包括莫金在内,他们每一个人都知道这个唐涛的可怕,这个看起来似乎有些孱弱的男人,拥有魔鬼般的力量,充满了邪恶的智慧,所以他们不约而同地,同时选择了阻止卓木强巴。

唐涛则像没看见,依然在平静地诉说着那个似乎与他无关的故事:“事实上你或许也该有所察觉,敏敏简直就是为你而生的,你们的配合是那么默契,想法是那么一致,她是那么的知心贴意,都是我一手训练的,从她说话的语气,到肢体语言,在她和你见面之前,我已让她熟悉你的一切,你喜欢什么颜色,喜欢什么食物,生活中的习惯,去过的地方,你容易忽略的生活中的细节,她就是为你量身定做的。”

卓木强巴如出闸的猛兽,几次试图扑向唐涛,都被莫金死死拽住了,他们两人在力量上相差不大,卓木强巴恶骂道:“你很得意,啊!你这个魔鬼!为了这个破庙!你害得我妻离子散!唐涛!我要杀了你!混蛋,放开我,再拉着我连你一起杀!”

“得意?没有。”唐涛的神态的确也看不出得意,他淡淡道,“你在路上看见一群蚂蚁向前爬。你用一根树枝横在路上、让蚂蚁沿着你通的路线爬行,你会感到得意吗?这在我的众多的策划中,算不上太复杂。”他指着自己的脑袋道:“这个,被称作智慧!”

唐涛斜睨着卓木强巴,仿佛在观察实验室里的动物,不断地挑逗它,看它做何种反应,他喃喃道:“看来你的问题问完了,有些疑点你想到了,不过还有些你没想到,我还可以给你们说几件事情,你可还记得,当你从可可西里回西藏后,如同神迹般地得到了加入国家队的申请,你可知道为什么当你希望得到训练,让自己变得更强的时候,就有那么巧,国家刚好想成立一个探险队,并愿意接纳你们这些业余分子。”不等卓木强巴说话,他就继续道:“那是因为,国家在一场海外拍卖会上,拍到一条重要的线索,半卷《古格金书》,有了这条线索,国家才决定重新组建一支先遣敢死队,就是你们啦。那半卷《古格金书》,也是我委托拍卖行拍卖的,只要研究这金书,就会发现玛雅白城的秘密,所以你们一定会去南美洲,也是我一早就为你们定制好的。”

唐涛想了想,似乎想到一件好笑的事情,又道:“你是否有一段时间,感觉整个人浑浑噩噩的,感觉……就是记忆力很差,而且想事情也不像现在这样条理清晰,而是模模糊糊的,思维一片混乱?”

卓木强巴的怒意渐渐被压了下去,取而代之的事源自心底的深寒。唐涛说的没错,在寻找紫麒麟的过程中,很长一段时间,他的记忆力下降得特别厉害,他一直以为是年龄和生活习惯的改变引起的,可是现在……他看着唐涛。唐涛双手食指合在一起,对卓木强巴一指,微微笑道:“对了!也是我干的,我给你下了药,敏敏就是媒介,你只要和她越亲密,你的记忆力、判断力、逻辑分析力,就下降得越厉害,我曾经到安德烈医院待了很长时间,所以说呢,现在人类的科技真是发达,什么样的药都能造出来,这就是智慧的力量。”

智慧?卓木强巴心在发寒,太可怕了,这个唐涛太可怕了,这就是所谓人类的智慧吗?当它用于阴谋与破坏,竟是显得如此的可怕。

“为什么?”卓木强巴自喉间发出低沉的嘶吼。

唐涛道:“为什么?呵呵,我毕竟观察了你很长时间,我对你的能力和智慧都是很了解的,莫金也曾是我的小队中之力仅次于我的一个人,你们两人,被安排的是对手戏,但是免不了会有所接触,我可不希望两个智慧卓绝又果敢的男人没接触两下,就把我的安排识破了,聪明的人,留一个就够了。”

