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木强巴发现,水钵中刻有小字:“如一遍于多时,多能容一;如多遍于一时,一能容多。”卓木强巴不理解这些宗教禅意,怎么翻译总有出入,再打开电脑时,电脑竟然一片黑屏,再也不能启动了,莫金打趣道:“电脑用脑过度,所以消极怠工了。”

没有电脑的帮助,两人一时都束手无策起来,莫金发现他抱的酒坛内侧也有字,两人又凑到一块仔细审读。在半猜半译、反复理解的情况下,两人大致搞清了古人的意图。这两个容器,一个腹大底平,一个身窄颈高,其重量和容积都是完全不等的,如果要让机关开启,除非这两尊佛像都抱着等重的容器,后面古人还给出了一个具体数字,要两个容器都刚好重九斤。

看着容器内侧的严苛要求,两人都犯了难,他们手中并没有称重的工具,因而对着两个容器的大小重量一无所知,怎么才能量出九斤的准确重量呢?古人倒是给出了一组具体的数字,里面有容器口和容器底的直径,最大腰围,曲面弧度等,显然是要进行一番计算,可两人数学根底实在有限,拿着这堆数据依然摸不着门道。

卓木强巴想了想,突然道:“缀术!”

“什么?”莫金不解。

卓木强巴道:“相传是我国古代大数学家的祖冲之和他的儿子编写的一本数学方面的书,书名叫《缀术》,里面就写了各种数学计算方法,其中就有不规则几何体体积的计算,包括球体、弧面等。只是因为里面的内容太过高深,到宋代就失传了。这两个壶的用意,显然是让我们利用《缀术》计算出壶的容积,然后才能装入足够量的水,达到九斤。”

莫金道:“失传了?那你等于没说,我们现在是要想办法让这两个大酒桶都增重到九斤。”

卓木强巴道:“我们有激光测距仪,我们可以测量出准确的长度,我们有标杆、有绳索、有定向滑轮,我们可以做一个天平,但关键是要有一个重量的参照物……”

“等等,你是说重量的参照物?”莫金道,“我…我知道枪的重量的,每一把枪,我可以精确到克!”

卓木强巴抓住莫金的双肩道:“那不就成啦!动手吧!”

两人几番折腾,却也让两个容器达到了平衡,然后在里面多装了几滴水,放回原处,等待滚热的水气自然蒸发,耐心地等待着。

首先是三个兽首喷吐的水柱渐渐小了,直至消失,接着一阵“哗啦”声响,那个池子里的热水倾泄而出,整个水池底部竟然形成一个缓缓的斜坡。卓木强巴和莫金对视一眼,卓木强巴不由道:“还要向下!到底要下到什么地方去?”

莫金道:“我们在神庙中,从上至下,恐怕已经下到第一层平台的高度了吧?”

“不。”卓木强巴摇头道。与莫金的半路杀出不同,他可是从最底层爬上来的,深切地体会过那三层平台究竟有多高,卓木强巴淡淡道:“我们是在山腹中,估计下到了第二层平台,下去吧。”

两人保持身形,沿着尚有水渍的斜坡滑下,落入了下一个房间之中。“啊!”一落地卓木强巴就皱起了眉头,这个房间并没有什么出奇之处,它与上一层的房间几乎一模一样,同样的水池,同样的雕像,令人意外的只是这个小房间的一端,没有了栅栏和里面的铠甲。

莫金道:“我说的没错吧?我们还在九宫变里面,只不过换了一种变化的形式罢了。”

卓木强巴想了想,认可道:“你说的没错,我们或许真的在九宫变的底部,我想,我也知道九宫变是什么样的结构了。”

“嗯?”莫金看着卓木强巴。

卓木强巴道:“你看,我们落下来的地方,在这个小房间的中间,而上面那个水池,却是在房间边缘,这些房间同样也是围成一个回字形,也就是说,下面的房间比上面的小了一圈。”

莫金道:“那又如何?”

卓木强巴道:“九宫变并不是一个方方正正的立方体,你可以说它像个巨大的摩方。不过,这个魔方却是一角在下,像个梭子一样立着。”

莫金明白了卓木强巴的意思,道:“你是说,像两个金字塔,一正一反合在一起?”卓木强巴点头,莫金动容道:“也就是说,我们越往下,回廊越小,直到最后一个房间,就是通往最后出口。两人都不知道,不仅仅是九宫变,而是整个神庙都是这种结构的。

知道了前进的方向,两人精神为之一震,沿着排成回字形的小房间一间间搜寻过去,其中较大又有栅栏的那房间,必然就是通往下一层的机关所在。

绕了半圈之后,两人来到了那个稍大的房间,只见这房间的水池前,横着一条长长的石案,将两侧墙连接起来,石案靠卓木强巴一端有六根轨道,每根轨道上有一个浑圆的石球,在轨道的前面是四个圆洞,圆洞的大小与石球吻合,在靠近水池的一方则有八个小孔。骤然见到这么一个古怪的东西,莫金不禁问道:“咦,这是什么?”

