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节祭湖

河道尽头,光已微弱,眼前的景象,陷入一片朦胧的昏暗中。首先入眼的,便是一座湖,这庙在湖中,庙里又有胡,难怪那些佣兵惊呼。而让他们倍感惊奇的,是湖周围的建筑和湖心的奇景。

沿湖一周,皆有石柱,顺石柱看去,首先便能发现,还有七八条泛着微弱光芒的河道注入这湖内,循着瀑布往上看,借着时隐时现的光,以管窥豹般渐渐透出这个建筑的全貌。

这座湖,或许该称为一个巨大无比的池塘,因为它整个是在一座大厅之中。人工雕琢的石柱、石廊、石台、穹顶,构成一座上下三层的环形样式的巨大殿堂,每一层都有七八条河道出口,或许更多,平滑的水像悬挂的丝巾将三层平台与湖连接起来。不过,大多数建筑都隐匿于黑暗之中,看不真切,只让人感到巨大,令人震惊的巨大。

如果说恢弘的建筑带给人震撼,那么湖心那奇异的光,则让人感到惊喜和不可思议。

原本湖心应该被黑暗所笼罩,可偏偏于黑暗之中生出一丝光来,那些光像跳动的精灵,近一点的像一团焰火,远一点的像萤火虫,在湖面上以飞快的速度穿梭游弋。若说是鱼,又不像,所有的光团都悬在湖面之上,倏地一下寂灭了,腾地一下,又生出一个新的光团。

在那些游弋的光团发出的隐约光芒下,可以看见湖心有许多柱子,从凹凸有致的阴影判断,那些柱子上应该有雕绘。

年轻人平静的下达命令:“沿着湖岸搜一搜,应该有搭乘的工具,我们要到湖心去。”接着,他又告诫那些不断惊呼的佣兵们:“小声点,别怪我没提醒你们,这座湖的主人不喜欢太嘈杂,虽然过了一千年,但我不能确定它是否已经死掉。如果记载没错的话,这个家伙是靠感知声波的震动来捕食的。”果然,从密林中活下来的佣兵对怪物这样的词汇特别敏感,一听这话再没人敢高声喧哗了。柯夫小声问道:“这座湖的主人是什么怪物?”

年轻人低声道:“来自北方最强大的魔龙赞,在神话传说中,连格萨尔王也无法彻底消灭掉到的,库哈因德维瓦唔哦库……”说着,他停下来询问亚拉法师:“是应该这样念吧?这像是个外来的名字,有梵语的发音,我也念不好。”

亚拉法师愣了愣,那传说中的魔龙赞全名很长,而且名字很多,发音也很繁复,不过这个叫汤姆的年轻人念出的这个名字,似乎和他们密宗里魔龙神的名字很相似,一个强大而残暴的神灵!

年轻人继续向那些佣兵解释道:“古代藏族先民,对龙的崇拜早已有之,不过当时的龙与今天我们理解的龙不太一样,青蛙、鱼、蛇之类,都会被当做龙的化身,后来受到印度和中土对龙描述的影响,龙才成为居住在水中,拥有翻雨覆雨功能的神灵。赞则是古苯教里的神灵,古代吐蕃的王都称为赞普,就和这个赞神有关。龙神和赞神相结合产生的后代,便是龙赞,其中最强大的又数魔龙赞。在苯教圣典《十万龙经》中有解说,它们拥有了龙和赞二者结合的力量,并衍生出自身的魔力。有关北方魔龙赞的描述,说它法力无边,能吞天地,面目狰狞,头生九角,面有九目,体有九臂。关于这点,我记得有位专门研究《十万龙经》的学者指出,这里的九应该具有中原传承的极数之意,就是指无限多,也就是说,这个魔龙赞身上长满了无数的角、无数的眼睛和无数的手臂。如果说,这里的古戈巴族人用来借指守护祭湖之主,那么,那个生长在水下的东西,应该是类似水母或章鱼的多腕足、多触手类动物,不知我说得对不对啊,法师?”这时,有佣兵似乎找到了乘坐工具,只是不能确认,让汤姆去看一看。

没走几步,就能看到湖岸边漂着一个圆形物,无头无尾,无舷无舱,有点像一个大蒲团,看起来还要薄些,也像浮在水面的一片大浮萍,那材质也很奇怪,像是……石头!

若卓木强巴和莫金在就一定会发现,这种人造浮萍的材质与他们在瓷瓶内见到的石球何其相似。最初发现它的佣兵,还以为是在湖岸雕出来的一个石台,在他们看来,石头怎么能浮在水面不沉,后来有人推了推,才发现那东西是活动的,浮在水面上的。

一个浮萍大约能站七八个人,年轻人让一名佣兵站上去试试,那石浮萍不摇不晃,竟是十分平稳,年轻人才点点头,道:“就是它了。

“周围还有很多这种东西。”又一名佣兵报道。

年轻人道:“很好,六个人一个小组,刚好可以坐两排,我会打灯领航,所有的人都跟着我。”

