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莫金变声道,像看个傻子一样看着卓木强巴,随后反问:“它属于哪个国家?中国?印度?尼泊尔?不丹?我们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站在哪个国家的国界线上,你打算将它归还给哪个国家?”

卓木强巴没有马上回答,他却想到了另一个问题,问道:“你刚才说什么?你也不知道你在哪国界限范围内?你们从哪里过来的,你该清楚吧?”

莫金道:“是,我们从N国穿越的国界,随后我们进入了无人区,在西风带里穿行过来的,一路上,我们没有发现中国的界碑,也没有发现其余任何国家的界碑或边防巡逻队。我们行进的整条路线,都是无人区,在这种大雾范围内走了十五天,而且我们行走的路线,都是属于极限登山者才可以穿行的路线。所以,我也不知道我们在什么位置。这其实就是无国界的无主之物,按照国际公约和惯例,这种东西,当归发现者所有。”

卓木强巴想了想,仍然摇头道:“不行,这不是什么私人藏品,这是属于全人类的财富。当年我们藏族的先祖们,为了不让这些珍宝毁于战火,历经了多少死伤和苦难,才将它们运送到这里,如此完好地保存下来,这笔财富应该归还我们的国家,归还给全人类……”

“归还全人类?”莫金耻笑道,“那好,谁来掌管它们?谁来分配它们?又是谁赋予谁的权力?藏族先祖……我问你,这是什么,这是什么?”莫金扯着自己的衣襟,将那把钥匙牢牢地攥在手里,逼问卓木强巴道:“为什么神庙如此神秘?为什么一千年来没有人能找到?为什么不是谁都能进来,谁都能拿走这里面的东西?为什么钥匙会在我手里?为什么只有我的血才能让钥匙发挥真正的作用?藏族先祖!这是我的家族先祖,还有你的家族先祖留给我们的财富,我们的!是我们家族的!”

不待卓木强巴反驳,莫金又急切地补充道:“你怎么想我不管,但是我那一份,你应该给我留着,你看看,你看这里的这些东西,不说别的,就单说黄金,只要你愿意,让你们中国的黄金储量翻上一倍,两倍,不是什么难事,只要你高兴就好,但是你别忘记,这也是我的家族一千年都在苦苦寻找的东西,你不能将我和我家族的所有努力都抹杀掉,我应该得到属于我家族的那一部分,除非你杀了我。你想杀了我吗?你想杀死一个手无寸铁,还多次救过你性命的人吗?来吧,我没有反抗能力,我是弱者,你杀了我好了。”说着,莫金摆出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表情。

卓木强巴看着莫金这副表情,也是隐忍不住,估计莫金的这一面,应该是从来没在任何人面前表露过的,这些珍宝,显然已让他的智商下降到婴儿水平。卓木强巴一时没忍住,笑出声来,然后道:“对不起,我想,你和你的家族,显然都弄差了,我不知道我的家族得到的是怎样的警示和信仰传承,虽然我家族的先辈们已经将整件事忘记了,但是我想,我们拥有钥匙,并不代表我们是这批珍宝的拥有者,而只是这批珍宝的看护者。这可不是一两个王朝所能拥有的东西,更不可能是属于某一两个家族所有,你明白吗?你是明白这些道理的对吧?”

莫金像被踩到尾巴的猫一样跳起来道:“你也知道……你也知道这不是一两个王朝所能拥有的,你看看这些……”

他手指之处,是一片牙雕,洁白如玉的象牙,每一根长度都超过了两米,足足有数百个之多,古代的能工巧匠们,用这些奢华的象牙,雕凿打造出屋舍宫殿、亭阁楼台,再用榫卯结构连接成一座古印度风格的王都样式,甚至在整个牙雕群中,还预留了湖泊和河道,只是如今已干涸了,估计就是完全用象牙仿制的印度某个古王朝的国都。那些楼舍车船内还摆放有无数不足拇指大小的小金人,门窗可以自叉由开阖,马车可以滚动,甚至那些小金人摆在旧案上的金卷,都用微雕刻满了文字。

你再看看这些……“莫金又随手指了一处,看起来像一栋一米多高的金宫殿,分为上下两层,下层宫殿门前有两个脚踏板一样的金饰,上层四面开门,比下层小了一圈,似乎可以独立转动。这东西卓木强巴倒是知道,他在记载中读到过,是唐代巧匠马侍封制作的,当双脚搁在脚踏板上,下地有小人持鼓槌出来,为你进行足底和足背的穴位按摩。而上层四道门,第一道门开启,会有小人手持篦子、簪子、铜镜等物,可供人梳妆;第二道门开启,会有小人背着酒篓出来,自动替人将酒水注满酒杯;第三道门开启,会有小人轻轻歌曼舞,而且自有鼓乐铙钹合奏响起;第四道门开启,有辰官报时,到了晚上,还有小人持灯而出。这可以说是中国古代最复杂最先进的自动化仪器,后来被唐玄宗以国礼赠送给吐蕃,在良达玛灭佛时失踪。

