避得几避,忽然卓木强巴一脚踏空,身形下坠,身后的背包重重地磕到支架上,幸好支架下方又有支架,慌乱中抱住了下面的横杆,仰头看时,那些蜘蛛却纷纷跃至空中,冲着头上的横梁跃起。上面空无一物,那些蜘蛛当然不可能扑到什么,纷纷相撞而坠,卓木强巴道:“它们和那些蟑螂一样,是靠感知震动来锁定我们的。”

只听莫金在身后面道:“知道。”忽而惊呼:“咦?不对!不对!”

卓木强巴扭头一看,莫金在头顶横梁晃晃悠悠,身体不断摆动,仍旧没能站稳,一个跟斗翻了下来,卓木强巴双腿一钩,身子扑出去,与莫金双手相捉,两人在空中旋了大半个圆,卓木强巴将莫金扔出去,莫金攀上了前一根支架臂,卓木强巴自己也攀住了另一根横杆,问道:“怎么回事?”

莫金道:“这些,这些架杆会动!”

卓木强巴恍然大悟,刚才自己一脚明明看准了的,怎么会踩空,显然是那些横杆挪动了位置,站定再看,那些横杆有的前后缩进,有的左右旋转。那些横杆都架于石柱之上,显然是那些石柱有问题,卓木强巴将目光扫向石柱,果然,那些石柱就像无数摞在一起的箱子,不知什么时候触发了机关,此时石柱开始分节,各自不同地旋转起来。

如此一来,原本固定的支架臂全都在动,原本是通道的一根横梁,一分为二,与别的半截支架又组成另一条通道,隔不了多久,路径又是一变,要在这些移来移去的平衡木上找一条出路,谈何容易,更令人揪心的是,那些肉白蜘蛛,还在前赴后继地追来,没有时间思考,没有更多选择,两人慌不择路,哪根支架臂最近,又少蜘蛛,则往哪里跳,躲过几番攻击之后,两人渐渐在这些支架臂上摸索出一些门道来。

有些支架和支架之间的间距是相等的,都是向前向下,则可以使用相同的腿力,连续跳跃,只要时机把握得好,浑然忘却自己在万米高空扑腾,他们甚至可以脚步停留在支架之间穿梭纵行,即所谓的一沾即走。有些支架臂高出一截,往往前面的支架臂又要高出一截,他们便飞扑过去,使用的是高低杠从低杠上高杠的身法,也是双掌一沾便腾身而起。当支架开始旋转时,他们便双手悬吊在支架臂上,来回摆动腰力,只待支架臂一停,要么翻身上架,要么借腰力直接团身空翻,去抓下一根平衡木。

渐渐两人也找到些配合的感觉,当支架臂与支架臂相隔甚远,一人难以逾越时,两人便玩起了空中接力,要么卓木强巴先一手搭在支架臂上,一手抓住莫金的手,借力一甩,把莫金扔出去,跟着莫金抓杠,卓木强巴上架跃出,捉住莫金的双腿,莫金呈单摆之势,腰部发力,再把卓木强巴扔出去。两人就你抓我扔,你甩我接,像扔沙袋般将对方甩来甩去,反正两人气力又大,如此一来,许多没有路的地方,两人也有惊无险的荡了过去。

那些蜘蛛也要择路而走,有些石柱与石柱间隔太远,无法一蹴而就,它们也不得不横移旁跳到别的石柱上,对于这两个难以捕捉,跑得又快的食物,有些蜘蛛渐渐失去了兴致,悻悻而退,慢慢地卓木强巴和莫金得以和蜘蛛们拉开了距离。

不过两人没能高兴多久,很快他们就发现,慌不择路的结果就是……前面没路了!他们竟然被蜘蛛们追进了一条死胡同,两人就像走上了独木桥,四周都没有了支架臂,石柱和石柱间距更是超过了一二十米,莫金见势不妙,立马道:“退回去。”

