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轻人摸出那个掌上电脑,看了看上面的小红点,“有信号了,嗯?在我们下面?这两个家伙速度倒是快。不行,还有些布置没有完成,得赶在他们前面。”年轻人这样想着,加快了步伐。

走过了一环又一环,穿越了无数的门和窗,年轻人带领大部队来到了这座大佛殿的另一头,一条圆圆的宽阔隧道出现在大家眼前,漆黑幽深,不知道通向哪里。

走了一截,隧道内光线不好,佣兵们得头灯只能照亮自己身前一两米,柯夫提议道:“要不,把强力探灯打开吧,先生?”

“不用”年轻人嗤笑一声,抬起手来啪啪拍两下。吕竞男在他身后,总觉得这隔着手套发出的声音,不像是人在击掌,更像是一个人的手掌拍在一个硬木桩上,不过这种猜疑并没有什么根据,吕竞男很快就随着掌声发生的变化惊住了,也没有去深思,

就那么啪啪两下,整条隧道,就像装了无数声控灯一般,沿着隧道,仿佛有许多环形的霓虹灯,不,它们不是一根接一根的亮起,而是一团一团的如一簇簇火星,蔓延开去。

整条隧道顿时被五彩的霓虹渲染,玫瑰红,荧光绿,宝石蓝,如烟火噬灰般绚烂浸染,一圈圈火线蔓延之后,此起彼伏,如夜空中群星闪烁,又似波光粼粼而泛。

火线蔓延之处,往往伴随着佣兵的惊呼声,柯夫感叹道:“这真是神乎其技,这是怎么做到的?”

吕竞男和亚拉法师也好奇起来。

年轻人道:“说穿了一钱不值,古人在这里饲养了大量的荧光微生物,就像那祭湖中的水藻一样,这些微生物一受到声音的惊吓,就会发出荧光,看来一千多年过去而来,这些微生物在这里繁衍生息的很好,不愧是生物饲养的最高术。”年轻人在心里和自身的能力进行了一番对比,也不由得不佩服千年前古人的智慧和技术。

虽然年轻人这样说,可看的人无不称奇,那些神奇的光源,就像看得见的电流呈波动传导,又像国画中的渲染技法,向四周扩散,一波,变幻着不同的颜色过去了,又一波,变幻着不同的颜色追上去。不知不觉,隧着愈显开阔,所有的人都生出这样的感觉,他们就像沿着蜗牛壳的螺旋线,正从壳中走向壳外的广阔天地。

前方已有光亮,参差不齐的影子色勒出明暗交接的分界线。

那光很强,仿佛午后的阳光从窗户直照进来,年轻人心中一诧:“为什么采光这样好?”虽然他从资料中见过不少描述,但毕竟没见过实体,很快他就发现,他们走的路,已经不再是那细沙粗砺的岩石路面,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更加光滑的路面,平整如镜,湿润若水,显然是古人在岩石路面上,浇灌了一层什么东西,就像打了蜡一样。

“这应该是一种反光能力很强的琉璃体。”年轻人在心中这样想着,果然,绕过这个弯,虽然没有见到发光源,但整个环道已经被照得通透明亮。

很快,大家都发现了奇异的事情,在环形隧道的两侧,开始出现一些摆饰物,有罐子、壶、碗盏等物,令人感到惊奇的,便是这些东西全都悬浮在半空之中,如同被施展了魔法一般。

有佣兵好奇地走过去,想看看究竟是什么魔法,走得几步,只听“啊”的一声,那些佣兵好似撞上了一堵无形的墙,一个个纷纷捂着鼻子,有些还痛得蹲了下去。

这时候人们才发现,那些摆饰物,都是放在一个个透明的水晶台上,那些水晶台也太过剔透,竟似和空气融为一体,若不走近细看,根本分辨不出。随即人们又发现,那些水晶台,是与地面融在一起的,而不仅仅是地面,整个环形隧道都被包裹在一层冰晶样物质之中。那些光芒,则是通过这种冰晶物质,折射于此。

一个佣兵吃了暗亏,便要将怒气发泄到那些导致他受伤的碗盏上,举起枪托就要砸,一击敲下,却被人中途阻隔,却是亚拉法师伸出那干枯的手臂挡了下来。

年轻人在一旁举起那个白碗,对那个想砸东西泄愤的佣兵道:“你可知道你这一枪托砸下来,会砸掉多少钱?”

“啥!这玩意儿能值钱?”佣兵们对瓷器一窍不通,更何况这个瓷碗白扑扑的,上面连朵花都没有,白得又不是特别好看,大街上随便买一个都比它强。

“哼。”年轻人将那个白碗拿在手中把玩,仿佛它上面能开出花来,嘴里轻轻念道,“薄如蝉翼轻如鸿,盛得佛光浮生梦。这种神奇工艺,比传说中的薄如纸还要高一个境界,让你们开开眼!拿灯来!”

