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木强巴顺着莫金的目光望去,道:“那就是机关的枢纽嘛?悬在那个地方,我们够都够不着,怎么破解?”

莫金道:“这是我们的幸运,当机关台悬在上方时,古人自会设定这个房间的机关不予启动,当你看见那个机关台出现在下方的四个角落时,这个房间的机关,就是开启的。”

卓木强巴一时仍未明白过来,心想:“这就奇怪了,那设置在天花板上的机关台又是用来干什么的呢?用来指引走出房间的路吗?”

想了一会儿,他又看看眼见的方孔,方孔连接着两个房间,已经不再是一个简单的孔洞,这是一条连接两个房间的长方形管道,卓木强吧目测了一下管道长度,最起码也有十米,难怪莫金说这是嵌套九宫变,也就是说,他们所处的这个小房间外面,至少还有一个边长为二十米的大房间。

卓木强巴爬上东侧的悬梯,看了看这边的方孔,同样是一根长长的管道,透过管道看过去,也只能看到一个方孔,方孔里又是管道,再往里仍是如此,似乎无线延伸。卓木强巴跳下悬梯,对莫金道:“还等什么呢?不去下一个房间吗?”

“再等等,你看那里,”莫金指着地面的方形管道中部道:“房间发生移动的时候,会有隔板关闭这些通道,如果这个时候我们正下到一般,就会被分割开来。”

卓木强巴定睛一看,果然,在悬梯与悬梯间有一道缝隙,看来那里就是两个房间的交界处,于是道:“多久这些房间移动一次。”

莫金道:“不知道,这就要看整个九宫变的大小了,移动的间隔时间越久,说明这个九宫变的规模越大,而且这种移动也是无规律的,有事是小范围的移动,有事却是整个移动。你应该想象得出,一个乒乓球中间的质量改变时,是怎么挤开旁边的乒乓球发生移位的。所以,我们至少要等待三次移动,才能计算出大致的移动时间。”

正说着,只听“铮”的一声,像是宝剑出鞘,卓木强巴向下一望,再抬头望望,只见上下两条通道,都被两张锃亮的金属挡板给隔开了,想来其余四条通道也是如此,想起刚才听到的声音和这种瞬间闭合的速度,卓木强巴不由咂舌道:“这么快!”

莫金道:“所以我们才要等,一不小心,就有可能被拦腰斩做两截。”紧接着,整个房间开始战栗,轻轻摇晃起来。莫金让卓木强巴靠边站,卓木强巴道:“这又是怎么回事?”

莫金大量这整个房间,喃喃道:“九宫,开始变了!”

很快,卓木强巴就明白九宫变的真正含义,原先他以为,只是整个房间发生位置的改变,可是没想到,房间不仅是位置在发生改变,而且整个房间也在发生改变,难道莫金用魔方来作比。只见房间的地板开始慢慢倾斜,抬升,整个房间就像被一个巨人推动着的立方块,向前翻滚了九十度,接着又向前翻滚了九十度,随后沿着房间的西侧壁,房间又翻滚了二百七十度,接着横向旋转了九十度……

所幸这些变化都不是很快,两人沿着倾斜的斜坡从地板走向了边壁,又从边壁踏上了天花板,再从天花板走向了另一边壁,不过就这样翻滚旋转几次之后,两人已经分不清哪一面是地板,哪一面是边壁,哪一面是天花板了,更别搞清楚东南西北的方位。卓木强巴同时也才明白,为什么那个机关台,会悬在上方,也就是说,当它旋转到地面的角落时,房间的机关就会被打开,不过还好,原来西北角上方的机关台,如今转到了东南角,仍在上方。

等转动一停下来,卓木强巴迫不及待地问道:“这究竟是怎么做到的?你可没说整个房间也会发生滚动!”

