佣兵中也并非全是泛泛之辈,其中就有一些,并没有被那些巨大的石桌案上堆积如山的珍宝迷惑了心智,他们在观察,并且很快发现,那些石桌案上摆放的不过是对身后神佛的供奉,显然身后神佛的等级越高,那他前面的供奉就越丰富,珠宝就越精美,于是那些佣兵就开始寻找,这整个大厅中的哪座佛像的等级最高,找来找去,找到了中间最大的那个雕塑,虽然不知道是什么,可一看那石雕的体积,那里面的东西档次肯定不会差了去。

因此,当年轻人下令解散的时候,那几名颇有眼光的佣兵二话不说,直奔中间那个巨大的呈不规则球形的雕刻而去,他们比吕竞男和年轻人都要更早抵达人头像的下方。

由于为了让远处的人也能看到人头像眼中和口中的雕刻,那个头像的颜面是微微有些倾斜的,那几个佣兵可不知道什么雕刻的意义,只管找雕刻里面有没有宝贝,他们老早就看到那个雕刻的嘴里有各种东西,还不时的发出宝石独有的闪光,显然那张大嘴就是他们要找的地方,就兴冲冲地一直狂奔到嘴下。直到抵达头像的跟前,才发现这个雕像实在太大了,远远看到的下唇已经沾地,可走进才发现,要想上去,还得颇费一番功夫,几个人手足并用,竭尽全力向大嘴爬去。

吕竞男他们距离那头像其实仍极远,若非仔细观察,还真难发现那几个踩着毒虫向大嘴攀登的佣兵。年轻人显然也发现了那几个人,惊慌大叫起来:“喂!你们几个,快回来!”只是隔得太远,整个大殿空间又太大,声音无法传到那几个佣兵的耳里,年轻人又赶紧取出通信器,调节频道,可惜晚了一步,频道还没调好,吕竞男就看见,爬的最快的那名佣兵已经抵达大嘴嘴唇上了。

那名佣兵还来不及挥臂欢呼,就像被一股极大的吸力一下子就吸了进去,吕竞男愣了愣神,紧接着突然大地一颤,轰然巨响,就像有万吨的巨物重重地砸向了地面,再看那头像,原本大大张开的大嘴,竟然合上了!其余还攀附在头像嘴唇边缘的佣兵,也因那一震之力,纷纷跌落下地,从那么高的地方跌下,估计是活不成了。只听那年轻人低声骂道:“一群蠢货,又要多费不少时间。”

那大嘴合上之后,整个句型头像也发生了变化,先是那双眼睛,渐渐红了,眼眸上浮雕的种种交配图,也染上一层猩红之色,接着红色向眼外蔓延,如脸壳皲裂般,八方漫开,那一个个毒虫纷纷被红线浸绕,兀自扭动不休,更加活灵活现。那一道道蛛网般密布的红线离开了头像,继续沿着大厅地面延伸,那一个佣兵的血再多也是有限,断然不能染红如此大面积,显然是另有机关。随着红色蔓延的面积越来越大,整个轮回台,开始徐徐转动。

以巨大的头像为中心,整个大厅的地面一环一环地向外散开,现在的转动,也一环一环地进行着,中间的头像逆时钟旋转,外面一环则顺时针旋转,再往外一环又是逆时针旋转,如此环环递进,而且每一环转动的速度各不相同。最外一环旋转速度最快,那里的桌案也是最多,很多佣兵都在桌案之上,震动伊始就感到不对劲了,可桌案颇高,可不是说下就能下的,许多佣兵来不及跳桌逃生,整个环道就已经开始加速旋转。没几秒钟,旋转的速度就让桌案上堆积如山的供奉移动起来,有些佣兵就此被珠宝所掩埋,也算死得其所,还有些则站立不稳,被甩下了桌案。

随着旋转的加速,只见那些环道开始分离,逆时针旋转的环道都渐渐沉降下去,而顺时针的环道则渐渐高起,每一条环道的厚度都在五十米左右,如此一来,就像突兀地耸立起无数道厚墙。