有佣兵递来头顶探灯,年轻人将白碗倒扣在探灯上,随着“咦”的一声,怪事发生了,那个白碗就像一个乳白色的玻璃灯罩子,探灯的光完全透了出来,不仅探灯的轮廓清晰,就是连探灯的电线也根根可辨,可那明明就是一个瓷碗啊!

年轻人道:“看到了吧,这透光技艺,乃是隋朝邢州窑绝技,到盛唐初期,被发挥到极致,早就了传说级工艺——透光剪影!你们散开些!”众人纷纷后退,留出空间来,年轻人加大了探灯的亮度,“哗!”惊呼声一片。

只见环道光照不强处,从那白瓷碗中透出的光亮,在冰晶墙面留下了清晰可辨的影子,对亚拉法师和吕竞男等人而言,就好似再看了一遍香巴拉密光宝鉴显影图,不过这幅图乃是灰调底色,以光透过的阴影明暗不同,分别呈现出鳞次栉比的古时建筑,四通八达的宽广街道、琳琅店铺、车马舟楫、小桥流水、走卒贩夫,就像一幅由影子构成的《清明上河图》!

“这……究竟是……”

“不可思议!”

“神奇,东方魔法……”

在一片惊呼声中,年轻人也不禁感慨起来,虽然他知道这只碗的来历,也知道将会发生什么,只是当这一切发生时,依然超乎他的想象。他大声高呼:“看见了吗?这就是一千年前的那个时代,全世界的中心——长安!”顿了顿又道:“这就是那个时代,全世界都烧瓷的最高技艺之——透光剪影,让你们看看更神奇的地方,拿水来!”

一壶水递到年轻人手中,年轻人将水壶一斜,一股清流不疾不缓,注入碗底,随后缓缓溢出,像薄纱覆盖在了碗面上,此时再看那些影子,在奇迹之上,还有奇迹。那清水覆盖之时,便是影像复活之日,突然,整幅影像画面从单一的静止,仿佛活了过来,那些走卒贩夫好似在沿街叫卖;刚刚开铺做生意的那位伙计似乎探出头来,在左顾右盼;一辆双拉马车好似扬起尘土,正要从街心穿过那桥下的河水,更是潺潺地流动。

年轻人一面倾注水流,一面看着流动的画面自言自语;“魔法般的工艺,以今天的科技仍无法复原再现的工艺,一千多年了,这是一千多年前,你们古人的智慧。

看着那只碗的神奇,又看了看它摆放的位置,知道一些密教祭奠的吕竞男小声问亚拉法师道:“这只碗,应该有来历吧?”

亚拉法师微微摇头,表示一时想不起这么多。

年轻人扭头道:“随文成公主进藏时,有几样东西,是没有登记入册的,你们知道吧。”

亚拉法师脸色一变,想起来了,文成公主进藏时,有几样小巧的东西,是她随身携带的物品,当时并没有登记入册,但在神话传说中,却将那些宝物演绎的淋漓尽致,诸如那面魔镜,文成公主一路上遇到许多妖魔阻拦,她用魔镜一照,那些妖怪立现原形,更神奇的是,当文成公主思念亲人时,只需将魔镜折向光芒的不同角度,墙面上便会清晰地出现她不同亲人的影像。

只听年轻人道:“文成公主,从长安道吐蕃,一路艰辛,路途遥远,怕她思念家乡,当时共为她量身定做了好几样器皿,其中的一件,便是让她在思念家乡的时候,可以拿出来,看一看家乡的摸样。”

法师豁然道:“这就是那只长安碗。”

年轻人没有回答,反而指了指几个佣兵,对他们道:“你,你,你们几个,背上背的那些,在那些专家眼中,十袋加起来,也抵不过这只碗的价值。”可他随意一抛,丝毫没有考虑后果,也就是说,他的心思,已经不再是关注传统文化和历史价值,似乎再值钱的东西,在他眼中也有如无物,那他来神庙,就是是要干什么呢?

既然这只看起来普通的碗都有如此的价值,那么与它摆在差不多位置的东西,肯定也不是普通物品,年轻人一回身,佣兵们便一拥而上,将余下的几件物品哄抢一空,有没有抢到的,已经粗脖子红脸,准备拼命了,不过柯夫以雷霆之势制止了他们,那些佣兵声音嘈杂,好一会才消停下来,这才发现,年轻人和法师他们已经转过弯道,去了大厅了。

明媚变幻的火光从殿心传来,这座大殿与先前那座截然不同,方才是方殿中有无数环道,这里却是一座圆殿,给人第一感觉,着有些像一个巨型的白纸灯泡,或者说一尊寺庙的大钟,整个结构塔状,高度大于圆形底座的直径。

