莫金身旁。

莫金距离洞口更近,一听到声音,却是吃了一惊,他清楚,卓木强巴不可能没有听到声音,说不定已经在黑暗中锁定自己,只要自己稍有异动,强巴少爷的爪子和牙齿就会直接撕碎自己。他仿佛已看到,黑暗中卓木强巴的双眼正发出幽幽黄芒。

莫金用脚戳了戳那麻袋,软趴趴的,有手有脚,似乎是某人的尸体,还背着背包,就不是吕竞男他们,是某个佣兵,莫金想听听洞口有什么声音,却只听到一阵嗡响。

趁卓木强巴没有发动袭击把东西抢过去,莫金抢先道:“卓木强巴,刚才掉下来的,似乎是具佣兵的尸体,还有背包,说不定有用得着的东西,我给你踢过来。”

说着,他大力一脚把那沙袋一样的尸体踢得滚了几滚,手脚打在地上啪啪作响,估计是滚到了卓木强巴的身边。

卓木强巴摸到尸体的喉骨,确信是名男性,不是亚拉法师,这才放了心,质问道:“你有这么好心?”

莫金道:“为了表示我的诚意。”

卓木强巴道:“你就不怕我拿了佣兵身上的武器,更简单直接地干掉你?”

莫金道:“如果你那样做了,你就不是强巴少爷了,我相信我识人的眼力。”嘴上这样说着,心里却没底,只听得卓木强巴窸窸窣窣地摸着,不知道在佣兵身上找到了什么,莫金嘴里暗暗发苦。

“哼。”有所动作的卓木强巴突然停了下来,莫金连呼吸都闭上了,只恨不能让自己的心脏也别跳。终于,卓木强巴道:“看来,你还是会紧张啊,你的汗腺分泌增加了!”

“是…是吗?”莫金向角落里稍微退了退,抬起自己的左右胳膊,在腋下嗅了嗅,没味道啊。

卓木强巴已经检查完佣兵尸体,取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对莫金道:“尸体是热的,应该是在井边被打死,直接掉下来的,所以,他的武器配备是完整的。”

莫金本想说句恭喜,笑一声什么的,可一张嘴,口中发干,竟没发出声音来。这次不用卓木强巴提醒,他也知道自己的汗腺分泌增加了,九死一生,已经很多年没玩过这么刺激的赌局了,就好像在玩卸得只剩一颗子弹的俄罗斯转轮手枪生死赌。

相较于莫金,卓木强巴则显得愈发从容,在长时间的沉默中,直至听到莫金的汗水滴落在地的声音,他才道:“你想证明你的诚意,就告诉我我想知道的事情!”

莫金心神一松,险些站立不稳,这场静默的较量,自己总算是赌赢了,过了这一关,就算卓木强巴不相信自己,也不会像世仇一样对待自己了。但他还想争取更多的机会,转而提醒卓木强巴道:“我们是不是先找找有没有出路,说不定上面的人已经有所行动了。”

卓木强巴道:“我一点都不着急,在你没说出我想知道的全部信息前,你哪儿也去不了。”说不着急是假的,可是自从卓木强巴听索瑞斯说起他们的经历之后,他总觉得整件事不大对劲,特别是莫金的跌落,更加证实了他的想法,在这些事情没有理顺之前,有可能连敌人是谁都不知道了,就算找到了出路也是送死!

等了一会儿,迟迟不见莫金有回答,卓木强巴道:“别想编一个故事来骗我,我所知道的,比你以为我知道的要多得多。”

莫金严肃沉声道:“我只是不知道,要从哪里说起。”

卓木强巴一想也对,莫金身上的秘密太多,他恐怕真的不知道该从哪里说起,便道:“那好,我问,你答,就从我掉下来之后上面发生了什么情况说起。”

莫金便开始说吕竞男的出现和马索的反叛,卓木强巴一面听,手上也没有闲着,他开始搜索那个佣兵的背包,刚一打开背包,就摸到一个硬邦邦的扁平长方形,莫金刚说到柯夫让他想想索瑞斯,就被卓木强巴打断了:“我导师的电脑应该是岳阳背着的吧,后来你把它给谁了?”

莫金愣了愣,不知这时候问这是什么意思,便道:“马索一直背着电脑。”“哒”,一盏灯亮了起来,在黑暗中有如萤烛之火,照亮了卓木强巴身边两米左右的范围。只见卓木强巴浑身像拔过火罐似得,到处都是青斑,头发散乱,眼角和面颊都有些淤肿,额头上还多了一个馒头似得包块。在他面前横着一具佣兵尸体,卓木强巴正把那尸体当做矮桌,在尸体背上打开了一台笔记本电脑。一看到那台电脑,莫金马上将视线转向那佣兵的脸,从上面滑下来时,那佣兵似乎脸先着地,有些刮蹭, 又被莫金踢了一脚,一个脚丫子印清晰地显现在脸的正中。莫金突然高兴地跳了起来:“马索!马索!想不到,你来得这么快!你的新主人就这么简单地送你走了吗?真是太便宜你了!”

