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直冲出迷雾区,索瑞斯才发现自己悬身海面。距离第二层平台相差一大段距离。这时他才明白,须弥界是个倒锥体型。再想借助动力滑翔伞降落到第二层平台已经不行了,他努力控制着方向飘向最底层的海岸线。

尚未降落前,索瑞斯忽然锁定了地面的一个目标:是一艘舢板小船。是卓木强巴他们乘坐的船吗?不对呀,记得卓木强巴说过,他们乘坐的船在抵达这里之后,就被毁了。这会是谁的船?

索瑞斯清楚,若是船上另有其人,自己从天而降,如此明显的目标早就暴露了,索性降到了小船的附近。

刚刚落地,就听见有人用英文道:“你是什么人从哪来?”

索瑞斯扭头看到一个满脸皱纹一头银灰花发,但精神矍铄的老人,应该是亚裔男子。索瑞斯的惊愕显然不下于那位老者“他一直以为这里是隔世之地,听卓木强巴他们说起,要穿越地下海抵达这里更是艰险无比。一个这般年纪的老者,他也是穿越地下海来到这里的吗?听他的英文发音和神态,他显然和自己一样是从外界来的,他怎么做到的?等等,这个老人好像有些面熟啊!”

老者看了看索瑞斯的长相,以为他不懂英语,又用俄、法、德三语重复了一遍,正好索瑞斯都能听懂,他就更讶异了,而且那个老者,自己的确在哪里见过!

老者见索瑞斯皱眉不语,显然是听懂了自己说的话,却不回答,突然拔地而起,从索瑞斯头顶掠过,同时洒下一团什么东西,索瑞斯又是一惊,这位老者,年纪比自己还打,身手却比自己还灵活,当下就地一滚,避开攻击,同时想起来,大声道:“佐佐木先生!”

老者转过头,满脸狐疑,这才开口用日语道:“你是……”

索瑞斯道:“我是t组的,索瑞斯.卡恩,我们在埃及大联合行动的时候,见过一面。”索瑞斯的神情恭敬起来,佐佐木是那次行动的总领队,据说,这个貌不惊人的老者,对植物的理解和领悟,已经达到了大园艺师的水准,实在是相当可敬。

老者也想起来了,露出了和蔼的笑容道:“索瑞斯啊,真没想到,会在这个地方碰见你,噢,对了,你这样……马上,对,像我这样。”佐佐木用手捏住鼻子然后猛地放开,像打喷嚏一样向外喷气,并用鼻腔发出“锵锵”的声音。

索瑞斯不明就里,但还是照着做了,在第三次做的时候,有什么东西喷在手心上,摊开一看,有两篇薄薄的,仅有米粒大小的像叶子一样的东西,带着血丝,显然是从自己鼻腔中喷出来的。

佐佐木拍了拍索瑞斯的肩头,道:“好了,现在没事了,刚才不知道是敌是友,用了点儿大红莲的种子。”

索瑞斯面色一变,他听说过大红莲,据说是一种可以种在人体内的植物,以人的血液为养分,沿着你的血管和骨髓腔生长,最后冲破你的颅脑,开花结果,能把一个人,活活地种成一棵树。

佐佐木又问了一次:“你怎么会在这里?怎么会……”他指了指索瑞斯的赤身裸体。

索瑞斯苦笑一声,将莫金对他的邀请,后来又被驱逐的事情,简单地说了一遍,佐佐木笑了笑,道:“火狐啊,我对他还比较有印象。”

索瑞斯问道:“佐佐木先生为什么也会来这里?也是为了帕巴拉神庙么?”

佐佐木道:“帕巴拉?我从来没听说过,我来这里,只是为了搜集一些植物的种子,这里有些原生植物,只能在这里生长,放在外面的环境中,很难培育成功。上次来这里,应该是十年前吧,我在前面的林子里,用基因改良法培育了一亩杂交植物,这次来这里,是专程来收割的。”索瑞斯一愣,十年前就来过了?他心中暗叹,自己这些人费尽千辛万苦才能抵达的地方,对于那些实力高强的强者而言,却如家常便饭一般,这就是差距啊。

佐佐木似乎看穿了索瑞斯的想法,笑了笑,道:“当然,这地方也不是说来就能来的,前面那一段没有任何光亮的河道,好几次都险些要了我的命。这次来这里,已经让我感到有些力不从心了,这次来了恐怕难有下次了。”

佐佐木一面说,一面带着索瑞斯向他泊船的地方走去。

“那,要不要去帕巴拉看看?”索瑞斯试探着问道。

佐佐木笑道:“我去那个地方干什么?我是一个老人了,老年人,不宜做攀登这种危险的事情,你不知道吗?而且,我对你说的那个什么神庙,一点兴趣都没有,我只是来这里看看植物们,就像你喜欢的那些动物一样,这里的每一株植物,都让我很欣喜。而且沿海一带的地域面积已经很广阔了,要想探明这里的植物种类,恐怕都不是我所能完成的,人不要贪多,先要做好你自己该做的。”

说着,索瑞斯已经来到了小舢船旁边,佐佐木很热情的对索瑞斯道:“你是我的第二位客人。”

“您还有一位客人?”索瑞斯问。

“是啊,前几天我刚来的时候,一个大气球从天而降,砸在海里,差点把我的船掀翻。”佐佐木道“小伙子模样挺不错,是不是与你们同来的?”

