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涛更正道:“不,这一点你说错了,当时,我确实是开着车到可可西里去的,只不过我的车停在雪线之下,海拔四千多米的地方,而且当时,我确实干了一件很疯狂的事情,我从这里,想办法诱捕到了三头狼,这是我有生以来干过的最刺激的事情。你无法想象,是怎么把它们弄到雪山外面去的,将三头狼带离这里的难度并不亚于开一辆车从这里出去。而且我没有想到,那些狼竟然会追出雪山,我差一点死在车里。我开车和狼群角逐了三天,才摆脱了它们。”

唐涛心有余悸,回忆道:“那是一群疯狗,我从未见过比它们更可怕的野兽,它们和别的野兽最大的不同就在于,它们的想法和做法,和人相当接近,你可以想象,当上万个熟知各种捕杀伎俩的猎人拿着武器,追在你身后,是什么感觉。在他们的追逐下,你的精神和意志都必须保持高度的紧张,没有办法休息,没有办法入睡。在第六天头上,我的精神终于出现了崩溃的迹象,偏偏这个时候,那三头狼似乎要破笼而出,当时我已经是赤手空拳,所有的武器都用完了,体力也在最虚弱状态,我没有办法,只好离开车,固定住车的油门让它自行向前开。而且,当巡山队找到我的时候,我确实是昏迷的,只不过,在你看到我之前,我已经好了。你的推论是错误的,在可可西里发生的一切,恰好不是我安排,正因为它真实,所以才有那么多破绽,无法解释,真是好笑,你竟然会从这里找到突破口,你一定还有别的什么证据吧?单凭这些,你可得不出什么结论。”

卓木强巴盯着唐涛道:“你还记得你的笔记本吗?那也不在你的安排之中对吧?所以才出现了很多破绽。”

唐涛道:“我不认为里面会出现破绽,我每次记录的笔记都是经过修改的。”

卓木强巴道:“我知道你的修改,你将一群人的探险改为你一个人”

看着唐涛微讶的表情,卓木强巴道:“独行侠唐涛,这是外面对你的称呼,你去过很多地方,冒过很多险,据说都是你一个人去的,没有人陪同,事实上呢,也就等于,没有人知道你究竟是和哪些人,去了哪里。我最先对你的了解,并不是从敏敏的诉说中,反而是从你留下的笔记里,在张立的大力推荐下,我曾经反复阅读过你的笔记,每一章节,每一次旅行。给我立下印象最深的只有一点,你很强……而且随着时间的推移,当我掌握了越来越多的探险和格斗知识之后,就愈发地发现,你比我想象的还要强。我那是就已经隐约感觉到,就连亚拉法师恐怕也不是你的对手。后来,我回忆起,当我刚刚加入训练营的时候,古博士曾提到过,你是一个私心很重的人,什么东西都想据为己有,也是就说,古博士欣赏你的能力,但不欣赏你的为人。古博士是一个连我导师都十分敬重的长者,他的判断力,我深信不疑。”

唐涛轻哼一声:“哼,那又如何?”

卓木强巴道:“我记得读书时,导师曾对我们说过,不管学什么,首先要学会做人,一个人若是道德败坏,他越聪明,所掌握的知识越多,那么他对这个社会的破坏就越大。仅从这一点,我就不得不对你产生怀疑。而且,在我与莫金交谈的过程中,我反复试探和询问过他,很显然,让我产生怀疑的敏敏所做的一切行为,莫金并不知晓,他也是被蒙在鼓里。我不得不考虑,如果真的是敏敏,那么她究竟是为谁服务?因此,在莫金是否绑架了唐涛这件事上,也很值得推敲。而当时适时提醒莫金可以去注意敏敏有个哥哥住在医院,并被莫金派去执行任务的人,不是别人,正是马索,他曾经信任,但最终却背叛了他的人。莫金也很想知道,究竟是什么人,能让马索和柯夫双双被胖了他。他只知道,藏身于整件事情背后的人,很强大,而且在计谋上,一点也不输于他。事实上,在交谈中莫金自己也提到过,在他认识的人里面,恐怕只有他们那个小队的小队长,决策者才能做到这一切。所有的这一切联系起来,我终于想到这样一种可怕的可能,决策者就是唐涛,唐涛就是决策者!”

