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金这才回过头来,看着全新的环境,在他眼前是一个巨大的环形大厅,就像奥运会主赛场一样呈椭圆形,但比莫金见过的任何一个奥运会赛场都要大无数倍,在这环形大厅的中央竟然是一座湖!

大厅通高四层,每一层都有一圆环形廊道,廊道边缘每十米便有一根双人合抱的立柱,使整座大厅看起来先个无比巨大的歌剧院,而大厅的穹顶呈日轮辐射型,由一根初步估计有六七十米至今的中央立柱支撑着。湖水已经芒果大厅的底层,而湖中竟由许多佛像造型笔力,湖面荡着一层藻类,大多已经与那些佛像融为一体,

那根中央立柱的顶端和所有廊道的内墙以及那些佛身体的某些部位都燃烧着熊熊烈火,将整座大厅照得明晃晃的,同时也讲那些当空乱舞,似乎怒气滔天的黑色藤蔓照得清清楚楚!

“Oh,shit!”莫金傻眼了,就他们眼前所见,那些拿鞭乱抽的巨大藤蔓,少说也有二三十根,而还有更多的在缓缓蠕动,要从墙体、从佛像体内抽离出来,也不知道是谁激怒了它们,它们仿佛在到处寻找而供发泄的物体。

只是一根都那么难以对付了,而眼前却出现了一群,难怪卓木强巴说话的声调那么冰冷。而那些长条形的怪兽也一下子就找到了泄愤的出口,就是那两个突然从墙里钻出来的小爬虫,已经刚知道他们引起的震动了,灭了他们!

莫金看着卓木强巴道:“你有什么好办法?”

“好办法?”卓木强巴憋了莫金一眼,又看了看那十几根稍稍围过来的黑藤,只间那些家伙在同一时间展开肉膜,露出巨大而狰狞的口器,一齐扑了过来,卓木强巴大声道:“跑啊!”

于是,两人就在这巨大的椭圆环道走廊上,以跑一百米的速度开始冲刺一万米的距离。

黑藤的藤蔓从湖中探出湿漉漉的身体,发动一次又一次如同灵蛇捕食的攻击,迫得卓木强巴和莫金上蹿下跳。刚开始莫金还满心希望地告诉卓木强巴:“说不定它们为了争夺我们而自相残杀起来,道时候我们就可以乘机逃脱了,低级生物往往都会犯这样的低级错误。”可是很快,莫金就意识到自己错了。那些黑色藤蔓,人家配合得亲密无间,一根藤蔓发动完全攻击,另一根藤蔓境界者又来,前面有堵截,后面的紧追不舍。两人蹬墙,滑铲,抱柱,甚至下湖,能现得招数都想尽了,仍难摆脱一浪高过一浪的汹涌进攻,

没多久,攻击就开始升级,那些藤蔓钻破了墙体,从墙体内ye探出头来,加入攻击的行列,莫金一面忙不迭地躲避那些挥舞的镰刀和不断射出的触须,一面抱怨道:“怎么会有这么多?那些戈巴族人,到底养了多少这种东西在这里?”

卓木强巴心道:“祭湖,祭湖,难道是指这座内湖,对了,那湖中的佛像不正是一座坛城的布置!那祭湖之主,捕食应该只有一个吗?难道经过一千年的繁殖,数量激增?”

同时两个人都在思索如何才能摆脱这些攻击。

在卓、莫二人疲于奔命时,佣兵的队伍已经下到台阶的底层。那些向下的台阶很长,前面几圈都是一百米左右才有一道九十度的转弯,接着又下台阶,又是左转,左转,左转,每转一次,台阶都要短一些,他们就像行进在海螺的螺旋线里面。到了核心之后,不知怎么拐了几个弯,他们又开始右转,然后每转一次台阶又相应增加一些,若不是台阶始终是向下的,他们恐怕会以为自己又循着原路回去了。

年轻人在心中默念:“从反万字轮回的起点,转到反万字轮回的终点,完成了无想转身,所有的洗礼我们都已经接收,神庙也该出现在眼前了吧。”

