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节孔明墙

卓木强道:“要不像通风道一样,分次把墙炸掉?”

“不行。”莫金否定道:“这是砖墙,不是夯土,爆炸引起的震荡,反而可能激怒虫子,说不定神庙的建造者已经把这种可能考虑进去了,当时应该有火药了吧?”

卓木强点头,光军消失的时候,火药已经出现很久了,天知道对于火药的应用和研究,光军进行到何种程度了。

莫金道:“这就是了,古代的匠人对人心理的了解远胜你我,我们在一些古建筑中,常常会遇到这样的情况,当你以为你破除了机关的时候,其实恰好是开启了机关。”莫金在这方面,实践经验远比卓木强丰富,他走到墙的另一头,忽然道:“喂,这边也有字。”

“智慧是唯一生还的出路。”卓木强有些生硬的翻译过来。

莫金不解道:“什么意思?又说绝望,又说有生还的出路?你翻译得对不对啊?”

卓木强道:“大意应该没有错,我想,古人要表达的意思是,作为祭品,被吃掉是唯一正确的选择,如果这个祭品真的足够聪明,那么,他的智慧就可以抵消他犯下的过错或是命运不公平,得到重生的机会。既然是这样,那么,说不定有什么特殊的方法可以通过这堵墙。”

“孔明墙!真蠢!”卓木强的最后一句提醒了莫金,莫金突然张开五指,双手贴着墙摸索起来。

“你说什么?”

莫金一边每块砖的摸着,一边解释道:“你有没有解过中国的木锁,又叫鲁班锁什么的,没有任何暗扣,就是一块块零件拼接起来的。这孔明墙和它很相似,这些砖头,只是表面看起来像砖头的样子,里面应该是不同的结构,只要找到第一块砖,其余的砖就可以上下左右移动,最后能移出一道门来。这种结构出现得很早,我听别人说叫孔明墙,它比普通的暗门要隐秘得多。其实我早该注意到,你瞧,这些砖对着我们这面全是正方形,知道为什么要做成正方形吗?这样才能保证,外面的人在移动它们的时候,根本看不到它们里面的变化!”说着,他似乎摸到了什么,用手指一戳,一块砖上出现了一个小孔,刚好够伸进一根手指,莫金将中指插入其中,按了按,不动,再往外提了提,还是没反应。

莫金摇摇头,继续往其余砖上摸去,没多久,又给他找到一块砖,戳出一个小孔,往里按不行,往外提,那块砖顿时被拎出来半尺,接着莫金将那块砖四周的砖头都试了一遍,一块都移不动。他想了想,将头凑到那块凸起的砖头与别的砖头接缝处,吹了吹接缝里的灰,眼睛一亮,似乎明白了什么,舔着上唇,抱住砖头凸起的部分,用力一拧,那块砖头竟然旋转了九十度。莫金试着将它推回去,与别的砖面持平,然后再按,这次,那块砖又凹进去接近半尺,莫金似乎找到了方法,开始移动旁边的砖,把右边的砖拉出来,左边的砖按下去,把下面的往上推,有时遇到周围的砖都无法移动了,他又把它们复原,换个方向重头再来,这样挪移下去,越往后难度越大,但渐渐的,还真给他移出一道门的形状来。

只是时间不多了,卓木强在一旁默默的看着,却听到一阵悉索的声音,左边壁洞里的虫子,似乎躁动起来,卓木强提醒道:“能不能快一点?那些虫子好像饿了。”

莫金全神注视着眼前的砖块,不耐烦道:“别打搅我,这种事情,错了一步又得重头再来,真有虫子来了,你得想办法挡住它们。”

卓木强也知道莫金此刻不能分心,要是他记错了步骤,还不了原,某块砖卡在那里,他们很难顺利的移出一道门来。只是虫子们不知道这个道理,它们还是一只接一只的钻了出来,卓木强先是一惊,随即放下心来,因为那些虫子不是别的,正是他已见惯的大蟑螂,卓木强巴深知这种外表丑陋的生物并没有一张巨大的嘴,它们只能吃点地衣泥土什么的,无法对人造成什么伤害。

卓木强就奇怪了,为什么养的是这种根本无法伤人的虫子?除非,它们只是食物链中一环,如果它们不是掠食者,那么,它们就是被掠食者!

