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拉法师道:“我第一次看见这两尊卧像就觉得不对劲,又说不上哪里不对,直到刚才,听到强巴少爷大喊着从女神像身上滑下来,我才注意到一个问题,你们看,女神像肩头那神像,注意到了吗?”

方新教授道:“是火神吧,火神特罗,以人首鸟身的姿态帮助月亮女神管理第六层地狱,是月亮女神的左膀右臂。”

亚拉法师道:“既然是左膀右臂,那么左膀有了,右臂呢?”

方新教授道:“你的意思是,水神,没有看见水神?”

亚拉法师指着火焰道:“这里是水火地狱,火,我们见识过了,那么,水呢?”说着,亚拉法师又看了眼电脑上的石像。

方新教授道:“这尊石像,难道是水神?啊,对了,我想起来了,曾经发掘过一尊水神像,就是妇女用手拨弄池水的姿态。”亚拉法师道:“不仅卧像,那两尊站立的男性石像也是水神,两种不同性别的水神。”

方新教授道:“这就可以理解了,如果是水神的话,他们不因该手执武器的,正是那些武器误导了我们,是有人故意这样干的!”

亚拉法师道:“如果那些武器不是水神的话……”他看着眼前的四尊石像,刚好也是四尊,大小也差不多。方新教授和亚拉法师马上重新检查起石像来。

不多时,方新教授从那些如侍卫一样的石像贴身手掌间发现了洞穴,被泥土给封盖了,以至于刚才检查时没有发现。这是一个圆形的孔洞,亚拉法师将手指伸了进去,里面触摸到齿轮一样的金属物,他喜道:“没错了,这就是打开中枢的机关。”方新教授马上道:“我们去把那四件兵器取来,插在洞穴里,快。”

四人分别行动,卓木强巴和亚拉法师最先将长柄兵器取了来,果然兵器的把手中段有着外凸的齿轮结构,与神像洞穴完全吻合,卓木强巴试图转动把手,亚拉法师道:“等一等,要四把一起转动才可以。”

方新教授也取回了兵器,插入另一座神像中,唐敏最后才呼哧呼哧的赶来,半拖半拽着长兵器,十分吃力,卓木强巴赶紧去帮她一把。刚接过兵器,突听亚拉法师在身后道:“小心天上掉东西!”卓木强巴不明就里,顺势举起兵器朝天一指,手臂一沉,好像将一个长条型的庞然大物拨到一边去了。卓木强巴这才看清,竟然是在女神头像上的那条森蚺,双手不由自主的抖了一下,幸亏亚拉法师只是说小心天上,没有说小心巨蟒,否则,这时卓木强巴已经被缠住了。唐敏躲在卓木强巴身后,大声尖叫起来。

原来,那条森蚺在石蛇间被卡得很紧,挣扎了半天,直到现在才脱困,马上就顺着女神像的手臂绕了下来,被卓木强巴拨在地上,就地一滚,迅速昂起那硕大的头颅。一双冰冷的蛇眼恶狠狠的盯着卓木强巴,不住吐着信子,蛇头以下的颈项不住前后晃动,随时准备一口咬下去。看着这条体长近八米的森蚺,亚拉法师和方新教授同时呆住了,对付这样的庞然大物,他们也没有经经验。

方新教授小心的拉开背包,准备取出里面的探照灯,亚拉法师也轻轻道:“用迪特灵。”方新教授不解,那是一种除臭剂,他们用来杀灭一些小昆虫的喷剂。

森蚺也没想到,下面会有四个直立双腿的小动物,一双蛇眼珠子狐疑的来回转动着,心想:“到底该先吃哪一只呢?”双方都还没准备好,这时大厅里又传来了尖锐的叫声,左边一声,右边有一声相互呼应,那声音,就像锯齿快速拉过锈铁皮,让人耳朵一痛,跟着全身汗毛倒立。那条森蚺一听到这声音,也是如临大敌,突然将整个身体蜷曲起来,盘成几个同心圆圈,将蛇头高高昂起,嘴尽量张大,发出示威的特殊声音。

接着,整座大厅“咚咚咚”的响了起来,四人一听这声音就明白过来,这感觉和他们刚才看到那种巨型动物移动时一样。左右两方的高大甬道,同时出现两只巨大的怪兽,也不能说是怪兽,一双如黑珍珠般闪闪发亮的小眼睛,一张尖尖的嘴,尖鼻子上几撇鼠须,一对圆耳朵,肥硕的身体,短小的四肢,拖着一根又粗又长的尾巴,活脱脱一只小老鼠,只是……这小老鼠的体型和大象有的一比!

两只巨鼠并没将卓木强巴等四人放在眼里,死死的盯住了森蚺,就体型而言,森蚺似乎没有优势。趁巨兽们对峙时,卓木强巴拉着唐敏小心的朝方新教授他们移过去,他轻轻问着亚拉法师:“上师,那……那东西……那是两只老鼠吧?”