在大殿正中,竖起两根等高的粗石柱,就好似白炽灯灯泡里的灯芯,在很远的地方就能看清,它发出的强光,照亮了整座大殿,其余的地方,也就不需要任何火焰了。

“这里就是万佛殿。”虽然还在隧道口,强光阻挡了视线,令他们无法一窥万佛殿全貌,但这种造型了气势,已经让人浮想联翩。

年轻人用手遮住眼睛,通过指缝观察光源,只见那两根石柱,如同两颗圣诞树一般,分出许多桠枝,每株桠枝又分出许多细枝,那些细枝的末端便燃起熊熊火焰,不——与火焰不同,火焰是红光,那燃烧的东西,发出银白的光芒,年轻人仔细看了看,而且燃烧的地方,距离那些桠枝末端还有一段距离,年轻人看明白了,着猛烈的光源是怎么来的,古人用了某种技术,将可燃物汽化,然后用强大的压力将气体喷出,也只有充分燃烧的气体,才能发出那种银白色的耀眼光芒来,火树银花,用在这里是相当地贴切。

渐渐适应了强烈的光亮,一行人也走出了螺旋管口,来到大寺钟的内部,“哇……哇……”的惊呼声如潮水般响起,除去中间那银白的光源,整座环形大殿四壁竟是一派金黄,亮澄澄的金色,正是凡人最喜欢的那种颜色。

不知道古人在这座大殿里灌注了多少那种冰晶样物质,整个墙体外都包裹着一层透明的水晶,在水晶墙上镶嵌着一个个佛龛,或大或小,每个佛龛中摆放着一尊金佛,那明亮的颜色,错不了,就连那些外行佣兵,也能一眼分辨出,那绝对是纯金的,由于水晶墙体透明,那些佛像一尊尊就如同悬空漂浮一般,他们正置身于一座空中飘满了金佛的大殿,那些佛像数不胜数,直看得人眼花缭乱。

亚拉法师仰首瞻仰,发现摆放在这里的金佛他竟然有一半都不认识,显然这里不止是大唐和吐蕃的佛像,也不止印度的佛像,那些造型,那些衣饰,有着明显的中亚甚至西欧特点。

亚拉法师回忆历史,是了,这里面的佛像,应该还有当时西域几十个小国崇信的佛像。古人并没有将那些异端教议的圣物熔化重炼,反而兼容并蓄,将其余宗教的圣物也都保留了下来,一尊尊,一件件,便是一段段民族历史,一桩桩的尘埃往事。

年轻人也在四顾张望,不过他看的倒并非精美的金佛,而是在寻找这座大殿的出路与机关,在他掌握的资料中,这座万佛阁好像是没有机关的,不过却留下了刻在轮回台的那句话:“迷失于贪婪的人,将跌入无尽深渊。”

“如果没有机关,当然最好,只是出口会设在哪里呢?或许在灯柱之后。”年轻人正想着,忽然眼睛余光瞥见地面霍然开裂,再向前走一步,他就掉入万丈深渊了。

年轻人身形猛顿,一只脚钉子般牢牢钉在地上,抬起的那只脚也缓缓地收了回来,同时双臂一拦,欲将佣兵拦在身后。

可那些佣兵早就被金灿灿的佛像照花了眼睛,正前呼后拥地赶过来,地面又滑,一时哪里收得住脚,明明看着前面是深不见底的黑洞,好几个佣兵还是被挤了出去,顿时惨叫起来。

叫过之后,那几名佣兵似乎觉得自己并没有掉下,惊愕地看着站在悬崖边上的同伙,悬崖边上的佣兵更是惊诧,那些本该掉下去的同伙,就那么虚空而立,竟然和天上飘浮的佛像一模一样,情形诡异之极。

年轻人心中一松,原来是虚惊一场,随即暗赞,大手笔,果然是大手笔。原来古人不仅仅是将那种水晶样物质涂满了四周山壁,让佛像看起来悬浮虚空,而且他们造了一个巨大的水晶罩子,卡在这中空山岩之内,整个罩子的底板,全是由看起来像空气一样透明的水晶铺成,让这整座大殿看起来都是悬空的。

亚拉法师和吕竞男对望一眼,两人同时想到了藏在冰川中的极南庙,以及那些冰裂隙,看来冰裂隙中那些水晶通道并非寒冰冻结,而是古人掌握的某种类似水晶的制作工艺。

见同伙没掉下去,又陆续有几个胆大的佣兵试探着踩了上去,感受一下虚空而立的境界,直到年轻人也站在透明的水晶之上,余下的佣兵才放心大胆地踩了上去。

自身立于虚空中,再看四周庄严浮空的佛像,自由另一番感受,就好像真的站在西天雷音寺,人人都已登仙界。佣兵们兴奋起来,那些佛像金光闪闪,看起来近在咫尺,伸手可摘,欢呼声中,还有几人索性在光滑无比的冰晶地板上滑起冰来。更多的佣兵则一窝蜂拥到水晶罩边壁下,纷纷抛出钩索,要攀上看不见的水晶壁,弄两尊不大的佛像下来。那水晶壁光洁无比,钩锁无法着力,纷纷滑脱,佣兵们不甘心,又拥到另一面边壁,终于有人钩住边壁,又是一阵欢呼响起,他们被眼前的金色迷惑,早就忘记了在轮回台的遭遇。

可是欢呼声没有持续太久,很快就听见欢呼声中夹杂着几声不太和谐的惨叫。


本章节地址:http://www.zangdimima.net/zangdimima10/378.html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或者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