大蟑螂很快爬满了洞穴,莫金对此充耳不闻,卓木强则警惕的注视着这些虫子,它们的腿上仍然有尖刺的,谁知道它们会不会突然发起攻击?

只见那些虫子像被施了魔法,从洞穴里爬出来之后,老老实实的呆在地上,然后首尾相接的排成一行行的,依次向另一个方向走去。

卓木强大为惊异,一定是发生了什么,才会令这些大蟑螂行为反常。他看了看正全神贯注摆弄砖墙的莫金,这些蟑螂不会对莫金造成伤害,就算有危险,莫金应该能独自应对吧?而且,对于莫金展示出来的诚意,卓木强还无法完全相信,他决定循着大蟑螂的路线去看看,这件事不搞清楚,说不定会带来意想不到的灾难。

于是卓木强对莫金道:“是蟑螂,对我们没有影响,但它们的举动很怪异,我去看看,你自己小心点。”莫金摆摆手,示意卓木强不用管他。

卓木强巴小心翼翼的赶上了蟑螂的队伍,才没走几步,就已经愕然的发现,引领着蟑螂队伍向前的,正是那些柔弱的小肉花,小花有节律的一张一翕,每次开阖,都有一缕淡薄的雾状物喷出。前一朵花喷后,后一朵花接着又喷,那些蟑螂就顺着小花喷雾的次序,队伍缓缓蠕动着向前。按吕竞男教授的辨认是否有毒,卓木强初步判断这些气息是无毒的,他轻轻扇了一缕气息,入鼻只觉一阵香甜。他摇了摇头,这种雾气或许无毒,但显然能令人产生迷幻的作用,卓木强巴还注意到,那些小花在一张一合间,肉瓣不住的颤动,估计是发出某种音域,只是人耳听不到。

知道了蟑螂依次前行的原因,卓木强巴对那树枝一样的生物愈发感到恐惧起来,若蟑螂不是捕食者而是被捕食者,那么它们眼前的这种行为,难道那树枝和小花才是捕食者?又一种食肉植物?还是说它们是共生关系?

卓木强巴也顾不得脚下,加快了前进的步伐,转了两道弯,赶在蟑螂前来到莫金发现的第一截树枝的地方,卓木强巴看到了令人生寒的一幕。卓木强见过的怪物也算不少,如今能吓到他的已然不多,就算巨蜥骤然出现在眼前,他也能从容应对,可眼前这种生物,实在令卓木强巴无法想象,怎么会有如此怪异的生物。

方才静静躺在地上的那截树干,此刻却在缓缓蠕动着,两侧对称排列的两行刺,就像龙舟两侧的划桨一般整齐的向后划,摸上去硬得像老树皮一样的表层竟然产生了一圈一圈的

蠕动波,那树干的一头竟从岩缝中退了出来,露出梭形的尖端来。

那尖端表皮有侧纹,看起来就像个钻头一样,抽出岩洞之后像蛇一样昂起尖头来,这哪里是什么植物,这明明就是动物的行为模式,可接下来的一幕,才给卓木强巴留下了最为深刻的印象。

那尖端在卓木强巴眼前,像花瓣一样裂为四瓣,每一瓣都像两侧带锯齿的阔刃剑,长度应该足有一米,剑与剑之间有一层布满丝状血管的肉膜连接,那剑的内侧,分别有四道梗,那梗就像折叠刀一般,又展开来,看起来,那四道梗颇像是螳螂的前臂,内侧同样带着锋利的锯齿,同时,将肉膜撑得更开。

