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一阵悸动扰乱了卓木强巴的思索,卓木强巴停下四顾,没有任何异常,不免心道:“难道又是一种幻觉?”扭头看去,却见莫金一脸愕然,正问自己:“你有没有感到什么震动?”

“不是幻觉?”卓木强巴喃喃道

“不是是这条路有什么问题?”莫金提醒道

“路?”卓木强巴略加思索,恍然道,“我想起来了,那句话的意思是,踏上这条路,永远不要回头!”

“啊,你!”莫金终于忍无可忍,骂道:“卓木强巴,你这个驴蛋!”他掏出望远镜,将夜光调至最大,远远望见,他们来的路,那些圆柱组成的栈道,正被什么东西一根一根从岩洞中抵出来,身后的路完全断了,而且那种坍塌的速度极快,要不了多久就会追上它们。

“走,走,走,”莫金连声催促道,“我们踩的这些圆棍子,它们会自动被抵出来掉下去,很快就要过来了!”

两人又开始逃命,在这羊肠栈道上,小心地飞奔着,祸不单行,就在身后不断掉落的圆柱快要追上他们时,前面又没了路,卓木强巴一个急停,莫金差点把他挤下去。“你想干什么?”“你在做什么?”两人都是一般火爆脾气,不过形势紧急,莫金看清路况后,熄了脾气,问道:“怎么办?”

卓木强巴道:“古人留了路,就看我们能不能过去了。”卓木强巴用探灯光照出,有几根单杠粗细的好似金属的棍子横插在岩壁上,彼此间隔都有几米远,不过却是逐渐向下的。

“怎么了?”莫金皱了皱眉。

卓木强巴道:“有没有看过无锡廊桥的杂耍?”来不及给莫金过多解释了,他当先冲跳下去,给莫金做个示范,只见他双手握杠,借助向下向前的冲力一个大回环,松手,团身前空翻三周半,展体,握住了下一根单杠,如此循环往复,飞快地向下去了。

“玩空中飞人啊!”莫金砸舌,不过形势逼人,他也顾不得许多了,跟着卓木强巴的步子,一个冲跳,刚刚离开栈道,那最后一根石柱就被推出岩壁,掉落下去。

那细细的单杠果然是某种金属,虽然古人采取了很好的防氧化措施,但历经千年,受雾气侵蚀,早已不堪重负,先前经卓木强巴一阵重压,接着又来个莫金,莫金的大回环刚做到一半,那金属棍竟然慢慢弯曲变形了。骇得莫金赶紧松手,慌乱中万幸抓住了下一根单杠,情形同样如此,莫金则认为古人故意设计成这样,所谓不走回头路,这些供他们前行的单杠自然只能使用一次。

吕竞男对卓木强巴它们的特殊训练渐渐发挥了效应,卓木强巴在单杠上的水准远远高于莫金,只见他一个大回环接一个大回环,娴熟无比,在空中转体时,还要看清下一根单杠的位置。接连十几个单杠下移之后,他发现前面一个单杠距离极远,正诧异间,陡然瞥见墙边有一细微凸起,显然是供踏足只用,当下不及细想,准确地落到踏足点,脚不停步,跟着就是用蹬墙步沿着山壁侧身向前奔走,七八步后,奔势渐缓,却总算够到了那根单杠。

如此马不停蹄地一路下滑,有时山壁收窄,两壁成夹缝,夹缝中竟然没有单杠,只有几条微不可见的缝隙,卓木强巴不得不用跑酷中的折返跳。足尖紧贴山壁,手指要准确无误地扣住缝隙,然后手足同时发力,反身攀住另一边山壁的缝隙,跟着又在折返,如此反复,或上或下,全身肌肉紧绷,容不得半点闪失。

卓木强巴一路纵跃,往往十几个大回环之后,接着蹬墙步前冲七八米,又是折返跳,紧跟着又要反身抓杠、扭臂、回旋。如此一路下行,不知过了多久,才在下方黑暗的空间内找到一块落脚点,像是一根断了的石梁,横悬半空,卓木强巴翻身而下。

落在石梁上滚了几滚,卓木强巴松了松酸软的手脚,回头看莫金是否跟来,他也曾有过一丝担心,不知莫金能不能跟上,有时又想,像莫金这样的人,不应去担心他的生死。不过一直没听到莫金惨叫,卓木强巴心中还是稍感安定,在这充满未知机关与黑暗的陌生空间,哪怕只有一名敌人做伴,也好过独自一人。

回望时,身后空间一团漆黑,没有看见莫金是身影,莫非真的掉落了?正想着,却见莫金从夹壁转折处现身,也是一根单杠一根单杠地翻飞下落,虽然动作略显慌乱笨拙,却没有失手。

处于黑暗中的莫金,比卓木强巴看见他时更早看见卓木强巴,连声高呼道:“楞在那里干什么?快走,继续走,不要停!”

