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涛含蓄地笑着道:“当然,我说过,两大势力之间的战争,远比你的年纪还要久远,而且,我想你也发现了吧,她的眼睛,特别是那眼神,和某人很神似,不是吗?我前面说过,我在全世界找阿赫地宫钥匙的时候,意外地发现了一件东西,那件东西,就是她啦,她的眼神和那人真的很像,看起来都那么清纯无辜,绝对属于人见人怜的样子。”

卓木强巴早已按捺不住,一个箭步冲了出去,同时喝问道:“你知道我的妹妹?!她在哪里?!”这次他冲的更快,莫金竟然没能拦住,只见卓木强巴一闪身,就已到了唐涛面前。

不料,他快,唐涛更快,卓木强巴伸出右手,原本是打算抓住唐涛,或是直接攻击,唐涛左手微微一抬,用手背将卓木强巴的拳头推高,跟着手腕一沉,以比卓木强巴更快的速度,在卓木强巴身体靠近他之前,抓住了卓木强巴的衣襟,顺势一提,将卓木强巴举过了头顶。面对卓木强巴这个比他明显高出一头的大汉,他说举起就举起,仿佛轻若无物。

“最后一个问题!”就在唐涛刚将卓木强巴举起的同时,亚拉法师开口了。就在卓木强巴冲向唐涛时,亚拉法师和吕竞男都惊愕地发现,唐涛的出手,明显比他攻击亚拉法师还要快,这还只是他的左手啊,究竟他的极限速度会有多块呢?而此时,虽然他们都站在贴壁的螺旋台阶上,可台阶距离下方还有二三十米,若唐涛将卓木强巴真的扔了下去,卓木强巴不死也重伤,因此,在电光火石的一瞬间,亚拉法师喊出了这样一句话;他已经有些明白唐涛这个人的性格,他是属于那种带着高高在上的心态,藐视所有的人,一个自以为已经获得最后成功的策划者,此时正迫不及待地像所有人解释整件事得来龙去脉,以此向别人展示他的智慧和不可抗拒的强大,若说以自己的身份,表示出还有无法理解的事情,一定能极大地满足唐涛的虚荣心。

果然,亚拉法师话一出口,唐涛捉住卓木强巴的手在空中停了停,跟着,才将卓木强巴的身体放到了阶梯的另一侧,手背按在卓木强巴胸口,一顶,翻转为掌,再一推,卓木强巴踉踉跄跄,退出好几步。

看来唐涛不知出于什么原因,暂时还不想杀了强巴少爷,看到这一幕,亚拉法师心中的石头落地了,同时问道:“我想知道,为什么?你们花费了如此大力,挖空心思,布了好大一个局,究竟是想得到什么?我,我们,我们每一个到这里来的人,都有着自己的目的,我和竞男是为了我们圣教的圣典,强巴少爷是为了寻找紫麒麟,莫金是为了找他家族守护的地方,至于别的势力,都被帕巴拉神庙内的珍宝所吸引。但刚才我看你,和这里的每一个人都不同,说实话,在第一眼看到那些绝世珍品的时候,我和竞男也忍不住心动,但你自始至终,并没那正眼看过那些珍宝一眼。而为了布这个局,你的花费也不会少,你刚才自己也说了,为了做两个赝品,你可以随意花掉几千万,你不是为了财富而来,我想,你也不可能为了我们的圣典而来,那么你……究竟为何而来?”

此时唐涛仍面对着卓木强巴,他先温颜相劝卓木强巴道:“不要冲动,我们做事,先要思量再三,要绅士,要君子,不要动不动就乱用暴力,强巴少爷,我也劝你要冷静,冲动的人往往会先死,而且还会拖累同伴。”

卓木强巴已经冷静下来了,当他被唐涛单手捉住举过头顶时就已开始冷静,因为他突然发现,当自己面对唐涛时,就好像刚加入训练营第一次面对吕竞男那样,有一种无力感,自己的每一个动作,每一个想法,仿佛对方都事先知道。

见卓木强巴没有暴怒而继续攻击的意向,唐涛才朝亚拉法师点头,大声道:“问得好!”

