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人眼前景象一变,出现了一座由石头砌成的雄壮魁伟的宫殿。它给人的第一感觉便是大,仿佛他们是从洞穴中爬到了草原上,那种天地陡然一空,辽阔无边的视觉冲击,让所有人方才都悬着的心,顿时放平,像落到了一个舒坦的所在。

巨大的立柱,巨大的佛像,巨大的地板,当每个人看到这座地下神庙的真容时,首先便感到了自己的渺小,他们如同一群坐着火柴匣子的蚂蚁,来到了一座真正的客厅之中。那无处不在的熊熊火焰,或许是在祭湖就被点燃了,或许是他们乘坐的石屋与方才那个纺轮相撞点燃的,这都不重要了,只是那一块块平滑如镜的地板,就将他们的目光吸引住了,而四周还有那无数庄严、肃穆、威武的佛像。

当所有人都沉浸于那种震惊的喜悦中时,年轻人却敏锐的捕捉到方才那个巨大的纺轮移动到另一条轨道时发出的碰撞,紧接着他们来的方向,便传来了更为剧烈的震颤。他赶紧向那些还站在石屋里发呆的佣兵道:“赶快出来,这个出口要被淹埋了。”

佣兵们全部离开石屋后,石屋又发生了猛烈的碰撞,从斜坡上方倾泻下与石屋同等体积的整块岩石,也不知道有多少块,将石屋生生挤成了一堆碎砾,将他们来时的斜道完全堵死。

大多数佣兵都沉浸在那令人窒息的震撼中,还是有少部分人慌乱起来,年轻人道:“不用担心,自然有别的出路,古人这样做的目的,只是为了让那些贪图盗宝的贼生出绝望之心。现在,大家可以在这里休息了,如果有什么看得上的东西尽管拿,没有人会阻止你们,不过我要提醒你们一句,随着我们行程的深入,你们看到的东西只会比眼前的更好,到时候找不到东西来装,就别怪我没提醒你们了。”

佣兵们欣然领命,一个个比吃了兴奋剂还兴奋,哪里有疲倦之相?吕竞男轻蔑的看了一眼作鸟兽散的佣兵们,来到亚拉法师身边,同法师一起带着崇敬的目光打量这座先人们留下的殿堂。年轻人就站在他们不远处,目光与法师所关注的一样,如题俺们般高大的桌案上,刻着一些巨大的铭文。

“迷失于贪婪的人,将跌入无尽深渊。”年轻人将铭文用中文念出,嗤笑了一声。

就在纺轮启动了机关,石屋被碾碎的同时,祭湖上方也起了一些变故,首先便是强烈的震感传来,不仅卓木强巴和莫金觉得不妙,就连湖底的主人也觉得不妙,它愈发大力的挣扎起来,要离开那冰冷的湖底。可是它的体积太过庞大,这样做的结果就是,湖面上一些巨大的石像被生生推到,砸向湖边的环形廊道,加上祭湖底部本身的震动,仿佛整个大厅都在震动。地动山摇,卓木强巴和莫金小心地扶着边壁,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

直到震感稍弱,莫金和卓木强巴才再度打量湖心。“天哪,你看到了吗?”莫金惊呼道。卓木强巴道:“那么大,谁看不到。”

此时祭湖的湖心出现了一个庞然大物,它的体积大约有整个祭湖的四分之一大,身体臃肿,露出湖面的部分是一层长满触须的皮囊,由于身体过于肥大,以至于许多部位都被卡在石雕的佛像中,也正是由于它的蛮力,竟将那些佛像挤得东倒西歪。

