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节浮生之河

沿着光之通道没走多远,就听后排的佣兵抢先叫了起来:“快看!那是什么?那是什么?”更多的佣兵似乎注意到了,纷纷发出了不可思议的叫声,显然是看到了某种稀奇事物,还有一部分人竟然沉迷在其中,露出陶醉的表情。

听到越来越多的呼声,走在最前排的亚拉法师也不得不停下脚步来回望,只听后面的人喊着:“变了变了,又变了!”

只见那布满光柱的管道侧壁,像是被什么聚光灯聚拢一般,投射出一个格外明亮,直径约有两米的光斑。那个光斑顺着河流。沿着管道侧壁缓缓移动着。

漂近了,亚拉法师惊愕地发现,那个光斑像一台投影仪,竟然是将一幅画投射到侧壁上,那画中的人物衣着光鲜,神态动作无不为妙,连动物身上的鬓毛也清晰可辨,甚至那画中的人物还能留下影子,有凹凸的质感!若在平常任何一个地方,看见一台投影仪投射幻灯片,那不稀奇,可是在这千年的古庙中突然见到这一幕,就好似有某种超自然现象。那个光斑不是凡物,而成了一种连通阴阳的媒介;那些画也不像投影仪投射出的那种由光线组成的画面,而更像是一种实体,那画面也不断出现水印往下流淌的波浪似扭曲,就好像灵界与阳间的信号传输不太通畅,那些佣兵更是深信不疑。

自古以来,水面就是通往另一个世界的大门,大多数国家和宗教在很长一段时间内都坚信这是真理。如今这些佣兵中,受其影响的人不在少数,甚至有人打算跪下来膜拜了。因为除了隔世投影,实在没法解释这种现象。那些佣兵瞪大了眼睛,在河面和那光斑出现的侧壁打量,没有发现任何异常,那光斑就行凭空出现的,难道说,另一个世界打开了缺口?

年轻人微微一笑,心道:“浮生之河,原来这才是你真正的面貌。浮生,浮生,难道你已画尽这凡间万般人生?”他早已注意到,在河道的中央,有一块无色透明的油斑,约莫碗口大小,若非目力惊人,绝难从那河道正中发现它。

油比水轻,浮于水面,自然形成了一个凸面镜,那些光柱不知经过了怎样的反射和折射,最后通过那油镜聚焦放大,投影在墙壁上成了光斑。那光斑所呈现的不过是河道下面的那些凿刻图画。既然这些图画投影成实像,那也就是说,河道下所雕刻的全是倒影。

正面的画像雕刻要做到惟妙惟肖,一位造诣精深的能工巧匠就足够了,可是要将倒影反正,也做到惟妙惟肖,并且不是一幅两幅,而是整个河道的下方全都布满这样的雕刻画作,这是何等的大手笔!

而这正画倒画,河面上下,颠倒众生,以浮光掠影的方式呈现在世人眼前,又包含了古人怎样的哲学思想?年轻人嘴角后扯,露出好看的笑容。

同样也发现了这一奥秘的还有亚拉法师,只须顺着光斑的位置和印记聚集目光,就能发现河面上与河水不同的地方,在顺藤摸瓜,就看见了河道下的雕刻图画。亚拉法师在意的倒不是古人的别具匠心,而是那些画作本身。那光斑慢慢漂移,浮现在管壁的画作一幅接着一幅,不难发现,画面上的人物肤色各异,衣着也各有特点,从盛唐时的吐蕃,到中亚,到欧洲,到非洲,到非洲,皆有涉猎。在仔细看,还会发现,每一幅画都讲述了一个故事,伊索寓言,天方夜谭,埃及神话,玛雅神话,其中也不乏道释儒的典故。

这条浮生之河,竟然是古代各方文明交汇的河流。

那一幅幅线条流畅的精美画面,竟展示了盛唐之前所有古文明智慧的精华,亚拉法师心潮澎湃,那些他见过的、没见过的,一幅幅画卷在他面前静静地展开,诉说着一段段失落的文明。

“没错了,这就是帕巴拉,那些失落文明最完美的留存地。”法师悠然想到。

“啪”的一声,不知是哪个佣兵看的出神,差点跌入河里,所幸被人一把拉住,可还是双手按入了水中,溅起了大蓬水花,“咦”的一声,那光斑竟然暗淡消散开来。

佣兵们突然全部呆住了,不知是否触怒了神灵。年轻人摇头,那水花将油镜打得七零八落,自然无法形成完整的光斑,念头刚起,又是一阵惊叹之声。只见那光斑暗淡消散之后,并没有完全消失,似乎很快又适应过来,重新聚集成许多小的光斑,在每一个小的光斑里同样展示出一幅图像来,只是缩小了许多,并且那些图像就像舞台射出的灯光一般,在光柱中穿插游走,带给人新的惊奇。

小光斑们就像那个大光斑调皮的孩子,一获自由,便四散奔走,只是当它们扩散到某一范围后,仿佛又听到了某种召唤,开始向一个地方聚拢。渐渐地,一幅画卷叠加进另一幅画卷,一个光斑掩盖了另一光斑,最后又自行拼合成原来的大小,整个过程令人瞠目惊奇。