原来,跟在后面的莫金比卓木强巴更清楚后面发生的变化,那些机关一直在追着他,他刚从某根单杠离手,那根单杠就像那些石棍一样,被推落悬崖;他刚从某个落脚点起身,沿墙蹬踏,那个落脚点随后就崩塌调了;他扣住缝隙折返跳时,那些缝隙也随即被一阵细微的震动震的剥落了。莫金只往后瞟了一样,心中就已明了,绝对不能有片刻的喘息,更没有重来一次的机会。

卓木强巴也看到了,凡是莫金手抓过的单杠,在他离手之后,就像被什么无形的东西给推出来,扔掉,莫金每次抓住后,连一秒的迟疑都没有,马上松杠扑向下一根单杠。卓木强巴看着莫金的方向退了几步,接着反身加速,谁知道那种机关会不会传到这石梁上来?

莫金也跌在了石梁上,很快就追上了卓木强巴,倒不是卓木强巴跑不快,而是又没路了。

这次和刚才不同,四壁都是悬崖,连缝隙都没有,更别说什么单杠了,他们就像落在一根伸长的舌头上,从舌尖处跑道舌根处,没路了,彻底没路了。

震动感果然传到了这根石梁上,看来这根石梁也和那些单杠一样,将会被震得坍塌下去。卓木强巴一向冷静,此时也有些慌了,没想到千辛万苦竟然挑上了一条绝路。

“不对!”莫金异常肯定道,“不对!”若要说起死里逃生的经历,他的经验比卓木强巴要丰富得多,每一次都能幸存下来,也不是没有原因的。在这种紧要关头,莫金想起了门上的哪句话:“一个智慧绝伦的人……”桌木强巴曾翻译给他听说,而他们在湖底走廊尽头,遇见孔明墙的事也重新浮现出来。那些古代戈巴族人,显然喜欢设计那种处处让人感到绝望的机关,如今这又是一条死路,只有两种原因,其一是卓木强巴带错了路,可是一路走来,他也留意过,似乎没有岔路,那么就只有另一种可能,这是那些古人设计的另一种机关,让人绝望的机关!

一瞬间,莫金不知转过了多少念头,猛然推开卓木强巴,发力往岩壁上一蹬,“啪”的一声,莫金的脚被坚硬的岩壁震得生疼,但他却听出了岩壁里的声音……这岩壁,厚度不超过三十厘米,还有希望!震颤更剧烈了,石梁边缘开始簌簌落灰,不断有大小石块从石梁上蹦出来,莫金撕开两三块口香糖,放在嘴里胡乱嚼了,嘟囔道:“赌一把了。”

卓木强巴道:“你说什么?”

莫金拨开卓木强巴,将口香糖替锡纸贴在石壁上,取出一枚手雷,对卓木强巴道:“退开,趴下!随时准备跳!”他自己也退了两步,将手雷往锡纸处一扔,人则趴在了石梁上。

“轰”的一声,火光还未灭,莫金便是一个鱼跃,朝刚刚破开的洞穴钻去,于此同时,巨大的震动使整个石梁从根除断裂,卓木强巴虽然没钻入洞内,但也做好了准备,石梁下沉的一瞬间,起身攀住了洞穴边缘。卓木强巴正以为安全了,准备起身入洞时,却见莫金脸色大变,一个反身钻了出来,学者自己的样子悬挂在洞穴外面,他还是单手悬挂。

“怎么……”卓木强巴话未说完,又是“轰”的一声,一个直径少说也有三米的巨型石球,破墙而出,紧随着石梁跌入了漆黑的深渊。幸亏石球够大,两人的手都处于石球与洞穴的缝隙中,没有被碾到,恐怕刚才的震动也是由这个石球引起的。