莫金挥舞着双手,大声道:“这些是什么?当时历史上最强大的两个王朝,历时近三百年的全部财富积累,不仅有他们自己出产的,还有从周边国家掠夺来的,还有更遥远的国家供奉来的。这所有的一切,东土大唐的,只占不到五分之一,吐蕃的,也不会超过五分之一,西域十八国加上印度,大概占了五分之一,还有南洋小国的,还有远至西欧的,你能代表谁,把这些宝物交给谁?你只能代表你自己,你不能将你的意志强加于我,如果说这些宝物属于全人类,那该将它们送到哪里?联合国?真是可笑的逻辑。如果说,我的先祖承担了守护它们的重任,那么,我将以我的方式,将这批珍宝继续守护下去,在必要的时候,变卖一些宝物,用作维护看护和开发宝库的费用,那者符合经济学规律的守护之道。”

卓木强巴忽然觉得有些好笑,莫金所说的,那也是典型的强盗逻辑,他向莫金提出一个问题:“你认为,我们能活着离开这里吗?”

莫金一下就呆住了,自从踏入这座宝库之后,他一开始是脑子里一片空白,随后才想起自己的存在,自己家族的使命,再然后,才想起还有卓木强巴的存在,后来打不过卓木强巴,才改为争执,至于其他问题,他一时根本就没有想到。如果说两人都无法活着离开这里,那么刚才面红脖子粗的争执,就显得荒诞而可笑了,就算两人都能幸运地离开,他又究竟能带走多少宝物?

而卓木强巴觉得好笑这处也在于此,他想起了一个著名的故事,三个无聊的青年走在大街上,便开始讨论如果某一天,其中的一个人捡到了一百万,该怎么分配,其余两人要求平分,而假设中捡到钱的那从头再来怎么也不肯,三人因此相互谩骂起来,最后还大打出手。直到警察来制止他们,询问怎么回事,其中的两人指着第三个人说:“他捡到了一百万,却不肯分给我们!”

警察大惊,又让第三个人把钱拿出来,三个人愣了半天,才讷讷道:“我们假设的,还没捡到钱呢。”

此时两人的处境和那三位青年何其相似,他们最多可以宣称,他们来过了,他们见到了,传说中的珍宝是真实存在的,这些珍宝的确可以改变一个甚或几个超级大国的面貌。

而面对这些重则数吨的金佛,他们能带走多少?而在这个机关林立、危机重重的神庙中,他们又能否活着离开?若不能活着离开,讨论这些还有什么意义?若能活着离开,那么卓木强巴一定会将这里的情形详细汇报上去,至于国家与国家之间的协调与纷争,就不是他们可以插嘴讨论的了。

卓木强巴开导莫金道:“想明白了吗?我们在争论一些没有意义的事情。”

莫金大受打击,脸色惨白,喃喃道:“不……不是这样的……不会是这样的!”而此时,在神庙中经历的一幕幕都清晰起来,那些机关,那些生物,而他们的退路已经阻断,甚至无法返回到九宫变之中,四面只是沸腾的岩浆,要想活着离开神庙,机会似乎微乎其微。莫金心中杂念纠结:“难道说我发现了珍宝,却只能死在这里?”“不!不!”他狂暴地叫嚷道:“一定有出路,还有别的出路!”说着,他在一堆堆珠宝金器中奔跑起来。

卓木强巴很不放心,跟在后面,喊道:“嘿,你去哪儿?”他隐约感到似乎忽略了什么,但莫金让他心烦意燥,珠宝又晃得他眼花缭乱,思想无法集中。

两人离开之后,在他们无法察觉的地方,一面金墙之中,离地五六米高处有一个肉眼难以辨认的小孔,小孔中有一个探头,正缓缓退去。

在金墙的另一端,赫然是一个人工爆破形成的熔岩隧道,约一米高,里面整齐地半蹲着两排佣兵,吕竞男、亚拉法师、敏敏三人被牢牢捆绑起来,嘴里不知被塞了什么东西,一点声音也发不出。他们竟然比卓、莫二人更早到达此处,只是年轻人不允许他们进入肉身金殿,反而是攀岩而上,在岩壁上开凿了这么一条隧道,没人知道他想要做什么。

年轻人收起蛇眼探头,轻轻道:“他们比我想象的还能保持理性,尤其是那个卓木强巴,这世上能不为这样的珍宝所动的人,很少了,跑吧,跑吧,跑快一点,我等着你们呢。”

两人一前一扣,在各种彩色的光芒之中奔跑,收入眼底的是一堆一堆的美轮美奂的珍宝。这一堆,有藏式风格的金三股杵、人形杵、塔杵、宝杵、蝎磨杵、金刚撅、金刚盘、金篦、金莲花、金法叉轮、金生活费螺、金伞、金幢、金瓶、金铃、金鞭、镶珠缨络、猫眼念珠、如意宝、如意 树、瑟珠、吐宝金鼬、金身扎马如、嘎巴拉碗,等等,等等。

