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本这些地底人的扑击非常迅猛有效,不过那仅仅是对野生蜘蛛而言,这次他们遇到的却是两个技击高手。卓木强巴双腿不动,上身一仰,避开了那四只长长的手臂,跟着双手探出,扣住了那两个男子的脑袋,将两个脑袋相互一碰,两个男子便一声不吭的倒下了,莫金则微微一矮身,一脚倒钩像蝎尾般从身后刺出,将那个女子踢飞,跟着伸手,顺着那个男子抓来的手臂一扯,将那个男子摔出去两三米远,跟着道:“这是什么啊!”

卓木强巴看这躺在自己身前的两个男子,五指也很纤长,首长上满是老茧,消瘦的脸颊上突出的两块,是强壮的嚼肌,黯然道:“他们是人,或许,就是古戈巴族人!”

剩下的一男一女,一看四个同伴全部倒下了,撇下猎物,各自叼了一条蜘蛛腿就开跑,在地上狼狈了一阵后,飞身上了石柱的支架臂,攀跳若猿,异常灵敏,很快就不见了踪影。

“你说什么!”莫金双眼一瞪,不可置信地看着那些骨瘦如柴的地底人,那个男子被莫金摔出去之后想跑,莫金两三步赶过去,抓住了他,那个女的瘦弱不堪,被莫金踢了一脚后似乎晕了过去,那个男子则被莫金钳了双手,兀自挣扎不休,又抓又踢又咬,莫金将他的手反剪在背后,捏住他的下颌,去看他的口腔,那男子发出杀猪般的尖嚎。

“怎么瘦成这样?”莫金皱着眉,一手擒着那个男子,另一手伸到那个女的腰下,拦腰抄起,掂了掂分量,只觉得轻若无物。

卓木强巴道:“他们应该是常年生活在这里,以蜘蛛为食。”

莫金将那个女子扔到卓木强巴面前,和那两个男子放在一起,将另一个未昏迷的男子拿给卓木强巴看,同时问道:“你刚才说什么?你说他们可能是戈巴族人?

是的,卓木强巴眉头深皱道”除了以前居住在这附近的戈巴族人,还能是什么人呢?我们只能这样猜测,不知道这里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很显然,那些人,那些和人长的一模一样的生物,已经失去了所谓的智商,彻底退化成了野兽,只保留了生物的原始本能。“

莫金听得背脊发凉,喃喃道:“那,那是什么事情,会让那些戈巴族人变成这个样子?”

卓木强巴道:“不知道,不过人类的生存力和适应力真的是相当惊人,在这样的环境中,他们仍能活下来。”

莫金又道,“那他们的头发呢,还有体毛?生活在地下就不长毛发么?”卓木强巴仔细看了看,那男子的体表果真光洁无比,一根体毛也看不到,正不知何因,却见那男子突然扭头欲咬莫金的肩膀,莫金手一松,那男子双手脱困,顺手就朝莫金头上抓了一把,扯落几根金色的毛发,接着就往嘴里放。

莫金大怒,大掌钳住那人肩头,稍加用力,就让他肩关节脱臼了,接着往他小腹上,用上两成力,给了那人一拳,卓木强巴则明白过来,对莫金道:“他们的毛发,应该是被他们自己吃掉了”

莫金带着寒意看着那张森然大口,道:“为了活下去,什么都吃,为什么还是瘦的如此厉害?”

那人被莫金打了一拳之后,胸腹突然激烈的鼓荡起来,就像是喘息不住,随时会闭气一般,莫金赶紧松开手,同时道:“我没有用力”

卓木强巴则在脑海中回忆,这一幕好熟悉,似乎在哪里见过,对了,肖恩临死前也是这模样!正想着,只见那男子弯腰捧腹,哇地呕吐起来,随着胆汁胃液流出的,竟然是一只只通体半透明的多足蚯蚓!

那些蚯蚓通体光滑分节,长不足十厘米,长了两排肉足,沾地便到处乱爬,有几只趁乱钻入了地上躺着的那几人的口鼻中,其余大多数,被卓木强巴和莫金一阵连跳,踩死不少,此时两人再看那个男子,愈发觉得怪异,这吐出来的是什么虫?究竟是怎么回事?

