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些齿轮半径都在四五米以上,完全可以作为格斗战场。只是柯夫一停下,随着齿轮转动,莫金很快就消失在视野之中。柯夫在齿轮上转了一圈,搜寻莫金,没有发现,便怒喝道:“出来鼠辈”

莫金无影无踪

“小鬼,你只会躲起来吗?”

莫金身形不现

“哈哈记得那年,我和你妈妈……”

莫金无声无息

“你老爸也是个懦夫,一个不能被家族承认的懦夫,他……”

柯夫开始用恶毒的语言攻击,但莫金似乎根本不接招。忽然柯夫想起一件事,大声道:“我听说莫金家族,其实是一个狗屁不如的……”这次话音未落,莫金突然凭空出现在柯夫头顶上空,从一根中轴上扑击下来。柯夫早有防备,顺势拽住莫金的手,将他横空掼了出去,莫金在被甩出的同时,反过来抱住了柯夫的手臂,同时双腿钳上,自己跌倒在地的同时将柯夫也带倒在地。然后一蹬腿,将柯夫踢过头顶,柯夫拉着莫金手臂一扯,又将莫金从自己身上拉翻了过去。

两人如此翻滚几圈,已到了齿轮边缘,柯夫见势不妙,又一发力,拉着莫金反向朝齿轮中轴滚去,两人互攻了一拳,这才分开来。

柯夫起身,舔了舔嘴角的血迹,恶狼般盯着莫金。莫金伸出食指擦了擦鼻血,那双澄碧的眼睛有些漠然的看着柯夫。

“呃……啊……”柯夫一声发吼,一跃而起,气势汹汹的猛扑而来。莫金沉着以对,眼里终于出现了一抹笑意:“柯夫,不行了。”

又是你一拳我一拳的硬撼对攻,双方的拳头,朝着对方的头颅热情的招呼。你打我一拳,我向后退一步,我蓄积够了力量,再打你一拳,你也不得不向后退一步。两人战斗到最后,与力量已无关,变成一种意志的较量,但在对等的较量中,莫金还藏有后手。

莫金蓄足全身力量发出又一记劲力十足的拳,将柯夫击退两步。当柯夫正准备反击时,突然身体向后一顿,紧跟着听见“客嘎嘎”一阵声响,柯夫用难以置信的表情看着莫金,牙关紧紧地咬在一起,终于嘣的一声柯夫将牙齿咬断了。只见他的后腿,一脚踏入了巨型齿轮与齿轮的缝隙中,那巨型齿轮霸气十足的咬合力,顿时将他的一只脚碾地粉碎。那种骨头被瞬间粉碎的巨大的痛觉传导上来,即使是柯夫这样的硬汉,在咬断了牙之后,仍忍不住自胸腔发出“呃……啊……”一声惨叫。

惨叫之后,身体顿时倾斜,一条手臂也被绞了进去。巨型齿轮仍不急不缓的转动着,瞬间又将柯夫的手臂碾地粉碎。这点小小的阻力,丝毫无法阻止巨型齿轮继续转动,柯夫面色惨白,竟然还没有昏死过去。

莫金在柯夫面前蹲下,同时将两把方才他们打斗时落在下面的短枪叠在一起,塞入齿轮的缝隙之中。枪身顿时被碾压变形,但齿轮也因因此缓了下来,一进一退的来回碾磨着,想要继续前进。

齿轮每来回动一次,柯夫就浑身颤一次,剧烈的疼痛令他的身体早已不受他意识的控制。他仍死死盯着莫进,一面颤抖一面道:“小鬼……咯咯……我……咯咯……没有输……我……咯咯……只是……运气……差点……咯咯……”

莫金冷冷道:“真的只是运气差点吗?我为什么要挨你那一下,也要把你推下来,从上面掉下来的那一刻起,就注定了你将承受常人难以承受的痛苦。我至少还有十种方法,将你卡进齿轮里,现在我给你个机会,说出与你合作的那人是谁,我可以给你个痛快。”

