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见多怪,”年轻人对这群佣兵的素质极不满意,“这个湖和外面的大湖是相通的,你们可以想象一下,将一个大碗倒扣在水中,碗的顶部扣住了一小团空气,如今我们就在这部分空间内,火焰的燃烧将氧气消耗掉,湖底的水自然就大量地涌进来。你们没看见这些火盏都只燃到第二层吗,底层没有火,显然是要被完全淹没的。直到这些火焰燃烧的耗氧量与这个空间的进氧量达到一个平衡,湖面自然就会停止上涨,这算什么机关,只不过是自然原理最简单的应用。”

“氧从哪里来?”亚拉法师好似考年轻人一般地问道。

年轻人嘴角一翘,看了看那些浮生河入口,道:“那不就是输气管道?走在管道里的时候我就察觉到了,风的吹送与河流的方向是相同的,为什么这内湖与外湖相连,内湖却有如此高温,外湖却将近冰点?显然还有一个内循环,这倒是利用了某种机关,估计就在这根柱子底部,有水轮机一类的东西将湖水抽上去,在某个地方进行热交换,令它们变成沸水,再沿着浮生河输送回来,养活这里的喜温藻类,同时带来维持这个空间的空气。还有,这些植物的根须和藻类也能产生大量的氧气。内循环将保持这个空间内的氧饱和量达到平衡,不至于过浓或过低。”似乎在印证年轻人的说法正确,最下一层,那些已经被完全淹没的浮生河河口,开始吐出大颗大颗的气泡,翻涌的气泡仿佛令湖面沸腾,连石浮萍也轻微摇荡起来。

年轻人解释的头头是道,但亚拉法师却听出了别样的信息:“年轻人终究是年轻人啊,这个小伙子似乎迫不及待的想让人知道,他的学识有多么渊博,他的身手有多么了得。说不定,可以套出一些有用的信息。敏敏和他究竟是神马关系呢?”原本法师听卓木强巴说起过,敏敏有个哥哥叫唐涛,因为拍摄紫麒麟而疯了,但是从他的经历和他留下的笔记本看,那个叫唐涛的青年时相当的厉害,所以年轻人一出现,法师就想到了唐涛,可是现在看敏敏和年轻人之间的关系,不像是兄妹关系。敏敏自从身份被揭穿后就一言不发,那个年轻人也没有特别关注她,反而似乎有些防着她,亚拉法师有些困惑了。

法师用眼神暗示吕竞男,示意她有机会就向那个年轻人套话,吕竞男用眼神表示遵命。随着水位的进一步上涨,那柱子的顶端并不是一个大火盆,只是四条边棱有四个缺口,火焰绕着缺口燃烧,看起来就像整个柱子顶端在燃烧一般。这根巨大的柱子,依然像帐篷的撑杆一样,撑着整个空间的穹顶。这根柱子也不是光秃秃地矗立于此,在火焰的下方,柱子的三面,分别有三个巨大的怪兽图腾浮雕,只有一面是空着的,那三个图腾全是一个身子两个头,其中两头为兽,一只是鸟,形象怪异,那些佣兵自然全不认识。

只有亚拉法师和吕竞男才知道,这正是代表着帕巴拉神庙的四方瑞兽,只是……为什么少了一方呢?亚拉法师不动声色的看了年轻人一眼,显然年轻人和他们一样都认出了这些瑞兽,而且似乎还知道为神马有一方是空着的。

“自认为是罪人,所以不愿留下任何痕迹么?和玛雅王的想法一样啊,可怜的戈巴族大苯波,哼,你们根本就没理解存在的真谛!”年轻人在心中讥笑一声,将注意力放在距离他们最近的那四个缺口上。

在四幅巨大的浮雕下,距离石浮萍只有十来米得地方,石柱的四棱还有四个缺口,这么近的距离已经足以看清,那四个缺口是四道门,那火焰燃起之后,年轻人就一直让石浮萍绕着巨石柱转圈,显然是在考虑该选择哪道石门。亚拉法师还是头一次看到那个年轻人露出犹豫,显然他也没到过神庙,他只是掌握着某些他们不知道的线索,似乎知道神庙里的一部分线路。

年轻人让浮萍在双头鸟图腾的右侧棱停下,这里正好有一株黑色粗藤钻透了石壁,贴在柱子表面,年轻人道:“我上去看看,你们在这里等我。”说罢,攀缘而上。

年轻人两三下就到了那门前,亚拉眼神一动,吕竞男起身,柯夫立刻紧张起来,道:“干什么?坐回去!”

吕竞男起身后便向边壁闪,柯夫枪口一转,竟能跟上吕竞男的速度,枪身挡在吕竞男身前,她伸手去格,柯夫将枪口小巧的一调,绕着吕竞男手腕转了一圈,依然挡在竞男身前。一秒之内,两人先后变了四五次动作,竞男竟然没法在前进,柯夫也没能把她逼回去。就在另一名佣兵反应过来之前,一只干瘦的手搭在柯夫的枪口上,柯夫顿觉枪口重逾千斤,惊恐的瞟了亚拉法师一眼,似乎不敢相信这个干瘦的老头儿在受了那种伤之后,还能有这么大的力量!