刚转身,一只大白蜘蛛扑面而来,莫金想也不想,抬手就是一拳,将蜘蛛打落万丈深渊,可这只蜘蛛身后,还跟着许多不放弃的蜘蛛,一只被打落,又是两只跳来,莫金伸手拨开,又是两只……

卓木强巴一抖背包,大声道:“用武器。”可是用什么武器好呢

卓木强巴想到,那些蜘蛛靠感知震动来探查他们的存在,那么,给它来一点强烈的震动好了。

卓木强巴拉开一枚闪爆弹,高高地抛向天空,或许由于空间太大,那昙花一现的闪光反倒不觉得怎么亮,只是闪光到处,映照出石柱上爬满了肉白色的蜘蛛,不过随之而来的滚滚雷动,吓了卓木强巴一跳,那源自空中的震动,竟然令那些石柱都在发颤,那颤动传到支架臂上,卓木强巴和莫金还以为支架要塌了。

闪爆弹爆炸之后,那些肉白色蜘蛛纷纷跌落,卓木强巴一看有效,又摸出一枚,莫金阻止道:“别,别再扔了,好像又有什么机关被引动了。”卓木强巴随即住手,要是古戈巴族人设计了别的什么机关,就像那装满龙头的大殿一样,裂解开来,那岂不糟了。

不过既然震住了蜘蛛,两人也就立即反身回走,忽然支架从中断落,两人左右避跳,附近的支架臂相距甚远,竟然双双落空。“这下完了”莫金正闪过这个念头,突然身体一重,跟着一弹,就像掉在了蹦床上一般,他想起身,却发现身体被牢牢地粘附住了,扭头一看,半空中结成了一张大网,他被粘在蜘蛛网上!莫金扭头再看,卓木强巴也在悬在半空,和他一样,也被粘住了。

没想到,那些蜘蛛竟然将他们逼入精心设计的圈套之中,其余的蜘蛛从四面八方赶来,要享受一场盛宴。

卓木强巴瞥见,莫金右手一伸一缩,竟然从连体服中钻了出来,跟着左手也要拿出来了,忙道:“用火”。

蜘蛛怕火,莫金知道,但他回头看去,这张网的位置极佳,织在四根石柱之间,下面似乎看不到有支架臂,忙摆手道:“一烧就掉下去了!”可是不烧吧,那些蜘蛛已经纷纷向这张大网靠拢,爬行网上,速度更见灵活。

千钧一发之际,卓木强巴忽然想起,蜘蛛是如何判断网中物体大小的,他奋起发力,双手竟然从粘稠的蛛网中拔了出来,接着双臂展开,挽住网沿,开始一上一下,做着蝴蝶扑翼的动作。莫金一时间没有回味来,有些惊讶的盯着卓木强巴,卓木强巴忙道:“摇,摇”。

莫金反应过来,跟着卓木强巴一上一下地摆动起来,几次震荡之后,两人的频率渐渐一致,那蛛网的中央起伏剧烈起来。

那些蜘蛛不明就里,开始停下,仔细查看从蛛网传来的震动感,突然觉得对方是个足以撕破蜘蛛网,捕食自己的庞然大物,蜘蛛纷纷惊退,很快就不见了踪影。

莫金向卓木强巴竖了一下大拇指,意思是,干的不错。卓木强巴微微一哂,问道:“刚才那一下是怎么做到的?”说着他将手往衣服里缩了缩。

莫金会意,双手一拢,又钻回到连体衣中,道:“胡迪尼缩衣术,是美国特工的不传之密,在关键时候能派上用场,这一招吕竞男应该不会,所以也没能教你们。”他顿了顿又叹道;“要是索瑞斯在这里就好了,我们也不用逃的这么狼狈。”“索瑞斯?他不是被你逼走了吗?”

