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上方的悸动同样传到了祭井之下,卓木强巴和莫金都感到了那种汨汨而动的生命力。莫金更是有似曾相识的感觉,马上反应过来,焦虑到:“他们竟然打开了门,混蛋!怎么会有这种感觉?难道整个帕巴拉的机关都被启动了吗?”

“为什么这样说?”卓木强巴重新打开灯,看见了灯光下烦躁不安的莫金。这让他也好奇起来,从头到尾莫金从未露出如此的表情,就算在黑暗中独自面对自己,就是在为表诚意,将马索的尸体交到自己手中,那时的他也只是有些紧张,在紧张下仍刻意保持着坚毅和强硬,何曾见他如此患得患失?

莫金的担忧是有道理的,突然出现的变数一个接着一个,整件事已经不在他的掌握之中,相反,他有一种自己正被别人掌控的感觉。听得卓木强巴询问,莫金道:“我不知道,但是这种感觉糟透了,我们应该想办法赶快离开这里,在他们将神庙洗劫一空之前。”

卓木强巴起身道:“是该离开了。”莫金已经说了许多秘密,虽然还无法确认他说的是否属实,不过确实解开了积压在卓木强巴心中许久的疑惑。据莫金的讲述,整部《古格金书》,应该是与光照下的城堡,也就是香巴拉密光宝鉴相辅相成的,一个以文字叙述,一个用图像表达,但遗憾的是,这两者都是从须弥界的入口说起,到神庙大门之前就中断了,没有丝毫关于神庙的内容。卓木强巴甚至想到,《古格金书》和香巴拉密光宝鉴提到了从三层平台抵达神庙的路线,而两张狼皮地图和整部《大天轮经》中应该隐含的就是从外界找到通往须弥界的入口,而当时使者带出的是三件信物,这样推算,应该还有一样东西,说不定就是指引神庙内的机关和那些珍宝的藏处。

当然,还有许多秘密,莫金一直藏的很深,比如十三圆桌骑士,卓木强巴一直没问,莫金也就一丁点也没说。

那么巨大的石门打开,不可能没有一点动静,卓木强巴一直在等这一刻。对方打开石门,或许需要破解机关的时间,而要让对方确信他们掉入祭井之后无法生还,一时半刻不发出大的响动也是有必要的。只是卓木强巴仍未明白,为什么吕竞男、亚拉法师、敏敏他们,却没有像自己一样被抛落井中?难道说,有别的变故?卓木强巴只是略略转了一下念头,就将那最不可能出现的情况否定掉了。

“怎么走?”莫金的语音中充满了希冀,显然刚才那一场体力的搏斗和怎么告诉卓木强巴感兴趣的事情占去了他大部分思维,事实上他还在奇怪,卓木强巴为什么没有问起十三圆桌骑士,他本已准备好了一大段说辞,保证能让卓木强巴大吃一惊,但却等于什么都没告诉他。

卓木强巴之所以没问,是因为索瑞斯已经这样说过:“我知道你们调查我和莫金,查到了十三圆桌骑士,关于这方面,我无法告诉你太多,你们只须知道有这么一个藏得很深的组织就够了。知道得太多,对你们并没有什么好处,而且你们也不用担心十三圆桌骑士会找你们麻烦,事实上,调查帕巴拉神庙这件事与他们毫无关系,完全是莫金一个人的主意。为了寻找这座传说中的神庙,我知道他已经努力了很多年,而他们的家族更是早就为之疯狂,整个过程中,我们绝不可能让十三圆桌骑士的人知道……”

在当时那种情况下,索瑞斯不可能说谎,卓木强巴也不想知道太多黑暗世界的秘密,解决好当下的问题才是至关重要的。

卓木强巴排除思绪的干扰,反问莫金道:“我们再下面这么久,你有没有感觉到窒闷?”

