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头机关阵】

两人几乎是同时向对方发问:“你到底碰到了什么?”

可是随即又都想到,这大厅空荡荡的,就算对方碰到了什么也决计不会令自己没有察觉,也就是说两人确实什么也没有碰到过啊!

两个错愕的一瞬间,那两个圆形图案似乎加速转动起来,可他们很快就发现,不是圆形图案在加速转动,圆形图案根本没动,动的……是整个大厅。

整个大厅呈长方体状,沿着中间的两个圆形枢纽陡然旋转了一百八十度,卓木强巴和莫金还没搞清楚怎么回事,身体突然上悬空,有短暂的失重状态,跟着就从三四米高度跌落到地面,跌得两人七荤八素,搞不清方向。

卓木强巴吃痛,最先接触地面的腰背位置似乎被什么东西硌着了,双手一撑,手掌摸到的也是一些见棱见角的东西,将手也刺痛了。卓木强巴低头一看,陷入了短暂的迷惑,怎么回事?地面不该是光滑的地板吗?大厅顶部是密密麻麻的龙头,为什么?为什么自己踩着的会是龙头?再仰头看,天哪——那地板怎么成了天花板?

莫金脑子里也是一片空白,他先前预计了这里的机关,龙嘴里可能吐箭、吐水或吐毒物,他都想过了,就是没想到整个石屋完全倒转过来。可是机关的设计者并没有打算给两个懵懂的人更多的思考时间,就在两人坐在地上还未起身的时候,两人身边的龙头又动了。

只见那一个个龙头,像古代活字印刷字块一般,各自独立升起,有高有低,升起的龙头,全都对准了还没反应过来的卓木强巴和莫金。“不好!”两人反应不是一般地快,同时腾身跳起,朝龙口没有对准的地方翻滚过去。

原本他们设想沿着墙根走,有龙头射不到的死角,现在翻转过来,龙头都在脚下,加上这些龙头可以或高或低地移动,整个机关再没有任何死角,卓木强巴和莫金只能在密密麻麻的龙头阵中夺路而逃。

两边大门堵死,两人再怎么逃也不可能逃离石屋的范围,虽然他们速度快,但那些龙头却是跟着他们的速度而不断加速,每一脚落下,附近马上就有一个龙头弹起,高低错落地吐出一阵针雨,再潜回地面。

卓木强巴和莫金摸爬滚打,腾挪翻跳,使尽了十八般武艺。只听空中到处都是“嗤嗤”的飞针之声,忽见莫金双腿一夹,向前猛蹿,显然是中招了,卓木强巴左肩一痛,也是倒吸冷气,心中暗恨莫金的防弹衣不结实。其实这不能怪莫金,除了破甲弹,大多数子弹并不是靠弹头的尖锐来置敌死命,而这些飞针却是以锐利着称,针尖细若微毫,甚至发出寒芒,莫金的防弹衣能挡住针身,却档不住针尖。事实是也幸亏莫金的防弹衣起到了作用,射在他们身上的飞针入肉都不过两三毫米,但偏偏人体正是那两三毫米的位置,被刺后感觉最痛。每次挨针,两人身体都不由自主地产生形变,一时各种怪异的姿势都摆了出来,期间夹杂着“嗷、呜、嗯”等异常发音。

两人很快发现,任凭他们怎么躲也没用,他们跳得越快,龙头弹出和吐针的速度也越快,而他们唯一寄希望的就是那个龙头没有多大,估计也藏不了几根针,吐个三两根可能就没得吐了,当然,最好还是一根都别吐。终于,两人发现,只要站着不动,那些龙头吐完第一轮针之后,竟然不再弹起,更远一点的地方,也没有龙头攻击,只是等两个发现这一点的时候,已经被射得不成人形了。莫金顾前不顾后,背上中的针少说也有数斤重,在卓木强巴的位置看去,他简直就像一个刺猬。卓木强巴的情况要稍微好些,背上的背包保护了背心的位置,可同样也是背包的原因,他的躲避不及莫金敏捷,他前后都中了针,胸口也有百来枚,排成倒三角形,像长了浓密的胸毛,他千方百计,施展了浑身解数,才算护住了颜面的周全。

两人发现机关的奥妙,总算有了闲暇时间来拔自己身上的针。莫金痛得龇牙咧嘴,每拔一根就骂一句。

“什么破机关!”

“狗屁的机关设计者!”

“驴蛋戈巴族人!”

莫金去过的古墓不少,见过的机关更是数不胜数,可他还从未遇到过这种机关,只要你乖乖站着不动,让第一轮针刺上几下就没事,你要是敢跳,越跳中针越多,哪有这么损人的机关!

