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金拿着明晃晃的十字架样式的小铜剑,看着卓木强巴道:“这就是钥匙!难道说,你们家族一直流传下来的,你在最危险关头也不肯离身的最为贵重的东西,你竟然不知道是用来做什么的?”

卓木强巴也拿出了自己贴身内兜里那把小铜剑,两把小铜剑样式几乎一模一样,不同之处在于,卓木强巴的那把小铜剑剑柄是三角貏貅,下方四面是狮龙虎鹏四兽,而莫金那把小铜剑剑柄为瑞兽麒麟,下方是魑魅魍魉四小鬼。

两把小铜剑合在一起,一样的大小一样的质地一样的工艺,只需看上一眼,任谁都能肯定,这两把小铜剑出自同一时期同一地方甚至是同一工匠之手。卓木强巴盯着这两把小铜剑,不敢相信道:“这就是钥匙?你从哪里得来的?”

莫金狐疑的看着卓木强巴,道:“和你一样,都是家族的先辈一代代传承下来的,你难道真的不知道?虽然你一直没对你的队友说,但我看你对它的重视程度,一直以为你知道。”

卓木强巴道:“我对它重视,只是因为它是家族传承下来的,我一直以为,它只是一种历史的传承和积淀。”

莫金严肃道:“既然这样,那好我来告诉你,这把钥匙可不仅仅是一种传承和历史的象征,更重要的是,它是对一种血统和身份的认证,而最重要的是,它是一把钥匙!我的家族流传下来,没有这把钥匙,就算你找到了神庙也无法开启神庙最后的宝藏。不过根据我家族的传承,只应该有一把钥匙才对,为什么你也会有一把,我也很奇怪,而且这两把钥匙,虽然外形相似,做工相仿,但还是有明显的不同。”

卓木强巴的思绪正掀起滔天大浪,一时间他想到了很多。家族中没有留下关于这把钥匙的任何记载,父亲也没有特别的提醒过自己,可工布村的长老,他们却认定自己是圣使,莫金是西圣使的后人,那么自己呢……这里面究竟牵涉了怎样的秘密?一千年的历史传承,究竟是从什么时候断开的?那段遗失的历史又掩埋进了怎样的时空洪流中?我究竟是什么身份?我的家族是怎么来的?我和这座神庙有什么关系?工布村的长老说我会觉醒?我原本只是来找紫麒麟啊,怎么会变成这样?

莫金没有发现卓木强巴思绪混乱,只看着卓木强巴的目光有些呆滞,肯定道:“如果是这样,那么,你一定也不知道,这钥匙是可以拧开的喽?”说着,他在卓木强巴眼前,将铜剑的剑柄拧转了几下,也不知道按了几个什么地方,竟然将剑柄拆了下来,那剑柄内部是一根金属管,在管口位置呈锥形散大,略微像一个碗状,那碗口边缘虽然被擦拭过,但还是留有血液的痕迹,有些痕迹已经化作碧色,也不知是几百年前留下的。看着拆掉剑柄的铜剑,莫金这才道:“我还可以告诉你,这是一把无法复制的钥匙,你看剑身的图腾符号,它们不仅仅是一个图像,其实是可伸缩的弹簧,这钥匙里面,同样也是个小型的血池,只需要一滴血……最纯正的血。”

在卓木强巴的注视下,莫金捏着尚未愈合的指尖伤口,轻轻一挤,又一滴血滴入碗状小孔中,一阵轻微的“喀喀喀”声音,如竹节剥壳蛰虫破蛹,伴随着这阵声响,那些剑身浮雕图案,竟然弹出一根根金属圆棍,粗不过筷,细的则若牙签,这还不算完,随着剑身一根根金属圆棍弹出,圆棍棍身周遭,又凸出一根根细刺,细刺刺身又弹出许多细若毫毛的小齿,小齿两侧似乎也弹出一些更细的东西,肉眼竟然无法分辨辨,只能大略看出小齿之上覆盖了一层菌丝状的膜。

卓木强巴瞪大了眼睛道:“这是……”

莫金道:“不用看那么仔细,最细小的地方需要在百倍显微镜下才能分辨。

我们有理由相信,这些细毫都是这把钥匙的钥匙齿,它与这个菱形孔中的边壁侧孔是唯一对应的。”

卓木强巴想了想道:“就算是这样,以今天的工艺,复制一把这样的钥匙并不困难吧?”

