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水位漫到月光女神手的时候,“轰”的一声,他们脚下的拜台那里出现了漩涡,接着四人一抖,整个女神像似乎在移动。亚拉法师道:“原来还有两重机关,第一重是让女神像上升,第二重才打开石门。”

方新教授抱着侥幸心道:“这女神会不会升高到出口那里?”

亚拉法师摇头道:“不,不会。女神脚下的地板是一整块,面积很大,如果它面积很小,恐怕还会上升一定高度,别忘了水火地狱是为哪些鬼魂设计的,贪婪的人永远无法走出这层地狱。教授,你是队长,必须马上做出决断,如果第二重机关被打开,一切就晚了。”

方新教授看了看卓木强巴和唐敏,这次所有人的目光都关注着他,教授压力很大,卓木强巴暗自松了口气,幸亏自己不是这一组的队长,不过他更多的为导师担心着。女神像头部达到火盆的高度,突然一沉,停住了,随着这一沉,所有人的心里也都是一沉,还差十米,那个出口看起来是那么近,却又如此遥远。方新教授终于做出决定道:“所有的人,都戴上烛帽,准备入水!敏敏,我们是不是只准备了一罐液氧?”

唐敏咬着嘴唇道:“唔,只有一瓶五百毫升的液氧。”方新教授看着这罐比杀虫剂大不了多少的液氧,心中也是深感忧虑:四个人啊,只有这么一小罐氧气。

在唐敏组装供氧器时,卓木强巴和亚拉法师都带好了烛帽,望着熊熊烈火,卓木强巴道:“他们究竟是燃的什么?我看那四口大锅里装的好像是水啊。”

亚拉法师道:“不是水,wti,原油,里面都是原油。聪明的玛雅人用石壁封好,然后将地底涌出的原油引入这四口大锅,这样一点一点的灌注进去,锅里的火焰永远都不会熄灭。”

卓木强巴大声道:“原油?原油不因该是黑色的吗?”

方新教授也注意到了,一边摄像一边答道:“原油不全是黑色的,有红,棕,褐,绿各种颜色,这里的是最优质最纯正的原油,这种无色的原油几乎不用提炼,就可以直接当汽油使用。这些玛雅先民的想法,真是太绝妙了。”

一罐瓶装液氧,一个减压阀,一个口鼻呼吸面罩,一个喷气按钮,简易的水下供氧器就组装完毕,唐敏将它交给方新教授。收拾好包裹,方新教授看着身下滔滔不绝涌出的水,感慨道:“这可真是地狱阿!”

四人站在神像头部边缘,水位已到了神像下颌,方新教授道:“准备好了吗?我们下水吧。一定要跟紧我,在水下没有出路又没有氧气,后果你们是知道的。”说着跳入水中。

亚拉法师提醒道:“小心水里有机关!”

唐敏深情的望了卓木强巴一眼,第二个入水,卓木强巴喃喃道:“水里又有森蚺,又有食人鱼,这还需要机关?”

亚拉法师道:“水里是食人鱼的天下,森蚺只有逃命的份,但是现在水流不稳,食人鱼很难集结成群,我们还是有机会的。”两人先后入水。

四人结成一条长线,紧盯着前面烛帽发出的光亮,唯恐走丢了,到时候会很痛苦的呛水窒息而亡。水中光线很昏暗,烛帽的照射范围被压缩到了五米以内,方新教授找到那方巨大的地板活门入口时,将氧气瓶轮了一圈,四人才继续前进。活门向下再前进五米,才可以平行前进,水流都朝一个方向,他们四人是逆流潜水。这个深度,再一次展示了玛雅人的智慧,20米左右的深度,正是普通人裸潜的一个极限,巨大的水压包裹着人体,令人呼吸困难,如果不是事先准备好耳塞平衡耳压,人耳会因这样的深度水压而丧失方向感和水下平衡感。

方新教授在前面带路,逆流前进了有二十米左右,不得不再让所有的人换一次气,忽然,在前面的通道里出现了许多好像怪物的触手,游到近处才发现,是无数圈成环的金属链子。亚拉法师赶紧比划手语告诫四人,千万不能接近链子,拉动金属链可能会打开机关。