莫金神色黯然道:“那是受了小人的挑拨,非我本意。”

那蛛网坚韧绵软,就像席梦思一般,两人躺在上面,精疲力竭,阵阵热浪至下方翻涌而上,流动的风推着蛛网做波浪状,人躺在上面,仿若漂浮在死海温泉上,这一躺下,更觉得百骸乏力,四肢慵懒,连手指头也不想动了。

卓木强巴保持着灵台一点清明,提醒道:“那些蜘蛛过不了多久还会回来,可不能躺在这里。”

莫金表示知道,旋即又问;“怎么走?”这张蛛网结在半空,与之连接的只有几根大石柱子,连条缝隙都找不到,两人怎能往上爬?往下爬吧,他们已经顺着支架往下攀爬了这么久,还没见到底,谁知道下面还有多深。

卓木强巴道:“先到石柱边看看。”他心想,就算石柱上没有缝隙,也能利用飞索支撑一段时间,好过在这蛛网中,成为案板鱼肉,说起来是一回事,做起来又是另一回事了。

这蛛网看似轻薄,实则坚韧,好似用蚕丝拧成一股指头粗细的绳索,粘性又好,两人费尽力气,才从网上站起来,如行在粘蝇板上的苍蝇,每一步都要用力拔腿,又要保持身体平衡,否则一不小心,身体一侧倒,又会被粘住。

卓木强巴和莫金各自伸出一条胳膊搭在对方肩膀上,一起拔腿,一起迈步,这样才不至于侧倒。没走几步,蛛网前方裂开一个大洞,像被什么巨大生物挣裂了,两人只得小心地绕道而行,卓木强巴奇怪道:“这蛛网是否太大了,捕食刚才那些蜘蛛织的吧?”

莫金也看了看,若这张网真的是一只蜘蛛织的,那这只蜘蛛未免也太大了,猛地想起一件事,摇头道:“我记得索瑞斯说过,有这么一种蜘蛛,它们成群生活,一起织网,然后捕捉到食物,也是一起分食,这张网,或许是那些蜘蛛共同完成的。

卓木强巴默然,对这些东西,他不甚了解,就在两人距离石柱近些时,却看见石柱边缘攀附着几只蜘蛛,既不过来,也不上去,就在蛛网和石柱边缘一带活动”它们在干什么?“卓木强巴道。

莫金猛然醒悟道:“不好,它们在咬网!”卓木强巴也想起来了,蜘蛛好像有将自己织的网吃到肚子里的习惯,它们的肚子就像一个回收熔炉,将蛛丝重新溶解,再由尾部喷出丝来,两人明明知道,就是前行不快,莫金抽枪要打,突然蛛网一端猛沉,接着整张蛛网向下方飘去,那些蜘蛛竟然同时将石柱上的蛛网啃断。

卓、莫二人身体顿时失衡,空中翻转中,不知被多少蛛网缠住,卓木强巴正要射出飞索,手臂却被缠上了,正要用力扯开,却好像撞到了个什么东西,刚想起来好像是某人的背,突然额头一痛,只听莫金道:“对不起,对不起。”原来两人相隔无几,都在挣扎,受蛛网缠绕,发力变形,就变成朝对方拳脚相向。

正当两人挣扎不休,分别向对方挥了几拳,踢了几脚时,蛛网在空中猛然一顿,停住了!两人撇头望去,四方又有许多细小的支架臂了,蛛网显然是被这些细支架臂拦住了,不偏不倚从中将两人分开,两人就像吊在两个茧中,隔网相望,无不狼狈,卓木强巴奋力伸出手去,抓住了悬在头上的支架臂,再次道:“用火”

莫金取出火器,那蛛网果然同一般蛛网无异,遇火即燃,如人畜毛发般嗤嗤作响,不多时,两人就从网中脱困,再次回到支架臂上。

“现在是在哪里?”这是莫金最关心的问题,他们在空中翻得七荤八素,云里雾里。

卓木强巴:“应该还在石柱群中,只是下跌了许多,我们似乎到了底部”