外面的灯火一直沿着台阶照下来,想到到达底层就可以休息,佣兵们都跑的十分快,转眼就到了台阶的底层,这是一间并不十分宽敞的石室,仅约两百平方米,六七十个佣兵站在里面还有些拥挤。石室中间放着四个由石片砌成的长方体,看上去就像四座棺椁一样,四壁都有壁绘,画着佣兵们从未见过的怪兽或恶魔,石室顶端则伸下八根黑色的柱子,柱头一端尖锐如梭,可除了进来的石门,石室的四面墙都封的死死的,不像有出路的样子。

佣兵们大失所望,纷纷不解的盯着年轻人,这就是所谓的神庙?一间什么都没有的破落的石屋?与先前所见的那些比起来,这简直无法比,只有一种可能,那四道门前年轻人选错了路!连亚拉法师和吕竞男也持相同观点,那些绘画和石片砌成的长方体,显然不在他们的教派印象之中。

与所有的人相反,年轻人却是大喜过望,看着石壁的绘画,喜道:“就是这里,没错了。”他开始向佣兵们解说起来:“这是象雄墓葬形式。”他指着那四个长方体道:“在古藏和象雄,一直都用将死去的灵魂神格化的做法,将生前强大的人安葬与神圣的建筑中,起着庇护后人的作用。显然古戈巴族人在修建这座神庙的时候,沿用了这种做法。”年轻人又指着四周的壁画道:“这些全是古苯教和象雄的神灵,恐怕真正见过它们的专家,全世界也都能用是个手指头数出来。分别代表了忠诚、勇武、智慧,等等,全是些守护的神灵,保佑在这间石室的人安全地抵达彼岸。”

有佣兵指着头顶那八根黑色的柱子问道:“这是什么?图腾吗?”

年轻人摇头道:“这怎么会是图腾?我看倒有些像外面那些黑色的藤蔓,看见那些红色的小花了吗?应该是藤蔓的尖端吧,那些藤蔓显然喜欢沿着缝隙生长,竟然将这里钻的到处是洞。”

“可是这里什么都没有啊?”有个佣兵嚷起来,这才是它们最关心的问题。

年轻人道:“整间石室,就是一个机关。”

“机关在哪里?”吕竞男和亚拉法师可不像佣兵那么好糊弄。

年轻人一指眼前的石棺,道了声:“喏。”见吕竞男马上要去劈长方体,他赶紧道:“少安毋躁,这是四选一的机关,选错了那可就真的没有办法了,只能退回去,进另外一道门。”

亚拉法师皱了皱眉,这四座石棺封的如此严密,听年轻人的说法,显然每一片石头都有可能破坏了机关,那该怎么寻找正确的石棺,四选一,好运气只占百分之二十五啊。

年轻人不慌不忙道:“幸好我们有现代科技帮忙,从来不打无准备之战么。”说着,他从柯夫手里接过一个类似手提B超一样的小机器,对着石棺一座一座地探查起来。

刚查到一半,突然听见一个声音道:“那是神马?”佣兵们吓了一跳,那分明就是莫金的声音。紧接着又是一句:“噢,这就是那个‘酷的不能再酷’!”声音是如此清晰,仿佛就悬在众人头顶,年轻人也不得不停下手里的工作,探寻声音的来源。

很快,又听到卓木强巴叫了一声:“快跑!”吕竞男、亚拉法师和敏敏都是面色一变,亦喜亦忧。年轻人则注意到那些附着在黑色藤蔓体表的小红花,不禁变色道:“拟声!”

“what?”柯夫一直紧随在年轻人身旁。

“和拟态一样。拟态是一些动植物用来逃避天敌的伪装,而拟声则是一些动植物用来诱捕猎物的手段,它们捕捉空气中最强烈的震动并将其记录下来,然后利用自身震颤来模拟空气中的震动,就像复读机一样。这是一种无意识的行为,捕食的动植物本身并不怎么高级,但是能发出这样清晰的拟声,这些东西怕是食肉……”年轻人猛然惊醒,提心那些挤在一起的佣兵道:“小点心,那些黑藤可能会动!”