“有通风道?”体力的严重消耗和紧张感并未令莫金的智商下降。

卓木强巴取出另一盏探照用的灯具,将光线调到最大,环顾四周道:“这下面的空间很大,绝不可能只是用来填埋祭品,喏,在那里……”莫金顺着灯光看去,只见空旷的地下广场中央,有一大堆白骨像雕塑一般地躺在那里,就那具骨架的体型来说,比他们先前遭遇的巨蜥要大得多,那玩去向上的肋骨直刺穹顶,像某座宫殿的廊柱。

“这是什么怪物?”莫金诧异,以为身边还有索瑞斯。

卓木强巴用灯光照了照那可颅骨,看着巨大的颌骨和满嘴的尖牙道:“一种巨大的食肉动物,从体型看已经超过了南方巨无霸龙,不过这是考古学家的工作,我们只须找到那条通风的管道。”

卓木强巴从马索的背包中取出一套备用衣服,莫金为属下的准备一向很充分,卓木强巴穿在身上刚好合体。他们必须做好万全的准备,因为他们对帕巴拉可以说毫无了解,谁知道这里会不会机关毒物遍布,看到祭井中那头神物的尸骨就足以令他小心翼翼。脱掉马索的鞋子,再用必需的武器和探路设备装备全身,卓木强巴想了想,将另一套备用的武器扔给了莫金,那里有部分正是刚才马索从莫金身上收缴下来的。卓木强巴明白,接下来的一段旅程,将是一个与虎谋皮、与蛇同眠的过程,自己必须打好十二分精神,警惕随时来到身边的噬咬。但若让莫金空无一物地走在这个未知之地,只要这个帕巴拉有倒悬空寺一半危险,莫金的死亡率就高达百分之百,诚如莫金所言,在这个地方,若没有一个助手,卓木强巴独自一人,那也是极端危险的。

两相权衡之下,卓木强巴选择了向表达出妥协意愿的莫金给予善意,他知道莫金是个聪明人,在他肯能动手的地方,自己保持足够的戒心就好。一旦找到亚拉法师他们,就得马上和莫金分开,就算莫金再怎么示好,卓木强巴也不想待在如此危险善变的人物身边。

卓木强巴从背包里取出高压缩食品,分给莫金一部分,确保数月内两人的食物无须担忧,刚才那一番角力搏斗对体力的消耗特别大。而莫金更是二话没说,接过食物就先塞了一块在嘴里,他也是首次知道,全力搏斗后再滔滔不绝地说上几个小时,竟然比一场生死大战透支的体力还要多。

各自重新装备完善,两人再没理会马索的尸体,一个自左、一个自右开始沿途搜索风涌进的地方。不一会儿,莫金再另一头大声道:“卓木强巴,这石壁上有字。”他也想像其他人那样管卓木强巴叫“强巴”,但他也知道卓木强巴听了铁定不快,叫“卓老板”又自损身份,只能直呼其名。

卓木强巴赶来,凝神望了一会儿,轻轻嗯了一声,莫金道:“怎么样,写的什么?是祭文吧?”虽然他也研究古藏文,但在卓木强巴这些受过专业老师指导的人面前,也只好自认不如。

卓木强巴点点头,道:“是祭文,这里养着的猛兽叫巴音摩珂,意思是陆地上的王者,寿命有百年之久,它发出的吼声可保神庙不被怨灵侵占。按照祭文的意思,应该每五天就会有一次献祭,主要是牲畜,每年一次的大祭,才会用人做牺牲。”

莫金再度留意了一下那具硕大的白骨,道:“没有别的碎骨啊?”