卓木强巴默不做声地拔着针,这些飞针长约十厘米,两头都尖锐无比,也不知这些龙头是怎么吐出来的,听得莫金越骂越难听,不由道:“你省省吧,照我说,这些古代戈巴族人对我们还算不错了。”

“嗯?”莫金愕然抬头,想看看卓木强巴是不是被针射傻了。

卓木强巴拈着一根针道:“你瞧,这针上既没淬毒,也没有倒钩,我们不是很幸运吗?”

莫金咬牙埋下头去,心里连卓木强巴一块骂了,还想针上有倒钩!亏你想得出!

卓木强巴却没心思和他计较,问道:“现在怎么办!”

“怎么办?问我怎么办?”莫金火气未消,“我怎么知道该怎么办?自从跟你从那个祭井中走出来,就没遇到过一件好事!”

“怎么会没有?”卓木强巴道,“你看到那些瓷瓶瓦罐,不还哭了吗?”

莫金一哽,旋即道:“痛苦远大于快乐。”“若没有痛苦,你又如何知道快乐?”这种禅意机锋,卓木强巴曾从阿爸那里听来许多,久未使用仍上张口即来,莫金如何是他的对手。

莫金中文本来就不流利,又说不过卓木强巴,仍絮絮叨叨地骂着,骂几句中文,再骂几句英文,又夹杂些别国语言。

两人拔完身上拔得到的针对身后够不着的地方针,又相互拔,站在这龙头上,却不知道该怎么办了,若向门口前进吧,免不了要吃好多针,到了那里,又能不能找到开门的机关呢?

正思索着,莫金突然叫道:“我明白了!”

“什么?”

“机关怎么触发的!是那些小孔!”莫金指着如今在墙顶的那一排小孔,道,“是光与影的技术!古代工匠在设计这间石室的时候就考虑过了,猜到那些盗宝贼害怕地板上有机关,不敢走中间,所以在墙根处留下一排小孔。我们贴着墙根走,档住了射向小孔的光线,待走到中间的时候,机关自然就启动了!”

卓木强巴道:“古代有这种技术?怎么感应的?”

莫金摇头道:“我才上机械师,我不知道,据说是通过一些对光反应极为敏感的植物来实现的,这种机关我只碰到过一次,只有中国唐墓中才有,唐朝人对光和影的技术研究,确实达到了登峰造极的境界,但许多技艺到后世都失传了。”

卓木强巴道:“竟然有这么神奇的工艺。”

莫金讳莫如深,道:“可怕的不仅仅是工艺,这机关设计者能够算计到一千年后我们的行动,这种心思才可怕。”他奇怪地看了卓木强巴一眼,突然道:“或许你说的没错,若非运气好的话,我们已经死了好几次了。”

卓木强巴脑海中再次浮现了门上那几行字:“一个血统纯正的人……为什么要这样说?难道是别人进来,这里的机关又会是另一个样子?”

忽然一阵波动传来,两个站立不稳,各自退开几步,那龙头里却没有飞针吐出,只见地面那些活字般的龙头,竟然像波浪一般上下起伏,一圈一圈地荡了起来,卓木强巴大惊道:“又怎么了?”

莫金思索片刻,道:“不好,这个房间,要裂开了!”

“什么意思?”

“就是要散架了!”莫金话音未落,中间的龙头向下一沉,第一块沉下去之后,引起了连锁反应,周边的龙头纷纷坠落,卓木强巴和莫金根本无处可逃,眼看着就要随着那些龙头自空中落下。就在此时,整个大殿又再一次开始旋转,原本水平的殿身,突然开始倾斜,最后变成完全垂直,卓木强巴和莫金原本攀附住那些龙头,可是龙头不断解体,两个不得不往下移动。

到了最后,移无可移,连大殿最下面的边壁也整块垮塌,卓木强巴和莫金两人身体一沉,终于还是掉了下去。

百忙之中,卓木强巴瞥见光亮,有柱子!他不假思索,手腕一扬,飞索激射过去,他在空中划了个半圆后缓缓荡下来。

莫金可没这么好运,他直接跌到了这下层地板上,饶是他一身铜皮铁骨,也被跌的半爬不起来。这次的高度远大于第一次石屋翻转,莫金情急之下还使用了高空伞兵的跳降之法,落地之后便是团身前滚,以卸掉自身重量,但仍然被那些散落的龙头磕碰得一身青紫,不过倒没有跌断手脚。卓木强巴缓缓攀着飞索降下,来到莫金身边道:“你没事吧?”

