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命密芒】

九宫变的转动停止了,但阻隔房间的挡板却没有打开,机关台被转到了下面。

莫金先跨过去,奇怪道:“这又是什么机关?”

卓木强巴跟着过来,之间机关台上又是一张二十五格的棋盘,在十字交叉线上出现了一个个圆形按钮,部分按钮与机关台平齐,有的高出机关台平面,有的则凹了下去,看起来还真像一盘棋。

“密芒?”卓木强巴读出机关台上的文字,大略读懂后开始取出电脑,对莫金道,“是大密芒棋,唐之前传入吐蕃的,奇怪,我没见过这种棋盘啊……噢,糟了!”只见方新教授的电脑打开后,屏幕上没有显示,卓木强巴重启之后,屏幕跳了几下,总算出现了图形,估计是刚才与波波夫争抢时在通道壁上发生了磕碰。

莫金也莫名地紧张了一阵,如今这台电脑,简直就是他们在九宫变中赖以生存的法宝,如果这法宝失灵了,就算他火狐再狡诈,也是毫无办法。

等了两三分钟,却迟迟不见卓木强巴动手,莫金道:“还不行吗?”凑头看去,只见卓木强巴已将棋盘布局摄入电脑,电脑分析了棋谱,正在计算着,旁边显示的数字不断跳动,已经计算了几百万步了,却还没有答案,若是前面的简单逻辑,电脑早就推算出来了。

莫金再看看那棋盘,总觉得棋子摆放造型有些熟悉,便问道:“这密芒棋,究竟是种什么棋?”

卓木强巴道:“就是中国的围棋,只是我所知道的密芒棋,都是将棋盘由十九格减为了十七格,将十九格增加到二十五格的大棋盘,我还从来没见过。”

莫金恍然大悟,难怪这些棋型如此熟悉,原来就是围棋,这样说来,这就是一个珍阁,莫金转而将注意力完全集中到棋盘之上。围棋的发展史,经历了9×9、13×13、17×17等几番变化,最后才形成19×19的棋盘,奇数位满足了双方争地必有一方取胜的条件,19又是中国古代哲学中的大衍之数,星位和谐,边腹等重,当发展出十九格的大棋盘时,人类的思维能力已经达到一个极值,所以才没有继续发展。可如今摆在莫金面前的,却是一个25×25格的大棋盘,但见两侧星位在五格,各自对应完全对称的12枚子,像某种定式,主要的厮杀在中腹,若将凹下去的按钮看做黑子,凸起的部分看做白子,那就宛若一黑一白两条巨龙,首尾相交,纠缠在一起,斗得难解难分,不分伯仲。

奇怪的是,两块棋子都未做活,在双方大龙的两侧各有一个生死劫,乍一看怎么下都行,再细细一想,怎么走对方都有应对的办法。就像两个武林高手的对决,不管谁先出手,一出手便是有了招式,对方立即能想到破解的招式,只有不出手的时候,才是最高境界,一种无招胜有招的境界!

莫金再看下去,只觉得两种棋子渐渐幻化成了两军对垒,一黑一白两支大军,前锋已对撞到一起,单兵的捉对厮杀,小队的协调配合,大队的运筹帷幄,他耳边仿佛已听到了金戈铁马,战鼓擂响,大地悸动,人仰马翻,喊杀声,嘶鸣声,交织在一起。莫金猛地眼前一黑,险些晕倒,赶紧闭上眼睛,猛退一步,像是被人用重锤当胸打了一锤,一步之后,又小退半步,这才站稳。

此时方新教授的电脑仍在运算,莫金偏头一看,已经算到两亿多步了,旁边的数字还在以肉眼无法辨认的速度跳动着,莫金摇头道:“没用的,这个算不出来。”

卓木强巴道:“为什么?”