就趁那当口,吕竞男从柯夫枪口前避开,跟着攀上了黑藤,爬了两米又告诉柯夫:“怕我逃走,你尽管开枪。”柯夫抬头看看竞男,又看看亚拉法师,最后看看在上面缺口端详的年轻人,重重地哼了一声,眼看着竞男爬到了年轻人所站的高度。

年轻人似乎根本就不在意竞男能上来,就像问一个老朋友般问道:“你对这些图腾和这扇门有什么看法?”

竞男道:“它们是辛的祭护神。在古老的苯教传说中,苯教的祖师辛饶居住在天界,一天突然得到神启,告诉辛饶米沃,当时机来临时去雪域高原,向第一位七赤王传播密教教义,要支持那里的王、僧侣和教义。当祖师辛饶觉得时机到了,就决定来西藏帮助聂赤赞普,四位女神将他送离天界,同时他从天界带来了一条龙、一只金翅鸟、一头狮子,也有说法是一条龙、一只鹰、一头狮子,这三种神兽就是辛的祭护神,又称护身战神,后来又受到中原瑞兽的影响,最终形成了密教独有的三种祭护神:貔貅、麒麟、凤凰。”

年轻人较为认同的点点头,补充道:“在象雄传说中,苯教的祖师帮助的是象雄王,辛饶的护身战神也不是龙,而是大象。”

“立方体?这代表神马?”或许在火焰燃烧的同时,这个缺口的石门就已经打开,竞男可以看到门里一级级向下的阶梯和门框上的立方体雕刻。

年轻人道:“光卵,现世之王的诞生之卵,象征生存、光明与希望,向下的石阶通道是右旋转或反万字的化身,嗯,看来这条路没错了。柯夫,让所有人都上来,从这道门进去,走到底,就可以休息一下了。”

年轻人向下喊话,忽然皱眉,移开了自己的脚,盯着地面,他的脚下已被黑的的藤蔓钻了洞,一根粗大的黑藤取代了岩石的位置。

方才年轻人似乎察觉自己脚下有异动,但他挪开脚面,却只看到黑色的粗藤,没看到别的东西,他警惕的看了竞男一眼,吕竞男也正好奇的看着他。

年轻人不知道,虽然他对眼前展现的机关胸有成竹,但他仍低估了古戈巴族人的智慧,所有的机关都是环环相扣的,解开一环,必定要惊动另一环。

在众人都无法看穿的湖底,正静静躺着那位祭湖之主。原本温暖的湖水令他陷入千年香甜的美梦,先前开启众生之梦的巨大震动,已经令他很不满了;如今火焰点燃,大量冰冷的湖水涌进来,更是冷得那位祭湖的主人打了个哆嗦,祭湖的主人出奇的愤怒了!只是千年的沉睡和过于原始的神经系统令他完全恢复生理机能,还需要一个时间过程,不过,想来不会太久!

对于这一点,卓木强巴和莫金就有深刻体会!

莫金还在像一位修理钟表的老工匠一样有条不紊地工作着,卓木强巴则紧张不已地看着那条黑色蔓藤将自己的身体从岩缝中抽离,退出来一截,又退出来一截……

每退出一次,他的活动范围就大一些,距离卓木强巴和莫金就更近一些,听了莫金的建言,如今卓木强巴是打也不敢打,躲又不能躲,只能眼看着那东西越来越近,心里的紧张感也一分一分的上涨。“喂,还没好吗?”卓木强巴已经不知是第几次提醒莫金了,莫金的回答永远千篇一律:“还差一点点。”也不知道他那一点点究竟是多少。

“已经过来了。”卓木强巴道。

莫金头也不回道:“挡住!”

卓木强巴看了看手中的枪,笔画了一下枪的长度,不行,还没有那口器大,撑不住那张大嘴,要拿什么去挡?

那条黑藤的大嘴已经够得着卓木强巴了,它似乎也感知到这点,便不再后退,身躯扭动着,将探头一样的藤尖伸了过来,在距离卓木强巴还有三五米远的地方,像蛇一样扬起上身,“嘭”的一声,将伞一样的口器完全张开,四只螳螂臂嚣张的挥舞着,里面的小钩和触须一样的舌头拼命蠕动,似乎想吓唬卓木强巴。

卓木强巴对此早有心理准备,见那口器一张开,抬枪就将子弹往那嘴里送,就算那口器是钢制碾磨机,也要被卓木强巴的子弹打成一团废铁,而那张四只螳螂臂撑开的肉膜罩子,也已被打得千疮百孔。

肥美的鲜肉没吃到,先吃了一肚子子弹,怪物生气了,腰肢一摆,异常灵活的绕向侧面,那些子弹全部落在了它的身上,虽然身上多了一些弹孔,但这些子弹对他那庞大的身躯来说,恐怕就像被针扎了一下,有些小孔而已,无伤大雅。

卓木强巴急忙调转枪口,可那怪物更快,破肉罩子一下就来到了卓木强巴身边,螳螂臂像镰刀一般飞舞过来。

卓木强巴避开了镰刀,可那怪物还有舌头呢,像变色龙一样可以弹出体外数米长的舌头,一下就卷住了卓木强巴的手臂和枪。十几根触须的力量,卓木强巴竟然无法抗衡,他赶紧松开握枪的手,另一只没被卷到的手拔出到来快速斩下,谁知那些触须韧性极强,斩不断,只能去割。卓木强巴快速割了数次,割断三根触手,总算在那螳螂臂合拢之前,从肉罩中脱身而出,可手臂上仍被一枚小钩划走一缕肉丝,卓木强巴没想到,那钩子也能伸这么长!