莫金抬起头来,道:“你看我像没事吗?”他的额头被一颗龙头狠狠地亲了一下,现在肿起一个大血包,看起来就像长了一个肉瘤。

“不说了,”卓木强巴道,“看看这里又是什么地方。”

他仰头上望,只见头项是一个硕大的空心圆盘,原本他们进入的那个大殿,显然就是在这个空心圆盘中做着一百八十度的旋转,如今大殿下体和边壁坍塌,只留下一层地板,横在圆盘之中,兀自上下翘动。

而他们所处之地乃是一块孤岩,面积比圆盘更大,在圆盘的正下方,有简陋的石柱与上面相连,显然是这个机关的底部,地面凹凸不平,没有打磨,还保持着山岩原本的模样。如今那些龙头四处散落,还有无数断掉的树枝状物,几处原本在大殿中燃烧的壁灯也跌落于此,在孤岩上一时不得熄灭,仍蹿出火焰,映照四方。四周暖风阵阵,又如回到了进入洞穴之前,孤岩之外满是巨大的裂隙,只是那些幽幽的柔和蓝光显得稀疏难辨,远若星辰了。

卓木强巴道:“我们似乎掉在这个机关的下面了,难道是因为年代久远,所以这个机关散了架?”

“不像。”莫金仔细检查了那些树状物和龙头以及另一些大型石块,得出结论道:“机关本身设计如此,若有人发现站着不动就不会吐出飞针,一定会站着不动,所以古人在设计机关时便考虑了进去,只要站着不动,整个房间的下方就会慢慢解体,任何人都避无可避。”说着,莫金心有余悸地看着原本大殿的位置,若不是大殿竖了起来,而是直接坍塌,他们将会从几百米的高空摔下来,就算是铁人,也会被摔成铁饼。

卓木强巴不解道:“这么一个大殿,他们是怎么做到让他突然翻转一百八十度呢?”

莫金没有做声,而是在孤岩上寻找起来。

方才跌落的时候他们就看到,他们一跌下大殿,那个大殿就又旋转了一百八十度,另一头的边壁沉了下来,眼看着他们两人就要像三明治中的肉馅,可那两块边壁不知为什么突然就消失了,当时莫金身体在空中翻转,没看得仔细,如今细细回想起来,真是险到了极点,然后在他落地之前,听到了极为沉重的东西砸在这地面上,后来再也没有声息,莫金估计是从孤岩边缘跌到下面去了。

果然,莫金在孤岩上找到一个新的创口,如今坚固的岩石竟然被砸出这样大一个缺口,那东西不是一般的沉重,莫金再仔细看了看那个空心圆盘的结构,特别是那个跷跷板的两个边壁,恍然道:“我明白了!”

“什么?”卓木强巴也是很关心。

莫金道:“那个大殿一前一后的两面边壁,应该各自嵌了一整块硕大无比的磁石,而那个圆盘与大殿边壁相对应的地方,也有两块同样巨大的磁石,四块磁石相互吸引,就将大殿整体固定在水平位置,而机关一旦触发,将会有更大的力量将原本附在圆盘内的磁石换掉,估计是令正负极反向,而大殿两端的磁石,在推力和吸力的相互作用下,自然就发生了一百八十度掉转。而当我们站着不动,大殿底部开始解体的时候,也是那股力量再将圆盘内的磁石换掉,这次应该是换成了普通石头,那个大殿的重心在两端的磁石上,而当中央部分解体不均,大殿自然就开始缓缓倾斜,当一端磁石掉落后大殿重心再次改变,另一端也马上旋转下来,两块磁石在空中就相互吸引,其中一块翻转一面,巨大的力量令他们改变了原本下跌的方向,最终滚到这岩层下去了,我们两人都是从夹缝中逃出来的!”

卓木强巴不免想:“既然整个机关如此精密,为什么最后要将那两块磁石换掉?”想到这里,他不得不再次向莫金望去,同时心中暗想“一个血统纯正的人……”

莫金解开了大殿机关的构成秘密,暗自欢喜,抬头望去,又发现了别的异景,不由道:“喂,姜巴,你看那里……”

两人刚刚死里逃生,卓木强巴对莫金那声不怎么规整的强巴也不怎么在意,来到莫金所站的崖边,向远处眺望。

远处是一团黑暗,卓木强巴极目而望,也没能看出什么,正准备质问莫金,黑暗中陡现光时,一道闪光劈开了浓黑,将远处一线照亮,让他们看清了这个地下世界有着怎么样的宫殿!


本章节地址:http://www.zangdimima.net/zangdimima10/370.html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或者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