卓木强巴道:“你仔细看看那具颅骨,前排的尖牙,用于撕咬,后面进化出磨牙,显然是一种连骨头一起吃的可怕巨兽。”

卓木强巴和灰狼三兄弟生活期间,见惯了吃的连骨头都不剩的场面,他也是其中一份子。卓木强巴提醒道:“祭文的最后几句有交代,祭湖,难道就是外面那座?湖里生活着……应该怎么念,库……特……兴……布……特……库?若是按字面意思理解,应该翻译为万蛇之王吧?可是,按照文中的意思,指这个家伙就是一万条蛇组成的?要是亚拉法师在就好了,这里有很多密宗里德隐意。我们要当心那个家伙,这里说那个家伙可以活一千年甚至更久,它是海中的霸主,任何胆敢侵犯帕巴拉神庙之敌,都会成为它的腹中餐。如今他被供奉为祭湖之主,盘绕在神庙的顶端,它与神庙相互依存,永不分离。全文就这么多,你跟我来,我找到通风口了。”

莫金蹲身敲了敲,道:“这夯土培实,这个地方原本是一条进出的通道,后来才堵上的,为了防止猎物逃脱,不过通道一定很长,我们可以想办法开出一条路来。”在这方面,莫金就要比卓木强巴懂一些了。卓木强巴道“你带的工具里,没有掘土的工具。”说着,他习惯性地用爪子抓了一把墙面,却忘记自己没有兽爪了,只抓的五指生疼,却没有落下一点土灰,这夯土相当坚硬。莫金笑了笑,道:“我不是工程学家,我是训练特种兵的,我只对武器有了解,不知你对塑胶炸弹了解多少?”说着,莫金吐出了刚才吃过压缩食物后嘴里嚼的口香糖,卓木强巴无言的点点头。卓木强巴看着莫金操作,相当简单。先将口香糖拉长拉细,绕成一个直径二十厘米的圆圈,用锡纸包了圆圈的一部分,然后从锡纸边缘捋出两根细细的金属丝,拉出一米来长。莫金又从自己的武器中取出一个比一元硬币大不了多少的黑色装置,金属丝分别缠上两头,不知他按了哪里,那个黑色装置上一红一绿两盏小灯间替跳动。莫金示意卓木强巴后退,解释道:“只要重物落在锡纸上就能压力引爆,不过为了能自行炸毁竖体结构,它们也可以被引线引爆。”一阵闪光之后,墙面出现了一个约一米宽、两米高、两米深的坑道,两侧的山岩坚固无比,没有受到损毁。“这样小的响动,相信不会传到外面去的。”莫金又取出一块口香糖放在嘴里嚼,同时与卓木强巴一起,清理掉坑道内的土块,准备第二次爆破。

两人就这样两米两米地前进着,本以为不会引起那些佣兵的注意,没想到,那名决策者的掌上电脑里,那两个小红点轻微但明显地移动着。“终于还是行动了啊。”决策者露出了一切尽在掌控中的微笑。此刻他们仍在门内,这些并排着的门形成的通道远超所有人的想象,亚拉法师计算着步伐,至少已经走了五公里,通道的两侧仍是那种门形的结构,门上依然是永不重复的成人胎儿姿。通道略有弯曲,而且略微向下,虽然坡度很小,弧度极低,但法师能察觉出来,他甚至感到它们是围着一个非常大的圆,在以环形向下前进,而普通人的感觉,就像是在走直线一样。

越往前爆破,需要退出的距离就越远,要带出的泥块也越多,卓木强巴和莫金两人以蚂蚁搬家的方式,终于将那些夯土通道打了一百多米。莫金正准备再爆破,事先敲击了墙面,却听到了空响,不由大喜道:“到出口了,听这个声音,夯土层已经很薄了。”

他话音刚落,卓木强巴就是大力一脚,夯土层像鸡蛋壳一般应声破碎,露出了微光。莫金跟着补了一脚,终于看到了光!紧跟着两人就奇怪起来,怎么会有光呢?

两个鼻青脸肿且又灰头土脸的人,像两只刚刚出洞的老鼠,带着谨慎和小心探出头来,打量着周围的环境,这竟然是一条湖底通道,而此时,天已经亮了。

确定了这条路不像有机关的样子,两人才站在了湖底通道内。不约而同,两人发出的第一声感慨竟然都是:“太神奇了!”

