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木强巴双臂一张,两手扳住了洞口的墙壁,莫金抓着卓木强巴的衣襟,身体已悬空。那洞口外不是平地,而是断崖,而且这处断崖的下面竟然是翻泡的熔岩!

炙热的岩浆呈胶冻状缓缓流淌,火光冲天,“咕噜咕噜”的沸腾声一片,就这样看上去仿佛近在咫尺,也不知道距离断崖还有多远,莫金只觉自己被扔进了一个火炉之中。

卓木强巴还没来得及将莫金拉上来,刚刚稳住身形,在他身后一句铠甲已经学会了如何奔跑,径直就冲了过来,卓木强巴刚准备向后发力,眼角余光就瞥见了那句铠甲,赶紧松开一只手,闪身避开,让出了位置。

那具铠甲冲势不竭,对着墙就撞了过去,又将墙撞塌了一截,直接向下坠去,许久才化作一个小点儿,没入熔岩之中,不见踪迹。卓木强巴这才发现,原来岩浆距他们还很远,只是那温度已经不是体表皮肤所能承受的了。

而左侧的三具铠甲,是一具接着一具跑来的,没有给卓木强巴过多的考虑时间,卓木强巴已经松开一只手,而另一只手扳住的墙体也松松散散,随时会塌,胸前挂着个莫金,拉得卓木强巴微微有些弯腰,第一具铠甲避开了,后面两具可就避不过去了。

幸好此时,莫金已经松了手,向下一坠,接着攀住了断崖的边壁,他悬在外面,比卓木强巴更容易看清四周的环境,此处断崖也呈舌状,断崖上方就是实体山岩,距离他们的高度就只有石屋那么高,不过四五米,黑沉沉的巨岩仿佛以泰山压顶之势悬在头上,让人感到很有压力。处在这个位置上,莫金看清了石屋四面其实都只是薄薄的一层墙体,整个石屋是从上方的实体岩中坠下来的,正好处于舌状平台的最边缘,他们是炸错了墙体,若是炸身后的墙,他们就能直接踏上舌状平台,而现在只能攀住平台边缘,挪过石屋的位置。

在石屋内,卓木强巴胸前一轻,压力骤减,一个侧身翻滚,就避开了笨拙的铠甲,那铠甲也想强行转过弯来,似乎不知道扭体弯腰,就那么直直地压了下来。见过刚才一具铠甲破壁而出的气势,卓木强巴也知道这东西沉重无比,在地上一滚,又避开,铠甲轰然砸地,整个地面都是一震。

莫金在外面喊:“快,下来,绕着这里能攀爬过去!”

这是卓木强巴面对着第三具铠甲,他艺高人胆大,一个鲤鱼打挺起身,跟着一跃一撑,从第三具铠甲的头顶跳了过去,空中反身借力,在铠甲肩头一攀,再一坠一搭,也扣住了平台边缘。

那些铠甲仿佛惧怕火光,再不敢靠近洞口,没头苍蝇似的在石屋里乱转,卓木强巴和莫金小心地悬在平台边缘,朝舌状平台内侧挪移。

两人都不敢大意,下方可是熔岩池。

从下往上望去,卓木强巴发现,墙的外侧,有一个个方孔,十公分见方,从开口的位置看,好像是那些铠甲蹲坐的地方,难道说,这些方孔和铠甲之间有什么联系?

当时来不及多想,他们绕过了石屋,爬上了平台,莫金指着封死的墙道:“如果我们炸的是这面墙,就可以直接出来了,若是你按对了数字,这面墙也应该会打开的。”他仰头看了看墙面与上方岩层的缝隙处,显然这面墙应该像那些栅栏一样,向上抬升。

卓木强巴则看着身后,他们总算从九宫变之中出来了,这舌状平台的舌根处也是一个岩穴,火光映照着,左右各有一尊雕像,古朴、庄严。卓木强巴一眼变认出,它们分别是监视世间功德与罪恶的曜神以及战士的守护神扎拉。洞穴更深处,则隐隐泛出金色的光芒。

卓木强巴只看了个大概,莫金就在身后碰了碰他的胳膊,卓木强巴扭头,只听莫金道:“喂,不太妙,走。”

“砰”的一声,卓木强巴回头,身后的石屋外墙簌簌落灰,显然是里面的五具铠甲在撞墙。他和莫金都以为那些铠甲只是无智机械,谁曾想它们竟然能隔墙锁定他们的气息,而且还会破墙,两人都惊愕地看着对方,不约而同地转身,朝着舌根处的洞穴飞奔而去。

踏进洞穴,两人同时深吸一气,那灼热的空气在洞穴中,也变得冰凉沁人,只见在这典雅无华的大殿中,就如同寺庙里的罗汉堂,一米来高的长条形石蹲上,背靠背端坐着无数的金身罗汉。那些罗汉仅比真人稍大一点儿,端坐于前,双目微闭,其无关容貌与真人无异,尊尊不同,各有各貌。

而大殿的采光,古人利用了与最上层光柱长廊同样的办法,在大殿里竖着无数面铜镜,火红的熔岩光芒被铜镜反射,变成了一道道金光,光柱交织成罗网,就像一个金色的大纱罩,罩在这无数的佛像身上。这些罗汉佛像本身亦已经描金涂银,再被光芒一照,更显神采奕奕、栩栩如生,仿佛罗汉下凡、尊者降世。

莫金放眼望去,长条形石蹲一道接一道,整整齐齐,上面端放的金罗汉,恐怕不下万尊之数,不由咂舌道:“这些都是纯金的吗?这么多!哈哈……我们找到啦!我们是最先到的!我们是最先到的!”

