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人都在想同一个问题,为什么前两次都不行,这次却行了呢?随即两人都想到了,前面两次都是用同一个人的血打开钥匙孔,插入钥匙,而这次,却是用莫金的血打开了蛇眼,然后插入了卓木强巴的钥匙,钥匙里滴入的是卓木强巴的血,两个人的血液同时作用,才真正发挥了作用。

卓木强巴更是想到,真正的关键不在钥匙,那钥匙只是一种载体,真正起作用的恐怕是两个人的血,两传承了千年,身为圣使的纯正的血。他仿佛突然明白过来,在神庙的大门上,醒目地刻着“一个血统纯正的人”,那句话的真实含义了。

很快,整座大殿的布置格局已经焕然一新,而大门上那条蛇鳞甲凸显,蹑足探爪,已经不再像条蛇,倒有些像——一条龙?

只不过这番震动之后,他们面前的大门依然紧闭着,卓木强巴轻轻一拔,就将钥匙取了回来,还是眼尖,指着大厅中多出来的一根柱子道:“那是怎么回事?”

两人又来到柱子旁,但见这根边长两米的石柱,四面都有悬梯,顶端似乎镂空,有可容纳人的空间,两人当即决定上去看看。

整根石柱是从大殿的穹顶放下的,莫金先一步爬上去,发现这根石柱中间,是由直径约半米的金属柱贯穿的,绕着金属柱一圈,可以站五六个人,跟着卓木强巴也爬了上来,莫金大笑道:“哈哈,原来那道门只是个幌子,谁又会想到真正的入口在大殿中央,若不明真相去强行炸毁或破坏那道门,门后面说不定只是无穷无尽的实心火山岩。”

卓木强巴刚站稳,还未说话,那石柱在中央金属柱的带动下,竟然开始缓缓上升。石柱一直缓缓上升,卓木强巴心想,恐怕石柱会恢复到原位,任谁在神庙中行进到最后,恐怕只会想办法破坏那座伪门,或是向下挖掘,谁又会考虑向上挖掘四五十米?

途中有一段完全的黑暗,不知古人空间对空气有多少了解,虽然距离很短,但在黑暗密闭的空间里,卓木强巴还是感觉到了缺氧,这个狭小的空间内很明显没有足够的氧气,就在快要出现心慌的感觉时,他们已经来到了上层地表,首先看到的,是光!

不同于在下面看到的光,也不是熔岩的火红和鎏金的澄黄,而是一种刺眼的强光,那光亮来得如此突然,如此强烈,以至于骤然从黑暗中升上来的卓木强巴和莫金都不得不用手挡在眼前,只能透过指缝去观察周围的环境。

透过指缝,他们的瞳孔渐渐散大,一反常态不再受强光的刺激,只因眼里所见到的,全是足以让正常人疯狂的东西——宝物!

随着石柱越升越高,映入眼帘的宝物也在呈几何级数增长,不用怀疑,只看那耀眼夺目的光彩,那些光像彩虹融入河水,在流淌着,仿佛要从那些宝物中绽放出来了,满满溢出,流光溢彩,两人眼中所见到的正是真正的流光溢彩。

随着空间的加大,空气中的氧气也忽然增多,深深地吸一口气,整个人仿佛要飘起来一般。卓木强巴只听说过珠光宝气,传说中世间罕见的珠宝表面都覆盖有一层灵气,哪怕深埋在地下,也能远远地放出光来,可他从来没见过,就算曾经有客人托他携带价值千万的宝石,在他看来也不过是一些有着特殊颜色的石头。可眼前的不一样,这里的第一件宝物,都有着令人炫目的光彩,卓木强巴甚至不知道该如何形容他所看见的东西,就仿佛这里的每一件东西,它们的表面都覆盖了一层可以发出荧光的真菌生物,又或是这些金属表面长满了发光的毫毛。那种光芒,初看上去有些刺眼,可很快你就会发现,它们是柔和的,灵光波动,让人在不知不觉间就完全被它们吸引。

莫金半张着嘴,大口大口地深呼吸,但他却毫无察觉,他看到这一屋的宝物,突然不知道自己是该笑,还是该激动得流泪,反而呆住了,眼中被各种光芒所占据,脑海里一片空白。这是一栋真正意义上的金碧辉煌的大殿。在这里,地面不知是铺了一层薄薄的金箔,还是厚厚的金砖,大殿里的每一根柱子,都裹了一层金衣,上面纹龙雕凤,瑞碧腾云,就连四壁,就连穹顶,全都笼罩在金灿灿的光辉之中。