那个东西,说它是海星、海胆、海参、海葵,或珊瑚、鱿鱼、章鱼、乌贼,怎么形容都不过分,毕竟卓木强巴和莫金看到的只是它身体的一部分。那层皮囊就像生气的河豚鱼一样鼓鼓囊囊,连接着许多黑色的藤蔓,直到这时卓木强巴和莫金才明白,他们先前看到的不过是这个家伙的触手而已。那些触手的长度从几十米到几百米不等,黑色的触手显然是已经发育成熟的部分,在黑色触手之间还有许多乳白色的、半透明的触手,看起来要短小很多,一簇一簇的就像海葵的触手般;而那些半透明的触手中又隐约有黑色的线,各自不按规律的蠕动着,就好像寄生着别的寄生虫一般,或许那些触手也有别的作用;而另一些触手则又细又长,外形有些像海参,动作则像水木的裙边,一吞一吐,伸缩不定。若要说得形象些,就像是一大群种类各不相同的蛇类生物,尾巴都长在一起,每一条蛇都各自独立的行动着。

卓木强巴和莫金看着这个前所未见得怪物,惊愕的说不出话来。

联想起那段墓室铭文,卓木强巴才明白过来:“祭湖之主只有一个,这座湖和外面的湖或许是相通的,这家伙钻进来之后,吃得太胖,所以出不去了。”

莫金则注意到另外一件事,提醒卓木强巴道:“看,有路了!”

原来,那些被祭湖之主挤压倒塌的湖中佛像相互倾塌着搭在一起,居然连成了一条桥梁,虽说这座桥是由湖中的许多长满青苔,滑不唧溜的柱子组成,但卓木强巴和莫金一样,只看了一眼就能隐约勾勒出跳过去的路线。

“走吧。”卓木强巴开始深呼吸,为接下来的一连串冲跳做准备,他们必须在这个怪物从湖里爬出来之前离开这里。

沿着佛像滑行,蹬踏,侧墙起身,猫步,猿行,狼跳,折返跳,卓木强巴为了引开扑向莫金的触手,甚至使用了飞索,在一连串的跑酷运动之后,两人总算有惊无险地抵达了祭湖的中心,来到卓木强巴选定的门前。

台阶向下延伸,那一盏盏跳动的火焰,欣然地引领着路人,门楣上凸出一个锥形符号.卓木强巴看到后愣了愣,这符号没见过啊,金色的门框边倒是有一行小字,卓木强巴思索了片刻,翻译为:“需要带着虔诚的心前往。”但他忽略了那行字的另一个意思:“赎罪之路,”

莫金则有些狐疑地看着那道金色的门框,记得还小的时候似乎见过类似的东西,祖父还告诉过自己,这种金色门框有着某种特殊的含义,而且不管哪个国家,哪个民族,其意义都是相通的。

两人沿着右旋的海螺阶梯向下,前一段路程与佣兵的队伍几近相同,只是阶梯最后,却不是通往一个两百来平方米的小石屋,而是一座大殿样式的建筑。这座大殿高约十米,殿身狭长,中间是数米宽的青石大道,两侧则是各种造像,虽然比起佣兵们见到的那座大殿要渺小许多,但对卓木强巴和莫金而言,这仍是一座庄严雄伟的大殿。

“这就是神庙?”莫金言语中不免透出一缕失望,比起他们在湖底走廊所见,这里的雕饰未免太简陋了些。

那些石像和地板以及廊柱都是裸雕,没有上色,甚至留着明显凿刻的痕迹,而除此之外也没有精美的摆设,唯有那两行火苗一耸一耸地跳动着,让这个大殿显得阴森森的。

卓木强巴注意的则是两侧那些七八米高的造像,那些造像不能说是佛像,卓木强巴对密宗的佛像已经有了一些大致的了解,虽然里面的佛像大多是愤怒相,显得十分凶恶,但卓木强巴仍能从那些佛像的造型说出古人这样塑造的用意。可眼前这些,都是卓木强巴从未见过的造型。这些造像全都有个大肚子,脸上的肉也很多,有些像笑口弥勒佛,但显然又不是弥勒佛,他们的衣着很怪异,大多都有头发,有些还戴着独特的帽子,有的头上有犄角,有的长着猪鼻蛇嘴,看上去线条简单且粗陋。

