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一个人的血液不够。”莫金马上反应过来,对卓木强巴道:“还需要你的血液。”

卓木强巴摇头道:“没用的,你没看见吗?虽然是一个器皿,但是这是三个血池的组合,需要三把钥匙。仅凭我们两个人,打不开这扇门。”他回头望了望门上的打字“你们真的已经决定了吗?破坏掉,还是保存着?”他总觉得这句话像一句警告,有或是一种提醒,让拥有能力打开这扇门的人再三思量,不要盲目作出决定。

莫金道:“你没试过怎么知道?那第一道门,不就是我们两人的血液打开的吗?说不定三者之间有其二,就已经达成多数票了,求你了,试一试。”他的目光更多地放在第一行与第二行字上:“通往自由之门,说不定,这就是我们出去的唯一通道,你没有想过要……出去吗?”其实莫金想说的是:“你没有想过要把这里的东西带出去吗?”不过幸好他及时止住了,他可不想在这时候在卓木强巴面前提这个敏感的话题。

“通往自由之门”这是卓木强巴翻译过来的,他知道不是很准确,但他潜意识里仍希望这句话是这个意思。看着眼前的血池,他有些心动了,他不是虔诚的卫道者,同时也打心里希望这批珍宝能重现世间,虽然和莫金想的不同,他不想据为己有,但让这些人类智慧的结晶用埋于地,也未免太可惜了。

“好吧,我试试。”卓木强巴也插入了他的钥匙,血液滴注,血池里的储血槽一点点涨满,随着血液的滴落,卓木强巴脑海中却反复出现那个问句:“已经决定了吗?你们已经决定了吗?你们……已经决定了吗?”事情不太对劲,一定有什么地方不对,照理说不该有什么不妥,这里只有自己和莫金两人,外面那道门,别人根本打不开,是自己不放心莫金吗?为什么心里的不安会越来越强烈?

终于,卓木强巴定下心来,重新思索了一遍,他很清晰的察觉,这种不安并不是对外在环境或内心疑惑的表现,那仿佛是与生俱来,发自本能的不安,就像兔子看见鹰,老鼠碰到蛇一样,烙刻在遗传基因中。卓木强巴看了莫金一眼,莫金面色很紧张,他问道:“你是否也觉得有什么不对?心里的烦乱多过了兴奋?”

“没有!”莫金违心地否定道:“我想出去已经想得快发疯了,怎么会不对!”说话的同时,他却用自己的一只手捉住了另一只手,极力掩饰着细微的颤抖。卓木强巴几乎可以肯定,莫金感到不安甚至还要大过自己,他马上停止了滴血,将手包裹起来。

不过血池中的血液,已经开始和钥匙反应起来,以惊人的速度漫过了血池,有一部分已经消失在鼎足的开口。怀着忐忑的心理,两人敬畏地看着金色的大门,谁也不知道那门后有什么,也不知道将会发生什么。几乎与莫金滴入血液后的过程一样,金殿再度开始震动,又有什么巨大的东西被抽离的感觉,然后巨型齿轮又开始转动,这次转动得更久,但终究还是被卡住了。金色的大门隐隐显出要向台升的势头,不过每次移动不超过一毫米,旋即又重重地落下。

不知为什么,看到大门最终没能被打开,卓木强巴反而有一种解脱感,心中的重石落地,紧张和焦虑消失了。

“还是不行啊,还需要第三把钥匙。”卓木强巴如释负重道。

“第三把钥匙!怎么可能?一千多年了,鬼才知道当年的圣使都死到哪里去了!我们两人的碰面,已经是奇迹中的奇迹了!我不敢奢望还会有更大的奇迹出现!”莫金狠狠地盯着血池,似乎想把这金疙瘩拆解下来。

莫金的话却提醒了卓木强巴,为什么他们两人都是圣使之后,而两人都有钥匙,恰好能打开第一道门,这不是也太巧合了吗?不,甚至用巧合都无法解释,一时间他想到了很多。

从方新教授告诉他可以参加国家队开始,自己想去的地方,正巧国家队也想去;而后在玛雅城邦中,那么广大的一片区域,他们却如此巧合地找到了白城;而更巧的是他们居然掌握了阿赫地宫中最后一把钥匙;而从莫金口中得知,索瑞斯在地宫里发现了地图,索瑞斯也说那地图是在地宫中最后一扇门里得到的;追寻这张地图,他们意外地在倒悬空寺庙发现了另一张地图,那时他第一次知道了自己的圣使身份,他还以为是老天和他开了个善意的玩笑;就当他们在雪山四面碰壁,最后走投无路时,王佑竟然带着从阿赫地宫中找到的香巴拉密光宝鉴出现在自己面前……巧合,巧合,巧合,巧合,全都是巧合?卓木强巴开始怀疑,自己为何会拥有作家笔下才能描述出的传奇经历?这一切,看起来更像是拿着剧本在排演。问题时,谁导演了这一切?自己在剧中,又扮演着怎样的角色?而莫金,他又扮演着怎样的角色?