唐涛探头看了看下面,回头道:“还有一点时间,看你们一个个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我简单地给你们说一下吧,整个计划是八年前……哦,不,已经有九年了,我的整个计划,是九年前开始制订并实施的。当年福马从古格取走了那半卷《古格金书》,自从他口中传出帕巴拉神庙这个名称之后,那半卷金书就在各个企图寻找神庙的各大势力间辗转。最终,被十三圆桌骑士得到了。但是很可惜,你们也知道,那部金书上描写的文字几乎没有人认识,而且里面的很多内容也需要别的资料做佐证,所以,得到金书之后,十三圆桌骑士频频派遣小分队前往西藏,与密修者展开多次交手,目的其实只是想从西藏找到更多的材料。当时他们不像你们,有西藏的专家组,有大量的佐证资料,一切都要靠摸索,这种摸索持续了几十年,终于,九年前,金书被破译。我接到一个绝密的任务,带领我的小队前往亚马逊丛林,探索一座从未被人发现的玛雅神庙,就是阿赫地宫。而同时还有另一道命令,就是让我尽可能利用地宫里的机关和原始丛林里的部落,减少我小队的成员。”

说着,唐涛看了莫金一眼,怜悯道:“当时组织上就在为隐形做准备了,一个人员配置不健全的小组,几乎等于残废了,小组成员也都得分散各国,确保它不会引起其余组织和势力的注视。所以我和莫金,我们就是这样消失在别的势力的眼皮下,同时也消失在组织内部其余小组的面前。在阿赫地宫中,其余的队员负责寻找珍宝,而我则是为了寻找光照下的城堡,不过很可惜,历史太久远了,我们没能收集齐全部的钥匙,打不开最后那扇门,不过这时候,一个计划的雏形已经在我脑海中形成了。”

唐涛又转向卓木强巴,道:“我很早以前就已经知道你了,强巴少爷,远比你预想得到的时候还要早,而且,我一直有些嫉恨你,同样身为巫王之后,你和你的家族,受到了密修者严密的暗中保护。家族中的每一个男丁,从出生起就享有宿主这样的高贵待遇,这是多少人做梦也想拥有的身份啊。而我和莫金,我们同样是巫王之后,却被……遗弃了,甚至和你们站到了完全对立的阵营里面,所以,我利用这次阿赫地宫之旅,布下了我的第一手棋。我在地宫中没有找到光照下的城堡,不过我发现了那张地图,在王陵棺椁内,就是那张指向墨脱的图,我将它单独收藏起来,然后利用地宫中的机关,按照组织上的安排,将我的队员一个接一个地杀掉,我甚至比组织上安排的做得更彻底,莫金,你可知道,我只打算留下你一个人的,索瑞斯是个幸运儿,当他和你一起逃出地宫的时候,我都有些惊讶。所以,在那次任务失败之后,我的小组也彻底完了,组织上只能对我表示失望和遗憾,但他们不知道,我的计划才刚刚开始。后来我又单独去了一次地宫,将已经研究好的地图放了回去,放在门缝里,并且将地宫中每一处机关,又重新研究了一遍,最后我发现了通往祭井的那块松动的地板,这令我的计划更加完善。离开地宫之后,我也上开始了寻找,库库尔族的那枚钥匙我们是早就知道的,只是当时我派去拿钥匙的人失手了,但是还有一枚钥匙,却始终没有下落,如果没有钥匙打开最后那扇石门,我的计划会大打折扣。那几年我追寻着各种线索,全世界跑,终于让我找到了,而且还发现了一个意外的东西。”

说着,唐涛意味深长地看了敏敏一眼,敏敏悲戚地垂下头去,只有她才知道,唐涛说的是什么东西。

唐涛继续道:“找到钥匙之后,我开始着手观察研究你以及我的手下,莫金,研究你们两人的性格和习惯特征,开始为你们专门谱写一个特殊剧本。你们什么时间该接受什么样的训练,达到怎样的强度,然后去什么地方,早在你们出发前的两三年,我就已经给你们安排好了,这就是你们的命运,你们跳不出的圈子。”