卓木强巴仔细查阅了石案侧壁的文字说明,解释道:“我明白了,这有些类似盛行于汉唐的射覆,也就是一种猜谜游戏,当时的规则是将某种东西藏在碗下,给你一定的提示,让旁人根据提示猜出藏于碗下的东西是什么。”

“那这个呢?”莫金问。

卓木强巴道:“这六个石球大小一样,但重量全不相同,只有四个石球才是符合规则的,我们有四次机会,每个洞只能扔一个球进去,然后最上面那八个小孔给你提示,八个小孔分别会出现四黑四白八根提示柱,如果你选的石球重量符合,那么会出现一根白色的提示柱,如果重量符合并且将石球放入正确的孔洞,便会出现一根黑色的提示柱。只有选对了符合重量的石球并且将石球放入正确的孔洞,机关才会打开。”

莫金道:“总共才六个球,哪来的四次机会?”

卓木强巴道:“我不知道,照石壁上刻的翻译过来应该是这样。”

莫金看了看轨道的两侧道:“哦,我明白了,轨道两端都有闸门,我们将四个球扔进洞之后,闸门一定会打开,再滚出四个球来,六个里面选四个,然后再将四个位置顺序确定,却只有四次机会,看来我们必须碰运气了。”

卓木强巴道:“六个球里选出四个正确的,至少需要两次,四个球的顺序,

却有二十四种组合……”掐指演算了一遍,眉头渐渐皱起。

莫金道:“别算了,怎么算都不行,现在电脑也用不上,就如我说的那样,我们只能靠运气,运气好的话四次机会足够了,运气不好就很难说了。”说着,他就要去搬石球。

卓木强巴道:“等等,这种机关应该有巧解,不是一味的比对,我们将这六个球分做两组,每组三个,我们从每一组里选两个球。”

莫金和卓木强巴分别拿了一二和四五轨道上的球,扔进一至四号洞里,小孔中的提示是两根黑棒。两人面有喜色,都道运气不坏。两黑意味着他们选的四个球里有两个球是正确的,而且也都投进了正确的位置。

只听“喀”的一声,轨道右侧闸门打开,剩下的两个球滚了进去,跟着左边的闸门打开,又有六个球重新排出,如今卓木强巴和莫金可以肯定,剩下的两个球一定是正确的,就看放入哪两个位置。先前四个球他们选留第一和第二个,放入的位置不变,加上三号和六号球,这次四个球扔下去,出现了两白一黑的情况,卓木强巴皱皱眉,也就是说第一第二里只有一个正确,三和六的顺序都不正确。接下来,他们再将第一个球留下,选了第五个球,三号和六号球则放入了第二和第三洞。

这次出现了两白的情况,莫金想了想,欣喜道:“我知道是怎么做的了。”

卓木强巴点点头,他也知道了。两人将石球放入正确的洞口,机关缓缓开启,又是一道斜坡,两人下到下一层,如此层层递减,到最后只剩四间房间,再下一层,就只剩一间屋子了。

这间屋子远大于上一层有机关的石屋,卓木强巴目测了一番,感觉和上一层四间房屋想家比起来也小不了多少。

石屋中没有雕像,也没有水池,地上一滩积水,唯有身后的栅栏和栅栏里的铠甲仍在,机关台设在石屋正中,一米多高,看起来颇像立式的演讲台。台上是一道逻辑题,题面是:洽沃央格神看到神树,预见了战争之后,来到岸国,希望阻止耶国和岸国的纷争,岸国门口守着四位兑(一种苯教中的魔)和四位贯波(苯教中散布疾病的魔),听完洽沃央格的来意,他们开始出题考验洽沃央格的智慧……

第一位兑道:“我们中至少有一个人说真话。”

第二位兑道:“我们中至少有三个人说真话。”

第三位兑道:“我们中至少有五个人说真话。”

第四位兑道:“我们中至少有七个人说真话》”

第一位贯波道:“我们中至少有一个人说假话”

第二位贯波道:“我们中至少有两个人说假话”

第三位贯波道:“我们中至少有四个人说假话”

第四位贯波道:“我们中至少有六个人说假话”

问:“几个人说假话”

题板下面的算筹一样的而字按钮,显然是要按下正确的数字,题目中的数字也都是而字按钮,是可以变动的。

卓木强巴和莫金想了一会,越想越糊涂,莫金甚至看是责问卓木强巴是否翻译准确了,卓木强巴言之凿凿道:“那就是至少的意思,没有错,其余的数字和单词都很简单,不可能搞错的。”