两人都悬挂在洞穴外,看着对方惨白的脸,大口的喘气,莫金似乎仍不敢相信,自言自语道:“好可怕的连环机关,我去过那么多地方,还是第一次遇到”

说道,莫金似乎打算爬上去了,却被卓木强巴拉住一条手臂,道:“别急。”

虽然那剧烈的震颤已经过去,但卓木强巴总觉得石壁还隐隐有一些颤动,在这个地方不能有一丝大意,它们已经好几次险些丧命了。又等了七八分钟,手臂都吊得有些酸麻了还没有发现什么异动,两人都放松了警惕,正准备上趴,突然石壁猛地一震,听到洞穴中很远的地方传来“嗵”的一声,像有什么重物从某一个高台跌落道一下层,接着便是“轰轰轰轰……”及其沉重的碾压声穿过。

果然,第二枚无比巨大的石球沿着前一个石球的轨迹冲了出来,卓木强巴和莫金都看到对方眼中的惊惶之色,不知道还有没有第三个石球。两人眼神交会,几乎同时发力,翻身上了洞穴,不敢停歇,拔腿便跑!洞穴内便是三米高的环形管道,若再有石球滚落,管道内是一丝缝隙也没有,也没有别的路,两人只能沿着斜坡往上跑,感觉就像走在地铁管线之中。

两人不顾气喘,也不管力竭,能路多快就跑多快,直到爬到斜坡尽头,跑到了管道终点,看到了另一条高悬在头顶离地七八米的管道,那石球显然就是从上面滚下来的,目前站的位置再也不可能受到石球的冲撞,两个才停了下来。一个靠着石壁上,一个双手撑着膝盖,都只能喘气,没了说话的力量,心跳比任何时候都要猛烈,自喉咙深处分泌的黏液,自嘴里牵成线地滴下。

一直喘了十来分钟,再没有石球滚落,两个才渐渐的恢复了平静,卓木强巴问道:“走哪边?”此时管道尽头变成了横向通道,他们站在“T”字形路口的中央,两边都可以走,卓木强巴已经不敢再胡乱领路了,故而征求莫金的意见。

莫金瞪着澄碧的眼睛左右各望了一下,两边都是一样的管道,略微向下斜,他也不知道该走哪边,望来望去,最后又望着卓木强巴,而卓木强巴正望着。两个胸腹微微起伏着,就这样对望,半晌没人说一句话。最后,还是卓木强巴道:“走右边吧,逢岔向右,在密教中也是一种惯例。”

两人向右,没走多远就看见了一座灯火通明的大殿,奇怪的是大殿竟然只有一个小门洞,比普通防盗门大不了多少,大殿与外面环道间隔的墙极厚。莫金仔细研究了小门洞上方的石门,然后颇感忧虑地告诉卓木强巴,若是这道石门落下来,估计很难再开启。

透过门洞向里看,只见四壁血迹斑斑,大殿正中尸骨累累,一看这阵仗,两个愈发小心谨慎起来。

整个大殿的地面有一圈沟渠组成的圆形,圆形之中又有许多小的渠道,形成了密教的符号和图案。其余地方,似乎用了某种填充物作为铺垫,由于年代久远,那些铺在地上的东西都已腐朽不堪,一脚踩下去,如踏枯枝,发出“咔嚓”一阵声响,同时腾起无数粉尘。

在圆形的东南西北四向,分别立着许多碗口粗细的柱子,柱子又横向伸出金属枝条,枝条上布满尖刺,而那些尖刺上则悬着一具一具人骨,年代不知多久。奇怪的是,那些骨骼却保存完整,并没有散落,只不过有的骨骼是头朝下脚朝上的倒悬着。远看就像一根树枝上悬挂了一串蚂蚁的尸体,走到近处才发现,那些骨骼连接处,竟然用金银编缀着,难怪依然保持着完整的人形。而在圆内,还有许多小的支架,两米来高,一根柱子上支着一个反万字轮回形物件,那个反万字轮回物件上同样布满了尖刺,只是没有尸骨。卓木强巴注意到,那些小支架的下面都有一个凹槽,这种结构和血池很像。

看来这种大殿,不知又是为了什么祭拜模式而建,一阵阴风吹来,那些悬挂在高空的白骨随风而动,骨骼与骨骼相互碰撞,发出“硿硿”的响声。又一阵风拂过,声音渐渐大了起来,在空旷的大厅里回荡,仿佛那一具具白骨都有了生机,正上下颌扣碰,发出“喀喀”的笑声。