莫金无奈道:“我说了,这里面的一些机关和设计原理根本就没人能搞清楚,我也不是专门研究机关的,只能给你解释一个大致的原理,而且那也是我从一些机关高手那里听来的,他们所能想象出的最接近这个机关本身的原理。若真能那么容易就弄明白,它也不会被称作古代机关术的最高境界了。”

卓木强巴摇头道:“我现在完全丧失了方位感,根本不知道我们被移动什么地方了。”

莫金挪揄道:“就算是房间不发生移动,你在这个密闭的房间内,也不会知道你被移动什么地方了。这就是九宫变,这才是第一变,你想想吧,如果你被囚禁在这个地方半年乃至更长时间,每天都要经历几十、几百乃至上千次这种变化,你会……”

卓木强巴连忙道:“我会疯掉!”

莫金面色凝重地点点头,道:“是的,以前我们也有人被陷在九宫里面,等数月后救援出来的时候,他们无一例外全都疯了。这些看起来普普通通的房间,当你重复走过一万个这样的房间时,很多人都会绝望,这是一种对人的精神和意志力的极大考验。所以我才说,进入九宫变的人,只能听天由命。”

随后两人等待着,房间又发生了几次位移和自身改变,莫金计算了一下,平均要每二十分钟房间才发生一次改变,最短的一次仅间隔十五分钟,也就是说,只要他们在房间挡板打开之后的十分钟内进行移动,应该是安全的。

接下来两个便商讨如何前进的问题,莫金说了,每个房间的移动是随机无序的,而且房间移动之后人是无法分清前后左右的,唯一能确定的只有上下两个方位,可如果说一直往下,或一直往下,那也是行不通的,因为房间发生位移时,它也有可能上下浮动,一直沿着一个方向走,极有可能是在原地打转。所以,唯一的方法就是——凭感觉走,觉得哪个孔洞比较顺眼就往哪里钻!

由于前面的经历告诉两人,强巴少爷的感觉实在是太好了,哪里有机关就往哪里走,所以两人商讨的结果是,这次又莫金来领路。

对于两个身手不错的人来说,十分钟的时间,他们可以很轻松得穿过二十个房间,莫金体力未恢复,不过十个房间还是没问题的。他在前面领着卓木强巴忽而在左爬,忽而向下,忽而向上,走过十个房间之后,便停下来,等房间移动。如此移动了三次,可以说,莫金的感觉确实比卓木强巴要好许多,这三十个房间内,他们一个机关都没遇到。只是,若要找到正确的通道出口,他们必须把上下左右前后六个孔洞都查看一遍才行,这也是他们无法移动得跟快的原因,如此看来,距离找到正确的出口还遥遥无期。

第四次移动开始,走过三个房间之后,第四个房间,他们从左边的通道爬出来,卓木强巴双脚刚落地,只听“铮”的一声,六个通道的金属挡板同时放下,卓木强巴大惊,问道:“怎么回事?时间还没到啊!”

莫金无奈的指了指墙角,叹道:“我们的好运气到头了。”

卓木强巴抬眼望去,机关台,出现在下方的机关台,便道:“会出现什么样的机关,我们就这样进去吗?”他看了看地上的方砖,他很不喜欢这样的方砖,这令他想起倒悬空寺里的机关石室。

莫金也很为难,这些地砖的样式,很容易让人联想到一踩上去就会触发的机关,可是不过去连机关台是什么样的都看不清,这些金属挡板还会再度打开吗,发生移动之后,它们会不会重新开启呢?