莫金嘟囔道:“加了个至少,整个体面可完全不一样了,一个人说真话和至少一个人说真话完全是两个意思。

在机关术数中,两人对术数这一块都要靠电脑帮忙,如今电脑坏了,两人就变成了两个大老粗,加上卓木强巴翻译过来的中文的文字逻辑,让莫金很头痛,索性不想,让卓木强巴一个人去计算,卓木强巴分析了半天,最后肯定到,应该有四个人说假话。

四根竖直的线条按下去,停了片刻,没有响动,没有什么地方被打开,也没有摇晃,莫金开始有不妙的预感了,紧张地看着卓木强巴道:“喂~”

“吱嘎——”身后突然传来机关响动的声音,卓木强巴和莫金回头一望,隔开房间的栅栏正在缓缓升起,而栅栏中铠甲样式的东西,似乎开始动了起来,就在两人扭头的同时,前方的机关台竟然也噗的一声,腾起一团烟雾,两人一手掩住口鼻,一手挥舞。

烟雾散去,莫金十分肯定地堆卓木强巴道:“你按错了!天哪!在最后一个房间里,你按错了!在这里我们躲都没法躲”

卓木强巴道:“现在不是抱怨的时候,我不明白,这些铠甲怎么会动起来,趁它们还不能出来,想想别的办法”

莫金两手一摊:“我还有什么办法?先搞清楚那玩意是什么再说吧”整个房间抖动起来,那感觉就像卡在半空中的电梯,正一点一点地向下坠,速度不是很快,一沉一停。

可是那几具铠甲,就像突然被打开了开关的机器人,从蹲坐的姿势站了起来,只看那见棱见角的刺突,寒光闪闪的甲片,一身杀伐之气,就知道这不是什么好事情。

“快,趁他们还没有完全动起来”莫金拿出枪来,将枪口塞入栅栏缝隙,一阵扫射,只听一阵“乒乒乓乓”的珠落玉盘声,房间内火线乱射,子弹纷纷被弹开,险些伤及自身。

两颗子弹贴面飞过,卓木强巴只觉得一阵火辣辣的疼,赶紧道:“铠甲太厚了,打不穿,不要浪费子弹。”说着,他取出仅有的两枚手雷,扔了出去。

一阵轰鸣后,只见右侧的三具铠甲被掀翻在地,尘土扑面,却是手脚动个不停,显然没有受到什么大的伤害,卓木强巴挥手驱赶着身边的灰尘,呛着道“这是什么东西啊,咳咳”

此时栅栏已经完全开启,左侧的三具铠甲已经站立行走,仿佛感应到了卓木强巴和莫金的存在,将头慢慢扭了过来,看来铠甲的头部应该是个实心头盔,没有一点缝隙,也没有眼耳口鼻的开口,对准卓木强巴和莫金之后,在原本口腔位置的下面,哧溜地突出长钉,直冲卓木强巴和莫金而来,而这个时候莫金不知发现了什么,竟然有些愣神。

“躲开”卓木强巴侧扑上去,将莫金按倒。长钉扎在地面上,击出火花,卓木强巴道:“你在发什么呆?”莫金指着卓木强巴刚才扔手雷的地方道:“好像有出路”

卓木强巴顺眼望去,那几具被炸翻的铠甲撞上身后的墙壁,墙体松动,缝隙中似乎通过一丝丝光亮来,卓木强巴讶然道:“这墙,只有薄薄的一层!”

两人心思飞转,如果说这么被撞一下就能透过光来,那么再扔两枚手雷,说不定就能炸开一道出口,卓木强巴忙道:“快呀”

莫金取出手雷,道:“只剩最后一个了。”此时左侧的铠甲,仿佛已经锁定而来卓木强巴和莫金两人,大步地奔走过来,而地上的几具铠甲,也已经坐了起来。

莫金对准透光的墙面,将手雷扔了过去,又是轰然巨响,墙体真被他们炸出了一个直径约一米的洞来,红红的火光从洞外照射进来,那几具半坐起来的盔甲也被炸得又爬下去了。

“快!”莫金一马当先,趁铠甲身体笨拙不便之际,灵巧地从左侧铠甲身边钻过,又跳过横躺在地上的铠甲,直接就要往洞外冲,卓木强巴紧随其后。

刚到洞口,莫金大叫一声:“哇!”他来不及收身,转身就抓住了卓木强巴,卓木强巴跟在后面,速度有所放缓,一听莫金大叫,也赶紧停步,跟着胸口一紧,确实被莫金抓住了。


本章节地址:http://www.zangdimima.net/zangdimima10/386.html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或者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