莫金一笑,道:“你想得太简单了,首先要将这么多钥匙齿压缩成一个菱形柱状体,并且要利用某种力量使这些钥匙齿完全弹出来,保持一千年不磨损,据我所知,今天的科技就做不到。我们家族做过最科学的统计,这些弹出来的部分占整把钥匙体积的二分之一,弹出来的表面积,足足是原本钥匙表面积的一百三十多倍。”

卓木强巴道:“他们怎么做到的?”

莫金道:“生物,就像血池一样,我们可以这样说,整把钥匙,可以被看做一种有着金属外壳的生命体,在钥匙中有生命迹象,我的先祖估计这是某种黏合菌,又或是别的真菌生物,它们的生存范围被局限在钥匙之中,它们和钥匙的关系类似于珊瑚和珊瑚礁之间的关系,一旦接受血液激活,它们就会产生格外强大的外力,将钥匙齿推出来。”

看着卓木强巴一脸愕然的表情,莫金说道:“不仅如此,这种生命体对血液的挑选,类似人体免疫系统中受体结合部,恐怕它已经深入到基因范畴。”

卓木强巴听不懂莫金一大堆专业术语,道:“什么意思?”

莫金道:“也就是说,除了我和我家族的直系血统,别的人的血对它不起任何作用。”

卓木强巴两眼一瞪,莫金肃容道:“我们做过很多实验,事实证明,除了我们家族男性成员的活体血液,其余任何人的体液对它毫无效果。”他顿了顿继续解释道:“之所以说它深入到基因范畴,是因为就算是我们家族的男性成员,也不是人人都能让这把钥匙复活的,我的父亲就怎么也无法让这把钥匙齿弹出来,到了我这一代,我的血液又可以做到了,所以……”

“隔代遗传!”卓木强巴再度动容。

“对”莫金道:“我们也是这样想的,通过和不同异性结合,基因表达出隐性和显性效果,造就了我们家族有的人可以,有的直系血统又不行。”

卓木强巴压下心中的冷气,喃喃道:“遗传,蛊毒,中西医大一统……”

莫金连连点头道:“对,对,我也以为这是古代戈巴族人对蛊毒的一种认知和表达方式,难以置信的是,他们的蛊毒已经深入研究到可以利用基因片段了。”话音刚落,一一阵“悉悉索索”的声响之后,那些齿突又都缩了回去,速度极快,很快钥匙有还原成铜剑样式。

卓木强巴忍不住又看了一眼,莫金道:“活性血液嘛,我们是这样认为的。我们家族中拥有显性基因片段的男性成员的血液,对于这把钥匙内的聚合生物来说就像一种兴奋剂。血液内的活性物质使它们力量大增,才能让钥匙弹出这些小齿,活性物质消耗完了,它们自然就缩回去了。”过了不久,又是“嗒”的一声轻响,那蛇眼中的菱形小孔又关上了,梭形眼瞳也弹了回来,一切恢复原状。

“咦?”莫金看着蛇眼,欣喜道:“看来这个钥匙孔的原理和钥匙是一样的,利用我血液中的活性物质为动力来源。”

卓木强巴已经有些急躁道:“别说这么多了,先把钥匙插进去试试吧,让我们看看究竟门后面有什么。”

莫金指尖的血已经干涸,他挑破另一根手指,连声道:“好的,好的。”蛇牙吸取血液,蛇眼打开菱形小孔,莫金的小剑插入其中,卓木强巴这才发现,剑柄处的碗状开口是可以弯曲的,莫金将碗口垂直向上,滴入一滴血液,然后仔细聆听钥匙孔内的动静,一阵“嗒嗒”声响之后,他认为已经可以了,开始轻轻旋动十字钥匙的横柄。

渐渐地,莫金的脸色变了,欣喜变为凝重,凝重变为沉重,最后苦着脸对卓木强巴道:“不对,转不动。”

卓木强巴提醒道:“会不会方向插反了?”毕竟这钥匙四面都可以朝上。

莫金肯定道:“不会,你看……”他指着钥匙横柄道:“根据我们家族流传下来的说法,这柄端是对着上面的。”

卓木强巴黯然点头,横柄的确限制了钥匙只能从这个方向插入,他又道:“要不,我来试试?”