吕竞男和亚拉法师发现,那些佛像全部都摆放在逆时针旋转的环道上,而顺时针上升的环道,则空无一物,有些佣兵不明就里,站在了上升的环道内,看着沉降的环道越来越远,想跳又不敢跳,焦急地在逐渐高出的环道上来回奔跑。

吕竞男、亚拉法师和那个年轻人都站在佛像之中,随着环道缓缓下沉,吕竞男暗示法师要不要趁机跳上上升的环道,亚拉法师摇头拒绝,他们对这里的机关构造一无所知,而那个年轻人似乎知道很多,他既然一直都站在这些佛像之间,肯定是有原因的。

对吕竞男他们而言,那些不住上升的环道就像一圈圈环形围墙,正不断拔高,随着墙体的上升,一幅幅巨大的精美的壁画也浮现在墙身。

随之现身的,还有满是浮雕的门窗。透过门窗,可以看见里面的环形阶梯,上上下下,交错不断。

上升的环道已经快要顶到穹顶了,可它们丝毫没有停下来的意思,这使不幸站在上升环道上的佣兵们慌了神,纷纷惊呼起来,吕竞男不由暗赞亚拉法师的先见之明。看起来,那些环道不顶上天花板是不会停下了。环道上的那些佣兵,这时才反应过来,手忙脚乱地在背包里找伞降替代品,可他们的背包里装满了金银珠玉,像伞降这种没用的东西,早就不知扔到哪里去了。

惨叫若有若无地在大厅中飘荡,有些倒霉鬼已经成为这个巨大磨盘中的碾磨物了。年轻人在与余下的佣兵通讯,让他们待在原地,不要乱跑,他去接应他们。

年轻人扭头,像在询问亚拉法师:“我和一起来吗?”说完就去,亚拉法师示意,和吕竞男纷纷跟了上去,此时的环道,已经变成了无数环形围墙,围墙上到处都是开口,似门似窗,有的开在地面,更多的开在半空。

亚拉法师和吕竞男跟随年轻人走进一道门,通道内尽是向上的阶梯,走了一段,阶梯分岔,又出现了向下的阶梯。年轻人带着他们在这阶梯中忽上忽下,来回穿梭,不多时就从另一道门出来。

两人一看,又到了另一圈有佛像的环道,向前百米,一尊佛像拦在路中那些巨大的佛像此时竟然成了堵塞通道的拦路石,年轻人看也不看,埋头钻入了另一道门中。三人就在这无数的阶梯、环道间,上上下下。

另一面,卓木强巴和莫金,也开始了新的探索。他们过桥之后,确认暂无危险,便在桥头小歇,等待力气恢复,其中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则是他们在桥头发现了一行小字,如今两人已达成共识,凡是出现字的地方,都没什么好事。他们没将体力恢复到一个较佳的状态,不敢贸然往里闯。字面上的意思,卓木强巴翻译为“灵魂缠绕之地,至死不休。”但莫金已经不敢再轻信卓木强巴的话了,从前面几次遭遇来看,卓木强巴的翻译水平实在是大有问题。

离开桥头之后,便钻入一岩洞之中,初时洞穴颇大,越往里走,通道越小,洞里又有洞,环环相连,两人都生出一种踏足蚁冢兽穴之感,莫金看着潮湿的内壁,突然想起过往经历,喃喃道:“这地方……”。

“适宜生物饲养”卓木强巴将他未说完的话补足。

莫金此刻最不想听的就是这句话,他们两人又不是操兽师,而且这些古戈巴族人饲养的东西实在是有些令人匪夷所思。

阴暗潮湿的通道,涌来一阵阵腐臭的气息,四壁湿漉漉的,地面多有积水,两人一前一后,踩在水洼中发出啪嗒啪嗒的声音。武器已在手,两人全神戒备着,再往里走,竟然没了光亮,漆黑一片,两人的探灯仅仅照亮身前三五米远的地方,洞穴里足踏水声,愈发地响亮起来。不多时,只听一阵“嗒,嗒,嗒”的爬行声从洞穴深处传来,莫金道:“多足动物,体型比外面那些蟑螂大。”