两人的眼前,是一排极具藏式风格的骨瓷佛塔,高约一米,塔座和塔顶皆为纯金,塔身还有一条金腰围,在塔顶上嵌有各色宝石,每一颗都有龙眼大小。白色的骨瓷映衬着金色的光华,一排整齐而英姿飒爽的卫兵,围成了廊道。每一尊佛塔塔身都有开口,形成一个小小的佛龛,里面供奉着大大小小、造型各异的金佛。在这些佛塔的后面是一些大一点的金饰品,他们所能看见的,有十大年神的金塑,有一张好像是中国古代大床一样的东西,也是纯金雕品,上面堆满了珠宝,还有嵌满宝石的金座,纯金做成的石棺一样的柜子,上面有一条犬科动物。再远一些是更大的金色佛像,而最引人注目的,当属大殿正中那尊起码有近四米高的巨型金像,看上去不是佛像造型,而是一男一女,那男子庄严肃穆,带着睥睨天下的气势,那女子则显得端庄慈和。那微微上扬的唇角仿佛蒙娜丽莎的微笑。

卓木强巴一眼就被最大的两尊金像所吸引,这一定就是史书上记载的藏王松赞干布和文成公文三丈高的金像。当时的度量衡和今天有所差异,不过这两尊金像也已堪称世界这最了。

莫金的目光则完全放在那张金床一样的宝物上,他甚至说不出这究竟称之为什么,只知道床身是纯金打造,镂空技法雕刻,上面有流云和花蔓,上面镶嵌的宝石也都非凡品。而那金床上摆放的宝物,更是让莫金心神俱醉,无价之宝,每一件都是无价之宝。

不知过了多久,两人才从震惊中恢复更改,踏上了金色的地板,沿着骨瓷金边佛塔围成的廊道,缓缓稳步向前。

一路走来,莫金总是无意识地将眼前所见与他记忆中所储存的,人类有史以来所发现的那些最珍贵的宝物一一对比。

世界上最大的黄金制品,被改写了……

那颗竟然是水火之钻,竟然……竟然有这么大的水火之钻!

世界上最大的钻石,被改写了……

世界上最大最纯正的红宝石,被改写了……

世界上最大最美丽的金绿猫眼,被改写了……

那是祖母绿吗?竟然会有这样的翠绿欲滴,绿得如此之美……

世界上最大最靓丽的祖母绿,被改写了……

世界上镶嵌珠宝最多的王座、王冠、王杖,被改写了……

……

一步一步向前走去,莫金呼吸愈发急促,他已经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他全身都在颤抖,这一路走来,他近乎绝望地发现,他记忆中人类有史以来,但凡被标明为最的矿物珍宝和人造珍宝,在这一刹那间,全都被改写了!侧眼看去,左边有一棵纯金的树,高一米七八,树枝分叉,垂下的丝绦是由一颗颗晶莹如泪滴的宝石串成的,无风自摇,动的不是丝绦,是宝石的光。

目光稍作移动,又能看到一个千辐金法轮,每一辐的末端都嵌着好似珍珠的半透明圆润宝石,稍加仔细就会惊讶的发现,那些浑圆的宝石,竟是传说中的时辰珠,每隔固定的一段时间,其中的一颗珠子就会发出夜明荧光,一直持续到下一颗珠子亮起,周而复始,千年无误。

不须转移视线,只须将目光放得稍远一点,法轮之后就是一个通高超过一米五的曼扎盘,通身都由硕大的珍珠编缀而成,上下分五层,不知道究竟有几千几万颗,最为难得是的每一颗都同样大小,每一颗都洁白无瑕,浑圆无比。

再看远一点,远处的金色墙面上,矗立着一屏碧色,比莫金还高,就像一轮碧绿的满月,那独特的通透的水绿,难道说,那竟然是翡翠?直径超过两米的一整块无瑕疵翡翠?那翠绿如春草新叶,又隐约能透过碧屏看到它后面金墙上的浮雕,这是何等品质?这种东西是人间所胡的吗?这么大的摆件,显然足以做屏风甚至面墙,以璧为壁!以璧为壁!

终于,莫金的双腿再也支撑不住身体的重心,扑倒在一尊端坐莲台的金佛身上,这尊连底座近两米高的金佛,几乎和真人等大,一腿盘膝一腿微伸,手有四臂,各持法器,它身上好似袈裟佛袍一样的衣服饰品,竟然不是用浮雕技法刻出来的,而是真的笼了一套金丝纺织的佛衣。那些金丝被抽得比头发丝还细,触摸在手中,竟然好似丝织品一样柔顺光滑,这么大一件袍子,触手的重量却轻若鸿毛,恐怕总重量也不会超过一百克,堪称巧夺天工的神作。而那些法器上镶嵌的宝石,每一颗都是如此璀璨,光线在法器间穿透折射,可以清晰地看到变幻了颜色的光束的轨迹,与佛像的额、胸、腹之间镶嵌的宝石一起,用七彩光束在空中画出一个好似六芒星的符号。

莫金扑倒在佛像上,就再也挪不动了,他喉结上下滚动,贪婪地尽情呼吸,仿佛吸到这宝物散发出来的气息能令他全身舒坦,浑身上下飘飘欲仙。终于,莫金吸够了宝物的灵气,像过足了瘾的瘾君子,半瘫软地转过身来,仰面背靠在佛像怀中,手脚大大地张开,形成一个“大”字,如同被抽干了力量,只有胸口在上下起伏。他的两眼直勾勾地盯着穹顶,整个人仿佛沉浸在某种幻境之中,喃喃呓语道:“呵呵……我发现了……是我的……全都是我的……无价之宝……每一件都是无价之宝……爷爷,我找到了!哈哈哈……嘿嘿……”

又不知过了多久,莫金仿佛想起了还有个叫卓木强巴的存在,终于在失态的境地中恢复了一丝理性,他艰难地昂了昂头,就看见了强巴少爷。卓木强巴正站在莫金躺着的莲台前五米,冷眼看着莫金。莫金随即又躺下去,笑道:“你看到了吗,强巴,这些,都是我的。!”