正想着,只听“嘎嘎嘎嘎”的声音已从头顶传来。莫金抬头一看,整个石屋的天花板已经缓缓的压了下来,照这种沉降的速度,他们是等不到房间发生第二次位移了。

既然机关已经开启,也就少了许多顾忌,卓木强巴三步并作两步,快速来到机关台前。因为眼前这一幕,不禁让他想起了玛雅地宫中的那张金属刀网,更令他想起多吉葬身的那个房间,限时的最后决斗场,显然这些房间内的机关,同样是有时限的。

机关台是一个约一米高的小立方体,只见台面上,就一个纵横交错的棋盘,上面没有棋子,不过棋盘内一个个小方格,倒像电脑键盘一样,有些凹了下去,有些凸了起来,旁边有一行小字注解。卓木强巴接连翻译了两遍,皆矛盾不通,急了,取出电脑查询,最为合理的翻译应该是令所有的方格都凹陷下去,机关自解。

莫金也赶到机关台旁边,听了卓木强巴的翻译,似乎想到了什么,伸手点了一个凹陷下去的方格。果然那些方块就像电器开关一般,按一下就凹下去,再按一下它自己又弹了起来。不过,在莫金按的那个方格弹起来的同时,与它相连的四个方格同时都弹了起来,莫金肯定道:“古希腊点灯术”

卓木强巴道:“什么?”吕竞男对国外的机关给他们讲解的不多。

莫金急速道:“古希腊点灯术,与古埃及转轮术,古中国敲砖术齐名,三者据说都是在奴隶社会时期就被发明开发出来的智力难题。在当时,是需要绝对具有大智慧的人才能破解的。最早的题目是,当一个房间的灯被点亮,就可以同时照亮与它相邻的四个房间,而它熄灭的时候四个房间也同时无光。那么,在无数并排为方阵的房间中,需要点亮多少灯才可以照亮所有的房间,后来就演变成这个样子。当一个方块被按下去的时候,与它相连的四个方块也会同时凹进去。同理,它弹起来的时候,周围四个方格也会弹起来。这其实是一种逻辑思考的数学问题,我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传入中国的,这些上古就存在的益智游戏,出现了很长时间了。”

卓木强巴道:“不要说废话,就直接说该怎么破解吧。”

莫金道:“这需要一定时间来思考,由于它上面本来就有凹有凸,说明古人事先设定过了。这种破解起来,比直线的全凹或者全凸要稍微难一些。不过我们不是有电脑吗,这种小逻辑对于电脑来说,不费吹灰之力。”

“对呀”经莫金一提醒,卓木强巴赶紧将棋盘形状扫描进去,搜寻破解软件。莫金昂着头看着天花板道:“照这样的速度,我们差不多还有十分钟时间,我倒是很好奇,这机关台似乎是不能收缩回墙体内的这还有一米高的距离,这天花板压下来,又怎么能伤到我们?”

话音刚落,一从灰簌簌落下,莫金扫了扫空中飘落的石灰,眯眼睛瞄了瞄落灰的方向,突然眼睛一瞪,道:“原来如此。只见那些石砖缝隙中,隐隐有飞速转动的齿轮露出锯齿来,而且随着天花板下沉的越多,那些锯齿也就显露的越多。而齿轮与齿轮之间的间隙,显然是躲不下一个人的。”

卓木强巴抬头看了看,也看到了那些锯齿,不过此刻他已不用担心,说了声“成了”

照着电脑指示,一个键一个键地按下去,很快就将整个棋盘上所有的方块都按的凹了下去。古人显然没想到后世会造出电脑这样的东西,那天花板只沉降了一两米,就有些不甘不愿的退了回去。

但卓木强巴同时也知道,若不是靠电脑的帮助,仅凭他们两人,在十多分钟内,要解开这些看似简单的凹凹凸凸的按键,仍是个难题。不由对与它齐名的另两种机关产生了质疑,问道:“你说的古埃及转轮术和古中国敲砖术是怎么回事?”