他和亚拉法师等人上了同一个石浮萍,足尖在岸边轻轻一推,石浮萍轻飘飘地向湖心荡去。年轻人警告吕竞男道:“不要有什么想法,这湖水的温度已经达到八十多度,掉下去会严重烫伤,就算活下来也会毁容的。”吕竞男面带讥色,敏敏面色大变。

其余的佣兵则没这么清闲,他们有的学着年轻人用腿蹬岸,有的用枪托做桨划,那石浮萍在水中团团打转,就是不走,还有好几人差点掉下水去,好不容易才掌握了这个无舷无舵的东西前进的方法。

微微的涟漪荡在潮热的湖面,那氤氲的水汽也随着涟漪时聚时散,由于年轻人的警告,这幽暗空旷的空间也安静了下来,尤其越靠近湖心就越是寂静,那无数只石浮萍就在这室内湖中静静地飘呀飘。

距离那些光球更近了,佣兵们惊异的发现,那些光球竟然是从湖底来的,忽地偶尔吐出一个水泡,汨汨地翻出湖面并破裂开,破裂的一瞬间就像新生命诞生一般,生成一个金色的光球。那个光球好似过年放的镁光焰火,它并不是发出淡淡的柔和光芒,而是以金色光球为中心不断的向外迸着小火星,那些小火星就像光球的脚一样推动着光球在湖面上飞奔,像精灵一样来回穿梭。金色的精灵跑远了,蓦然身后有窜出一个淡蓝色精灵,在某一只石浮萍侧畔停留片刻,画出一道光蓝色的“8”字轨迹,才又去了别处。

距离湖心越近,那种五彩的小精灵就越多,红色、金色、蓝色最多,还能发现紫色、玫瑰色等罕见光球,那种焰火一般的光芒,浑身不断向四周散落的小火星,使他们比普通色彩要美丽许多。它们时而像好奇的小男孩朝石浮萍聚拢过来,时而又像害羞的小女生飞快地跑开了,更多的时候它们就像冰上的舞蹈演员,优雅的旋转、滑行,勾勒出许多律动的光芒的轨迹,让这座被黑暗笼罩的温水湖平添了许多生动的气息。直到小火星迸完,光芒散尽,它们才瞬间寂灭,消失无形,不多一会儿,湖底又会有水泡吐出来。

佣兵们看着这奇幻的一幕,一时间都忘记自己身在何处,目光纷纷追随着各自心中精灵的影子,看着它们生起、起舞、湮灭,心中也随之升起希望,兴奋,末了,剩下一缕淡淡的忧伤。不知为什么,这些杀人不眨眼的佣兵,有的竟为此而心酸眶润,这一奇异的自然景观带给他们的震撼,竟然远大于河道上那些融汇各个文明精华的画卷

更奇异的是,当第一位佣兵发现石浮萍没有前进,因为在湖中挥了一浆,那湖水溅起后落回湖面的时候,竟然全部变成了一朵朵小火星,那做浆的枪托仿佛也浸入过银河一般,上面沾满了许多小星星,一闪即灭。

“啊!”尽管得到决策者的警告,那名佣兵还是被眼前的美丽惊呆了,情不自禁地惊呼一声,在万物寂静的湖面上,他的声音远远地传开。另一只石浮萍上的一个佣兵似乎觉得前面一根石柱动了一下,但他认为是自己看花眼了,石柱怎么会动呢。

“不用惊奇,”年轻人淡淡地解释道,“是喜温植物,某种可以在九十度高温下存活的藻类,它们利用湖里的矿物质生成了大量的荧光酵素,这种物质一受到震动并与空气接触,就会氧化发出光来,像火花一样,很漂亮吧?”最后一句,确实说给敏敏听的。

亚拉法师心中暗暗吃惊,从这个年轻人的谈吐来看,他的知识面之渊博,竟似和他的身手不相上下,法师很难理解,怎么会有这么厉害的年轻人?

佣兵们又开始划桨了,更多的是为了看到那跃离水面的小火花在他们自己手中诞生,再回归湖水,留下流星一般的轨迹。

当他们经过第一根石柱时,佣兵们从近处发现,那些石柱果然不是平滑的,有的凹下去一大块,有的则凸出来,是湖水侵蚀的结果吗?不像,那分明有人工雕琢的痕迹。

再往前走又有人发现,浸泡在湖水中的并不只有石柱,还有许多石桩,走近再看,那些石桩竟是些佛头,还有半身佛像,有大有小,高矮不一,有些佛像上还缠绕着藤蔓一般的东西。

十来分钟后,年轻人所乘坐的浮萍已抵达湖心,在他们面前是最粗的一根柱子,四棱形,每边长约一百米,或许不是柱子,而是一座矗立于湖心的建筑。这是一种奇怪的套层模式,整个庙宇掩埋在湖下,庙里又有湖,湖中又有建筑,这根柱子的四面都是笔直的墙体,年轻人双手扶墙,让浮萍绕着墙根前行,喃喃道:“奇怪,应该有点火的地方啊?柯夫,你也要注意观察,看这墙面有没有与众不同的地方,像蜡或油脂一类的东西。”