这条湖底通道,显然就是他们在经过湖面时,看到的湖底那镂空城堡的一部分,那一扇扇的巨型桥拱式落地窗,全是用整幅的玻砖装饰,构成了一条透明的通道。他们就像站在某座极高的建筑的阳台上,仰头看去,天空中像一片海洋,仅仅是那些阳光穿透海洋,直射下的波光鳞动,就已经让人叹为观止,更别说那些海中时聚时散的五彩游鱼,更别说这条通道本身。

这条通道本身,就是宫墙外的走廊式样,透过玻璃窗向下看,能隐约看到湖底的山峦雄伟,险峻危耸。而从此处观神庙,就像建在百丈绝崖、千仞之巅的巍峨古堡,而这古堡又在悬湖之下,天光幻影,变幻多奇,与他们已知的那个世界相比,完全入坠入魔幻,时空交隔。

通道内壁,画满了飞天神佛,千年的岁月并未令这些艺术珍品蒙上尘埃,它们依然是那么栩栩如生、婀娜多姿,而当那阳光穿湖而过,迤逦照在墙上,神光波动,那满天神佛也已拂袖而起,踏流云而动,衣袂连连,衣带飘飘。

而真正的瑰宝,还要数这些玻砖本身,卓木强巴不清楚玻璃是什么时候产生的,但他至少知道一点,对于玻璃工艺,最大的难度莫过于提纯。要想让玻璃无色剔透,就必须非常精确地剔除玻璃本身的杂志,要想让这些敲上去厚度起码有几十厘米的玻砖,看起来就像两三毫米的玻璃一样清澈透明,那究竟需要多高的提纯工艺?那些古人是怎么做到的?这简直需要水晶一样的特质,卓木强巴甚至怀疑,现代的玻璃工艺是否能做到这种程度。而如此长久地浸泡在湖底,玻砖上却光滑如此,靠湖的一侧竟然没有水藻依附,也不得不说是个奇迹。

“这些玻砖,需要很精的烧造工艺吧?”卓木强巴不由问道。

“准确地说,这些应该称作琉璃璧。在古代中国民间技艺传说中,制作琉璃璧是琉璃工艺的最高境界。而这里的琉璃璧,显然是融汇了西方两河流域的实用性玻璃技艺和中国古代的工艺性琉璃技艺。这两种技艺中的大多数技法,都失落在历史的长河中了,特别是中国古代的琉璃技法。在中国古代,琉璃精品可是和翡翠、珠玉等排在同一档次的奢华珍宝。公元前一千多年就有无色琉璃技法,到隋末唐初发展至巅峰,光影琉璃幻壁、琉璃水晶佛盏只在笔记小说中提到其神奇,其后渐走下坡,到明中晚期此期技法彻底遗失,存世的凤毛麟角,后人多未曾见。”

莫金时而望望满墙的壁画,时而望望透过阳光的海底玻砖,身为一个盗墓高手的他,显然比卓木强巴更能认识这些玻砖的价值,他一眼就瞧出了这些玻砖与壁画之间,是一个相互融合的整体。当阳光通过湖水的折射,再通过玻砖的折射与反射,真正照在壁画上的时候,为什么那些壁画就像活过来了一样,仅仅是靠那些扭曲灵动的湖光倒影吗?显然那是不够的。

真正的原因,就在那些玻砖本身!

莫金很快确定,这些看起来无色透明的玻砖,一定采用了古代最神奇的透影和投影技术。就像卓木强巴拥有的那方香巴拉密光宝鉴一样,当阳光穿透它们的时候,它们会印出壁画上人物的影子,使壁画上的人物从二维的平面变得好似三维的立体一般,再利用水波荡漾的效果,让他们彻底活起来。莫金几乎是不假思索地在心中给这些巨大的落地玻璃下了八字评语:“眼前仅有,世上绝无!”

若不是这些玻砖裂一条小小的缝隙就有可能让湖水倒灌进来,莫金恨不能将所有的玻砖都抠下来扛回去!


本章节地址:http://www.zangdimima.net/zangdimima10/359.html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或者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