“哈哈哈……”柯夫颤声笑道:“你……斗不过他……你永远也都不过他……”柯夫满嘴是血,突然另一只手猛地拉住莫金的衣领,竟是要将莫金也拉向齿缝当中,莫金骇然后退,柯夫趁机将莫金持枪的手从齿轮缝隙中拔了出来。

齿轮继续转动,柯夫另一条腿沉了下去,半个身子被卡了进去,血从他的七窍中被挤了出来。七窍飙血的柯夫最后道:“你们斗不过他的……”莫金踉跄后退,一屁股坐在齿轮盘面上,这才发现,自己最后一点力量也消耗光了,连坐着也很吃力,腰一软便躺了下去。

“梆梆”上面有人在敲金属栏杆,莫金转动眼珠看去,卓木强巴站在桥上,问道:“要不要上来?”

莫金再转动眼珠,只见四壁的齿轮横轴上,挂着几个软绵绵的佣兵。原来莫金在和柯夫对决时,卓木强巴也活动了一下腰腿,以免发生擦枪走火的意外。原本对莫金先前的表现,卓木强巴还觉得他干得不错,可最后那突然的变故,却让卓木强巴觉得过于残酷了。原本是堂堂正正的武士对决,最后却不是堂堂正正的打败对手,莫金还是喜欢用他的方式来结束战斗。

莫金将绳索系在自己腰上,卓木强巴将他拉了上去,扶到那块斜坡上,对莫金道:“我看过了,这里没有什么出口。很奇怪,标记明明指向这里,柯夫也守在这里,却无路可去。”莫金推开卓木强巴的搀扶,整个身体又软倒在斜坡上,这种四十五度的斜坡,似乎令他想到了什么,他将耳朵贴在地表,全神贯注的倾听着。

“怎么 、?”卓木强巴也将耳朵贴在地表,只听见下面似乎有许多机器的运转声,还有齿轮的转动声,还有一些什么大型物件的摩擦声。

莫金听了一会,沿着斜坡爬了几步,然后似乎用手指扫斜坡上的灰,只见他拈起一小撮,怒骂道:“狗屎,他妈的,九宫变,”脸上却露出一派凄惨的笑容。

九宫变是个什么玩意,卓木强巴清楚这些日子在神庙里,他和莫金经历的机关不计其数,九死一生也是多不胜数,能让莫金露出这种绝望的笑容,这种机关肯定非同一般。

莫金翻过身来,仰面朝天,对卓木强巴道:“知道魔方吗?就是那种小孩子玩的,可以拧来拧去。知道是吧,它最大的特点,就是它的长宽高,都是由三个小的立方体构成的,每一面都是九个立方体,叠了三层,整个又组成一个大的立方体,这样的结构,我们就称作三宫变。然后你把一个三宫变想象成一个立方体,再由九个这样的立方体组成一面,叠三层,形成一个更大的立方体,这样的结构我们就称作六宫变。同理,九个六宫变组成一面,叠三层,就是九宫变了。一个完整的九宫变,它的底边是由二十七个小房间构成的,往内排了二十七排,高二十七层,总共有一万九千八百六十三个房间。每个房间开六道门,分别是前后左右上下。”

“也就是说,这是一个由一万多个小房间组成的立体迷宫?”卓木强巴试着理解九宫变

“不”莫金直摇头,“只是一万多个房间那还不好办,关键在于,九宫变那个变字”莫金很想想卓木强巴阐释清楚什么是九宫变,却觉得不知该怎么解释,想来想去,将手中拿的一撮灰那给卓木强巴看,同时道:“你摸摸。”