莫金道:“这是一个珍阁。”见卓木强巴不明白,又解释道:“所谓珍阁,是指围棋在下至中盘,尚未收官的阶段,突然局面出现一种大和谐,大纠缠,接下来除非出现极佳妙手,否则一方必胜的局面。这种情况我们就称之为珍阁,围棋的珍阁与象棋的残局有着近似的意思,但珍阁更复杂,因为它的棋路更多,落子变数更大。我曾见过这样一个珍阁,黑子落下之后,白子只有只唯一的一处应对,一旦落错了,下至收官必败;可白子落下之后,黑子也同样只有唯一的一处应对,一旦落错同样必败,接下去的反复做活,紧气、提子,一百二十八手,手手皆是如此,只有唯一应对,可没有人能考虑到一百二十八手之后的情况,电脑,也不能……”

卓木强巴缩紧双眉,莫金道:“运算量太大了,尽管这台电脑存储能力不错,处理能力也很突出,但你别忘了,这是25X25格的大棋盘,共有625个交叉位,电脑无法进行模糊处理,它应对棋局的办法只有记忆棋谱和穷举法两种,像这么巨大的棋盘古今未有,你的电脑里肯定没有这种棋盘下的棋谱,那么它只能用穷举法来计算正确的下法,也就是将每一种可能性都列举出来。你知道在这样的棋盘上落子,有多少种可能性吗?这种可能性将是以次方幂进行增长,这是个天文数字,就是普通的十九格围棋,用每秒运算一百万亿次的巨型电脑来分析,也要十万年才能得出结论,若是换做这二十五格的围棋……”莫金摇着头。

卓木强巴盯着电脑屏幕,如今的数值已经变成十二位数了,可电脑依然没有落下一子,还在计算状态,只能道:“那你说怎么办?”

莫金深吸一气道:“我们只能自己动手了,好在好像一直没启动什么机关。”

“不,”卓木强巴道,“我的感觉很不好,虽然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但我感觉机关已经启动了,只是我们没有发现。”

“看不见的机关?”莫金道:“我从未见过看不见的机关,除非,是有毒雾或是毒烟?”说着,他将头凑近墙缝,似乎想看清是否有缥渺无痕的烟雾溢出,这一看不打紧,莫金像是突然发现了什么,赶紧将手伸向墙缝,接着骂道:“浑蛋!该死的!”

“什么?”卓木强巴也将手伸向了墙缝处,感觉像有一股吸力,要将他的手吸得贴到墙上。

莫金脸色铁青道:“是负压,你说的对,机关早已启动,只是我们看不见。这屋子里的机关是要将屋子里的空气抽尽,将这里抽成真空。”

“可是电脑无法计算出正确的走法,我也不会这种棋,怎么办?”

莫金咬牙到:“不妨,让我试试!”

“你?……”

“围棋,究竟是什么?”莫金突兀地问了一句,看着卓木强巴道,“这是我祖父教我下围棋的时候,问我的第一个问题。他告诉我,围棋不仅仅是一种简单的游戏,也不仅仅是棋手之间的厮杀和智力的比拼,一黑一白两种棋子,代表了光与暗、正与负、有与无,这是最简单,也是最高深的哲学思想,它表示着万物的起源于构成,一切变化,都不离其中。”

莫金的手指,开始指向第一个按钮,随着按钮的受力凹下,响应地有一枚按钮吐了起来,古人早已准备的应对棋路,如果按错了,估计这个房间将不再打开,直到他们两人死后化灰,被清道夫清理干净。

“围棋的最高境界,是和谐。”莫金又落了一子,缓缓道,“初学者,往往计较于边角一子的得失;稍懂围棋的人,学会了对势和实地的判断;高手之争,则是一种度和境界的较量。”

莫金从龙尾处着手,缓缓地向上捋去,每走一步,都必争生死劫,他就像自己在和自己下棋一样,渐渐进入状态,忽略了卓木强巴的存在。他一直在自言自语,仿佛他的对面,也坐着一个隐形的高手,他们不仅在比拼棋力,也正在矫正棋理。“古代对棋手的判断,往往从棋手能看后多少棋路来形容,所谓能看七步为国手,但在围棋上毫不适用。人类之所以成为人类,便在于,他们除了理性的计算和判断,往往还有超越理性的直觉,即所谓的感性,感性使我们做出模糊判断,感性是我们区分美与丑。”