卓木强吧也道:“数量不少,也没有发出踏水声的,它们能爬墙。”也不知是探灯,还是别的什么原因,那些生物始终没有露面,只是在黑暗深处不时的发出嗒嗒嗒的移动声,而且移动一段距离之后,就不再跟来,倒像是卓木强吧和莫金的脚步声吵到它们休息了,莫金不住地小声催促:“快走,快走”他们没有回头路了,只能希望这段黑暗的洞穴不太长,或许出去了就好了。

卓木强巴单选直径,仅二三十分钟就出去了,只是眼前所见,却并不能令两人高兴起来。

眼前的情形,就好像他们刚踏过去云梯那阵,他们身处在一鹰嘴岩上,孤鹫悬空,上下不能,前方是深不见底的巨大沟壑,唯一有所不同的是,对面不是另一片山崖或石壁,而是整整齐齐的石柱阵列。

那些石柱粗细不均,小的边长一两米,大的则有十几米,皆从深渊的下方延伸上来,最后又消失在漆黑的头顶空间,石柱和石柱之间,则是无数好似平衡木细支架结构组成,间距宽窄不一,那些粗大的石柱上燃起了明晃晃的灯火,其余一些细小的石柱,则嵌有发光的石头,整个石柱阵列排开,展现出无比广阔的气势。

在莫金看来,这就是一个巨大的工地脚手架,不免喃喃道:“混蛋,怪不得前面让我们练习攀爬。

卓木强巴道:“看来要是沿着这些石柱攀爬过去了,不过看来,比岩壁更好攀爬。”

莫金喃喃道:“我担心的是那些柱子的中间有古怪。”

“灵魂缠绕之地,至死不休…….”卓木强巴重复了一句桥头的警语,自问道:“为什么要修成这样?”

“喂,你看那里!” 莫金指着头顶,卓木强巴仰头看去,只见头顶岩壁,铺着一层薄薄的絮状物,那堆絮状物中,又垂下丝线来,吊了两个囊状物,初看上去,像是蛛丝,只是两个囊状物的体型有些大,卓木强巴初步估计,那两个囊状物体积不比自己小。

“难带是蜘蛛?”莫金看了卓木强巴一眼,似在询问。

卓木强巴道:“我们确实遇到过一些大型的蜘蛛,不过……”他盯着头上道:“ 要将这么大的东西吊上去,这里的蜘蛛的块头,应该比我们见过的更大。”

“把那两个东西放下来看看是什么。” 莫金提议道。

卓木强巴看了他一眼,莫金解释道:“我们起码得知道这里到底有什么,才好决定下一步怎么走啊。”

卓木强巴想想也是,便点头同意了,莫金让卓木强巴用飞索将那个囊状物击穿,然后使力拽了下来,“噗”的一声,一个缠满蛛丝的囊状物摔在了地上。

莫金用刀剖开,一股腐臭气息扑鼻而来,他顿时掩住了口鼻,卓木强巴站的稍远,见状微微后仰, 道:“ 这个……像是灵长类动物。”

只见那蛛网口袋中,是一个已经半腐烂的尸骨,经他们一摔,许多地方白骨尽露,但依稀可辨手足头颅,和人类很相似。

“是个人。”莫金的声音变冷,他见过的尸骨比卓木强巴不知多了多少倍,一眼就认出,里面装的是人。

“是人!”一听莫金说出“人”这个词,卓木强巴也是吃了一惊。

莫金虽不是操兽师,但跟索瑞斯久了,也听闻一些东西,当下肯定道:“典型的蜘蛛捕食方式, 将没有吃完的食物用蛛网捆绑起来,注入毒液,防止腐化,同时从内部消化食物,再食汁水。从这具腐尸看,存放已经有快一个月了,这里怎么会有人?难道,戈巴族人还住在神庙里?可若是这样, 他们怎么会被蜘蛛捕杀?莫非是祭品?”可惜只因两人都不是操兽师,他们并不知道蜘蛛对自己的食物最为敏感,悬挂食物的地方往往会留一根丝线牵向远处,蛛丝稍有异动,它们很远都能感应到。