卓木强巴捻动着灰,手指间一阵滑腻,这些灰竟是相当致密,只听莫金道:“这些不是普通的沙子,我们称为浮沙,是由十分坚硬的岩石打磨出来的。非常细,甚至比女人用的胭脂水粉还要细腻,所以,古人常常利用浮沙的细腻来做大型机关的润滑剂,可以大幅减小摩擦。而通常,在中国的古墓或古建筑中,出现了这种浮沙,我们最担心的,就是碰上九宫变。因为有这种浮沙润滑,那九宫变的一万多个房间,它们全都是活动的。”

“活动的?”卓木强巴皱眉

莫金突然想到一个好地方,赶紧道:“有了,你想象一下,在一个密闭的水缸里,放了许多乒乓球,由于浮力作用,乒乓球得浮在水面是吧?”

卓木强巴道:“对”

莫金接着道:“但是由于水缸是密闭的,那些乒乓球被摞了很多层,但全都在水里泡着,这个时候,如果往其中一个乒乓球里,添加了东西,改变了它原本的重量,它会怎么样?

“下沉”,卓木强巴想了想道

莫金摇头道:“不对,如果乒乓球里增加的质量没有它受到的浮力影像大呢?它不会下沉,它只会改变受力的方向,原本容器里的乒乓球相互簇拥着,各方面的力量都达到了一种平衡,如今质量突然改变,这种平衡被打破了,它可能会被周围乒乓球挤向左边,也有可能被挤向右边,有可能会向上跑,也有可能斜向沉下,朝各个方向都有可能,而这一个乒乓球一动,其余的乒乓球,全部都跟着动。”

卓木强巴突然感到一阵凉意,喃喃道:“你是说,这些房间……”

莫金面无表情道:“没错,虽然里面还有别的什么机关和原理,我不是专门研究这个的,也不能给你解释得更清楚,总之,一旦我们进去,不管落在哪个房间,这些房间的移动轨迹,都是随机的,这,就是九宫变!中国,哦不,世界古代机关术的最高境界,如今连同你在内,知道它存在的人,不超过九个,世界上任何一种机关,只要你知道它的构造和原理,都必定有相应的破解方法,只有这个九宫变,唯有这个九宫变,就算你把它的原理研究的再透彻,面对它,再高明的机关师,也束手无策,进去后,只能听天由命。

说着,莫金苦笑一声,道:“你知道我为什么想方设法也要把美国这种新研发的太空食品搞到手吗?不仅仅是在路上吃的,这个九宫变,一旦进去,运气好的,说不定钻过几十个房间就到出口了,运气不好的,在里面转上一年,你仍然在这个房间里打转,由于它是如此莫测难料,所以古人往往会将它放在通往最重要房间的必经之路上,我们运气真是衰到家了,我以为不会碰见这个东西。”

卓木强巴道:“你怎么会这么清楚?你们以前见过?”

莫金点头道:“我们以前掘过三座南北朝时期的地底建筑,都碰见有这个东西,不过由于地势原因,那些都是很小的,都达不到九宫变的要求,即便如此也让我们吃尽了苦头,而这个东西,传说中就是诸葛亮发明的,在隋唐时期的墓碑中,没有,说明当时已经失传而来,而在魏晋南北朝之前,也没有,所以我们有百分之七十的把握相信确实如此,没想到唐朝时就已经失传的东西,居然会出现在这里,他们究竟是怎么搞到的,看这座神庙的规模,我们只能祈祷古人似乎严格按照图谱施工设计的九宫变,千万不要搞的比九宫变还大。

卓木强巴道:“如果这个东西真的没有破解的方法,那么设计者就似乎不打算让任何人通过,那为什么不干脆直接封堵了,省得麻烦。”

莫金道:“其实,也不是没有破解的方法,只是,那破解的方法玄之又玄,我们根本摸不着头脑,你知道诸葛亮擅长什么?八卦,八卦阵,这个九宫变也是如此,据说,在房间的随机移动中,也有随机的规律,暗合天意,但凡精通周易卦象之人,就能破解,每到一个房间,就掷出一卦,根据天时地利人和的情况,再按照卦象所言寻找出路,那周易到底是个什么玩意?扔铜钱,还要心诚则灵,你说,我们到哪里去找科学依据?怎么破解?