卓木强巴和莫金,两人刚从死里逃生,看着这种大殿,心中都升起不安,唯恐踏错一步,又触发什么机关,绕着圆圈外围走了几步,竟然都没有向圆心踏过去。

“要不,我们走另一条路好了。”莫金建议道,卓木强巴马上同意道:“好。”

两个折首返回,又来到了另一座大殿,同样只有一个小门洞,相比之下,这座大殿比刚才那座要干净许多,只不过干净得太过诡异了些。大厅内铺满块状地板,连根柱子都没有,也没有什么佛像,摆设,雕刻,空荡荡的,像一间闲置的仓库。

从门的这一头走到另一头,约莫四五百米,卓木强巴蹲下来摸着地地板道:“这地板,或许有什么问题。”这么长的距离,若是布满那些翻板地刺,倒极难通过。

“是啊,太干净了!”莫金也有同感,猛地听到卓木强巴说:“你看上面!”

莫金仰头一望,只见整个大厅的顶部,密密麻麻地雕满了某种兽头,用望远镜一望,应该是龙头,有很强的唐时风格。莫金也清楚,吐蕃时期的藏民,对龙也是极为崇拜的。只是,雕这么多龙头在一座大殿的项部,不可能只是为了装饰吧!卓木强巴也在观察这些龙头,这些龙头没有什么独特之处,每一颗造型都是一样的,大约只有自己拳头大小,只是龙头的朝向各异,东南西北,各个朝向的龙头都有。

“龙嘴里或许会吐出什么东西出来哦。”莫金向卓木强巴示意,让他把背包扔出去试试,卓木强巴取出电脑和一些不能碰撞的东西,将背包扔了出去,没反应,摇摇头,莫金道:“用绳子。”

卓木强巴会意,用绳子绑住背包,扔得更远一些,“噗”,背包落地,还是没反应,卓木强巴道:“或许年代久远,机关失灵了。”

莫金摇头道:“我们之前遇见的,哪一种机关失灵过?”

卓木强巴已站在一块地板上,并向前走了两步,回头道:“安全。”莫金皱起眉头,若是走到大厅的中间,那些机关才启动,那可真是躲都没法躲,而且就前两次经历来看,那些古代戈巴族人极有这种可能这样设计。但莫金仍踏上了地板,来回走了两圈,他们已经仔细查看过了,这外面的地板应该没有沉降,翻转或压力感应等机关,可走到中间就很难说了。

两人还是决定前进,总不能就待在那个通道中不走了吧,而且这些龙头若是吐出什么机关,两人只须护好头手就行,莫金设计的衣服是防弹的,总不至于反而防不住古代的暗器,弓弩什么的吧。莫金心想:“要是有头盔的话,完全可以正大光明的走过去。”两个依然是紧贴着墙根向前,心想若是有了变故,可以躲到那些龙头的死角去,毕竟龙头的方位和倾斜角度他们都有所了解,只要能沿着墙拔高,就可以躲避龙头吐出的东西。沿着墙根也有一排小孔,估计也能射出暗箭什么的,同样,只要他们能把身体固定在墙上,就可以避开这些小孔中吐出的暗箭。

走了一半路程,始终没有变故,但两人不敢大意,每向前踏一块地板,都要先检查接缝处是否有松劝,用力按压是否会起变故,然后才敢前进。到了中线附近,卓木强巴留意到,墙上又有两个圆,比前面那个大厅中的圆要小,但直径也有五六米,圆里是密教符号和图案,细看颇有些像八卦中的太极图像。这两个圆左右对称,在大厅的中部位置,不知道是起什么作用,莫金在一旁催促道:“可以走了。”

“嗯。” 卓木强巴应了一声。他突然发现对面墙上那个圆似乎在转动,他下意识地看了一看他们紧靠的这面墙。果然,这边的圆也在转动,不是幻觉,,卓木强巴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他清醒的意识到,这不是什么好事,脱口而出道:“小心!”

莫金一听卓木强巴叫出声来,就知道糟了!只听“铿铿”两声,他们来的地方和他们将要去的地方,两道石门同时落下,堵死了退路和去路,莫金心里苦涩道:“这下爽了。”


本章节地址:http://www.zangdimima.net/zangdimima10/369.html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或者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