征服火山,改变方圆几百公里气候的大空调?这些都是现代科学家可望而不可及的设想啊,原来早在唐代,我们祖先就达到了这样的工艺么?从年轻人嘴里说出的一桩桩令人不敢置信的事实,让亚拉法师和吕竞男沉浸于震惊之中,只看着那一台台超出时代范畴的巨型机械臂,恍然不觉已绕着螺旋边缘走了多少圈。

突然年轻人一声怒骂,将他们从沉思中拉了出来:“该死!果然有这个东西!”

吕竞男抬眼看去,此时已到了环形通道的底部,距离下方的火眼还有上千米的高度,岩壁上到处都镶嵌有无数齿轮,徐徐转动,像一台精密钟表的内部。在岩壁一旁有大的厅堂,里面也全是转动的巨型齿轮,一条金属网铺就的小路从大殿上空横架而过,小路的另一端是一块巨大的斜坡,与地面约成四十五度角,年轻人正对着这道斜坡咒骂,实在看不出有什么奇异之处。

正想着,只听得斜坡下面传来一阵列车驶过的压轨声,紧接着,斜坡上一块石板向上缩去,露出一个边长约两米的方形空洞来,有光从孔内透出。

“请吧。”年轻人对亚拉法师和吕竞男做了个手势,竟是要他们先下去吕竞男看着法师,法师轻轻点头,两人当先消失在方孔内接着,年轻人又对敏敏道:“你也下去。”

最后,年轻人看着那些佣兵道:“没办法了,要去真正的核心地带,必须从这里穿过去,听天由命吧,愿意来的就跟我来。”说着他自己也跳下了方孔,一阵簌簌声传来,似乎沿着斜道滑行了一段距离。

佣兵们没了主见,几个胆大的跳了下去,跟着又有几个跳了下去,剩下犹豫的人还想跳下去是,斜坡上的石板又慢慢地合了起来,把剩下的佣兵阻隔在了石板外。

又过了数日,卓木强巴和莫金也抵达了吊板处,此时柯夫等人早已撤离,他们也是从另一个出口抵达这里的。

看着来来回回移动不停的吊板,莫金发出“喔哦,喔哦,喔哦……”的一连串感慨,对卓木强巴道:“看来我们快接近这座神庙的机关中心了,你瞧这个地方,它令我想起一种大型的智能生产车间。”

卓木强巴道:“这里到处都是出口,我们该朝哪里走?”

莫金提议道:“随便选两个出口瞧一瞧,不行就退回来。”

两人漫无目的地随着吊板移动,找了两个出口,发现是其余的大殿,又都退了回来,在第三次重回移动吊板的大殿时,卓木强巴指着其中一块吊板道:“这是……”

莫金到:“是标记!他们来过了,看来他们也被分散开来,这才不得不留下路标。”两人循着做了标记的吊板移动了一段距离,莫金突然想起什么,又道:“会不会有诈?”

卓木强巴道:“我想不会,他们因为某种原因,曾在这里留下一批人,这些标记,应该是做给留在这里的人看的。”

莫金狐疑道:“你怎么知道?”

卓木强巴淡淡一笑,到:“我自有办法。”

莫金顺着卓木强巴的眼神望去,仔细瞧了瞧,但见那标记旁,还有一种极浅淡的,像是指甲印一样的标记,恍然道:“你的队友也给你留标记了。”

卓木强巴道:“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时间了,我们要快些跟上去才行。”两人顺着标记来到火眼通道,当他们骤然看到这个无比巨大的垂直火山通道和下方的红色熔岩时,都是一震。

古代戈巴族人打通岩间的暗道,或是利用了天然的熔岩通道,将雪山上的融雪积水引入这里,与熔岩交汇,制造出大量的蒸汽,推动着粗壮的机械臂做着活塞运动,“嗤——嗤——”的声音此起彼伏,大团大团的雾气从机械臂下方吞吐而出。