亚拉法师更正道:“不,不是两只,那是两头老鼠。”方新教授微缩着将摄像头对准了这些巨大的老鼠,喃喃道:“真没想到,真没想到,竟然能看到这些本该绝迹的生物,这消息传出去肯定轰动世界。”

卓木强巴道:“怎么?教授认识这些?它们不是基因变异的产物?”

亚拉法师道:“哪那么容易基因变异了。这些是美洲硕鼠,科学家们的看法是,它们在七千万年前就已经从地球上消失了,如今只发现有它们的化石,成年硕鼠,体型比犀牛偏大,比非洲象略小,怎么,你们对南美洲曾经生活过的动物没做过研究?”

卓木强巴傻眼道:“曾经生活过的动物,我们怎么可能去研究。”

亚拉法师叹息道:“看来你们的功课确实做得不太好,对南美洲周边地区文化不做研究,对历史以前的事件也不做研究,那么遇到突发事件,你们也只能茫然失措了。”

唐敏靠在卓木强巴身后,道:“我们,我们离开这里吧,我好害怕。”

卓木强巴道:“我也很害怕,可是怎么走呢?我想,导师他们会有办法的。”

这时,三头巨兽已经扭打在一起,由于美洲硕鼠那庞大的身躯,让森蚺只能在它身上缠一圈,根本使不上力,想一口吞掉吧,那可真是蛇吞象了,而硕鼠有整齐的磨牙,只见两头硕鼠反过来用前爪抱紧森蚺,张嘴朝那些坚固的鳞甲上咬去,森蚺吃痛又缠上了一头硕鼠的脖子,另一头硕鼠过来帮忙。很快,两头硕鼠一头一尾,将森蚺按倒在地,并让它不能卷曲,森蚺在地上被拉得笔直,就像绑在砧板上待宰的泥鳅。这时,从东侧甬道又钻出来一头美洲硕鼠,亚拉法师这才对方新教授道:“情况不大妙啊,这里好像是它们的老窝。”

方新教授明白,如果森蚺被吃掉,接下来可就该轮到他们做餐后小点了,他赶紧道:“快,把最后一根长柄插好。我数一二三,我们一同发力,顺时针方向转动把手,一直转到无法继续转动为止,明白了吗。”他抬头看了看月光女神像,又道:“转动之后,不管发生什么情况,马上爬上去。”

拜台下面,四头巨兽酣战一场,拜台上,四人按四方站好,听方新教授一声令下,四支长柄武器徐徐转动,转了四圈才到头,随后是短暂的沉寂,除了硕鼠“吱吱”笑,森蚺“丝丝”叫,再没有别的声音。四人来不及停留,来不及细想,纷纷攀附在女神像的身上,开始用力向上攀登。爬到一半的时候,方新教授突然想起一个非常严重的问题,扭头问卓木强巴道:“上面还有没有?”一听到这个问题,卓木强巴心都凉了半截,他呆呆的回答道:“谁知道呢!”

这时,机关终于启动了,大地在震动,穹顶在颤抖,那些二十来米高的力士张开的大嘴,仿佛在发出痛苦的声音,妖冶的烈火,仿佛燃烧得更为猛烈,月光女神——愤怒了!停留在半空中的四人紧紧抓住月光女神的衣带,艰难的等着这一波微型地震过去,亚拉法师低头看下面,卓木强巴问道:“法师,下面有何变化?”

亚拉法师道:“没看出来!好像没什么变化。”话音未落,大地又开始颤动起来,好像别的什么地方机括又被打开。第二波地震过去,方新教授道:“没办法了,拼一拼,先爬到神像头顶再说。”第二次震动持续时间短,中途停留时间长,卓木强巴都快爬到女神肩部了,第三波震动又开始了,这次震动的感觉更微弱,好像是离这一层很远的地方,有什么机关被打开了。亚拉法师突然道:“看!是水!”只见那四名力士张开的大嘴中,水柱喷涌而出,就好像四道瀑布,朝这水火地狱狂泄下去。

四层下五层的入口处,一群游击队员四下张望,如今剩下的人数只有进入地宫前的四分之一了,他们已如惊弓之鸟,任何响动都让他们心惊肉跳。韦托抓住巴萨卡的头发用力摇晃道:“要冷静!要冷静!告诉你们不要慌!又是哪一个混蛋踩到机关啦?”

一名游击队员战战兢兢道:“好像,好像不是我们这一层的机关。”

韦托松开手大喘气道:“不是就好,不是就好……”

五层,索瑞斯正停留在一方巨大的石制物品前,这个物品整体就像一方硕大无比的端砚,长宽俱超过十米,中间有无数坑洼,有拱桥,还有地漏,像是一座繁复的城镇地下水系统模型。一阵响动也惊动了他,他抬起头来,喃喃道:“谁打开了第六层的机关,怎么会有人从下面上来的?真是奇怪了?哼哼,从第六层想上到第五层来,恐怕有些凶险啊。得穿过那里……”他摇着头道:“不可能,常人不可能穿过那里的。”

总算爬到了女神头上,在石蛇丛中仔细检查了一遍,方新教授确认,再没有别的森蚺了,四人才松了口气,得到短暂喘息的机会。亚拉法师紧盯着那些力士的嘴部,水流如柱,他看了一会儿,突然道:“是最顶端的池塘,玛雅人将最顶上那个巨大的池塘与这一层连接起来了。”卓木强巴道:“你怎么知道?”