说着,卓木强巴看了莫金一眼,莫金还未从唐涛就是决策者的震惊中摆脱出来。“不对!”唐涛质疑道:“我不认为仅凭你和索瑞斯以及莫金的几次谈话,就可以得出这样的结论,你不是一个想象力丰富的人,在你遇到索瑞斯和莫金之前。你甚至根本不知道决策者是一个怎样的存在!”

卓木强巴道:“没错,单凭他们两人口中描述的决策者,我只能有一个大概模糊的印象,那是一个亚裔男子,年轻,强大,在组织终中的代号就做鼬,你么每次行动的时候,都不露真实身份和姓名,行动结束之后又各自回到各自的国家,就这些信息,自然无法得出任何结论。”看着唐涛露出你又是怎么知道了的表情,卓木强巴道:“但你可还记得肖恩,他应该是你安排下的另一枚棋子吧?”

唐涛微微点头,卓木强巴沉声到:“我一只认为,肖恩是一位博学的英国绅士,尽管竞男和亚拉法师都认为肖恩的身份很有问题,可我一直觉得,肖恩是值得信赖的有人,知道他被你杀了。”

吕竞男和法师都是一脸错愕的看着唐涛。

唐涛直言不讳道:“没错,他的任务是丛林中将你们带到白城位置,任务完成之后,他就不应该再出现你们面前,他的好奇心太重了,迟早会破坏我们的计划。所以,在他加入这个计划的时候,我们给他的定义就是……一次性工具!”

“工具!你们竟然拿他当作工具!”卓木强巴怒不可遏,但他看到唐涛的眼中,竟然是一泓清水般的平静,仿佛在反问:“难道有什么不对吗?你们都是工具,不过如此而已。”

卓木强巴忽然醒悟,唐涛的心智根本不能按常人来理论,这个家伙视人命如草芥,把所有人都当作他的棋子,玩弄于股掌当中,可他站在那里,偏偏表现出一幅彬彬有礼的样子。不知道为什么,卓木强巴看着这个年轻人,心里渐渐生气一股寒意。但吕竟男和亚拉法师都在他手中,卓木强巴强压下怒意,冷声道:“肖恩在临死前,说了一句我们谁都没听懂的话——博丽丝——梅克——古德。”唐涛马上明白过来。

卓木强巴继续道:“一开始我也不明白肖恩究竟想说什么,知道我遇到索瑞斯,从索瑞斯那里,听说他们是一个奇怪的盗墓小组,他们的组长叫决策者!我这才反应过来,联系到肖恩的死状,他其实想告诉我们的是‘决策者,盅毒’从那时候起,我渐渐明白,在莫金的背后,还有一个叫决策者的,隐藏在暗中,肖恩是受决策者的指派来的,那么莫金身边的马索,柯夫,会不会是因为决策者而背叛了莫金?敏敏又是为谁服务的?是不是也与决策者有关?那么失踪了的唐涛,那个很强的中国人,与决策者有什么关系?所有的线索连接起来,当你出现在我面前的时候,我也就不再怀疑了。整件事都是一个阴谋,所有的一切你早都策划好了,我也就不再怀疑了。整件事都是一个阴谋,多有的一切你早都策划好了。我们不过是你棋盘上的棋子,不管我们怎么努力,其实,都在一步一步走向你安排好的道路。”

唐涛转过身来,双臂搭在栏杆上,了望塔身彼端,喃喃道:“不愧是强巴少爷,思维很缜密。我这个人,不喜欢抛头露面,而喜欢在不为人知的地方,将所有的事情都策划周详,久而久之,组织里的人,特别是我的小队里,没错,他们给我取了个绰号,管我叫决策者,我真正的代号反而少有人叫了,没错,对你而言,这是一个阴谋,从你看到那张照片起,你的命运就已经被我决策了,此后,你去的每一个地方,你想干的每一件事,都是我希望你去做,我引导你去做的。你似乎还有很多问题想问我啊?你问吧。我尽量满足你。”

卓木强巴道:“我的公司是怎么破产的?”