卓木强巴那一纵一跃,让整支队伍停了一下,此时唐涛在前亲自押解,整支队伍又继续向前。借亚拉法师询问唐涛问题的时机,吕竞男挪了挪背在背后的手,自腰畔露出手指,同时与莫金对上眼神,用手指打出特种兵才能读懂的密码道:“这个时候,我们应该联合抗敌。”

莫金见那些佣兵并没有注意到吕竞男和他的交流,回应道:“他很强,我们不是对手。”同时他眼角瞟了瞟卓木强巴和亚拉法师,暗示道:“如果没有这些佣兵,我们四人联手,或许可以和他一拼。”

吕竞男皱眉,伸出三个指头,示意道:“只有三个人,亚拉法师受了重伤。”

莫金面色难看地回过头去,心道:“最强的一个人受了重伤,那就没戏了,唐涛可是一名特种士,和我们不在同一层级上啊。”

吕竞男也在想:“他一出手就让亚拉法师重伤,肯定是早就计算好了,这个唐涛的算计实在是可怕。”

唐涛在前面道:“那些黄金、宝石、珠玉,它们的价值,其实只是你们人类赋予的……”

亚拉法师凝眉不语,这个唐涛,又是这种语气,武器闭口都是“你们人类,你们人类”,说得好像他自己不是人一样。

唐涛可不知道亚拉法师心中的想法,自顾自地说道:“它们究竟价值几何?如果说,这世界上没有人的话,这些石头疙瘩,在一只猫,一只野猪眼中,价值还不如一只田鼠和一块土豆。我为什么要用正眼看它们,还要表现出欣喜若狂的样子?就算是在你们人类的价值观里面,当财富积累到一定程度之后,也会变成一堆没有意义的数字,不是吗?而且对于实质和虚拟物品的价值取向,永远处于一个相对状态,若说宝石有着迷人的色彩,玻璃也一样,我甚至可以用玻璃做出比宝石更绚丽的色彩来,为什么玻璃却那么便宜?它多嘛,所以,人类对物质价值的判断,首先取决于它的多少,其次,才是它对感官带来的刺激,至于物物交换和等价原理,更是人类有了文明体系之后的事情了。我的价值观,则是以生物的原始形态来判断,这个东西,能不能填饱我的肚子,能不能让我睡好觉,能不能让我当做武器,猎取食物,这些,才是有价值的。噢,说远了……”

唐涛歪头想了想,突然问道:“你们可知道,这世界上有一种疾病,致死率百分之百,更可怕的是,无法预防,也没有疫苗,以至于人们谈到这种病的时候,人人变色?”

说着,他笑眯眯地回过头来,目光扫过所有的人,看着这些人思索的样子。卓木强巴、吕竞男等人固是不解,不知道唐涛这个时候突然问起这个问题是什么意思,连莫金和唐敏也一脸茫然,不知道唐涛究竟想问什么。

唐涛仿佛看穿每个人的想法,一个一个地否定道:“不是艾滋,艾滋还有鸡尾酒疗法可以延长生命;不是狂犬病,狂犬病在一定时间内可以治疗,而且疫苗已经很成熟;鼠疫也是如此,曾经威慑欧洲大陆的黑死病如今已掀不起风浪了;也不是癌症,癌症种类太多,而且不同的癌症存活率也不尽相同,给你们点提示好了,那种病起源于欧洲,成名于英国,是人为因素造成的。”

莫金脸色一变,唐涛指着他道:“对了,就是你想的那个,疯牛病。根据目前的医学研究证实,那是一种朊病毒引起的疾病,朊病毒其实并不是真正的病毒,它比病毒更小,更简单,更难以预防和发现,其作用原理却更复杂和难以理解。国外学者将它划分为亚病毒范畴,我们国内学者也认为朊病毒这个翻译不准确,应该称为传染性朊粒。朊病毒大小仅为三十至五十纳米,没有核酸,没有包膜和衣壳,在电子显微镜下甚至见不到病毒粒子的结构,但它却可以使蛋白质发生改变,具有感染性和遗传性。随着研究的深入,人们发现,这种比病毒还小的微生物对多种理化因素有着惊人的抗性,对紫外线照射、超声波、电离辐射、一百摄氏度高温,它都拥有令人震撼的耐受能力,对于人类目前研究出的化学试剂或生化试剂,它也表现出可怕的强抗能力,而在免疫学方面,虽然巨噬细胞可以起一定的防御作用,但从朊病毒身上却不能检测出特异性抗体存在,它不会激发干扰素,也不受干扰素的作用。而最关键的是,它作用于生物体的部位比较特殊,它主要侵占,这里!”