那一堆,则是有着古印度风格的嵌满宝石的腰带、剑带、项链、曼格苏特拉、手镯、臂环、臂钏、戒子、耳饰、努拉盘布扭曲的手环、足环、林伽、金铸的多哈达、哈努曼、加鲁达、梵天、湿婆、毗湿妈,等等,等等。

守护在一堆一堆珠宝之间的,便是一尊尊站着的大小金佛,天知道这里究竟有多少金佛,大的,小的,加上金铺的地板和墙壁,还有立柱,这简直就是一个金窟,这里究竟藏了多少黄金?一万吨?十万吨?还是更多?莫金所说的让中国黄金储量翻一倍,并不是随口说说,若真能将这里的黄金运出去,世界上的黄金价格,起码下跌一倍。特别是跑近那高四五米的特大金佛,卓木强巴都产生了眩晕的感觉,竟然真的用金子铸造了这么大一尊佛像。他原来以为,古人所说的金,其实是黄铜,可如今,看这颜色,看这质地,这可是十足十的纯金啊!卓木强巴还注意到,金像表面有重新熔焊的痕迹,显然古人无法将如此巨大的金佛搬运下来,他们将佛像切割成块,然后在这里重新焊熔起来。

不久,两人从大殿的一头跑到了另一头,莫金在前面疯狂地惊呼:“嘿!这里有扇门!快来!这里有扇门!强巴!”

待到跑近了,莫金才失望地发现,这不是一道门,只是一堵墙而已,不过这堵金色的墙上面有字,竖直排列下来,与神庙的大门上那几行字极为相似。

只是目前莫金对这古文不感兴趣,一直在快速奔跑,他已经有些喘不上气了,双手捂着膝盖,弯腰喘息道:“为什么,为什么不是门?”

卓木强巴也停在几行大字下面歇息,过了一会儿,他说道:“我想,这是一道门。”

“什么?”莫金精神一振,追问道,“上面写的什么?”

卓木强巴逐字翻译道:“真下的财富聚焦之地,要用智慧才能打开,通往……自由之门……”

莫金扑到墙上,上下摸索道:“是门,门在哪里?门在哪里?”莫金突然眼前一亮,面色欣喜道:“没错,是门,我看到门缝了!”

墙面与地板之间有缝隙,莫金顺着缝隙一直寻找过去,在金色的墙上渐渐看到一道门的轮廓,门与金墙之间的缝隙掩藏得很好,莫金皱起了眉头,因为只有嵌入式门才会如此不着痕迹。他们没有看到神庙大门开启的过程,因些也不知道古人究竟能将门造得有多厚,莫金只知道,这种嵌入式门是最难用蛮力破坏掉的,他又在墙面上摸索起来:“怎么打开它呢?应该有开启的机关才对。”

卓木强巴则在继续往下阅读:“最坚固的……壳?守护着里面的一切?”他在门的位置敲了敲,又在门旁敲了敲,不知坚固程度如何,他退了两步,仰头看最后一行:“苯波的血液,是开启大门的唯一钥匙。”后面还有一句问话:“你们,真的决定了吗?破坏掉,还是保存着?”

“这是什么意思?”卓木强巴思索着,似乎自己翻译得还是不够准确,唉,要是导师在这里,又或者电脑没坏就好了。

正想着,只听莫金一声欢呼:“找到啦,在这里!”

卓木强巴走了过去,只见莫金在距离大门十米远的地方,守望着一个金属器皿,约半人高,有些像古代的鼎。

见卓木强巴过来,莫金欣喜道:“我就知道,开启大门的机关不会距离太远,他们要埋暗线,要用血池,距离太远了损耗很大。你看,这是个血池,这是储血台,这是洗血台,这是分流渠,这是活化池,这……这是钥匙孔!”

卓木强巴走近仔细观察,这个鼎更像三只脚顶着一个扁平的大盘子,盘底分作三个区域,有复杂的螺纹,或者说是各种管道,最后从边缘的小孔注入下面的鼎足,而这鼎足显然是与地面连在一起的,也亏得莫金好眼力,不注意很容易将它当做一件普通的金器。盘身则有三种抽象的瑞兽。卓木强巴依稀可以辩认出,其中的一个与他铜剑上的瑞兽是一样的,貔貅。

莫金已经急不可待地将他的钥匙插入麒麟图腾对应的区域,并注入了鲜血,随即比画了一下储血池的大小,喃喃道:“大概需要十毫升的血液。”他忍了忍,手掌握住刀刃一拉,血液灌注进血池。

谁也不知道,他们的钥匙与血池中的血液发生着怎样的反应,只见血液在圆盘中顺着各种管道缓缓地浸染开去,盘旋扭曲,一分为二,又或合二为一,最后消失在流向鼎足的开口处,金色的圆盘中却没有留下一丝血液的痕迹。又过了一会儿,突然金殿震动起来,地面仿佛有什么巨大的东西被抽离了,跟着就传来巨型齿轮开始转动的声音,但是“喀喀喀”地转了一小半,就被什么卡住了,发出“嗒,嗒,嗒”来回向前撞击的声音。


本章节地址:http://www.zangdimima.net/zangdimima10/390.html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或者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