他讶异地看了卓木强巴一眼,卓木强巴道:“童方正与我合作多年,对他的为人我还是很了解的,他干不出那样的事来,他一定是被人强迫的。”

唐涛道:“没错,是我干的,有些人就是这样,不会为自己活,而会为了亲戚,家人,子女之类而努力,我用他整个家族的姓名要挟他,他必须照办。”

卓木强巴道:“你的目的是要令我断绝所有退路,只能前往香巴拉,寻找紫麒麟和神庙,最后,在我没有察觉,自愿的情况下,为你打开这扇无法开启的门,是吧?”

唐涛道:“是的,只是我没想到老天也会帮我,你竟然会中了蛊毒,就算你的公司没有破产,你也必须到这里。”

卓木强巴道:“我还是不明白,如果你只是需要我们的血统,以你的强大和你们组织的势力,只需要将我和莫金绑架到这里来就足够了,何必这么麻烦,你就不怕我么在路上死掉吗?”

唐涛看了亚拉法师一眼,反问道:“为什么亚拉法师他们代表的密修者,只肯派出一名格果法师?为什么他们不派出什么翁哲,堪布?”看着卓木强巴露出思索的表情,唐涛道:“实话告诉你吧,在你们这支队伍身后,你察觉不到的地方,有两股极其庞大的势力,他们的交锋就像两股海潮撞击在一起,而你不过恰恰身处漩涡的中心,置于浪花尖上而已。十三圆桌骑士的确很强,可密修者势力也不弱,为了抢夺神庙的线索,他们相互争斗了不知道多少次,他们之间战争的岁月,甚至大过你的年纪。双方都知道,只要己方的高层一动,那么对方的高层一定也会出动,到时候事态会被扩大化,说不定全世界都会知道这件事,他们也无法知道,世界上是否还有比他们藏的更深,庞大,更可怕的组织。所以,双方的态度是一致的,表面上你们是一只微不足道的小队伍,小的连业余队伍都算不上,但其实暗中,你们掌握着许多专业队伍都未能掌握的线索,当然,大部分线索,对哦,是我们提供给你们的。双方的目的也都是一样的,用一只比蚂蚁还小的小卒子瞒天过海,趁所有的势力都没注意你们之前,让你们抢先抵达神庙。”

卓木强巴震惊地看着亚拉法师和吕竟男,显然事情的真想有些出乎他的预料,唐涛戏谑地看了亚拉法师一眼,淡淡道:“我想那些密修的长老们一定还在暗暗高兴吧,终于,有一支在他们掌控下的队伍成功抵达了香巴拉,将成为第一批到达帕巴拉神庙的人。而事实上,这也正是十三圆桌骑士,希望密修者这样认为的,你听懂了吗?”

见卓木强巴还在思索,唐涛补充道:“双方的高层势力在暗中进行交锋,这是你看不到的。如果绑架可以简单地解决问题,你认为你可以平安地活过四十多岁?没有那些暗中保护你和你家人的密修者,你早不知失踪了多少次了。再说了,绑架这种事情,不符合我的美学观念,定好一个计划,让你手中的棋子按照你的想法去做,那种操控别人命运,一切尽在我手中的感觉,是你体验不到那个的。至于说危险,那也是有的,不过我毕竟不是上帝,不可能将命运的每一步都安排的尽善尽美,途中也确实出了些我无法预料的意外,不过总的来说,你们都是按照我的意图在前进。”

卓木强巴道:“如果说,这一切都是你的安排,那么,去可可西里是什么意思?当时,是你授意敏敏将我们引到可可西里的吧?”