索瑞斯看着静静躺在小舢船内那张清秀俊朗的脸,此时的他,对这张脸已经没有多大的恨意,只是觉得又好气又好笑,心中自嘲道:“或许,这就是你们中国人常说的命运吧。”他转向佐佐木道:“是……朋友。我们一直以为他从那么高跌下,已经牺牲了,他怎么了?”

佐佐木在一旁道:“从那么高的地方掉下来,虽然他那个救生气囊抵御了大部分冲击力,但头部还是受到了过于严重的震荡,这些天,我用了些宁神安心的植物在他体内做调养,但他一直没醒过来。这小伙子,看模样蛮机灵的,挺招人喜欢,我有个孙子,和他差不多大。你知道,在这个地方,什么都不怕,就怕寂寞,一个人要从那漆黑一片的地方,漂泊几个月,首先最难忍受的就是那寂寞啊,有个人陪着说说话,虽然他不能回答,那也是不错的。唉,我最近的话也开始躲起来了,不知是不是变老的一种征兆啊。”

“漂泊几个月!”索瑞斯倒吸了一口冷气,虽然卓木强巴只是大略给他说了一下地下河的经历,他也能感受到那种随时随地要与死神交锋的险迫,可是这位老先生,竟然在那种河道中漂泊了几个月。他随即想到,是了,这位老先生,可是没有什么航海图的,他显然就是顺着河流向下,只在潮涌的时候控制住船体,遇到死胡同又退回去,当然要漂几个月!

佐佐木又道:“既然你来了,就在这里多陪我一段时间,我们可以走的更远一点,多观察采集几种植物,到时候一起走。”

索瑞斯点点头,又看看仍在熟睡的岳阳,微微一笑。莫金不知道睡了多久,才悠悠醒转,卓木强巴则因心中有念,没睡多久便已醒来。两人合力转动那数十个立方岩块,打开了莲花之门,接着,从毗那夜迦殿,转金耀殿,乌波那南陀王殿,摩睺罗迦殿……直到尤波离殿,耶输陀罗殿,宝幢殿……也不知在里面转了多久,总之食物和水是有的,除此之外,便是一座座令人叹为观止的大殿和匪夷所思的机关。

亚拉法师等人则从万佛阁转道阿尔多殿,惹耶殿,日耀殿,紧那罗……直到降三世愤怒明王殿,虚空藏殿,不空成就殿……

有年轻人领路,他们这一路走来,所遇到的机关就比卓木强巴他们少了许多,而能将经历更多的集中到那些供奉品上。一段时间走下来,就连那些佣兵也学会了挑剔,非精品不要,最先抢塞到口袋里的那些普通金饰品,早就被他们一路抛撒,不知扔到了那里。而他们一路上,问的最多的,还是这座神庙究竟有多大,对此,年轻人这样回答他们:“如果没有这些机关迷宫,你们也不怎么在意那些机关迷宫,我们就这样走马观花的跑上一遍,用不了一个月,我们就能将神庙最外层的所有大殿都浏览一遍。”

听到了这样的回答,大家就对神庙的大小有了一个基本了解,亚拉法师心中默记着,这些日子他们总共走过了一百一十八座大殿,年轻人带领的还应是安全便捷的通道,他们走过的,应该只是神庙的一小部分。其建筑之精美、大堂之华丽、设计之巧妙、机关之繁复,皆乃亚拉法师等人闻所未闻,言语表达,实在不足以形容其万分之一。

又一日,年轻人带着他的队伍穿过摩诃钵罗底萨落菩萨伸展开的手臂,听得前方轰鸣作响,像是开足马力的工厂车间,年轻人面色一喜,道:“快到神庙的核心了。”

众人跟随他穿过幽暗小径,眼前一阔,大家都知道,已来到下一座大殿了,有人长叹一声道:“又是迷宫……”

眼前是一个巨大空旷的空间,罕见的是殿内没有了任何佛像,取而代之的是无数吊板,那些宽四五米、长五六十米的吊板,四端被手腕粗细的防腐金属丝吊着,金属丝的末端又系在一根吊臂上,那些吊臂不停地移来移去,那些吊板也就在空中不断地改变着位置和方向。看起来,很像是一座异常繁忙的集装箱码头。

年轻人带着他们踏上吊板,从一块吊板转移到另一块,由于吊板交接的时间很短,往往要轮换好长时间,才能让所有人都踏上同一块,转了十数次之后,它们落到一块悬空的平台上。

年轻人看了看这个地方,将柯夫唤到身边,对他道:“柯夫,这个地方易守难攻,我要你带一队人守在这里我会在吊板上留下标记,如果二十四小时他们没来,你就来找我们。”

“要杀了他们吗?”柯夫问道。

年轻人道:“不,我要你阻着它们,二十四小时,做得到吗?”