莫金陡然想起一事,忙道:“是……是……异体孵化!双宿主携带!许多寄生虫都采用这种方式繁殖!”他想起索瑞斯告诉过他,双宿主携带中最有代表性的便是疟疾,疟原虫的孢子在人体肝细胞和红细胞内进行寄生发育,成熟后分裂成许多雌雄配子浸入血液。蚊子将血液吸收之后,雌雄配子在蚊子体内结合成合子,再发育成孢子囊,囊内是成千上万的孢子,当蚊子再叮咬人的时候,孢子再进入人体,如此循环往复,发展壮大。

至此卓木强巴和莫金才明白,难怪这些人如此消瘦,敢情他们吃的东西,营养大多被这种寄生虫吸收掉了,人吃蜘蛛,蜘蛛又吃人,这种寄生虫便在人和蜘蛛间传来传去,三者形成了复杂的共生体系。

“饿殍之蛊!”卓木强巴也想起来了,工布村志中记载,犯贪食,暴饮戒,下饥饿地狱,施以饿殍之蛊,形销骨立,腹陷如舟,终日进餐,永感饥饿。

他还未来得及给莫金解释,那个吐出无数寄生虫的男子突然尖叫起来,啸声如鼠,尖锐刺耳,但传得极远。莫金猛醒道:“制止他!”而在他说话的同时,卓木强巴早是一个箭步上前,一个手刀将那个男子斩晕过去,他在狼群中生活多日,对这种啸声的意义十分熟悉,虽然那个男子发音与狼不同,但是这种尖锐远播的啸声,令卓木强巴马上想起了狼群的集结嚎。

卓木强巴一拉莫金道:“别管他们了,想办法离开这里。”

莫金脸皮一跳,沉声道:“恐怕有些困难。”探灯照处,一双双老鼠般的眼睛从石柱中闪现出来,漆黑发亮。

方才离开的那一男一女去而复返,不知带来了多少生活在地底的人。他们一个个身高不过一米四五,手脚长度却几乎达到一米,在细细的支架臂上攀援如飞,如履平地,由于身体极轻,在那细胳膊细腿的蹬弹之间,也能跃起甚远。

双拳难敌四手,三两个这种身材矮小的地底人,卓木强巴和莫金还能对付,可如今来了一群,团团围住,他们两人可就吃不消了,两人背靠背握拳而立,环顾黑暗四野,莫金道:“怎么办?”

卓木强巴道:“杀出一条路来”

莫金道:“朝哪个方向走?”

卓木强巴道:“沿着悬崖边缘走,肯定有路!”

地底人已经纷纷铺将过来,卓木强巴一声大喊:“动手”!两人拳脚齐出,如挥蝇赶蚊般,将靠近过来的地底人纷纷打掉。可那些地底人越战越勇,不要命地扑跳过来,他们的牙齿和爪子就是他们的武器,一个个口中发出野兽的低吼,怒视着卓木强巴和莫金两人,接连不断地发起进攻。

若论格斗技巧,卓木强巴和莫金高出这些地底人甚多,但是无数尖牙利爪的攻击下,两人依然伤痕累累,挂花的地方大多在脸上,手背等暴露处,两人且战且进,沿着黑暗中那道不显眼的地缘线自西向东走,

一个地底人从高空跃下,想要骑在莫金头上,被莫金闪身避开,那人对准了莫金的鼻子,张开血盆大口,作势就咬,一根肉足长虫,自他鼻腔爬出,悬在鼻腔外,打了个转,莫金看这恶心,一记耳光将那人扇的侧飞。那条肉虫飞出,粘在卓木强巴脸上,肉足蠕动,见孔就想钻,卓木强巴一把捉住,捏爆,避开前,右,左,上四个方向的攻击,踢走正面的人,继续前突,又过了一会,莫金额头又被抓出三道伤痕,肉丝贴额粘着,根根作疼,他有点吃不消了,提议道:“用枪吧”

卓木强巴道:“可他们是人啊”

莫金避开攻击,喃喃道:“这样子,还能算人吗?”