莫金瞪大了眼睛高声道:“天哪,蒸汽机,他们竟然发明了蒸汽机……这……这又不知道比欧洲早了多少年,只是一直隐藏在这里,没被人发现。”

卓木强巴却没有时间感慨那巨型的机械臂阵列,他满心想着的都是和法师他们会合,顺着环道一路快跑,很快两人都抵达而来那个满是齿轮的房间。

刚进房间,卓木强巴就感觉不妙,拉着莫金向后退了一步,在他们的脚下的金属底板溅起几点火花。

“哈哈哈哈……”一阵狂放的笑声从天而降,“莫金,我在这里等你很啦。”

莫金抬头望去,只见柯夫坐在高处,某个齿轮正中的横轴上,手里拿着枪,其余几个地方,稀稀落落地坐着另几个拿枪的佣兵,似乎刚反应过来。

莫金深吸一口气,怒喝道:“柯夫,我没想到,你还有脸来见我。”

“哼哼哼……哈哈哈哈……”柯夫发出一串笑声,咆哮道“我为什么不敢来见你,胜者为王,败者为寇,你不过是个可怜的失败者。”

“柯夫,我不明白,从祖辈起,我们之间的合作就一直很愉快,为什么背叛我?在你死之前,我给你一个解释的机会!”虽然巨型齿轮转动发出咬齿磨合的声音,但是两人的对话依然清晰可闻。

柯夫道:“没错,我们以前合作是很愉快,但你也应该知道,那只是合作而已,这次,我不过选择了一个更强有力的合作伙伴,所只好委屈你了。

莫金道:“你错了,柯夫,我会证明给你看,我才是最强的,可惜,你或许看不到未来,你应该很清楚,我最不能容忍的,就是对我的背叛,今天,就算违背家族的誓约,我也要将你终结于此!”

柯夫道:“这句话应该我对你说,我也早想和你堂堂正正的战斗一次了,赌上彼此的生命,莫金,来吧”说着,他从高空跳了下来,直接落在金属网格铺桥板上,整个桥面一阵颤动。

莫金拦住欲上前的卓木强巴,恳请到,“这是我和他之间的战斗,你不要插手。”

柯夫也命令着其余的几个佣兵:“你们几个,不许在我和他战斗的时候动手,否则,我亲手结果了你们!”

莫金和柯夫双双走上那条仅容一人通过的金属网格桥板,面对面站定,两人一般身高,所不同的是,柯夫体型较莫金还要魁梧一些,肩更宽,腰更粗,但同时,他的年纪远较莫金大,从头发和皱纹来看,应该不下六十岁了。

两人对视着,眼神冷漠,杀机尽现,一时间,整个房间内鸦雀无声,只听得那些千年转动的齿轮,发出“咔哒……咔哒……”有节律的跳动声。

已经分不清谁先出手,或许是同时出手,莫金是佯作把枪,柯夫伸掌袭来,莫金却是提臂出拳,柯夫变挥掌为握,吃住了莫金的拳头,跟着莫金的另一只拳,还有脚下的进攻同时发出,两人都知道,到了他们这种速度,稍微慢一步便会露出破绽,在把枪的时候,就可能已经吃上对方的拳头,是以两人皆是以攻对攻,以拳封拳,以腿架腿,两人的腿以弓形步别在一起,两人各自用一只手握住对方的一只拳头,然后几乎是同时,两人头颅猛的向后仰,两颗巨头同时一起撞,“砰”的一声响,两人同时推开两步。

这一次硬碰硬,谁也没占到谁便宜。

但毕竟莫金正值壮年,反应速度更为灵敏,在剧烈的脑震荡后退的同时,抢先清醒过来,往后退第一步的时候,就已经拔出了枪,而柯夫是在后退到第二步时,才开始把枪,这时候莫金的枪已经在模糊状态下对准了柯夫的大致身形。