卓木强巴也看清了马索的脸,一直没什么反应,直到莫金也出现在光照中,他的嘴角才忍不住扬了扬。莫金也知道,此刻自己的形象肯定比卓木强巴要差多了,但他更注意的是马索,看着马索那张脸心中百般滋味。卓木强巴则检查起导师的电脑来,等他确信电脑没有太大的损坏,仍能正常启动,才关了机,随后关了灯,此时莫金也该看够那个背叛他的人了。“你认为是怎么回事?”卓木强巴问着尸体对面的黑暗,这是一个考验,莫金没有在自己暴露的情况下出手,看来他真的暂时想和自己一起合作离开这里。

莫金在黑暗中道:“柯夫绝不是马索所能控制得了的,加上那个幕后操控的人就在现场,当我掉下来之后,他们认为我已经死定了,马索自然就没用了。这个可怜的笨蛋,还想侵占我的全部财产,哼,哼,哼…”

卓木强巴道:“接着说上面发生的事情。”

莫金三言两语讲完了他掉下来之前发生的事情,最后评论道:“那个躲在暗中操纵一切的人,能将马索从我身边挖走,还能控制柯夫,这绝对是一个可怕的敌人,我担心就算我们合力对付他,也有难度。”

卓木强巴可还没把莫金划到自己这方,他继续审问道:“好了,上面的事暂不讨论,我现在想知道你的家族是怎么回事?”

莫金到:“哼,查到些线索了?这个说起来,几天几夜也…”

卓木强巴道:“捡紧要的说。”

莫金道:“那我就从五百年前说起吧,你可知道,我们家族的先祖是谁?”这些不是莫金有意卖关子,而是他的一种习惯。每次他祖父向他说起家族的历史时就是用这句话开头,久而久之,莫金也养成了这种习惯,在他看来,这个秘密卓木强巴他们就算再做调查,也不可能得出正确的结论。

没想到,卓木强巴直接回答道:“你是黑猫皇后的后人!”此语一出,顿时将莫金钉在了那里。

这个秘密是卓木强巴在听索瑞斯说起莫金的来历时陡然联想到的,索瑞斯说了一条很关键的信息,莫金的先祖是葡萄牙传教士,早先是在东方传教的,原本卓木强巴他们已经知道这条信息,可是当时卓木强巴怎么也想不到将这条信息与帕巴拉家族这几个字联系起来。

直到在密林中听索瑞斯再次提起,仿佛黑夜中一道闪电,劈开了他心中纠结已久的困惑。古格王朝一段灭亡的历史突然出现在脑海中:古格王朝的末代国王和末代喇嘛之间,出现了很大的权利纷争,为了削弱大喇嘛的权利,古格王决定让国民改信一种新的宗教,于是他引进了天主教,葡萄牙的传教士就是在这个时候进入古格的。而大喇嘛和许多旧贵族无法忍受权利被夺,宗教信仰被篡改,于是联合了拉达克的军队试图赶走古格王,重新把持朝政。

谁知这一举动引来了饿狼,拉达克不仅仅要赶走古格王,他们也没打算放过大喇嘛和旧贵族,他们想要的是吞并整个古格王朝。这就是历史上古格王朝灭亡的原因,至于后来究竟发生了什么,拉达克的军队在一夜之间全体撤军,只留下了一座座空城和数不清的尸体,已成了历史上永久的谜团。

这件事也只能说明葡萄牙传教士曾去过古格,但卓木强巴当时又想到了另一件事,即亚拉法师说过的那个关于黑猫皇后的故事。古格王看见王国即将覆灭,请来了最高明的巫师,将自己最心爱的皇后变成了黑猫,以便她能从后宫那个人类无法进出的小密道出逃,同时将一把钥匙和画有宝藏的地图交给了黑猫皇后,让她隐忍,日后开启宝藏,重建古格。于是,黑猫皇后就成了古格古迹的那些盗墓贼的噩梦,成了阿里地区牧民们口中的宝藏守护神。

然而,作为一个神话故事,它隐含的真正意思是什么呢?卓木强巴在一刹那明白过来,黑猫皇后没有死,她带着钥匙和宝藏成功地逃出,他回忆了自己所查到的整个古格覆灭史,唯一成功出逃的,就是在古格灭亡前夕,意外获得消息的葡萄牙传教士们。整件事情,就在他们细致且大胆的猜想和假设下,被串了起来。


本章节地址:http://www.zangdimima.net/zangdimima10/357.html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或者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