这些人沿着河岸行走于光网之间时不时会有浮生绘影顺流而下。若说那条狭窄的石道给人以压抑和近乎崩溃的感觉,那么这条光明的长廊河道则令这些佣兵如同接受了一次洗礼,除去了那抹血腥的戾气,变得安分了许多。

同样安分起来的还有卓木强巴和莫金,莫金已经不需要卓木强巴的搀扶,只是这里已经没了让他激动的瓷器。自打离开湖底光明的一面,转入暗道,就再没有瓷器,走着走着,连墙上的壁画也不见了,再往前,地面也没有了打凿的痕迹,更别说铺砌地砖什么的。才走一小会,他们就从一个艺术殿堂的外围走廊走到了某处原始洞穴,而且看边壁,像是某种野兽开凿的,粗陋无比。这种转变,莫金简直无法接受,一直问卓木强巴是不是带错路了!

卓木强巴则强调那绝无可能,只有一条路,走着走着,它就变成这样了,莫金皱起眉头道:“难道说,神庙还没修完?”

卓木强巴道:“不像是没修完,我觉得更像是故意修成这样的。”

“哦?”莫金望了卓木强巴一眼。卓木强巴道:“你只看到了那些瓷器本身的价值,却没留意那些瓷器这样摆放的用意。据我从亚拉法师那里得知,他们密修者有一种特殊的曼陀罗场祭,就需要用到装满珠子的瓶子一类东西。瓶子必须放在朝阳的位置,好像是说太阳之神传来的神力,可以通过瓶子和那些珠子转换为这个曼陀罗场祭供奉的主神的力量。瓶子和珠子数量的不同,则代表了供奉主神的不同,而根据我们掌握的资料,那些古代戈巴族人所供奉的神灵,其中很大一部分就是确实存在的,拥有某种可怕力量的野生动物!”

“吓!”莫金两眼一瞪,再看这洞穴,表情就变了。

卓木强巴面容呆板道:“我想,这洞窟开凿成这样,是因为这里供奉着的神灵需要这样的环境吧。”

“你说会不会,是那什么…….‘酷得不能再酷’,就是你说的那个千年老怪物。”莫金提醒卓木强巴。

卓木强巴微微点头,道:“祭湖和祭井本来就该互相依存,为连带关系,那祭湖之主被当作曼陀罗场的主神,也是极有可能的。”

说着,他们注意到侧壁上开始出现一些洞孔,侧壁也变得湿漉漉起来,一些本该长在湖里的水草、一些像苔藓一样的植物依附着侧壁生长。这是不祥之兆,卓木强巴顿时就联想到生物饲养!而这种阴湿潮热的环境,又最适合饲养一些——虫类!

卓木强巴用探灯照进壁穴里,里面是空的,不过谁又能保证每一个孔穴都是空的,毕竟前面侧壁上的缝隙和孔穴是越来越多。

莫金倒是先比卓木强巴有所发现。他在另一边墙壁与地面交接处发现了一根粗藤,莫金起初以为是一截树干,那东西的直径至少有三十厘米,可是走近一看却发现不像。

那根东西尾部插入了岩洞里,露在外面的部分少说也有三十米,若是三十厘米粗细的树干,很少有长到三十米长的,而且看插入岩缝的部分也不短,莫金只能以为这是一截粗藤了。

说它是一种藤蔓植物,因为这种东西的表皮就像一层树皮,老而干裂,黝黑无比,凹凸不平。莫金踢了两脚,感觉很硬,还是像树干,可当他大力踢的时候,微微感到有弹性,像是某种硬橡胶。

起初这根东西在墙角下毫不起眼,引起莫金注意的是在它身后寄生着一种小花,那种小花大约有十厘米高,花瓣张开后也就一枚硬币大小,关键是这种小花呈一种鲜艳的肉红色,像是抹了口红的唇,在黑暗中似乎还有某种荧光。

待莫金招呼卓木强巴走到近处,才发现这一截黑黝黝的、干树枝一样的东西,表皮上还密布着许多刺,就像那些带刺植物的枝干上长出的那种刺。莫金问道:“这算什么植物?藤蔓,还是横着长的树?你看这些花,似乎长的很好,它们从哪里吸取养分?”

卓木强巴踩在那根黑藤上,压了压,道:“如果这根黑树枝是母本植物,他的根系可能通过缝隙直接从湖里吸取养分,那么这些小花,估计是某种寄生植物,它们则靠吸取这些黑树枝身上的养分来养活自己。这些黑树枝充当了营养运输管的作用,这些小花的花瓣看上去很厚实,而这里的环境又如此适合饲养虫类生物,看来这些小花应该是那些虫子的食物。”

听卓木强巴分析得很有道理,莫金点了点头,蹲下身去细细查看小花,同时道:“照这样说,这还是该算一种树,似乎很少有带刺的藤蔓。不过这样说不通啊,你看它长的这些刺,如果是这些花寻求庇护的话,应该靠近着那些刺,你看这些花,都长在空处……”