唐涛将手指比作枪形,指头自己的太阳穴,然后道:“它作用于生物的脑部和神经系统,得了这种病的生物首先表现为神经症状,恐惧,易怒,神经质、疯狂,接着出现运动异常、行走失衡、共济失调、肌肉强直战栗,最后是感官减退、味觉、嗅觉,最后连视觉、听觉、触觉都将消失,在发病时,原来温顺的牛变得极具攻击性,所以称作疯牛病。它在医学上的称法,应该叫牛脑海绵状病。最可怕的是,在发病前,病症有个潜伏期,以我们目前的医学和科技手段,在潜伏期内,几乎不可能检测出朊病毒来,而一旦出现症状,大多数生物会在三个月内死亡,无法治疗。”

卓木强巴等人面色都阴暗下来,虽然他们还不明白唐涛究竟想说什么,可是关于什么现代医学和科技无法检测出来,那蛊毒不也是现代医学和科技手段无法检测出来的东西吗?这里面会有什么样的联系呢?

唐涛又转移了话题,问道:“你们可知道,疯牛病是怎么来的呢?在上个世纪,经济复苏,那些欧洲的农场主们为了追求利益最大化,将屠宰去肉的牛,剩下没用的那一部分牛骨,打成骨粉,用骨粉来饲养菜牛,突然发现,那部分牛身上出现了奇怪的病症并且在面积扩散,这就是前几年疯牛病的由来。其实早在疯牛病之前,还有疯羊病、疯马病、疯鹿病,只是人们一直没能发现致病机理,对于疯牛病的发病机理,种各样的猜想和解释都有。有人说,人类强行改变食草动物生活习性,最终导致了这种动物的蛋白产生了不可思议的变异,形成了传播性疾病;也有人说,在牛骨骨髓和牛脑中含有导致基因编码错位的物质;还有其余种种怪异的假说,不管怎么说,牛吃了自己同类的内脏而最终导致发病,这基本上是被认可的。如果说,我们把疯牛病的主体的换作是人,你们觉得会发生什么事情呢?”

“人?”吕竞男心头一寒,喃喃道,“你是说……人吃……人……”

唐涛有些不满道:“不要做出那副惊恐的样子,吃人也不是什么可怕的事,在数万年前,人类的祖先还没站在生物链的顶端,往往会成为别的食肉动物的食物,在食物匮乏,又无法猎捕到大型猎物的情况下,他们吃得最多的,就是他们自己的同类。后来文明建立,但是在大饥荒的年代,或是战争围城之时,人吃人也是很常有的事情,而且,中医里的紫河车,现在不也一直在吃吗?”说到这里,他突然又笑了笑,道:“不过,文明的传承和发展,却总是会出现那么几支分支,发展出一些独特的民俗来,世界上便有些种族,将吃人发展成了一种习俗,形成了独有的吃人文化,这些民族,有一个统一的称谓,他们都被称作……食人族!”

唐涛冷冷看着已经惊呆了的卓木强巴,戏谑道:“惊讶吗?你们一直在研究和探索的戈巴族,他们正是一支食人族。不过他们和美洲、非洲、大洋洲的食人族不同,不是说捉到人就杀来吃掉,相反,他们只吃一种人,那既是亲人。戈巴族人的父母老死或病死之后,由他们的子女将尸首分来吃掉,吃得越干净,表示对父母越孝顺,就像现在隆重的丧葬仪式一样,他们也要举行一个仪式,这就是传说中最具争议的丧葬习俗——胃葬。在戈巴族人的信仰中认为,人的灵魂和肉体是紧密结合在一起密不可分的,当亲人去世之后,肉体会渐渐腐烂,附着在腐烂肉体上的一部分先人的灵魂,也会受到禁锢和折磨,所以,他们将亲人的肉吃进肚子里。这样,亲人的灵魂就和他们的灵魂永远在一起,而在他们逝去的亲人身上,也依附有他们先祖的灵魂。因此,每个戈巴族人的身上,都背负着他们全部祖先的灵魂,带着他们的先祖而行走于世,不管劳作生活,都有他们的先祖环视,祝福着。而另一部分灵魂依附在骨头上,所以他们将亲人的骨头做成日常用具,比如碗、食盒,随身携带的饰品,或是音乐器具,这样,不管在生活的方方面面,他们先祖的灵魂都和他们在一起。至于这种习俗是怎么产生和传承下来的,现在已没人知道了……”