亚拉法师指着水中道:“里面有东西,是鱼!”“啊!”卓木强巴大叫起来,那个池塘里的鱼可不是什么好东西,情况变得更糟糕了。他俯身下望,只见那些美洲硕鼠已跑得没影了,森蚺趁机逃离,它是游泳高手。亚拉法师也在往下看,只见水正在一级一级吞噬拜台阶梯,水里不断有跃出水面的食人鲳,亚拉法师皱眉道:“为什么水位上升得如此快?出水口因该不止这四尊力士神像,别的地方也在涌水。”

方新教授道:“还记得其余四个大厅的中间部位吗,我想刚才的震动就是那四道地底活门被打开了。”

“难怪。”亚拉法师忽然伸手拍了一击,道:“好巧妙的机关!好精细的设计,我想我明白了!原来是这样的!”

方新教授道:“想到什么了?”

亚拉法师道:“还记得我们从第七层上来的时候吗,这一层的半圆形房间被一道石门紧紧关闭,当时我就想,为什么要把这一层封得如此牢固呢,现在我总算明白了。”

方新教授也顿悟道:“这一层原本就是用来蓄水的,不然就不叫水火地狱了。”

亚拉法师道:“不仅如此,这是一个连环机关,当水蓄积到一定程度的时候,巨大的水压冲击着地面,而那个拜台中间,我们的力量无法压下去的机关就会被水压下去,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利用巨大的水压压下去的那个机关,就是用来打开石门和提升那块沉重的金属刺刀网的,只有这样大的力量才可以把那道石门和金属网拉回原来的位置。”

方新教授点头道:“明白了,我明白了,确实巧妙,利用自然的力量来完成人力无法做到的事情,使这样巨大的机关可以反复循环使用。”

卓木强巴看着方新教授和亚拉法师在那里讨论得兴致盎然的样子,握着唐敏的手,担忧的问道:“可是,怎么才能上去啊,如果水位再涨,我们都要被淹在这里了。”此时,水位已经淹没了整个拜台,正逐渐淹没那四尊小神像。

方新教授道:“这确实是一个问题。啊,有了,敏敏,我们的充气皮筏,把皮筏打开,如果水位涨到这个高度,我们可以利用皮筏继续上升,这样,我们就可以利用浮力直接抵达上一层了。”

亚拉法师道:“不可能,水涨不到那样的高度。”他指着火焰道:“四口巨锅的底部留着水印,恐怕你们很难看出来,但是火焰一直没有熄灭,从这一点也该想到,水位不会超过火焰的。只要水压足够,石门被打开,水就会顺着石门而排泄掉,同时,与最顶端水池连通的门会关上,最后,这一层的水又会完全消失,只有那拜台中间留有少许积水,或许曾有水藻在里面生活过,所以我们发现有植物纤维。”

方新教授道:“那么,古代玛雅人如何能上去的呢?”

卓木强巴道:“或许,他们使用了绳梯。”他指了指方形大口的边缘那半截垂吊藤蔓。

亚拉法师聚目凝光,细看下,答道:“嗯,强巴少爷猜得没错,但那不是古代的绳索,因该是几年前有人使用过的绳梯。绳索这类物品最易腐烂,虽然只有几年,那半截绳索已经完全腐朽了,其余部分恐怕掉入水中被冲走了。”

终于,这次连方新教授也没主意了,他问道:“那现在我们该怎么办?等水退走?恐怕我们无法在水中坚持那么久,而且,就算水退了我们也上不去。”

亚拉法师道:“还有一条路,恐怕得冒点险。”他看着脚下,水已经淹没了四尊小神像,正在朝女神像的腰部上升。

唐敏道:“亚拉法师,你,你是说,从水里……”

亚拉法师道:“不错,现在通往外界的门打开了,虽然水正在朝这里涌,但是随着这里的水位不断升高,而地面上的池塘里水量在减少,水压会降低,我们就可以从打开的地底活门里游过去。”

方新教授担忧道:“太冒险了吧,我们根本不知道那四道活门通向哪里,如果两头的门都被关上的话。”

亚拉法师道:“不,我是经过考虑的,你们想想,我们在第七层地狱时,不仅有繁复的迷宫,而且有很多机关,就是最后走出迷宫,还有最后的审判,一个几乎让人无法逃脱的机关。可是在这一层呢?我们除了第一步选对了路以后,就一路平安,什么机关都没有,与水火地狱名不符实,而现在,水和火都有了,地狱……”他再次看了看脚下。

方新教授明白过来,轻呼道:“天呐,你是说,如今,地狱之门才刚刚打开,而我们要在水里通过,才算正式接受地狱的考验?这才是玛雅人建造这层地狱的真实目的?”亚拉法师只是点了点头,不再说什么。


本章节地址:http://www.zangdimima.net/zangdimima3/86.html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或者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