唐涛道:“我说过,我不可能安排的尽善尽美,为了保证你不会死在路上,我只能让你尽量强一些,我要让你认识你自身的不足,你还需要接受专业的训练,亚拉法师他们,对你进行一次又一次的考验,实际上也是我在对你进行一次又一次的考验。可可西里就是一个开端,那里严酷的自然环境,应该已经可以让你意识到这一点了,只是我没想到,你们会那么幸运,遇到那三只逃走的家伙。”

卓木强巴心中的寒意开始加剧,这个家伙,带着充满礼仪的姿势,用平淡清晰的声音,诉说着他对别人的控制和利用。所有的一切都是眼前这个人安排的,从那张照片开始,和敏敏的认识,到可可西里,到玛雅,从生命之门到倒悬空寺,直到抵达这帕巴拉神庙,都是他安排的!他突然想到另一件令他更加心寒的事情,有些犹豫的问道:“我的妻子,英,是不是你……”

唐涛依然用那种平静的语调道:“是我干的,如果不把你的妻子从你身边弄开,我又怎么安排敏敏来接近你呢?就算能接近你,又如何迅速捕获你的心呢?”他的声音不高不低,仿佛在诉说一件与他毫不相干的事情,卓木强巴脑中一炸,只听唐涛的嘴里继续说着:“我大概花了两到三年时间来观察研究你,从你的衣食住行,到你的家庭生活,你的工作环境和处事态度,我甚至只从你的一个小动作,就能知道你心里在想什么。”

卓木强巴浑身都在战栗,他颤抖地指着唐涛道:“你……你……”这个唐涛简直是个魔鬼,卓木强巴从未想到过这些事情,竟然在自己毫无察觉的情况下,暗中观察自己两到三年,这样的事情,想一想都让人胆战心惊。

唐涛还在继续说着:“不仅观察你,我还观察了你的家庭成员,观察了你全家的每一个人。可以这样说,我比你更了解你自己,更了解你的家人。我知道你的女儿第一次接吻是什么时候,在什么地方,和什么人,我知道她将情书藏在家里的什么地方,我只打她日记本的密码锁是多少号,诸如这些,都是你这个当父亲的不知道的。至于你的妻子……”唐涛故意一顿,看着卓木强巴的表情,卓木强巴的脖子已经渐渐发红,唐涛不为所动,又道:“你在家里的时间不及你在公司时间的一半,你既不会在意那些琐碎繁杂的家务,也没有信你和浪漫的情怀,你的家庭生活平淡的就像一杯白开水,和你在事业上取得的成功简直有天壤之别,你可知道你和你妻子多久过一次夫妻生活?你不记得吧,我给你做过统计,那个结果……实在是令人惨不忍睹,你的妻子每天做完家务,照顾女儿的学习和生活,你根本就没有真正关心过,你不知道像她那样的女人,究竟想要什么。这件事情倒没费我多少力气,在拉斯维加斯找了个输光了的赌徒,扮成一个事业有成的年轻新贵,安排一场浪漫的邂逅,一个比你更懂得女人的成熟男子出现,再制造些家庭矛盾,一切就水到渠成了……”

卓木强巴的忍耐已经到了极限。愤怒的红色已经漫过他脖子,如同被加热的温度计,一直在向上涨,就在卓木强巴压抑不住,将要出手的时候,莫金突然蹿了出来,一把把卓木强巴死死抱住,卓木强巴胳膊一挥,差点将莫金甩出平台,这时候吕竞男、亚拉法师、敏敏都在呼喊:

“不要出手,强巴。”

“冷静。”

“不要,不要!”


本章节地址:http://www.zangdimima.net/zangdimima10/393.html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或者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