不过提醒似乎来得晚了些,年轻人刚开口说出最后一句,那些黑藤已经“嘭、嘭、嘭、嘭”纷纷张开了肉罩,伸出螳螂臂,向佣兵们扑了过来。

本来地方就小,佣兵们挤在一起,又没有准备,那些黑藤一抓一个准,顿时就有八名佣兵被罩住了脑袋,整个被包裹在肉膜里,连惨叫都来不及发出。其余佣兵还在错愕时,之见那八名佣兵,有的直接被完全裹住,有的还露出一双腿在外面,抖了两下,纷纷被黑藤带到半空中,然后就像一个人吸入一根面条般,“哧溜”一下整个人就没影了。

那些低等生物的胃口奇大,八名佣兵下肚后马上又张开了肉膜,向拾取器一样伸了下来。这时佣兵们回过神来,纷纷开枪射击,自己人相互踩踏挤压,避免被那可怖的大嘴吸进去。一时枪声大作,场面混乱不堪,机会!吕竞男看了亚拉法师一眼,问他是否要趁乱离开,亚拉法师微微摇头,表示自己的伤不允许自己做剧烈运动,不如跟着这个年轻人看看,看看他们的神庙。

吕竞男娥眉轻蹙,心中突然想到:“难道那个人与法师交手的那一拳,也是有意为之?令法师伤重无法行动,进而也限定了自己的行动?这一切早就在计算之中?那么那个人的心思,未免也太可怕了吧!”每一步都是早就想好了的,根本不怕自己逃掉或者有什么别的想法,他们甚至连对手没有想到的可能性也已经考虑在内,与这样的人作对会令你生出一种无力感,就好似不管你如何挣扎,却依然被对手牢牢地掌握在手中。令吕竞男有过这种感觉的,还只有二层雀母的那个小矮子。

那些大肉罩根本就不惧怕子弹,尽管你将它打得千疮百孔,它们照吃不误。这一点卓木强巴已经深有体会,现在轮到这些佣兵们尝尝滋味了,很快,又有三名佣兵被吞了下去。而其中还有一名佣兵是逃跑不及,绊倒后被到拽进去的,惨呼连连,双手扒地,那情形足以令别的佣兵胆寒心战。

其中一条藤蔓,由于被连续多枪打在同一个位置,加上一连吞了两个还未来得及消化的佣兵,终于承受不住自身的重量,躯干自被枪洞穿的地方撕裂开来,最早被吞的那名佣兵像个水泥袋子,“噗”地落回地面,其余佣兵纷纷退避三舍,这名同伴死的太惨了,浑身都是黏液,双目鼓出,最可怕的是他全身,连防弹衣带肌肉纷纷被划成一条一条的,深可见骨,又被蠕动压缩,为了适应那种腔肠宽窄,骨骼完全被压的变了形。

柯夫大怒,从旁人手中抓过一把带弹鼓的枪,对着那条快断的黑藤一阵猛扫,那条黑藤被射断在地,岂料却没死,落在地面灵活的像条泥鳅,反身一弹,又向最近的一名佣兵扑去。那名佣兵还没有被碰到就已经吓得大叫起来。眼看着黑藤弹出了触须,裹住了他双脚,那名佣兵更是慌了神智,眼看就要提枪乱射,被年轻人一掌将枪击飞,跟着年轻人双手至那名佣兵腰间一抹,拿出手来时,每只手各扣了两枚手雷,对着在地面肆虐的那根“大泥鳅”便扔了过去。

吕竞男注意到,那年轻人不知道用了什么方法,手雷在手心的时候明明没有拔插销,可是在出手的那一瞬间,插销竟然自动脱落出来,神乎其技。“单手抛雷术”吕竞男在心中默念了一遍。

四枚手雷连成一线,先后进入那张可怖的大嘴中,接着就是一阵轰鸣,那截“泥鳅”被彻底炸成一堆肉泥,再也不能伤人,不过,就是那些碎肉,竟然还在不停扭动,被浇了一头一脸肉汁的佣兵们彻底惊呆了,这究竟是什么怪物啊!