唐涛扫视了众人一眼,道:“奇怪,怎么都用这样的眼神看我?噢,是了,你们一定很奇怪,我当时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想法和安排,那么,再告诉你们一个小秘密好了。我是全世界唯一一个知道真相的存在,就连十三圆桌骑士他们,也没有我知道得多。毕竟我也是巫王之后。而我,也是在你们之前,就曾抵达过这里的人之一。福马手中通往雪山的地图一直在我们手中,也就是后来,我让敏敏带去,让你们在倒悬空寺发现的那张。很早之前,我们也曾探索过雪山,和那些比我们更早拥有那幅地图的探索者一样,也和你们一样,我们迷失在雪峰的大雾和狂乱的罡风之中,根本就找不到方向。所有的人都认为,福马找到的那张地图,是一张伪劣的古代仿品,只能将人指向死神的怀抱,只有我不这样认为,我掌握有其余的资料。事情的转机出现在巴桑那群人身上,他们可以说,是一千年来,唯一的一批抵达过香巴拉,并能活着从里面回来的人,最后一次虽然他们死了很多人,但活着回来的,不止巴桑和西米两个。我很幸运,遇到了其中另外一个人,我与他的相遇,甚至还要早于去阿赫地宫之前,虽说活下来的人精神上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刺激,不过我有办法让他回忆起他不愿回忆的事情。通过与他的交谈,我能得到大致的范围,再与福马的地图比对之后,从雪山上通往香巴拉的路线,已经渐渐明朗起来。只是当时他们的行为已经激怒了狼群,我只能等待,等我估算着,他们离开那里已有十几年,狠群已经完全换代,我才进行了首次独自寻找之旅,也就是三年前的那次。”

说到这里,唐涛才微微发出一声叹息,道:“真是很可惜,我竟然没能穿过狼的防区,这里的这些狼,实在太狡猾了,我掌握的操兽术对它们竟然效果微弱,以至于我也不得不萌生出退意。我当时考虑的是,捉几只回去,仔细研究一下它们的生物特性,做好了准备再来,没想到竟遭到围杀,最后那三只狼也逃掉了。不过这次探索也不能说完全没有收获,至少有两个收获,首先我发现那些狼的首领,应该是一种叫做獒的动物,我知道你对这种动物是很兴趣的,这就叫天赐良机;其二就是,根据阿赫地宫的那张地图,这次入藏上雪山之前,我先找到了工布村。我发现这是福马已经到过的地方,我没有惊动工布村的村民,在这里,我幸运地遇到了另一个疯子,我把他带出工布村,安排在蒙河,作为我埋下的第一格棋子。那时其余的准备工作也已经成熟,所以,我决定开始我的计划。”

唐涛有意停顿了一下,所有的人,都在安静地听他说故事,他似乎很满意这样的效果,而T型台也快转到塔的底部,他有意加快语速:“首先,我安排了你和莫金的见面,那次安排不是针对你,而主要是莫金。莫金是个很多疑的人,有了那次见面,当你们再次见面时,他想很多,会有很多顾虑,因而不敢与你正大光明地接触,而会采用一些他惯用的手法,诸如暗中调查,安插卧底,等等。接下来我就开始拆分你的家庭,将你的妻子、女儿从你身边分离出去,为敏敏的进入做好准备。而你的性格和离婚后的反应,也和我预料的相差无几,你更加疯狂地投入到工作之中,想用工作来逃避或麻痹自己的个人生活,当你在美国策划一个大规模的獒犬展时,我认为时机已经成熟了,所以,敏敏很适时地带着照片出现在你的身边,而与此同时,我的另一件事也进行的很顺利,我成功地拍卖了半卷《古格金书》,让他回归了中国政府,而同时,另一位竞拍者的失败者莫金,以他的性格定然不会善罢甘休,他会一直跟进那半部金书的下落,一直追查到西藏。而在西藏,我为莫金安排了另一个剧本,他会很巧合的发现一枚古代光军的徽章,追寻着徽章的源头,最终会将线索指向蒙河的疯子。而这个时候,你也顺着照片的线索和我留下的话,去找蒙河的疯子,这是你们的第一次接触,莫金在暗处,你在明处,如我所料,莫金开始调查你的身份和你的家庭,暗地跟踪你,看你究竟在查什么。后来,他跟着你们到了拉萨监狱,说服巴桑做他的第一枚钉子。而这个时候,敏敏带着你去可可西里,对你进行探险道路上的第一次试炼。莫金以为你们发现了什么重大线索毫不犹豫地跟了上去,而且那个时候,他从巴桑的口中,知道了西米的存在,他去可可西里,本身就带着两个目的,一是跟踪你,如果有机会,直接绑架你,从你的口中套问有关帕巴拉的内幕,若那时候你被他捉住了,可真的不太妙,因为那时候,你还什么都不知道呢。第二个目的就是,他也想会一会西米,他想从西米口中得到更多有关雪山上的信息,虽然他答应巴桑的是将西米带到巴桑面前,任由巴桑处置,但最终,他却将西米收入麾下,利用一切可以利用的有效资源,在这点上,我这位队员和我很像呢。”