“蹭——蹭——”空中发出两道火线,跟着听到砰的一声枪响,莫金终于使出了他的看家本领——快枪,同一把枪发出两颗子弹,周围的人竟然只能听到一声枪响。

但是柯夫不是别人,他对莫金的套路无比熟悉,他的枪还未拔出来,但身体已经跃到了空中,原本在后退的姿势突然变成前冲,柯夫的身体在空中横了起来,就像一条梭子鱼在水中一般,跟着快速无比地旋转了几圈,避开了莫金的快枪。

不过莫金的枪一旦在手,子弹打光之前他是不会停手的,无数子弹带着呼啸,如同长了眼睛一般向柯夫射去,封死他所有退路和进攻的路线,这一点,柯夫也想到了,他身体在空中旋转时,转向了另一边,竟是跃出了金属网板,向下坠去,下方的巨型齿轮,距离这座悬桥还有几十米高,眼看柯夫要跌出桥面范围,他巧妙的一搭手,扣住了网格边缘,利用自身重力一摆,从金属网板的另一端又窜了上来,让人一点也看不出,这是一个六十来岁的老者的身手。

柯夫蹿上来的同时,也正是莫金一个弹夹打完,准备用无间隙换夹术换弹夹的那一瞬间,柯夫不仅只身蹿出,随着他来的,还有一道道火线,卓木强巴从未见过柯夫开枪,不过一看这些火线,就知道莫金遇到了劲敌。空中划过的火线,一根根同时出现,竟然全是平行线,就算让人用尺子比着画,恐怕也没有这般直,可想那个老者的手的稳定和枪法之精,实在是可怕!

可怕的枪技,令莫金来不及换弹夹,但莫金毫不慌张,手腕一抖,整把枪扔了出去,将柯夫本该射中他的那一枪砸的偏了,同时柯夫一挡,莫金扔来的那把枪又反旋着回去了。莫金伸手握住,同时他已拿在手中的弹夹,也装到枪内。接下来便是火线交锋,两人也展开了近身肉搏,一面挥动拳头,一面开枪射击,同时又避开近在咫尺的子弹火线。

轮下来,两人身上分别留下不同程度的子弹灼伤,但皆无大碍,子弹打完了,枪作武器,砸过去,接着再肉搏,再分开,两人又像变魔术一样,不知道从哪里又各自拿出一把枪来,又开始近身本能搏击射击术的较量。

“砰”的一声,两人再度分开,莫金两手扶住了桥栏杆,胸腹起伏明显起来,柯夫咧嘴笑道:“没用的,你会的那些东西,大多数都是从我这里学去的,你从小就想战胜我,但你从来都没有成功过,你在心里恐惧我!你永远不可能赢我!”

“是吗。”莫金冷笑,猛地仰天发出野兽般的咆哮,不顾一切地朝柯夫冲了过去,只踩得金属网板发出“当、当、当、当、当、当……”的响声,整个桥面都在震颤。

柯夫当胸一锤,也发出了同样的怒吼,迎着莫金而上,两人又一次扭打在了一起,由于体力的大量消耗,两人的动作都不如开始灵便,子弹也早已打光,原本技巧的比拼,演变到最后,完全成为了力量的比拼。既然在避开的同时,无法击中对手,索性不避了,于是两人就你一拳,我一拳,在狭窄的桥面上再次硬拼起来。柯夫一拳击打在莫金面部,莫金扭过头来,反手就是一拳打回去,柯夫猛地一拳摆臂,再一拳打回来,跟着击打莫金腹部,一拳,一拳,又一拳!

莫金用腹肌硬扛着,胸腔发出闷吼,双手钳住柯夫的头,用力往下一按,跟着膝盖用力一抬,在柯夫后退的同时,再补上一拳,正中额头,柯夫只退了两步,又冲了上来,对着莫金的额头也是一拳,跟着后手摆拳,对着莫金的面颊也是一拳,莫金被打得侧过头去,跟着回过头来,同样也是一记摆拳,直打得柯夫也侧过头去。