卓木强巴哑然,虽然古代中国的机关术数中,对周易多有涉及,许多迷宫和建筑格局,也是按八卦图分布,但关于周易卜卦这一套学问,他们皆是一窍不通,而且对他们而言,这确实缺少科学依据,沉吟片刻,卓木强巴道:“不管怎样,我一定要进去,而且你看,留在外面的佣兵没有几个人,大部分都进去而来,说不定里面每一偶你说的那般可怕。”

莫金苦笑一声,突然坐了起来,神色严峻道:“门要开了”

地底的震动渐渐传到地表,在斜坡的中央突然一块石板凹了下去,跟着向上收缩,露出那个两米见方的孔洞来,有光自孔中透出,卓木强巴看了莫金一眼,道:“我要下去了,你来吗?”

“哼”莫金艰涩一笑道“两个人死,总比一个人死好”

两人先后跳入洞中,前面是一段斜坡,后面斜坡发生了折返,莫金说前面的是接应通道,折返之后就是九宫变的边壁了。

两人从侧壁掉入一个小房间内,一个正正方方的小房间,长宽高皆相等,都在十米左右,就他们两人来说,还是一个蛮大的房间,小房间内三面交接的八个棱角位置,其中的七个各铸有一兽首,形质怪异,每个兽口内皆含有一块巨大的萤石,或是夜明珠一类,形质怪异,比拳头还大,比人头略小,总之,是卓木强巴和莫金未曾见过的物质,能发出淡淡的光芒,将整个房间勉强照亮。

卓木强巴目光如炬,很快就看清了整个房间的内部结构,果然与莫金说的无异。整个房间的出入口皆开在四面的墙壁的正中,就连天花板和地板的正中,也开了两个一米见方的孔,方孔与方孔之间,皆由悬梯相连,除了有悬梯的地方,整个房间四壁连同天花板、地板,几乎都是由一块块边长五十厘米的方形石砖铺砌成的。整个房间就像一间普通的但是较为平整的石室,即没有华美的装饰,也没有繁复的浮雕。哦不,在八个棱角处,还有一个未铸兽首的角落,凸出来一个小的立方体,看起来就像普通农家的灶台。

不过卓木强巴他们掉落的这个房间中,那个小灶台是悬挂在西侧边角上方,光线太暗淡了,也看不清是个什么东西。

莫金掉下来之后,却直扑地板正中的方孔,观测这个房间和下一个房间的距离。随后,他也看见了悬挂在西侧连角上方的小灶台,脸一沉,然后勉强咧了咧嘴,笑道:“嘿嘿……嵌套九宫变……呵呵……嵌套九宫变……哈哈……”他似乎想用笑声来缓解一下心情,只是那笑声僵硬,在这昏暗的光线下,连卓木强巴见了,也不禁悚然。

“嘿!”卓木强巴抓住莫金摇了摇,问道,“怎么回事?嵌套九宫变有什么特别的?”

“特别……是啊,很特别,”莫金的眼神一直盯着那个灶台,失神道,“记得我给你打的那个乒乓球的比方嘛?现在要换一换了,每个单个的乒乓球不是一个乒乓球,而是一个大的乒乓球,我们如今是在这个小的乒乓球里面,那大的乒乓球和小的乒乓球之间还有一道夹层,你知道是用来干什么的吗?

“用来干什么的?”

“哼哼,换句话说,这些小房间就和我们走过的那些神庙大殿相似,每一个小房间,都能够设置机关!”莫金咬着牙齿,声音从齿缝中吐出,阴森森的语调,听得卓木强巴头皮一麻。


本章节地址:http://www.zangdimima.net/zangdimima10/382.html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或者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