卓木强巴猛地撞开前方三人,冷冷地盯了莫金一眼,同时想到,当年的西班牙殖民者,便是不把印第安人当人看,才会造成那么多惨绝人寰的屠杀和奴隶贩运,一念至此,卓木强巴心中诧异,奇怪,自己为什么突然想到美洲,而去将这些地底人与美洲原住民联系起来?是了,他们或许都曾经创造过辉煌的过去,然后突然从历史中消失,留下一段空白,当他们再出现时,变得失去了智慧,成为生活在原始氏族社会的未开民智的原始人。而且这些地底人,只能说与野兽无异,看样子仅仅是原始的生存本能驱使着他们行动,连基本的等级观念尚不具备,更谈不上形成氏族,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猛地一个地底人的头和卓木强巴的头碰到一起了,地底人晕厥倒地,卓木强巴被撞得灵光一闪:是了!他们的数量!这些地底人的数量不够,还没有达到集智的临界点!而且生活在这地底,除了猎捕蜘蛛,恐怕也没有别的什么事情好做,没有足够的劳动量,也不能使他们产生出足够的智慧!

卓木强巴继而又想到,那么,当西班牙殖民者踏上玛雅大陆之前,那些玛雅遗民,是否也经历了一个完全沦为野兽,不具有丝毫智慧的时代呢?他想起了库库尔族的史诗和他们收集到的玛雅资料:

一旦让血亵渎了圣庙的阶梯,无数的灾难将像可怕的冰雹一样接踵而来降临在所有的地方,城市将沦为一座死亡之城,荒无人烟……

可怕的灾难像洪水一般淹没了整个大地,太阳消失了,世界陷入一片黑暗,天下大乱,人们生活在混论状态之中,野人一样赤身裸体。除了山洞,他们没有任何栖身之地。他们每天从洞穴中爬出来,漫山遍野地去寻找食物……

可怕的念头一个接一个从卓木强巴脑海中闪现,戈巴族的诅咒、库库尔族史诗、玛雅历史、古格历史、光军的消失、倒悬空寺的封闭,似乎这些事情正被一个个串联起来。寒意从他脚下升起,这里面好像隐藏着一个惊天的大秘密,如今它就要破茧而出了,卓木强巴甚至不敢刻意去深思,匆匆地收回了心思,专心对付眼前的局面。

只听莫金在身后道:“这些家伙好像不知道痛啊,打倒了又来,该死的,滚开!都给我滚开!”

卓木强巴猛醒道:“宿主调理!”他抓住一个地底人的手笔,当兵器抡了两圈,扔了出去。

“你说什么!”莫金避开三个地底人,挥拳打倒两个。

卓木强巴想起肖恩告诉过他的话,转述道:“你知道双宿主寄生,怎么不知道宿主调理呢?有人得了异食癖,喜欢吃铁钉、玻璃、泥土,其实并不是那人有问题,而是她体内的寄生虫需要补充某些特殊物质。那些寄生虫分泌出的物质,影响人的大脑,让那些人产生了异食癖,这就叫做宿主调理。”说话间换了三口气,避开了十几次攻击,同时击退了七八个地底人。

莫金惊愕道:“你是说……这些……这些人感到饥饿,发起攻击,其实都是他们体内寄生虫在控制着?”一呆之下,险些被咬。

卓木强巴斟酌道:“从某些方面……应该,可以这样说。”

莫金道:“好像越来……离我远点……越多了!”

卓木强巴道:“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他猛一抬头,补充道:“这次,好像躲不过了!”只见那半空中展开了无数白色的小伞,那些蜘蛛从天而降,纷纷加入战团。

莫金埋怨道:“叫你早些用枪,这下好了。”

卓木强巴道:“你怎么不用!”

莫金有些尴尬道:“这个,家族传统,我们绝不杀人。”百忙之中,卓木强巴仍抽空转身,瞪大了眼睛,表示自己的惊讶,莫金说他从不杀人!卓木强巴哪里肯信:“那你还在丛林里用枪指着我们?”