柯夫咧嘴一笑,道:“先生,你也太小看我了。”

年轻人握住柯夫的手道:“自信很好,不要自大。”

说完,带着余下的人踏上了经过这儿的吊板,吊板很快就移向了另外的方向,又一块吊板挪到了前面,柯夫下令道:“卢,休斯,你们上去,占领南角制高点,普休,契科夫,我要你们爬上那座吊臂,做得到吗?阿柯季夫……”

跟随着年轻人从一块吊板踏上另一块吊板,但见整座大殿四面八方都是出口,完全不符合先前的佛殿造型,吕竞男和亚拉法师都暗暗吃惊,吕竞男道:“怎么会是这个样子的?”

年轻人道:“整座神庙,那么多机关,有什么来开动?”顿了顿再道:“这么大一座神庙,所有的机关环环相扣,其实我们可以把它看做一台巨大的机器,它要活动起来,必须有巨大的动力来源,这核心地带,就是它的动力车间了。这个地方,属于中转站,这些吊臂将工匠送到不同的地方,那些开口,都通向不同的大殿。对于我们来说,这些移来移去的吊臂像迷宫一样,其实对走熟了的工匠而言,却是最快捷方便的通道”

了几转,年轻人带着他们走进其中的一条通道,转出这条通道,所有的人又是一愣。

前方出现的是一条巨大垂直的甬道,就像塔一样,他们站在塔的边缘,有螺旋状的缓坡绕行向下,而塔的底座明显是一座火眼,炙热的空气在塔内肆意蔓延,站在缓坡边缘向下望,能清晰地看到金红色的岩浆翻涌。最不可思议的是,沿着缓坡外沿,整整齐齐地耸立着一排排金属臂,巨大的金属臂在某种动力的作用下有节律地做着有规律的运动,还有不少小的机械手臂来回忙碌着,巨大的动能通过这些机械臂传递到整座神庙的各个角落。

每个人都感觉到,这不是一座殿堂,而是一座工厂,史无前例的巨大工厂,年轻人带着敬畏道:“很震惊吧!这就是整座神庙的核心,一台永动机!”看着所有的人张大了嘴,年轻人的脸上出现一抹微笑。

“这不可能!”吕竞男马上反驳道,“科学已经证实了,永动机是不可能被制造成功的!”

“那要看对永动机是怎么定义的了,”年轻人不慌不忙地解释道,“永远都能运动下去的机器,是不可能的,但是相对于人类的生命而言,多久算是永远?十万年,够不够久?整个人类文明史,就算加上史前文明,也不过一万年。以前那些科学家,他们要制造的不是永动机,而是一台无中生有机,违背了能量守恒原则,想要凭空制造出能量来,当然不能实现。事实上,制造永动机的关键不是机械多么复杂,而是能不能为其提供永久的动能。”

年轻人张开双臂,如布道师一样高声道:“想想吧,你们的古人,你们的先祖,早在文明诞生之初,就已经学会了利用永远的动能。河流的奔涌,百年才改道,山峰鼓荡,周而复始,他们所缺少的,只是足够经久耐磨的零件。潮汐能,洋流循环,一万年不变,算不算久?太阳能,四十亿年光照,算不算就?只要利用这些能量作为原动力,让一台机器永远动下去,理论上是可行的。”

年轻人将身体微微探出,指着下面轰鸣作响的机械道:“齿轮、滑轮、轴承、杠杆,这些零部件在很久以前就被古人发明了,迄今为止,机械中用的还是这些东西,之所以不能保持长久的运作,重要问题在于零部件的损耗。如果说,有这么一台机械,他能自行更换修复磨损的零件,并拥有永远的动力来源,那么,它为什么不能称作永动机呢?”

亚拉法师看着底部的火焰,迟疑道:“你是说……它一直在工作?不是打开门才启动的机关吗?”

“打开门,只是启动了它的防御机制,事实上,它一直在工作,否则,你以为笼罩方圆几百公里的雾气,是怎么来的?这些充满智慧的古人,降服了火山,利用火山的核心做动力,制造了一台可以影响方圆几百公里气候的大空调,同时,将这个世外桃源,彻底的隐藏起来。你们别忘了,这是唐时的技艺,这样的技艺,已经超越了那个时代,有许多的科学构想和原理,就是今天的科学家,也只能望洋兴叹。事实上,这些也是古人学来的,这世上,早就有永动机了,而且无处不在,你们可知道是什么吗?”

吕竞男想了想,顿悟道:“是人!”

年轻人笑了笑,点头道:“是生命,这个世界上,不管动物植物,还是原生生命形态,他们都有着共同的特点,那既是,它们有能量的循环更迭,有自己的延续方式,他们要生长发育,都是活动的。而且,其子代体都很完美地诠释了父代体的特征,而进化又令它们将不好的剔除掉,从而只留下更适宜这个世界的个体,这不是永动机是什么?人为什么要造机器?不就是为了弥补身体上的不足吗?而机器是根据什么造出来的?也正是根据这世上万千变化不同的生命体造出来的。”


本章节地址:http://www.zangdimima.net/zangdimima10/380.html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或者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