想到这里,卓木强巴又不禁想到了在神庙之中发生的事情,莫金是被马索和柯夫联手出卖的,马索和柯夫又听命于谁?马索怎么会突然死去?到底对方是想干什么?

卓木强巴突然打叫道:“不好!不能打开这扇门!”他试图去毁掉那金色的血池,可是太坚硬了。

卓木强巴扯过背包,想拿出所有的爆破装置,就在这时,“轰”的一声巨响,身后的金墙被炸出一个巨大的缺口,十几名持枪佣兵鱼贯而入,最后被押进来的是吕竞男,亚拉法师和敏敏。

莫金还在惊讶卓木强巴突如其来的反常行为,随之而来的一声巨响,他又是一惊,而卓木强巴在巨响的同时拼命想拔出钥匙,没想到钥匙插在血池中插得极牢,卓木强巴加大力度,钥匙柄已经变形了,却还是没能拔出来。

佣兵们一进入金殿就将卓木强巴和莫金控制起来,卓木强巴本想反抗,但当看到了法师,吕竞男他们时,他放弃了,被佣兵们打了几枪后,莫金没有武器,他也没有打算躲避,他也想看看,站在马索和柯夫身后的那人究竟是怎么样的一个人。

果然众多佣兵中,一个身材并不显眼的人走了出来,他似乎在微笑道:“莫金,强巴少爷,我们又见面了。”他说的是很标准的普通话。

莫金眉头一皱,这声音听起来,怎么这么耳熟?自己的小拇指微微弹跳了一下,这算什么反应?

卓木强巴却看着这人的外形,体貌特征,最后盯着他的脸,油彩下五官看不分明,卓木强巴的目光缓缓从吕竞男,亚拉法师,敏敏身上扫过,心中已经有了个底。

汤姆先生并没有让他们等多久,他从一名佣兵那里拿过一张酒精浸染过的毛巾轻轻擦拭,一张棱角分明的年轻的脸出现在众人面前。

到了此时此刻,他终于能以真面目示人了。莫金浑身不由一颤,惊恐的盯着年轻人道:“决……决策者!”

卓木强巴也冷冷地道:“果然是你,唐涛!”

吕竞男和亚拉法师互望一眼,果然和所想一样,哪里是什么汤姆先生?是唐先生。

莫金大为震惊得看着卓木强巴,他完全没有想到,他们的队长,决策者鼬,竟然就是卓木强巴口中的唐涛,唐敏的哥哥,那个被自己下令绑架的疯子。

唐涛露齿而笑,似乎有些腼腆,他看了看那些佣兵们,佣兵们早已经红着眼睛,四下张望,拿枪的手也一直在抖,似乎随时都有走火的可能。唐涛淡淡道:“嘿,伙计们,我知道你们很激动,但是一定要保持克制,答应过你们的我一定会兑现。只是现在不行,最起码我们要先打开最后一道门,你们知道门上写得什么吗?门里藏着真正的宝物,其价值是外面那些宝物无法相比的,更何况,要拥有这些宝物,首先要活着才行。”最后一句话似乎起到了一点作用,有些佣兵从狂热中清醒过来,再多的宝物,也要有命去拿,活着才能享受到宝物带来的好处;不过也有些佣兵似乎没听进去。

“现在,是该完成我的使命的时候了。”说完,唐涛不理那些佣兵,缓缓靠近血池,从衣领中扯出一把小铜剑来,又是一把与卓木强巴莫金同样材质外观的小铜剑。

卓木强巴和莫金两人都惊呆了。

卓木强巴离得最近,依稀看出那剑柄是一只鸟的抽象图案,剑身却是四个奇怪的图案,似乎有一个像蛋,另一个像鱼,但鱼鳍又像发育未完的手足,另外两幅卓木强巴完全无法理解。

亚拉法师在唐涛身后,但依然从空隙看到了铜剑,法师知道那是六道四生,象征着轮回,而强巴少爷的那把小铜剑则是四方瑞兽,象征着守护,但他并不知道这小铜剑还是把钥匙,十分震惊。

吕竞男则是惊讶于唐涛的从容和淡定,在这座金殿面前,面对那无数闪光的珠宝,就连亚拉法师和她自己,心神都为之撼动,更不用说那些差点迷失自我的拥抱,可唐涛依然是那样一副不惊不喜的表情,仿佛这一切都和他无关似的,打量众人时依然是那样忧郁的眼神,仿佛在悲天悯人一般。唐涛一面插入钥匙,一面道:“如你们所见,第三把钥匙在我手中,所以请不要惊讶。”

莫金不敢相信道:“你……你也是圣使?”

“圣使?哼,算是吧,”唐涛不屑一顾的回答道:“我和你一样,也是巫王之后。”

莫金被这个回答震惊的退了一步,心中暗道:“他知道,他什么都知道!”