整个过程其实非常迅捷,那看起来像树枝一端的东西,在卓木强巴面前像一把折叠伞陡然张开,变成了一个半径接近两米的大肉罩子,那四根螳螂臂不住开合,看起来说不出的诡异。那大肉罩子趾高气昂的在空中旋转了几个角度,就像个雷达一样,似乎探知到了蟑螂们,那树一样的躯干横在了半道,将大肉罩子的一端铺在了地面,此时的动作,说它灵活得像蛇,一点也不过分。这时卓木强巴才得见那大肉罩子的内部,只见雷达的花心部分,是一个深不见底的黑洞,洞内伸出许多倒钩一样的小爪来,如机器活塞般做着伸缩运动,在小爪们的间隙,还有许多柔软的触须,看上去就像是花蕊,或则是别的什么东西,一根根小肉虫似的,配合着小爪不住蠕动。

这算是什么,这显然不能叫做某种生物的头部,这个家伙没有头部,这顶多能算是一个口器,一个硕大无比的囊状口器,难道说,这个家伙已经进化到不需要大脑,不需要五官,只需要一个足够大的口器和一个足够大的肚囊?这显然是对食欲渴求的一种终极进化模式,一股寒流从脚到头,袭遍卓木强巴的全身,本能的意识告诉他,最好不要去招惹这个家伙。看着从周围爬过的一只只中了魔法的蟑螂,卓木强开始思索,如何退走。

那些蟑螂们,如约爬向了肉罩所在,肉罩不知是怎么感觉到蟑螂们的存在的,似乎更兴奋了,小爪和小肉虫们都欢欣鼓舞的躁动起来。第一只蟑螂爬进了肉罩深处,那些小爪一下就钩住了猎物,接着,就像研磨机一样,榨出一团绿汁,连壳吞了下去,那树枝一样的身躯又产生了蠕动波,那么长一截身体,该装多少蟑螂啊!一只接一只的蟑螂没入肉罩范围,那个口器像个无底洞,无论多少蟑螂填进去也不见有变化,而树干身上小花们喷出的淡雾渐渐少了,那些蟑螂似乎快要清醒过来了。偶有不听话的蟑螂,那四只螳螂臂可不是吃素了,只要在肉罩范围内,只需轻轻一勾一甩,就像四根捡拾东西的机械臂,不住把蟑螂往口器中填。那肉罩似乎也知道,它的进餐时间就要结束了,愈发急躁起来,等不及蟑螂们自己爬进去,四条螳螂臂加快了捡拾的频率,而它花心中的那些小肉虫也发挥了作用,它们就像变色龙的舌头一样,猛的弹出来,十数根小肉花蕊缠住一头蟑螂,一缩回去,蟑螂就没了影。每次弹出的花蕊,都能缠上四五头大蟑螂,加上螳螂臂捡拾的那些,肉罩子是在拼命的往肚里填。

卓木强巴注意到,有些排队排在后面的蟑螂,已经开始四散而逃了,他清楚,再不走就来不及了,可刚往后退了一步,那肉罩子上方的两根螳螂臂,就像两个探头锁定了卓木强巴,整个肉罩,也将方向转向卓木强巴这边来。卓木强巴心思急转:“它是怎么发现我的?这个家伙没眼睛,探灯照上它也不知道,但它却能感到这些蟑螂,是了,震动,它能感到微弱的震动。”卓木强巴猜得没错,此刻他在那大肉罩的感知中,就是一只特大号的蟑螂,那肉罩从感应到的体型和重量判断,这只蟑螂属于肉肥汁多型,就像一只常年吃素的狼突然嗅到了肉的香味,它兴冲冲朝着最大的蟑螂追来。