卓木强巴刚想到什么,一阵急促的拥挤追赶声却传入他耳里,密密麻麻前进的声音,令他顿时汗毛倒立,根本来不及解释,只得拉了莫金一把,叫了声:“走!”

卓木强巴一个急冲助跑,大力跃向空中,在抓住那根支架侧臂前,他一手微扬,随时准备射出飞索,另一只手微缩,准备捞起莫金,就是担心那些细小支架不够牢固,历经千年早已腐朽。不过索性双手抓实,那些支架相当坚实,莫金也跟着跳了过来,感觉像落在一根厚实的工字钢筋上,不闪不晃,两人微微回头,但见方才跳离的洞口,喷涌出无数类似蜘蛛的生物。

那些家伙体型和卡车轮胎相当,或许在黑暗中生存了太久,在微弱的光照下,全身呈现出一种腐肉白,之所以说它们类似蜘蛛,是因为他们的八条腿,远比蜘蛛粗壮,而头部也没有蜘蛛那样的八只眼睛,而是像螃蟹对虾一般,顶着一双灯泡眼,瞳仁里是流动的白色,估计视力早已退化。它们的嘴前长了一对肥厚的肉腭,上下摆动着,肉腭的前端是两颗大毒牙,里面注满了黑色的液体,发出锃亮的黑芒。

“狗屎。”莫金一看这些家伙就遍体生寒,古代戈巴族人饲养的东西果然都不好惹。卓木强巴则马上想起了神话传说中的白蜘蛛,“雪山有蛛,大逾纺轮,体若白玉,见者亡魂”,雪山三圣,白蛇、白蝎、白蜘蛛,都被称作雪山的守护神,是雪山的圣物,但在种种传说故事中,它们也都是剧毒之物,任何亵渎雪山神灵的人,中者立毙。

如今这些雪山的圣物正气在火头上,放你们通过也就罢了,竟然敢动我们的粮仓,不给你们点厉害瞧瞧,你们不知道马王爷有几只眼。这些八脚怪那粗壮的八条腿不是长来好看的,只轻轻一跃,纷纷跳了过来,有些攀附在洞穴外壁,反弹一跳,一时间,就像空中展开无数白色小伞,煞是好看。

只不过,这种美丽却带着致命的危机,卓木强巴和莫金无心欣赏,两人不得不再次夺路而逃,要在这仅有平衡木粗细的支架臂上行走,还要奔跑,谈何容易。

两人都摆开双臂,平衡身体,一溜小跑,一看见另一根支架臂,便是纵身一跃,幸好这种细细的支架臂,同样不适宜那些八条腿的家伙攀附,那些白蜘蛛只能爬在巨大的石柱上,从空中朝两人扑来。

于是,两人一面小心翼翼地保持平衡,在这些架设于万丈深渊上空的平衡木上以自身最快的速度移动,一面还要躲避空中扑过来的白蜘蛛。一开始,莫金还开枪打了几只,可很快他就发现,一开枪,连自身平衡都很难保障,蜘蛛是被打中了,自己也差点掉下去,后来便不敢乱来,只能专心致志地保持平衡,移动,躲避。

那些白蜘蛛的攻击相当简单,就是一跃,一扑,躲起来原本也很容易,就是数量太多,蛰跳如蝗,铺天盖地,而能躲避的空间太小,如履薄冰,如踏钢丝,两人仿佛已经看到,死神在向他们招手微笑。


本章节地址:http://www.zangdimima.net/zangdimima10/373.html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或者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