莫金又将生死劫按下,那凸出的圆形按钮恢复到与棋面平齐位置。

“我们登临绝顶,只是为了领略脚下的无限风光;我们面朝大海,只是为了感受那汹涌澎湃的海浪;我们向往飞鸟,因为从它们的飞翔中看到了自由。人类所追求的,其实是一种感性与理性的平和,围棋因为这种追求而被发明,它所代表的并不是厮杀,而是矛盾中的平和!”

莫金落子越来越慢,计算思维能力开始跟不上了,机关台上凸起的棋子步步紧逼,杀伐隐现,每一步落下,都像一剂催化剂,让黑白两条大龙相互仇恨,加重厮杀,而莫金就像一个劝架的和事老,每一步落下都隐忍不发,似乎要让这两条龙的怒火平息,由纠缠对抗变成一种不离不弃的美。

两条大龙时而张牙舞爪、狞相毕现,时而缠绵悱恻,温存难离,而让它们发生这种翻天覆地的改变的,仅仅是莫金落下的一子和棋盘上凸显的一子。又下了三十余子,屋子里的空气已不知被抽走多少,卓木强巴尚且没有察觉异常,但莫金的脑子,开始出现跳动的刺痛,他心里清楚,这已经是供血供氧的严重不足,他的大脑正在大量消耗着机体内的糖分和氧分。莫金不得不揉着自己的眉心,让那运转过度而开始发热的大脑冷静下来,有时他会闭上眼睛,让棋盘上的征战杀戮重新演绎。

时间一分一秒滴过去,卓木强巴也进入了冥想状态,盘膝坐下,他必须确保莫金冷静,同时要尽量少吸入空气,以便莫金能吸到更多的氧气进行思考,两人无言地配合着,在死神手中抢夺逃生的通行证。

“咳咳……”莫金突然烦躁不安起来,推了一把坐在旁边的卓木强巴,卓木强巴睁开眼睛一看,莫金嘴角已经溢出血来,说话的力量也弱了许多,“快……我不行了,用电脑,重新计算!”

卓木强巴这才看到,棋盘上大约还有四五十个空位,赶紧用电脑重新录入,重新计算,在动手的时候,他发现自己手微微发抖,显然氧气不足,已经开始让神经麻痹了。

电脑在重新分析整理了那四五十个空格后,开始了新一轮的计算,卓木强巴调整者自己的呼吸以保持意识的清醒,看莫金的样子,他神智已经开始模糊,要是自己也倒下,那么就只能永远地倒在这里了。

又过了几分钟,卓木强巴伸出颤抖的手,又按下了一个键,此后电脑的运算越来越快,终于,只听“嗤”的一声,像有个大口袋泄露一般,卓木强巴总算松了口气,他知道,他又可以大口大口地呼吸空气了。精神一松懈下来,卓木强巴再也支撑不住,眼皮一沉,浑浑噩噩地倒了下去,迷蒙中,他仿佛感到地板在抬升,地砖像波浪一样蠕动,将他从一个地方挪移到另一个地方。“九宫,又开始转动了吗?”卓木强巴带着这样的想法,终于失去了知觉。

当卓木强巴再次睁开眼睛,眼前是一间空旷的大殿,穹顶上有天神的笔画,他努力地抬起头来,大殿中央由四根廊柱支撑,两旁是佛像,前方是一个水池,三股清泉从三颗不知名的兽首嘴里喷涌而下,注入水池中,莫金正坐在池塘边上,看着池水深思,水气氤氲,异常湿热。

卓木强巴撑起半身,只觉浑身筋骨松软,但却十分舒坦,就像按摩之后熟睡了一觉。

“这是什么地方?我们已经出来了吗?”卓木强巴举目四望。

莫金道:“嗯,应该已经离开九宫变了,我听说,九宫变里的某一个房间,应该有最复杂的机关,解开之后,那个房间会自动转移向出口,看来,我们解开的哪二十五格密芒棋应该就是最复杂的了。”

卓木强巴起身走到莫金附近,但见大殿左右各开了一道门,透过门可以看见两端的房间也有两个水池,疑惑道:“这里就是古代戈巴族人要守护的核心?”