两人拳拳到肉,只打得汗水与血水横飞,连卓木强巴看的都觉得有些残酷,就在这时,突起异变,莫金又硬抗了柯夫的一记重拳,整个身体弓起来,像头蛮牛一般,却牢牢地抱住了比他还要魁梧的柯夫,双脚蹬着地面,同时侧边发力,竟是一种同归于尽的打法,似乎想抱着柯夫跌下桥去。

柯夫手臂发力,挣脱出来,莫金抱着他的腰仍在往外推,柯夫对着莫金的双耳,两只大掌一下就拍了过去,这一招双风灌耳,是技击术中非常实用又残暴的一招,柯夫的手掌,比莫金的还要大上一号,简直就是两把蒲扇,这一下拍的莫金只觉得眼冒金星,差一点就晕了过去,不过好在他咬牙坚持下来,再次发力,柯夫上半身已经被掀出栏杆外,悬身半空中,这后继一撞,顿时失衡。

这点小意外难不倒柯夫,他一手箍紧莫金,一手抓住随身钩锁,挂在了栏杆上,两人同时翻出栏杆,向下坠去,表面柯夫制住了莫金,但毕竟一只手要控制钩锁,莫金利用多一只手的优势,在空中对柯夫展开了攻势,贴身格斗,头,肘,膝的运用远多于拳脚,两人一边缠斗一边下坠,快坠地之前,莫金抓住一个机会,猛的将柯夫向下一推,利用柯夫的反弹力后翻跃起,虽然迟了柯夫一拳,却同时也大大减缓了下坠的冲击力,在空中一个后翻,虽然有些踉跄,却平安落地。相反,柯夫受到的下坠力加上莫金的推力,钩锁承受不起这么大的力道,在放索到尽头之后,嘣的一声断裂开来,柯夫尽管调整身形,却仍是横摔在齿轮面板上。

柯夫翻身起立,只见莫金站立在这枚齿轮的另一端,两人对视着,齿轮不急不缓的转动,身后的景象在不停的变化,这就是莫金想要的结果,他以硬挨柯夫一记猛击,换来了地利,他很清楚,柯夫毕竟是六十好几的人了,就算他精神和力量仍然强大,但器官的衰竭不可避免,柯夫的五官感觉绝不会犹胜壮年,从他刚才下跌没能站稳就可以看出,而自己的优势就是年纪和感官的灵敏,自己的体能恢复起来比柯夫快。哪怕只快一点点,在这生死对决中,也将是决定性的因素。所以,自己必须争取更多的时间和空间来恢复,而这下方或急或缓,沿着不同方向转动的大小齿轮,能将自己的优势扩大化。

柯夫狞笑着,向莫金扑了过来,这次莫金却没有硬碰硬了。他一闪身,向后一退,立刻从这枚齿轮占到了另一枚齿轮上,齿轮的转动方向反转,却见莫金奇妙的打个旋身,绕到那枚齿轮的中轴之后去了。柯夫也跟着一脚踏上那枚齿轮,殊不料齿轮的转动方向反转,令人的重心顿时发生了改变,柯夫脚下一阵晃动,险些跌倒,好容易两腿站稳,将重心调整过来,柯夫这才警惕起来。

要知道,这一路走来,莫金和卓木强巴见识的机关起码是柯夫他们的一倍还多,尤其当莫金从卓木强巴那里学会了中国特种兵独有的鼠窜技巧之后,对这种充满东方技艺的小巧身形的领悟,令他在技巧型个格斗技艺方面增进了一大步。

如此一来,看上去是柯夫在追逐莫金,其实变成了莫金在引领柯夫前进,他从一个齿轮跳到了另一个齿轮,如闲庭信步,穿插于林,利用步伐和身形的改变不急不缓的拖着柯夫。莫金的体力在慢慢恢复,相反柯夫的体力却在一次次对抗重心改变中逐渐被消耗掉。此消彼长下,走过十几个齿轮之后,柯夫一个重心不稳,跌倒在齿轮上,他也发现了情况不对,索性半蹲在齿轮上,不跟着莫金走了。


本章节地址:http://www.zangdimima.net/zangdimima10/381.html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或者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