莫金道:“呃,当时只是想吓唬你们,也是出于自保,并没有真的想击杀你们……快走……”

随着白蜘蛛的加入,场面顿时混乱起来,大部分地底人舍弃了卓木强巴和莫金,纷纷迎战蜘蛛,红色的,绿色的血洒落一地,腥味四溢,整个石柱群底部,顿时变成了修罗血场。

卓木强巴和莫金趁机一路狂奔,虽然途中偶有阻拦,不过已构不成大的威胁,一直从石柱阵的一端跑到了另一端。两人奔跑途中商议,若是还找不到路,就沿着山壁再跑一遍。

不过显然没有必要,在山岩的另一端,尽管远隔,但已清晰可辨煌煌明火,从某间宫阙的楼台窗格中透照出来。在山岩的这一端,有一块石板小渡横舟般悬于山岩边缘,两根拇指粗细的金属绳牢牢地绑在石板两端,金属绳的另一头向上延伸,绷得笔直,消失于黑暗中。

卓、莫二人一看,这不就是一个超大号的秋千吗?看来这个上百米的深远峡谷,得靠这个秋千荡过去,此地已经脱离了石柱阵范畴,也不知那秋千缆绳的顶端系在什么地方。这么多年,这秋千一直被固定在这崖边,之所以没有被地底人推开,是因为石板底部,被铆上许多大铁环,每个铁环都足有儿臂粗细,在岩石上则铸了两个椭圆形长环,那些铁环和长环幻相互扣在一起,固定住了石板。

铁环与长环间的连接模式,其实就是古代的九连环,只是古人多家了环数,将固定石板底部的两边,各做了十八个铁环。十八连环,也许不难揭开,所需的只是多花些时间和记住自己解环的顺序,那些地底人虽然动过这些铁环,不过没有足够智力的他们,只把铁环弄得更糟,丝毫没有解开的迹象。莫金和卓木强巴虽然都能解开这种简单的东西,但是他们却没有足够的时间,身后地底人与蜘蛛的战斗似乎已经结束,那些地底人又“吱吱”叫着冲了过来。

一看时间来不及了,莫金抓了一把口香糖放进嘴里,对卓木强巴道:“你去挡他们一挡。”

卓木强巴苦笑道:“你倒会挑时机,不过我挡不了多久。”

莫金竖起一根手指,道:“一分钟。”

卓木强巴索性朝着地底人冲了过去,抱着能拖一秒算一秒的辛勤过,拳脚渐渐加大了力度,那些冲在前面的地底人纷纷倒地不起,不过更多的地底人涌了上来。这次他们似乎改变了策略,施展开蚁群噬虫的本领,一旦靠近卓木强巴,就抱住,咬住,双腿夹住他的手脚,死不松手。卓木强巴的动作顿时受到阻滞,变得迟缓起来,很快又有几个地底人扑压过来,卓木强巴如负泰山,大力一甩,扔出几个地底人,但别的人又上来了。卓木强巴大叫:“好了没有,我拖不住了!”

莫金已匆忙赶来,协助卓木强巴驱赶他们身边的地底人,不朝崖边跑,反而冲着地底人来的方向,那些地底人没想到这两个猎物这么勇敢,微微一惊,两人已经与他们擦身而过。

跑了大约五十米,莫金道:“我们往回冲,用你最快的速度!”两人立即又转向,朝着试办秋千方向冲去,地底人还没有回过神来,半晌才又“咿唔”呼吼,纷纷追击。

行至途中,莫金手臂一抬,双枪在手,连发数枪,火光进现,黑暗中沿悬崖边壁一带闪过弧光,岩台微颤,跟着雷声滚滚,沿石柱蔓延,莫金将引爆时间控制得非常好,两人正好在爆破的冲击波之外,跟着一头就扎进了已经减弱的冲击范围,飞身跃起,跳上了已经离岩的石板秋千,朝着那夜空的暗宫,荡去。


本章节地址:http://www.zangdimima.net/zangdimima10/375.html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或者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