而令整座大殿显得阴森森的,还是那些造像的肚子。那些大肚子如十月孕妇,而且肚子上被古人刻出一些可怖的图像,有的肚子上咧开一张大嘴,露齿而笑,有的肚子上伸出三双婴儿手臂,有的长满了眼睛,有的干脆肚腹裂开,露出肚腹中似人似兽的动物。

卓木强巴又取出方新教授的电脑,摄入部分造像,在电脑里进行图像比对,还真让电脑找到一副近似的图像。那是一个考古队在阿里地区发掘到的,据考证应该是象雄文明时期的雕像,比卓木强巴看到的这些要小得多,通高不过六十厘米,也是一样线条简朴而怪异,长着类似猪妖的头颅和大肚子。而图片说明上写着:“疑是古代蒙昧时期的神灵崇拜,或许与早已遗失的古苯教有关,目前没有发现类似雕刻作品,”而神像的象征和祭祀意义一栏写着:“待考,”

卓木强巴告诉莫金道:“这应该是象雄文明时期一种半人半兽的古代巫蛊神灵崇拜,说不定这只是通往神庙的一条通道,还算不上神庙。”

“哦”莫金也认为理应如此。

两人沿着中央的石板大道向前走了一段,这座大厅里总共有二十几尊神灵,被两旁怪异的神灵俯视的滋味并不好受,好在很快大厅就到头了。大厅尽头却只留了一扇小门,两边高墙林立,石门紧锁,卓木强巴看着墙上的大字,心中更加认定他选的路没错,因为墙上面刻着的字和神庙外刻着的是一样的:“一个血统纯正的人,一个智慧绝伦的人,一个没有畏惧之心,身手了得的人!”

“瞧见了吗?”卓木强巴指着那几行大字对莫金道。

莫金点头,摩挲着门道:“这庙门……”骤然瞅见门旁有一个小方孔,正好在“血统纯正的人”那个字的下面,莫金略微用探灯一照,接着就将手伸了进去,卓木强巴道:“当心机关。”

莫金回头望了卓木强巴一眼,这还是卓木强巴首次提醒他小心,不一会儿,他缩回手道:“里面有个握手,但是我扳不动。”

卓木强巴也伸手去试,忽听“咔嗒”一声,接着“呼”的一声整道石门向上升起,莫金道:“你怎么做到的?”

卓木强巴道:“我也没扳动,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两人也不愿探究,只往门外看去,门外却没了灯火,一片漆黑幽寂,一股暖风夹朵着潮湿土壤的气息扑面涌进。

“怎么回事啊?”卓木强巴向前走了两步,突然被莫金一把拉住,莫金惊魂未定道:“没路了。”

卓木强巴探灯朝下,也惊出一身冷汗,可不是吗,那道门外竟然是空的,自己再往前一步,就不知道跌到哪里去了。卓木强巴扶着门框,向下看去,也是漆黑一团,不知道多深。再探头向左右上下打量,竟然全是空的,这道门竟是开在悬崖峭壁的中央,而这道峭壁则屹立于某座山的山腹中。怎么会没路?正惊疑间,对面传来一阵“嘎嘎”声响,像有什么东西过来了,莫金一脸晦气道:“是连环机关,都怪我们太心急了。”

对面伸过来的是一座桥,也许说它是一把梯子更为恰当。它的结构像是铁轨,也是由那种非金非石的轻便材料构成,一截一截地延展过来,这种机关卓木强巴倒是熟悉,脱口而出道:“鲁班的云梯工艺。”

莫金刚道:“喂,这上面好像有字。”在云梯的前端还有两根不大的柱子,好似建桥的纪念柱,卓木强巴仔细看了看那些字,翻译道:“踏上这条路的人,永远不要……不要放弃?唔,那意思就是说,前面或许有困难,但坚持就是胜利。”

莫金满脸疑虑地看了卓木强巴一眼,他对卓木强巴的翻译水平产生了怀疑,卓木强巴自己也在想:“好像不是放弃的意思?永远不要什么呢?唉,导师的电脑里关于这方面的资料太少了。”