这时“噔”的一声,整个T型台停了下来,横弧的一段靠在塔身向下的螺旋形阶梯上,唐涛第一个跨下台阶,回头道:“后面的是,你们就亲历过啦,你们双方,总之就是斗来斗去,算计来算计去,基本也是按照我的剧本在进行。其实照原计划,你们应该在得到福马留下的地图之后,就能从雪山上直接诶抵达香巴拉的,莫金和他的佣兵也一直跟着你们。只是没想到巴桑终究没有回忆起来,而你们拿着地图也和我们当初一样,一上雪山就迷路了,不过幸好我有两手准备,就算这次失败了,下次你也不得不去。莫金也一样,我花了几千万请人做了两个高仿真赝品,让他看走了眼,亏损达到几个亿,那次自雪山失败归来,你们两人都惊异地发现,自己陷入了巨大的债务危机……”

“那次失败之后,唐敏她来找过你,是吧?”吕竞男突然插话道。

“啊哈,”唐涛道:“是的,这说明,我们的强巴少爷,实在是很有魅力,你们知道她来找我做什么?他来央求我,希望我能放过你,强巴少爷,我看,她是真的入戏了,她竟然爱上你了。”

卓木强巴婚事激颤道:“你究竟有没有人性!他是你妹妹,你亲妹妹啊!”

唐涛不屑道:“人性?哼,你们有资格和我谈论这个问题,我比你更了解,什么叫真正的人性。不过话说回来,谁告诉你说,她就是我亲妹妹啦?就因为身份证和户口本上的资料?看来,有必要让你们重新认识一下了。”

敏敏突然挣扎起来,尖锐道:“不!”

唐涛不管不顾道:“来,重新认识一下,这位,是来自日本的梅川芳子小姐,她的理想,可是要做日本最红的艺伎哦!”

敏敏啜泣道:“不……你答应我不会说的……你,你答应过我的……”两行泪泉涌而出。

唐涛望向敏敏道:“哦,我答应过吗?实在是对不起,我忘记了。”然后有对众人道:“他的演技很不错吧,她很擅长演哭戏的,能够达到不需要任何情景氛围,说哭就哭的境界;他的中文是我亲自教的……甚至,他和你亲热的技巧,也是我亲自教的……”

唐涛中间说了些什么,卓木强巴已经听不见了,他的心底不仅在发寒发颤,当他得知敏敏不是唐涛的亲妹妹,而是一名日本艺伎的时候,他脑中霎时一片空白,一颗心仿佛被雷电击中。他想到了一种可能性,那是多年的期盼和难以遏制的激动,可随即又想到了另一件事情,是人伦,难道唐涛这个魔鬼,他竟然对自己干了那样的事情?

卓木强巴望着唐涛,唇角哆嗦道:“你……你说她,他是日本人?那她……她……是不是……”

唐涛一脸亲切温和的笑容,道:“我知道你想问什么,不过很可惜,不是。难道你希望是?那你可有些禽兽不如了,强巴少爷,她出生在日本海边,一个小渔村,从小呢,就是和哥哥出海打渔,家庭条件也不是很富裕……”

卓木强巴哪里要听这些,追问道:“你知道我要问什么?你真的知道吗?”


本章节地址:http://www.zangdimima.net/zangdimima10/394.html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或者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