卓木强巴道:“这些刺应该是保护这种母本不被虫子吃掉,它并不能保护花。”

事实上,两个人对植物都没多少了解。它们根本没发现,那些长在树身上的刺并不是沿着树干呈不规则生长,而是以某条中轴线完全对称地生长着。

莫金捻着花瓣“咦”了一声,那花瓣近距离观察,更不像是花瓣,而像某种肉瓣,红红的,入手后是一种捏着一层肉皮的感觉,莫金捏着它,就像在捏某个人的耳垂。他稍一用力,那小花似乎吃痛,肉瓣的褶皱向内缩,最后完全缩回那树干中去,只留下一截黑烟囱似的棘突。卓木强巴显然也注意道了这一幕,并发出一声疑问,莫金道:“这究竟是什么?你说的植物还是动物?”

卓木强巴看着莫金道:“你觉得像什么?”

“珊瑚礁!”两人不约而同道,那肉色小花就像珊瑚礁上的珊瑚虫一样依附在礁石上,一有风吹草动,就能回缩至珊瑚腔内,而眼前这种似肉非肉的生命体,就像是珊瑚礁的陆地版。

不一会儿,那肉瓣似乎觉得没什么危险了,又慢慢探出头来,展开褶皱,开成一朵好似肉色的小花模样。“低等生物。”莫金对他看到的情形做出了判断。

卓木强巴伸出手指在肉瓣下方挠了挠,那肉瓣一面躲着一面轻颤,好似因痒而笑。看着那柔嫩的小花,卓木强巴也忍不住笑了笑,不过他很快又想到,这些小花都能缩回树干去,就不应该是虫类的食物了,那他们生长在这里是一个意外,还是有别的什么作用?他摇头起身,古代戈巴族人的生物饲养术很难理解。

两人琢磨了半天,也没能研究出这些植物在这里有什么作用,索性不去管它,继续寻路。一路上都能看到那种带刺的树干,都是两头插入岩内,露在外面的树干从数米到数十米不等。两人愈发好奇,古戈巴族人把这些树干埋在这里究竟是做什么用的?

左边的洞穴越来越多,而且越来越大了,仔细听就不难发现,洞穴里传来多足动物爬行的声音。不过那些动物都潜伏在暗处,并没有爬出来攻击人的意思,卓木强巴和莫金也拿定主意,不去招惹它们,如果就这么平平安安地找到路,那就最好不过了。

偏偏天不如人愿,再往前走几百米,就到了廊道的尽头,山壁一片平滑,莫金忍不住抱怨起来:“我说你带错路了吧,这下可好,我们得往回走了。

卓木强巴不同意他的观点:“应该没有错,古代戈巴族人修建的前进通道,一定是沿逆时针方向旋转,而且你看这通道,四周都开凿得坑坑洼洼,而我们正前方却如此平滑,肯定有问题。”

莫金瞥了卓木强巴一眼道:“你是说,这可能是被堵上的通道?”

“嗯,对,我们走的本来就不是常规的通道,若是祭井、祭湖,修好之后被堵上也不稀奇,说不定,两边都被堵上了,这就是一段闭合的弧形。”卓木强巴愈发肯定道。

莫金道:“那我们呼吸的空气呢?这些植物和动物呢?”

卓木强巴闭上眼睛,随即睁开,径直走向那片平滑的山壁,道:“有风。”

走近山壁,卓木强巴才发现,这原来不是山壁,而是一面墙,是由巨大的砖型结构砌成的,只是这些砖与砖之间缝隙极细,站远一点便看不出来。当探灯照到左壁时,卓木强巴还发现有一行小字,莫金凑过来道:“奴隶,绝望……写的什么?”

“这是告诫那些作为牺牲的奴隶和犯人,如果它们能侥幸从巴音魔珂的嘴里跳脱,那么当它们看到这行字的时候,请它们绝望。”卓木强巴面无表情地说着,最后那句“当你们看到这行字的时候,请绝望!”无疑在心里重重地敲了一下。显然,古人在修建祭井的时候,已经考虑到了,有聪明的奴隶或犯人,可能会利用祭井唯一薄弱的通风夯土层逃脱,竟然先一步将所有的出路堵死了,牺牲就是牺牲,作为献祭的礼物是一定要被吃掉的。若能逃过巴音魔珂,葬身虫腹就是它们唯一的下场。

两人都明白,之所以现在还没有虫子出现,显然是因为生物钟,还没有到虫子们进餐时间。莫金不解道:“按照你先前的说法,如果不是那个巴音什么的,就该是‘酷得不能再酷’,比那具白骨更强大、更恐怖才对吗?怎么会变成虫子呢?”

“或许,说它很大,不是指它体积大,而是指它们的实力很强大,群居的虫子都是合作捕猎的。”

“不可能。”莫金和卓木强巴,两人一面讨论,一面都没有放弃寻找出路,莫金在石墙的周围寻找,看有什么新发现,卓木强巴则敲击着石墙,看能否破坏掉这堵墙。


本章节地址:http://www.zangdimima.net/zangdimima10/362.html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或者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