莫金看了看渐渐上升的天花板,知道危险已解除,便道:“古埃及转轮术和这个差不多,在一间房间里,四面墙绘有四种不同的图案,然后房间的正中或是四边立着四个转筒,就和西藏的大经轮是一样的,每一个转轮上都绘有与四面墙相同的四幅画,每幅画占转轮的四分之一。后面的过程就和这点灯术很类似了,当你转动其中一个转轮,与其相邻的两个转轮也会同时转动,最后要达到的目的,就是将转轮上的画对着它身后墙面的画,四幅画对齐,机关就打开了”

卓木强巴想了想,点头表示理解,莫金又道:“至于古中国敲砖术嘛,我没有见过,只知道应该是商周以前就有了的也是和逻辑思维有关的,好像和数字也有关系。”

卓木强巴心道:“和数字有关,难道是吕竞男说的逻辑砖块。”房间的挡板打开了,两人不愿过多耽误时间,趁机又钻了两个房间,卓木强巴提出,会不会有这么一种可能,当房间内的机关台都处于上方时,这个房间是安全的,沿着这些安全的房间前进,将会找到正确的路。

莫金摇头,他认为这种可能性和中五百万彩票一样小,要知道,这些房间都是可以任意旋转的,就算是看起来安全的房间,在转动之后,你怎么知道机关台一定不会转到下面。再说了,如果进入一个房间,其余五个出口都是机关台在下面怎么办,退回去。再不行,再退,若九宫变这种终极机关如此好走,它也就不叫九宫变了。

卓木强巴质疑,这样凭感觉走,和瞎猫撞死耗子有什么区别。莫金淡淡一笑,回复道:“确实没有区别,不过,运动有益身心健康。而且,你呆在一个房间老不走的话,机关台迟早会转到下方,你也不要梦想那些机关是重复的。拿刚才那个古希腊点灯术来说,每次机关台转到下方的时候,它上面的凹陷和凸起的方块一定都是不一样的。若不是我们有电脑帮忙,在这种限时的机关逼迫下,用不了多久,就能搞得你脑力衰竭。”

两人一面讨论,一面向前,又走了两个房间,两人在房间中发现一些尚未干涸的血迹,还有一些衣料,毛发,莫金警惕道:“这些房间有人来过了”

卓木强巴捻动血迹道:“他们刚走没多久”

莫金顺着血迹来到一个通道口,问道:“要跟上去吗?”说着将脑袋伸入通道去倾听。

卓木强巴道:“没用的,你没注意到整条通道并不是平整的吗?古人在通道内壁雕刻的那些石凿痕,我们称之为减声壁,它们能很有效地吸收掉你说话的声音。像这样的房间,隔三五个,你就什么声音都听不到了。古戈巴族人对声学的研究和运用,某些方面甚至还在现代科学之上。我们不是说好了,跟着感觉走吗,你的感觉是朝哪个方向,我们就朝哪个方向。”

莫金从悬梯上跳下来,道:“好吧,走这边,和他们错开走,”他爬上了另一侧的悬梯,扭头对卓木强巴道:“不过我得提醒你,每个房间大约仅有一百平米,容纳不下所有的佣兵,所以我敢保证 他们是分开走的,大家都在这里乱窜,迟早我们会和他们正面碰上。”

卓木强巴在后面道:“那又如何?”

莫金道:“我的意思是,那些佣兵是经过特殊训练的,他们杀人不眨眼,手上或多或少都沾过人血。我的意思就是说,如果我们碰上他们,你千万不能手软,还记得我和柯夫决斗时,那些佣兵你一个都没杀,要是他们突然醒转过来,后果不堪设想啊”

卓木强巴古怪的看着莫金,心想这算怎么回事,你自己不杀人,老是怂恿我去杀,当下冷冷道:“我自有分寸”

莫金听卓木强巴语气不善,转过头去喃喃道:“总之是敌人就对了,我又不会害你。”

两人进了通道,并排向前爬去,这样做是为了防止挡板突然将两人隔开,或是杀死其中一个。要知道在这种地方,最可怕的就是一个人,就算身边有一个需要随时提防的敌人,也比一个人好。

两人刚到出口,突然就看见房间内人影一晃,那微暗的光芒下,一名佣兵正站在房间中,准备往他们对面的洞口爬,好像听到了动静,也正扭头朝这边看,三双眼睛的目光交汇到了一处。


本章节地址:http://www.zangdimima.net/zangdimima10/383.html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或者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