在他还未兴奋得将卓木强巴抱着跳起来之前,卓木强巴当头给他泼了盆冷水:“恐怕你要失望了,这些不是金佛,这些只是描金的塑像,你看……”他朝稍远的几尊罗汉像一指,那些罗汉像体表的描金都已剥落,露出了原本的泥身。

卓木强巴走上前去,在泥塑之中,竟然发现了织制品。卓木强巴心头大惊,忙用手指轻轻扫了扫泥身,果然,织制品下面是一层干涸的角质物,那是干掉的皮肤,再远眺去,没错,这里成千上万的罗汉,其大小是如此的相似,都只比真人大一点点。卓木强巴终于肯定了他们面前的这些佛像,他满怀敬畏地站起身来,对莫金道:“虽然这些不是金佛,可他们远比金佛更为珍贵,这些,全是肉身金塑!”

“肉身金塑?”莫金也赶了过来。

“没错,”卓木强巴看着一尊尊盘膝而坐的金像,肃然起敬,缓缓道,“不仅密法中有记载,大乘显法中也有类似的做法。当佛学修为达到大智慧的境界,一些大师坐化后,肉身不腐,后人景仰其大威德,乃以不腐肉身为胚,外裹泥塑,再描以金身,以供后世祭拜。”

莫金动容道:“你是说,这每一尊……”

卓木强巴道:“对,每一尊金身罗汉,都是一位前辈大师坐化的肉身佛。”他想起了倒悬空寺里那些站化的肉身佛,显然这是密修者一脉传承的密法。

两人穿过肉身金佛陈列的大殿,径直往前,一道石门挡着去路,门上绘有一条抽象的蛇,莫金则说像龙,卓木强巴认为应该是无边之蛇阿南塔,工布村的多吉提起过类似的传说。莫金又说不一定是印度的无边之蛇,也有可能是戈巴族自身的蛇崇拜,几乎所有宗教中蛇的形象都占有重要地位,古神崇拜里,蛇象征了性、王权、长生和未知危险。

不管怎样,面对这扇环作弧状,像宽屏荧幕一样的石门,两人也知道,凭蛮力或强行爆破,恐怕无法打开,还得找机关。

“嗨,强巴,来看这里!”莫金指着大蛇张开的大嘴,在锋利的蛇牙处,隐隐约约有道血痕,顺着蛇牙向上蔓延,随后消失,在蛇眼位置,隐约的血丝又呈蛛网散布,那浑圆的蛇眼显得格外狰狞。

卓木强巴摸了摸蛇眼眼球,在那眼球中心,狭长的梭形部位,与周边有极细的缝隙,和浮雕纹饰暗合在一起,难以分辨。

莫金比划着蛇眼的位置,询问道:“你看,这样的构造,像不像一个小型的血池?”

卓木强巴动容的微微点头,莫金说的没错,从蛇牙处吸血,蔓延至蛇眼,的确很像一个血池。这边,莫金已经开始动作了,他拔刀出来,用刀尖抵着自己的指尖,自语道:“我的血或许能行。”

轻轻一刺,血珠渗出,莫金将手指放在蛇牙下,那渗出的血珠被蛇牙牙尖的中空细管缓缓吸了进去。这个小型血池需要的血量并不大,莫金只是轻轻的挤压了一次指尖,蛇牙就不再吸血。过了不久,一根根血丝蔓延至蛇眼附近,沿着眼圈外围向内伸展,当分叉的血丝完全触及蛇眼的梭状瞳孔时,只听“塔”的一声轻响,那梭状瞳孔向内缩回,同时仿佛一层石膜被打开,瞳孔中央露出一个黑色的菱形小孔来,比手指头粗不了多少,除此以外,整个大厅没有异动。

“这是什么?”看着那个菱形小孔,卓木强巴眉头又皱起,显然这个血池的作用只是打开这个小孔,从这个小孔的深浅来看,应该插入什么东西才能开启机关。

莫金看见那个菱形小孔却是一喜,笑道:“这是钥匙孔,需要钥匙,我们的钥匙!”他看卓木强巴一脸茫然,重复了一遍:“我们才有的钥匙。”

“钥匙?”卓木强巴更加困惑了,他从来不记得自己有什么钥匙,莫金说的到底指什么?

接下来,莫金揭开了谜底,他从自己衣衫最里面取出了那把小铜剑,几乎和卓木强巴家传的那把小铜剑一模一样。

一看那式样和纹饰,卓木强巴大惊道:“这是……”同时他第一反应就是去摸自己身上的那把小铜剑。


本章节地址:http://www.zangdimima.net/zangdimima10/387.html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或者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