莫金只能无奈点头道:“好吧。”

卓木强巴拿着家传的小铜剑,百思不得其解,为什么这会是把钥匙?他仔细观察莫金拧开那把钥匙的部位,再看自己手中这把,严丝合缝,根本就看不出来可以拧开的痕迹,他又试着拧了拧,莫金在一旁道:“不对,不是这样的。”说着,他取过钥匙,并告诉卓木强巴说:“有几个地方手法很巧妙。”只见莫金在角貔貅头上、身上、腿上几个地方按按,捏捏,不知怎么就拧开了,和莫金的那把钥匙一样,拧开剑柄之后,里面是一根管道,开口呈碗口形,而且也有血痕,碧绿碧绿的。

看着那些血痕,莫金愈发猜疑地看着卓木强巴,意思很明确,显然你的先祖也是知道如何使用这钥匙的,为什么到了你这里就完全忘记了呢?卓木强巴也只能摇头表示自己毫不知情。莫金将他那把钥匙拉了拉,时间未到,还拔不出来。他将刀递给卓木强巴,意思是让他也试试,看看他的血是否能让钥匙弹出钥匙齿。

卓木强巴有些忐忑,刀尖刺破指尖时,手指还微微抖了一下,一滴血滴落,他简直不敢相信,他手中的钥匙也“哒哒哒”发生了剧烈的变化,剑身先是刺出狼牙棒一样的刺来,刺上又生刺,最后形成了一蓬圣诞松树似的造型。

莫金微笑地看着变化,喃喃道:“我就知道会是这样。”

卓木强巴反而缓缓摇头,怎么会是这样?阿爸知道吗?是知道不告诉自己,还是不知道?不,阿爸也不知道,从阿爸将这钥匙交给我的时候就能看出,阿爸一点儿也不知道, 我们家中,是从什么时候起,就遗忘掉了呢?圣使之后,我竟然也是圣使之后!

过了一会儿,莫金拔出钥匙,在两人等卓木强巴手中的钥匙回缩还原时,蛇眼又闭合上了。

终于,卓木强巴手中的钥匙也合上了,他暗自深吸了一口气,用自己的血打开了蛇眼,再插入钥匙,滴入血液后,在莫金满眼希冀的目光注视下,轻轻旋动横柄,一次,两次……莫金炽热的眼神渐渐黯淡下来,卓木强巴愁眉回望,摇头,依旧转不动。“不可能!”莫金有些抓狂了,“不可能!怎么会两把钥匙都打不开?”

卓木强巴倒比莫金镇静,解释道:“如果我没弄错的话,应该还有一把钥匙,别忘了,当初使者带了三件信物,分别交给了三个人,如果说这钥匙你我各有一把,那么,就应该还有第三把钥匙。”

莫金失望道:“你是说……只有第三把钥匙才能打开这道门?”

莫金很不甘心,听到卓木强巴的钥匙发出回缩的声音,对他道“再试一次,再试一次!”

在莫金的要求下,卓木强巴又试了一次,随后莫金自己又试了一次,但是很显然,他们的钥匙打不开这道厚重的石门。莫金再次拔出钥匙之后,用近乎绝望的眼神看着卓木强巴,央求道“你再试试?”

卓木强巴道“或许,命中注定我们无法抵达神庙的最深处,你又何必强求?”

“那现在怎么办?我们就被困在这里?什么都没看到,什么都没找到,只是被困在这里等死?不!我绝不!”莫金劈手从卓木强巴手中抢过钥匙,塞入钥匙孔,抓着卓木强巴的手指挤出血来,两人看着血液从碗状口一点一点消失。

本来两人都没抱多大希望,可偏偏这次血液一滴入,“哒哒哒”的声响之后,突然多了一种声音,如琴弦崩断,宝剑出匣,很轻微但却清晰。紧接着,就传来了重物落地的声音,齿轮声,转轴声,活塞声,顿时响成一片。不需要转动,那蛇眼自行转动起来,钥匙孔带着钥匙一起转动,整条巨蛇仿佛要活过来一般,某些条纹凹进去,某些石片凸出来。再然后,整座大殿开始改变,那些肉身金佛座下的石蹲开始发生位移,或前或后,或左或右,各种声音嘈杂纷扰,唯一发不出声音来的,只有站在门前那两个目瞪口呆的男子。


本章节地址:http://www.zangdimima.net/zangdimima10/388.html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或者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