卓木强巴脑海中却是电光一闪,马上想到了:“与狼同居!那是狼的生活习俗!或许这种习俗来自于狼,至于那种精神信仰……库库尔族!”他想到了美洲丛林的库库尔族,想到了那里的食人部落,如此相似的理念,难道说是巧合吗?还是抵达古格的那位使者将他的信仰和理念带到了美洲?这和玛雅文明的陨落,又是否存在着某种联系?

唐涛拍拍手道:“好了,又说远了,其实我想说的是,在疯牛病成名之前,最早发现这种症状体重的病体,并不是出现在牛或是羊身上,据说最早被发现的,是在大洋洲群岛之中,一个食人部落里。当地人也有类似胃葬的习俗,死者的肉和内脏被他的亲属分食,而有时候,这个食人部落中就有人出现这样的症状,真实是精神极度紧张,易努,有很强的攻击欲望,肌肉僵直,战栗,行为和语言渐渐失常,接着行走不稳,发音古怪,这时候不管怎么进食,始终感到饥饿,身体也日渐消瘦,身体的感觉逐步消失,最终死亡,当有人出现这种症状时,那些土着居民就称是一种古鲁的神灵上身,并且他们都知道一旦古鲁神灵出现,他将摄取你的灵魂,人力无法抗争。后来,这种病被加入人类病库,按当地发音音译过来,就叫库鲁症。”

亚拉法师淡淡道:“你是说,戈巴族人也患上了库鲁症?”

“哦,不,”唐涛道:“库鲁症并不可怕,虽然它无药可医,但它的传染性很低,就是在食人族中,得这种病的人也微乎其微,而且只要不食用患病者的尸体,不进行输血和器官移植,几乎不会被感染上。而且我也没有任何证据,说戈巴族里就一定有人患有库鲁症,我只是说,他们与患库鲁症的食人族,有相似的生活习俗,有可能会有人换上类似的病症,仅此而已。”

卓木强巴等人大惑不解,既然无法肯定戈巴族人是否患有库鲁症那你说个什么劲?却听唐涛话音一转,道:“但是你们不要忘记戈巴族人还有另一个身份,他们是……光军!”

唐涛露出憧憬的神色道:“或许你们对光军都有所了解了,他们是古代的特种部队。其实这样的称谓不完全正确,准确的说光军是一个大的机构,他们应该被称为古代的特种军事研发部门,蛊毒,操兽术,机关术,火药术和热兵器的研发,天气咒术,外科手术,密修格斗术等一系列的科技,都是为战争服务的。他们存在的目的就是为了满足君王一统天下的目的。当年他们集中了世界上最先进的学术理论和科技生产力,甚至一些不能为当时人们所理解的已经失传的古术,也被光军找了出来研究的很透彻,他们的科技实力和战争手段,已经超越了那个时代,有时候我就会想……”唐涛突然神秘的笑道:“如果,只是说如果,当年的戈巴族人中,恰好也有人患上了库鲁症作为拥有执着研究精神的光军,会怎么看待这种病症呢?”

卓木强巴等人齐齐变色,照唐涛的说法,光军是因为君王为了一统天下而建立的,那么毫无疑问,若戈巴族人中出现了库鲁症状,光军首先考虑的,便会是如何将这种无药可治的疾病运用到战争之中。此时沿着螺旋阶梯已下到三分之二了,唐涛看了下方一眼,道:“在和你们说一个故事好了,最后一个故事听完,你们就会明白一切。”


本章节地址:http://www.zangdimima.net/zangdimima10/395.html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或者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