两人小心翼翼地踏上了云梯,毕竟这种梯子架构的中间是空的,两边也没有扶手,一脚踏空,就不知道跌向哪里了。

走在云梯上,探灯才勉强可以看到对面的山岩,拦腰一线,依稀能看见一条栈道,而左侧和右侧都是山岩,峭壁以及栈道。显然,这里的山体也是自然开裂,就像古格的地底大峡谷一样,只不过这些地下的裂隙并非一条,它们如蛛网般四面开裂,而且也不知道裂隙的下方是什么。古戈巴族人沿着峭壁修筑起羊肠栈道,绕峭壁而行,弯弯曲曲,不知通向哪里。

栈道上有光,却不如明火明亮,只是微弱的荧光,由于距离远光线太暗了,连望远镜也看不清楚是什么在发光,只知道没有红外反应。来到云梯桥的尽头,卓木强巴和莫金才发现,发光的竟然是一些嵌在崖壁上的小石头,也不知道是人为镶嵌在上面,还是这些山壁上天然形成的。小石头发出淡蓝色的柔光,亮度实在很差,最大的石头发出的光亮也只能照亮它自身周围不足四十厘米的距离,不过它们胜在数目巨大,常常可见一面峭壁一面峭壁嵌满了这种大大小小的石头,如同满天星辰,忽明忽暗地,无规律地闪烁着。时而可见从裂隙底部升起一继而薄雾,如同给这些淡蓝色的星辰披上一层轻纱,形成薄薄的光晕,淡了,化了。

“这是……”在地质方面,吕竞男教给卓木强巴的不多。

“这应该是一种萤石,据说是在火山口内形成,它能长年发出淡淡的荧光,硬度并不高,不过由于数量太少,真正认识的人不多,一直没有进入主流宝石行列。”莫金从珠宝的角度提出自己的观点,随后感叹了一声道:“这绝对是自然的奇景,真多啊!”

两人一前一后走上了羊肠栈道,由于这些栈道底部并没有三角支撑,而是由一根根圆石柱直接插入开凿的岩洞中,卓木强巴和莫金起初还担心它们并不牢靠,走了几步之后,只觉得坚如磐石,便加快了脚步,那些明灭不定的幽蓝宝石仿佛一种神秘的诱惑,指引着他们向前。

此时二人不知,他们打开的那道石门正如沙漏般缓缓地沉降下来,而那座大殿里的怪异神灵,也开始一前一后的缓缓移动,那些咧开的大嘴,仿佛笑的前仰后合。

走了一段距离,莫金开始对这条幽蓝小径产生了疑虑,身体感觉不对劲,但找不到原因。还是卓木强巴最先反应过来,看来,那些明灭闪烁的萤石也能给人带来一些视觉上的幻影,这些没有扶手的狭小栈道,和那漆黑一片的无尽深渊,一起构成了某种悬空效应,他们的身体正不知不觉地做着调整。卓木强巴就觉察到,自己的身体好像变轻了,显然那种视觉误导让他产生了不实之感。

“走快一点,”卓木强巴提醒道,“当我们的大脑完全认为我们在飞的时候,我们就会失去对身体的控制。”

莫金一拳砸在崖壁的萤石上,疼痛的刺激令他恢复了部分真实感,接着他举起自己的手在蓝光下看,“怎么了?”卓木强巴问。

莫金道:“没什么,我的手不知道什么时候受了伤,有个很小的创口,刺激可以令你摆脱那种幻觉,你试试。”

卓木强巴继续前行,道:“我不用。”他想到莫金举起的手,不免也摊开自己的手看了看,奇怪,自己的手心也有个极细的创口,却没有痛觉,只是现在看见了才感到有些麻痒,卓木强巴联想道:“难道是刚才开门的时候?”


本章节地址:http://www.zangdimima.net/zangdimima10/368.html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或者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