“不!”卓木强巴淡淡地回答道,“这些,不是你的。”

“什么!”莫金猛地一个激灵,像一头凶猛的豹子,反射性地弹跳起来,瞪着卓木强巴道,“你——说什么?”

杀气!卓木强巴瞬间感受到来自莫金身上的强烈杀意,像一头扞卫自己领地的野兽,逼视着外来的入侵都,澎湃的杀意汹涌而出。

卓木强巴甚至有些不解,同一个人,一瞬间的改变怎么会如此巨大。这些珠宝,真的可以重新塑造一个人的灵魂吗?还是说,这才是莫金的本来面目?

若在进入神庙前,卓木强巴面对这股杀意还会有所畏惧,不过现在,卓木强巴可是清晰地看到,莫金在精神层面刚刚经历了一场大战,就算他在体力上还保持充沛,可他的精力却正处于极度的虚弱之中。所以,卓木强巴面对莫金的质问,一字一句清晰地回答道:“我说,这些东西,不属于,你——”

最后一个字话音未落,莫金已经凶狠地扑了上来,眼中只剩下野兽猎食般的光芒,如此赤裸,甚至那如蛇的狡诈和犹疑也看不到了,卓木强巴丝毫不退让,反而迎了上去……

在强巴少爷的一记记铁拳重击下,莫金被打得渐渐恢复了理性,他悲哀的发现,眼前这名男子,比当初刚进神庙时更加强悍了……莫金仍在挣扎,他不甘心。他不明白,在神庙的这几个月内,他和卓木强巴吃的是一样的东西,做的也是同样的事情,可为什么这个卓木强巴,他好像每一天都在变强,越来越强,如今的自己,竟然无法与他保持一种平衡的势力局面了!当然,莫金也清楚,他与柯夫那一战是硬抗下来的,自己没能全身而退,某些深至骨骼的创伤至今还未愈合,而目前自己的精神状态也无法调整到最佳,可就算是这样,也不应该有如此的差距啊!那强巴少爷的一招一式,都已经隐隐显出稳稳压过自己一头的趋势来。对于这样的变化,卓木强巴自己也不是很理解,他只能隐约感觉到,自从两腿之间那个灼热的轮状物开始徐徐转动,自己的身体仿佛每天都在发生着某种变化,这种变化无法用言语来描述,只有当自己去观察,触摸,感知外界环境时,才能发现些微的不同。

莫金又吃了几记重拳,脚下开始重心不稳了,他还有武器,但一种原始的本能却勒令他不许这样做,在他潜意识中有个声音在反复强调:“别拔枪,拔枪你就死定了!”

终于,当莫金被打得撞向一尊金佛,连蹭了两下都没站稳时,他彻底清醒过来了,连声道:“别。。。别打了,强巴……强巴少爷……我,我是莫金呀!”

“嗯?你清醒了吗?”卓木强巴走上前去,解除了莫金的武装,目前这个家伙仍处于狂暴状态,谁知道他还会干出什么出格的事来。莫金没有反抗,连声点头道:“我,我醒了……我刚才,我刚才不知怎么了,就像着了魔一样。噢,该死,我甚至不知道我究竟干了什么!”

面对莫金的回答,卓木强巴不过淡淡一笑,“不要相信他说的每一个字,每一句话”,卓木强巴仍牢记着岳阳最后的警告。莫金缓缓走向,他认清了形势,只要自己不出手,卓木强巴不会抢先出手,这才开口道:“看呐,强巴,这是一个真正的宝藏,这里的每一样东西,只要面世,将会震惊全世界,是我们发现的,是属于我们的!”

“我们?”卓木强巴斜睨莫金一眼。

“是的。”莫金眼中仍带着激动,“我们,一人一半……”他说着,渴望地看着卓木强巴,不一会儿,他脸色变了:“难道……难道你想……一个人……独吞!”最后一句,莫金说得无比艰难,如今他武器也被收缴了,他脸色很难看。“你……你拿不走!这些东西,你一个人,能,能拿走多少啊?就这些珠宝,我们随便抓一把, 都足以成为世界上最富有的人了,你不是想独占吧?”

“不。”听到这句,莫金才松了一口气,可接着,卓木强巴道,“这些东西不是属于我们的,它应该属于国家。”


本章节地址:http://www.zangdimima.net/zangdimima10/389.html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或者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