卓木强巴翻身躲避开,那怪兽却没有乘胜追击,反而合拢了肉罩,似乎吧唧着嘴,细细品尝鲜血的味道,唔,比蟑螂好吃多了,怪物高兴的全身都在发抖。卓木强巴大感苦闷,明明那么多枪击中了这家伙的嘴,也有无数小钩和肉舌被击碎,可它却似乎没感觉,看来这种生物的神经系统真的很不发达。没有痛觉的怪物,无疑比预想中更为可怕,卓木强巴脸色难看地大声问道:“还没好啊!”

莫金则欣喜道:“看见光了,看见光了!”有光从孔明墙的另一侧透过来,卓木强巴又在大声问:“能不能撞开啊,我挡不住它了!”

只见那怪物又张开了硕大的口器,“噗”的一声将卓木强巴的枪吐了出来,这玩意嚼不动,硌牙。卓木强巴已经拔出了另一把枪,眼睛却在搜索着,这家伙的致命之处在神马地方,刚才那第一轮攻击,躯干、口器都打了,可这怪物浑然没事,难道这家伙没有致命的弱点?

莫金这时心情很放松,马上就能打开孔明墙了,他转头说了一句“那可不行……”就突然愣在那里,莫金正好看见怪物张开口器吐出枪的一幕,他只知道卓木强巴在与神马东西搏斗,可从未想象过那东西是神马样子,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顿时叫了出来:“那是什么?”

莫金的声音大了些,那怪物顿时将肉罩转过来对准了莫金,待莫金看清那四只螳螂臂,那口器中的小钩和肉须,又是大惊!卓木强巴得空向莫金解释道:“我不是跟你说了吗?这就是我们见到的树藤一样的东西,那些蟑螂是他的食物,蟑螂吃水草,吃微生物,这家伙吃蟑螂,典型的生物链饲养技术!”卓木强巴一说话,那肉罩又偏过头来瞅了瞅卓木强巴。

莫金恍然大悟:“噢!这家伙就是那个‘酷的不能再酷’!”

“是啊,”卓木强巴无奈地咧咧嘴,重复道:“他就是那个‘酷的不能再酷’!”

那个大肉罩在莫金和卓木强巴两人间来回扫视,最终还是选择了卓木强巴,刚才鲜血的味道还满嘴余香,卓木强巴流血的手臂就像香味的散发源,显然它体表的肉质小花也不止是能吞吐薄雾。

卓木强巴与大肉罩又展开了新一轮的搏斗,见莫金愣在那里,大叫道:“还不快去开门!”

莫金继续摆弄墙砖,卓木强巴侧步滑移,单手提刀猛挥,“哧啦”一声将肉膜划开一道大口子,可这样的结果却反而使那螳螂臂更加灵活了。卓木强巴手腕一翻,又斩在螳螂臂上,没想到那堪比螃蟹钳子的骨壳,比预计的要硬,卓木强巴这一刀竟没能斩下去,同时另一只手的枪声不断,也没能给那东西造成太大伤害。

那怪物太灵活,缠斗太紧,卓木强巴几次想腾手扔手雷都没找到时机,忽然墙洞里有光线透过来,却是莫金将孔明砖移开一块。卓木强巴就地滚了两滚,看清洞内的情况,莫金又移开两块砖,将墙上的洞口打开到三十厘米见方。那怪物的蟒躯缠过来,卓木强巴一个鱼跃跳出包围,在空中把刀扔出去,这才腾出手来扔了一枚手雷,这时莫金移开第四和第五块砖,墙洞已经有半米见方。

卓木强巴扔出手雷后,实在不愿与这个怪物缠斗,直接从尚未全开的墙洞中钻身跃出,同时对莫金道:“走!”

莫金没想到形势已经急迫的等不及他把门完全打开了,扭头一望,那怪物大嘴翕张,身后十余米的地方,被炸出一个大洞,露出许多白色的筋腱一类的东西,难怪刚才只听得一声闷响,竟然是那怪物将手雷吞进去了。可是被炸成这样,也丝毫没有影响那怪物的活动能力,眼见那大嘴奔自己而来,莫金也一耸身,像游泳运动员入水一般,从那个墙洞中钻了出去。

怪物的大嘴被卡在墙洞外面,只弹出十余根触须似地肉舌,也是无功而返,从洞口悻悻地退出去了,莫金长松一口气,道:“搞定。”

“谁说的?”一旁的卓木强巴以冰冷而又严肃的语气道,“好像搞不定!”


本章节地址:http://www.zangdimima.net/zangdimima10/365.html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或者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