唐涛开始注入血液,微笑道:“说起来,还真要感谢你们,没有二位相助,我还真想不出什么办法可以打开这扇门。”说着,他看到了卓木强巴那把已经变形的钥匙柄,瞥了卓木强巴一眼,道:“你比我预想的还要聪明。”

“里面到底是什么?”卓木强巴一面让自己冷静你,一面开始思考整整件事的来龙去脉。

“宝藏!”唐涛肯定道,“我向你们保证,里面一定是真正的宝藏,绝对有你们想要的东西。”说这句话时,他目光缓缓的看向亚拉法师:“这门上写的什么,法师大人一定非常清楚。”

亚拉法师这才注意到并开始审视门上的字,翻译道:“装满智慧的宝库,打开大自然之谜的通道,就在这最坚固的卵形塔中,毁灭还是存在交由你们来决定。”卓木强巴听了非常汗颜,虽然只是改变了几个小小的地方,但翻译过来的意思,却大变样。

“这句话是说给我们三个人听的。”唐涛朝卓木强巴笑了笑,显得很友好的样子,他的血已经注满,然后简单地包裹了伤口,看着正在血池中反应的血液,唐涛又问卓木强巴道:“趁这个时间,为何不给我们说说你怎么想到是我的,强巴少爷?”

卓木强巴反问道:“你为什么不可以先说给我们听听,你是怎么布下这个圈套,让我和莫金成为你的棋子的?”

莫金又一次瞪大了眼睛,此时仍不敢相信,自己竟会成为别人的一枚棋子。唐涛向后看了一眼,马上有佣兵用枪口狠狠地戳了戳吕竞男和唐敏,唐涛这才转过身来,露出很有善意的微笑:“形势对我比较有利哦,强巴少爷。”

“好吧”,卓木强巴平息心情,看了被押解的敏敏一眼,敏敏也投来楚楚可怜的目光,卓木强巴狠心不看,缓缓道:“是因为敏敏。”敏敏花容失色。

卓木强巴道:“整件事情,从我找紫麒麟开始,直到抵达香巴拉,其中发生的每一个细节,似乎都有看起来合理的解释,但其中有几件事却是我始终无法想明白的。其中的一件就是岳阳。”唐涛露出若有所思的表情,似乎很快就想明白了,但其余的人还不能理解。

卓木强巴看了看莫金,又看了看吕竞男,道:“当时,我们还只把防御的目光局限于莫金和别的寻找帕巴拉的势力,根本没有想到过你,而其中最大的威胁又来自于莫金。根据前面的一系列行程,让亚拉法师和吕竞男都深信,我们的队伍中有莫金埋下的钉子,而他们最大的怀疑对象就是巴桑,事实证明他们是正确的。”

亚拉法师和吕竞男都暗暗点头,卓木强巴又道:“为了挖出莫金深埋的钉子,也为了探听到莫金究竟掌握了多少材料。所以,竞男他们决定实施一个反间计,这个双面间谍的人选就是岳阳。岳阳是竞男一首训练出来的优秀侦察兵。而且有过卧底的经验,他是我们队伍中少数几个竞男信得过,有能但众人的人。但是在进行这件事的时候,他们怕我意气用事,或是感情上太过冲动,不能很好的配合岳阳,以至于暴露了岳阳的身份,所以是瞒着我进行的,或许竞男与岳阳也只是单线联系。”

吕竞男点点头,很快又微微摇头,还有一个人知道。

卓木强巴看了吕竞男一眼,很快知道另一个知道真相的人是谁,塔接着道:“至于岳阳打入莫金内部的经过,莫金已经告诉我了,这些我都可以理解。而我唯一不能理解的是,当我们历经千难万险,好不容易才抵达香巴拉,只要岳阳不安装激光信号发射器,就算莫金他们掌握再多的资料,也其不到是好的作用,如果岳阳是一个反间谍的话,他为什么要做这样的事情?”

说道这里,卓木强巴顿了顿,看着吕竞男,吕竞男应该知道原委,她带着欣喜,投来鼓励的目光鼓励卓木强巴继续说下去。

卓木强巴道:“我想来想去,只有一个可能,那即是在岳阳发出激光信号之前就已经有人发射过激光信号了,第一批伞降者不是岳阳引来的。莫金在我们队伍中不止埋了一颗钉子,而岳阳也没能发现那人是谁。所以,他才会改变策略,既然还有别人能发射信号,那为什么不自己发射,这样可以争取到莫金的信任,而同时还可以将莫金引入我们已勘察好的范围,这就是岳阳的想法。”

这时唐涛的血液起作用了,地面传来轻微震颤,跟着,颤动加剧。最后一根条形物从地面下被抽离,再没有阻止巨型齿轮转动的东西,沉寂千年的神庙核心开始复活,它又一次的碾动齿轮,发出山崩地裂的响声。


本章节地址:http://www.zangdimima.net/zangdimima10/391.html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或者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