下方光线极暗,只有石柱上方才有火焰,此时仰望,已若星辰,莫金将探灯打开,果然,这些石柱群都静静地矗立在岩面上,只是不知道这是不是整个山腹的底部,他们很快就发现不是,因为就在岩面的另一端,石柱中出现了明显的边缘线,下面还有深渊,卓木强巴想了想,明白了这里的地理结构,就像是一个一上一下互相咬合的两把毛刷,这些石柱子就是刷子上的毛,前一半路程,石柱悬顶生根,后一般路程,石柱则是屹立在下方,而两把毛刷也是悬在半空的。

“先下去吧”,卓木强巴提议道,两人已经在石柱上受够了蜘蛛的侵扰,借助支架,不多时就着了地,心里才稍感踏实,还没有喘过气来,莫金轻呼:“蜘蛛”。

只见后方出现一只硕大的肉白色蜘蛛,飞快从他们头顶上方掠过,两人尚未回过神来,黑暗中窜出几条黑影,一下就将蜘蛛从石柱上扑了下来,那几道黑影轮廓和蜘蛛差不多,只是仅有四条腿,但那些黑影的两条前腿似乎十分灵活,一下子就捉住了蜘蛛的腿,几道黑影同时发力,将蜘蛛的八条腿都扯了下来,没有腿的蜘蛛在地上不断蠕动,但就是动弹不得,那几道黑影也不着急,就地屈膝匍匐,似乎在生嚼蜘蛛腿,看那黑影的进食方式,莫金越发肯定,那是某种四足动物只是四肢修长,不像是猎犬一类,若说是驴马,也不像,那种生物的四条腿和身体很不成比例,莫金还没见过类似四足奔跑的生物,他将探照灯移了过去,那几道黑影似乎被骤然出现的强光惊住了,纷纷抬起前肢遮挡光芒,那前肢尖端,生有五指!耳莫金和卓木强巴,也被出现在灯光中的生物惊住了,那……那是……人啊!

出现在探灯下的,匍匐在地,以四足行走的,是六个成年人,四男二女赤身裸体,身上连一根毛发都没有,他们的手臂与腿几乎等长,等粗,皆是又细又长,就像非洲饥民一般,骨头外面仅裹着一层皮,难怪在黑暗中看起来就像长着四条长腿的蜘蛛。而去无论男女,胸前都露出两排清晰的肋骨,腹部凹陷如舟,不管是谁看见他们,首先联想到的一个词,便是饥饿,由于常年生活在这不见天日的地底,只凭借一点萤石的微光就能看到,那六人的皮肤异常白皙,就像那些蜘蛛一样,呈现出一种被谁浸泡过久的腐肉白。

更诡异的是,这四男二女的面颊消瘦,下巴削尖,但嘴里用于撕咬的犬牙,却是又长又粗,有两个男子的犬牙甚至长出了唇外,成为了獠牙,此时口角还挂着淡绿色的蜘蛛血,而他们深陷的眼眶里,一双眼睛就像老鼠眼珠一般,黑眼仁特别大,几乎看不见白眼仁。

两人怔怔地呆在,眼前这一幕对他们的心灵造成了前所未有的冲击,脑子里一片空白,两人都是见惯了各种丑陋的古怪生物,可没有哪一种,有眼前的场景来得骇人,那些,是人吗?若不是人,为何有着与人一样的五官四肢?若是人,为何他们的行为与野兽无异?

双方短暂的对峙之后,那几个地底人渐渐适应了探照灯的光芒,看清了卓木强巴和莫金的模样,虽然两人高出他们很多,但是他们丝毫没有露出怯意,相反的,卓木强巴从他们的眼中看到了饥饿和贪欲。那几个地底人相互望了几眼,似乎分清了两边数目差距,嘴角一咧,露出硕大的犬齿,算是笑了,接着后腿一蹬,前肢一撅地,先后有三男一女想着卓、莫二人扑了过来,还有一男一女则警惕地守着他们刚才捕获的猎物,那奔走的姿势,令卓木强巴想起了自己的狼奔。


本章节地址:http://www.zangdimima.net/zangdimima10/374.html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或者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