年轻人道:“笨蛋,别把它们打下来,没看见它们的根嵌在岩石中,根本动不了吗?躲远点,别被它们抓到就是了。这些低等生物的捕食只是一种本能,它们的神经系统迟钝的令它们根本没有痛觉。而且一看长成这种长条形,就是拥有环状神经节的生物,你把它打下来,反而让它没有了限制,它们凭本能神经反应,一样可以吃人。”

柯夫不解道:“怎么会这样?”

年轻人道:“低等生物不需要大脑,它身体的每一部分都能凭借自己的神经系统运动,就像壁虎的尾巴,掉了还能扭动;一些蜘蛛的腿,断了还能伸缩;蛇头被斩下,依然会跳起来咬人。我奇怪的是刚才的声音,为什么所有的藤蔓都会发同样的音?”

年轻人突然想通了,倒吸一口冷气,道:“我明白了,这些藤蔓并不是单独存在的,它们只是一些触手,是捕食器,那个家伙就像海葵一样拥有无数的触手,这些黑藤共享一个身体,所有的营养大家均分!北方的魔龙赞,原来是这样,幸好我们从湖面经过时,没有将它惊醒。‘酷的不能再酷’!”想起莫金给这家伙起的名字,年轻人嘴角翘起了一下,见佣兵们安定下来,他又开始探察。

那些佣兵听从年轻人的命令,纷纷尽量蜷缩在那黑藤够不着的角落里,偶有躲得不够远的,被黑藤射出的触须缠住了,马上有七八名佣兵去帮忙,拉人的拉人,刀割的刀割,与黑藤展开拔河,总算是没有增添新的伤亡。

在核心地带,就只有年轻人一人拿着探测器探测,每每有黑藤攻击,也不见他有什么动作,却轻巧的落在黑藤的攻击范围之外。接连几次之后,不知是年轻人发现了黑藤的奥秘,还是黑藤放弃了攻击,总之,就好像那些黑藤根本感觉不到年轻人的存在一般,将注意力都集中到了躲起来的佣兵身上。

“找到了。”年轻人一叫,那些黑藤又攻了过来,年轻人头也不抬,竟将一枚手雷的触爆器,在手里就揭开来,然后才迅速无比地一扔,起爆时间掌握的刚刚好,那枚手雷正好将黑藤的口器前端连同整个肉罩给炸没了,剩下的部位自然伤不到年轻人。

接连几次徒劳无功的攻击,那些黑藤似乎渐渐退了。佣兵们都看到黑藤体表产生了一圈一圈的蠕动波,往岩层里缩了回去。而年轻人在选定的一个石棺外,敲敲打打,似乎发现了机关,找到石棺外的一片石块,用手钳住往外一拉,整个石棺竟然都散架了,石片坍塌了一地。那里面没有尸骨,而是一根圆柱形的东西,两头大,中间稍细,直径有二三十厘米,造型颇有些国际象棋中的车。圆柱的顶端有一个横向圆孔,大概可供一根竹竿穿过去。

“你,你,过来。”年轻人唤来两名身体强壮的佣兵,将一把枪从圆孔中插过,让两名佣兵分别站在枪的两头,指着圆孔道:“推。”

亚拉法师见吕竞男在一旁愁眉不展,告诉她道:“神庙是收藏珍宝的地方,为了不让外人玷污,将机关修的复杂一些,也很平常。”

吕竞男摇头道:“能从这么多石块里找到唯一的支撑,那个人的眼力比我预估的还好。”

亚拉法师这才明白,吕竞男是为什么而担忧,不免轻叹:“是啊,塔西法师在就好了。”

那两名佣兵如推磨盘一样转动着圆柱,随着圆柱缓缓转动,整间石屋竟然开始倾斜,佣兵们都有些慌乱,那些黑色藤蔓似乎也有所察觉,蠕动退去的速度更快了。


本章节地址:http://www.zangdimima.net/zangdimima10/366.html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或者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