“你说的是不是那个,先生?”柯夫用手一指,年轻人仰头望去,墙面上有一条油脂般半透明的带状物,距石浮萍五六米。

“这么高?”年轻人嘟囔了一句,又叫了一声,“柯夫。”柯夫一个马步,双手搭桥,做托举状,年轻人足尖一点,抬腿上了柯夫膝盖,接着又踩上了柯夫的手桥,腾身向上。整个动作规范标准,和吕竞男叫卓木强巴等人的一样,只是身在半空中,年轻人双臂如翼陡然展开,足尖在墙面上连踏了五六次,竟然将身体提到一名特种兵难以企及的高度。

看到这一幕,吕竞男忧虑重重。她知道,自己在踏了五步之后,那第六步是无论如何也使不上力了,看似一脚之差,实际是一道难以突破的瓶颈。“噌”,黑暗中迸出一道火花,一簇跳跃的火苗沾上凝脂一般的墙面,先是一暗,随即大明,那火焰沿着墙面凝脂带的走向,如多米诺骨牌般传递开去。

看到那年轻人在空中翻转自如的动作,吕竞男有些凝重的看了看亚拉法师,法师不易察觉的点点头,表示自己也能做到,可当他看见那年轻人落回石浮萍,整个浮萍竟然没有丝毫晃动时,法师又皱紧了眉头。

其余的人观察的目标与亚拉法师不同,大家都仰头看着墙面的那道火线,火线如蛇,沿着墙面向上缠绕,不同佣兵在不同的方位,可以看到不同的景象。那火蛇沿着石柱扩散开来,就像生命之树吐出嫩芽,发出新枝,火蛇一分为二,二分四,开始越分越多,石柱的四面墙体就像早已埋好引线的烟火幕布。那些火蛇时而像盘龙交着上升,时而像河道分流而行,渐渐织就一张由火线织成的罗网,只是附着在墙体的凝脂物体很薄,很快就燃尽,于是火线就诊如一条条火蛇一般,蛇首不断向前游动,蛇尾跟上。到最后,四面墙都能看到无数条金龙向上升腾,速度极快,渐渐升到肉眼难以捕捉到光芒的高度,室内湖再一次陷入黑暗。就在大家都以为火光燃尽之时,猛地一阵刺眼光芒在这根巨大石柱的顶端燃气,熊熊燃烧的火焰竟然发出“轰”的一声巨响,令正在围观仰视的人都为之一窒,仿佛整个空间内的空气在那轰鸣的一瞬间,全被吸附到了石柱的顶端。

那熊熊的火焰似乎燎到了穹顶,穹顶立刻又生出了无数火蛇,像阳光一般向四面散发,

最后有的落到了大厅边缘,将无数小的火盏点燃,有的则沿着其余的石柱盘绕而下,将一根又一根的石柱点亮;甚至有燃烧着的火焰,像水滴一样滴落下来,将原本与穹顶并不相连的石柱点燃。整个过程就像一个巨大的家装灯具卖场,先将中心的巨大水晶吊灯点亮,然后其余小的灯饰也一盏接一盏地亮起来,卖场内各式反光镜衬托着氛围,琳琅满目、造型各异的灯饰看得人眼花缭乱。

那些还漂在湖面上的佣兵们,此刻就是这种感觉,每点亮一个地方都有令人惊奇的发现。原来,这座大厅高不止三层,而是有四层,那些高地错落且又平滑的瀑布将大厅边缘围成了水帘,被那些石柱隔开来的,原本不是廊道,而是一座座佛龛,那些佛像被绘于墙上,每两根廊柱间都有一幅佛像,只是时代久远,很多都已经剥落褪色了。而整个湖内只有他们靠近的中央石柱是一根柱子,其余的石柱全是形形色色的佛像雕刻。有的依托于石柱做出各种造型,而更多的则是静静矗立在湖里,高一点的露出头肩,矮的则只露出头冠。

那些佛像和四周的佛龛廊柱还缠满了奇怪的藤蔓,大多是一些白色的根须,极细极长,就像在那些佛像和廊柱之上覆盖了一层白毛,且还有一种植物,看上去黝黑粗大,就像树干一样,足有水桶粗细,看起来树皮有许多棘刺,刺中间还开着一些红色的小花。那种黑色的植物显然喜欢在缝隙中生长,已经钻穿了不少佛像,还有些佛像被那种植物勒出了深深的印痕。唯一觉得黑色的东西不像植物的只有敏敏,不知为什么,那种东西给她的第一感觉就不像植物,若除去那些花色的小花,乍一看倒有些像海星的腕足一样,就是变大了数倍,不过她没有告诉任何人。

“咦?你们快看!”又有佣兵指着佛像叫了起来,随着其中一些人的叫声,所有人都注意到了,那些原本半浸在水中的佛像在下沉!

不是一尊两尊,而是所有的佛像都在下沉,佣兵们很快发现,不是佛像在下沉,而是湖面在上涨!浮生河的入水量并没有增加,这湖水怎么会突然上涨?

“这是什么机关?”

“太神奇了!”佣兵们又开始聒噪起来。


本章节地址:http://www.zangdimima.net/zangdimima10/364.html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或者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