卓木强巴一看那家伙没安好心,二话不说,转身就跑,虽然他手里也有枪和其余武器,可只需看一看那树干的长度和体型,卓木强巴实在是没有与它战斗的兴趣。

卓木强巴抢先起跑,随后那大肉罩挪动着蟒一般的身躯追了上来,四只螳螂臂,相互摩擦,发出磨刀一般的嚓嚓声,卓木强巴的奔跑速度竟然不及那蟒躯灵活,眼看就要被追上了。

大肉罩四只螳螂臂张开到极限,像个蛇皮口袋对着卓木强巴当头兜下,千钧一发之际,卓木强巴猛地往斜里一个蹿身,跟着一个懒驴打滚,就地一翻,那个大肉罩扑了个空。

一击不中,那个大肉罩又大大张开。卓木强巴爬起来又跑,跑了五六十米,那大肉罩在身后一丈来来远的地方停了下来。卓木强巴侧头一看,那树干一样的身体卡在岩缝里,已经到头了,这才稍微安心一点。可那大肉罩并不准备这样放弃,它重新折叠起四只螳螂臂,合拢四把剑一样的花瓣,变回那个钻头形的树尖状物,怏怏地缩回去,可身体腹侧的那两行尖刺般的伪足,仍然一收一缩,似乎想从岩缝里挤出来。卓木强巴目光猛地转到下一截树干上,果然,那一截树干也配合这有节律地收缩着,联想起那些一朵接一朵喷雾的小花,他心中一惊:显然,这些一半埋入岩缝,一半露在外面的树干,都是一个家伙,这家伙竟然有数百米的体型!

显然这家伙向前冲的非常迅速,但不适合后退,只见它所有的刺非常用力地抓紧地面,身体才能向后蠕动一节,要想完全从岩缝中退出来,还有一段时间。

卓木强巴丢下那钻头,直接回到莫金所在的边壁。

莫金果然没说错,只见他东挪一块砖,西拧一下,平整而光洁的墙上,还真的给他挪出一道门的形状,还向里陷了约半米,只是不知道这墙究竟有多厚。

“我已经找到窍门了,很快就能打开这些孔明砖。”听见卓木强巴跑回来,莫金马上道。

 

卓木强巴嘴里不知何时塞了好几块口香糖,异常严肃道:“你最好快点,另外,你这个塑胶炸弹的引爆器怎么用?”

莫金道:“看到什么怪物了?”

卓木强巴简明地道:“我们看到的那树干,是活的,它是捕猎者,这些蟑螂是它的食物。所有的树干,其实都是那个怪物的身体,趁它还没完全从岩峰中脱身,我想先把它炸成几截。”

莫金道:“这引爆器有点特殊,几分钟之内我很难向你说清,你直接用锡箔纸将口香糖裹住,只要给它十公斤以上的压力,就可以出发引爆。不过……这种长条形的生物大多是有神经环的,像蚯蚓一样,你要当心把它炸成两截后,会变成两根蚯蚓。”莫金多少还是从别人那里听说过一些古怪的生物特性。

卓木强巴嚼着口香糖的嘴顿时僵住了,要是真如莫金所说,像壁虎尾巴一样,断掉之后还能活动好长时间,那显然是他不希望见到的事情,他又道:“这墙还有多厚,要不直接炸掉它,反正已经引起那东西的注意了。”

莫金道:“最好不要,我看过了,这墙上面顶着千斤石,你若直接炸掉,千斤石落下,那可真的一点出路都没有了。你不要催我,若那怪物真过来了,你想办法挡一阵子。”

“挡?”卓木强巴心中一阵发苦,这种东西怎么挡?看那比蟒蛇足足粗了一大圈的身躯,要是被它缠上……

年轻人一面走,一面看着掌上电脑里的小红点,心中奇怪:“怎么回事,这么久了还没有动静?是在休息,还是被什么东西挡住了?他们该不会被吃掉了吧?给了他们那么齐全的武器,以他们的能力应该不会有事的。”

这是,在前面押送着亚拉法师等三人的柯夫道:“先生,我们走出来了。”

那些佣兵又在惊呼:“这是什么啊?”

“怎么会这样?”

“那……那是什么?”


本章节地址:http://www.zangdimima.net/zangdimima10/363.html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或者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