莫金也是一脸疑惑的表情,道:“我也觉得很奇怪,这个地方倒像是九宫变的一部分,我过去看了,这些房间也是采用相同的结构样式,只不过它们不会移动,我们现在应该是在九宫变的底部,或者说是另一种形式的九宫变。”

“九宫变的底部?”卓木强巴抬头道,“我们是从上面掉下来的?”莫金指了指,穹顶壁画中有个方形的孔洞,石板闭合时方孔的线条隐藏域壁画之中,不易发现。卓木强巴道:“那你找到出路没有?”

莫金摇头:“我看过了,这些房间也是‘回’字形排列,绕一圈就回到起点,我刚才正在想,不知是不是池水中有机关。”

卓木强巴伸手入水,道:“水好烫!”

莫金道:“这里温度非常高。我们应该很接近那岩浆形成的火山眼了。”虽然他们穿的是连体服,但身体不觉得热,不过暴露在外的头脸,一直有大颗大颗的汗珠渗出。

“走,我带你看样东西。”莫金在前面领路,带着卓木强巴绕到另一间殿内,之间这间大殿和周围的殿格局相差不大,也是靠墙处有一个水池,两侧是佛像,只是比周围的殿大了一号,长约二十米,宽十米,与水池对应的一侧有很粗的栅栏,栅栏里面似乎也摆放着一些佛像。

莫金便领着卓木强巴来到栅栏前,卓木强巴这才发现,栅栏里面,一个个靠墙站着的并不是佛像,看起来像是些铠甲,类似武士造型。

卓木强巴问道:“这是什么?铠甲?”

莫金道:“不像,我没有见过类似的铠甲,你仔细看它头颈的连接处,里面并不是空心的,与其说是铠甲,我倒感觉它们更像一台台机械。还有这个栅栏,你看,地面的孔洞应该是重物落下时凿出的,我觉得这个栅栏可以被抬升,只是我抬不起来。”

卓木强巴环顾四周道:“或许,机关就在这间屋里。”莫金道:“我已经找过了,没有发现什么机关啊。”

卓木强巴道:“再找找,我们一起找。”

又搜寻了一遍,没有明显的机关设置,但卓木强巴和莫金却发现了别的痕迹,有人来过这里的痕迹!那些人不仅来过,而且将痕迹做过清理,只不过人数太多,还是留下了蛛丝马迹。

卓木强巴愈发肯定道:“机关肯定在这屋里,只是被人掩藏起来了,他们不希望我们也能发现机关,嗯……”想到这里,卓木强巴突然想到了阿赫地宫中的水河地狱里,那些被人移动过的武器,马上道:“机关在佛像身上,搜索佛像身上每一个可以移动的东西。”

两人又爬上佛像,将那些神佛造像手里拿的、腰上别的都搜索了一遍,果不其然,最后,在最靠近水池边的两个佛像身上,发现了异常。这两尊佛皆是金刚愤怒尊造型,不过各抱有一个容器,其中一尊抱着个大水钵,高举过顶,像举起一面鼓,正准备掷出去,其余四臂各有武器,另一尊则好似抱着一个酒坛子,贴胸怀抱,像要举起来倒进嘴里。

卓木强巴和莫金没费什么力气,轻巧地将两个容器从佛像的怀抱中取了出来。


本章节地址:http://www.zangdimima.net/zangdimima10/385.html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或者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