前进五十米,前方突然出现岔道,一个方形洞口向上,一个圆形洞口左转,方新教授试图从向上的洞口突破,但上方水流压下来,几次都被水流冲了回来,亚拉法师观察了圆形洞口后,示意此路可以通行,四人又转向圆形洞口,其间换了两次气,从方新教授严峻的神色可以看出,液氧的消耗量十分巨大。圆形洞穴就像一条水底隧道,石壁上有人面雕像,约是真人头颅的两到三倍,连洞顶也有人面雕像在俯视,烛光晃动的黑暗浑浊的水中,就好像被人三百六十度全方位关注着,无数的眼睛在看着你,他们或笑或怒,或惧或喜,长长的隧道,仿佛让人经历世间冷暖,人生百态。

一条食人鲳突然从一张面具嘴里游出,就在唐敏面前掠过去,那分外突出的刀牙,在烛光下发出异常妖冶的光。唐敏一惊,速度慢了下来,卓木强巴看得分明,大量气体从唐敏嘴里冒出,而方新教授已经在前面了,他赶紧游上前去,揽过唐敏,用嘴给她输送点气。卓木强巴紧紧搂抱着唐敏,两人在水中翻转,同时他用手势告诉唐敏:“一条小鱼,有啥可怕。”唐敏眼角微斜,却是笑了。这时,亚拉法师从他们身边经过,拍了拍卓木强巴,做了个恐怖的姿势,告诉他们:“现在不是缠绵的时候,还不快逃!”

卓木强巴还未领悟亚拉法师的意思,突然觉得唐敏倒吸一口冷气,差点把自己的气都吸没了,咫尺之间,只见唐敏面色慌乱,一双眼睛睁得老大,分外的向外凸着,正盯着自己脑后。卓木强巴赶紧扭头,烛光暗淡中,一条巨大的黑暗的阴影正从远处游来,一时看不清是什么东西,但绝不是森蚺,也不是硕鼠,不该是食人鲳集结而成的阴影,那就是一条大鱼!

两人分开来,追赶前面的方新教授和亚拉法师二人,卓木强巴只觉得胸口一阵憋屈,他知道,这是屏气太久,自身体内氧快消耗光了的信号,现在身体急不可耐的想要呼吸,他渐渐慢了下来。突然感觉到一股巨大的冲力,卓木强巴赶紧侧身下沉,身后的大鱼从卓木强巴头顶掠过,卓木强巴只感到头皮一阵冰冷,手部感觉接触到的地方,又软又滑,这条大鱼就像没有骨头似的。大鱼身体异常灵活,刚掠过卓木强巴头顶,尾部一摆,前半身折了回来,烛帽光照下,卓木强巴看见一张近一米宽的大嘴,上下两唇张开来,就像两块砧板,里面布满了倒齿,看到这张嘴,卓木强巴立刻意识到,他们遇到的是什么了——世界上体积最大,最凶猛的淡水鱼,食人鲶!

体长超过三米的食人鲶,是淡水里最残暴的食肉鱼类,它的攻击性和危险程度,丝毫不亚于大白鲨,本身就长着水怪一样浑圆的头和锉刀一样的铁板嘴,使它名列南美洲最可怕的鱼类之首。食人鲳遇到这样的大肚怪物都要躲得远远的,因为只要它一张嘴,就能将食人鲳整个族群全部吞噬,但是这鱼和它的近亲鲶鱼一样,有着不错的肉质,结果可想而知,现在已经所剩无几,在濒危动物的边缘徘徊。

一张大嘴正对着卓木强巴一头冲来,在水下已经没多少力气的卓木强巴实在无力避开,正在此时,这条食人鲶突然转了方向,从它身下钻出一个人来,却是亚拉法师一脚将它踢开了。亚拉法师赶紧将吸氧面罩塞入卓木强巴的嘴里,卓木强巴连吸了几口,总算缓过气来。亚拉法师将卓木强巴推送一把,卓木强巴正将氧气瓶递还给亚拉法师,那条食人鲶又掉头游了过来,看来它没有吃到新鲜肉食,是不会善罢甘休的。亚拉法师让卓木强巴快走,突然打开那个防水包,将高压电击盒拿了出来,对准鲶鱼圆头顶部摁了下去。

卓木强巴离亚拉法师已有近两米远,还是觉得脚下一麻,身体不由自主抖了一下,那条食人鲶全身剧震,尾巴一甩,将亚拉法师抛了回来,远远逃遁。亚拉法师更加难受,半条手臂都是麻木的,只用一条左手滑水,卓木强巴赶紧给他吸了口氧气。突然水里“咕噜噜”冒出一串气泡,一根黑矛从水底突然升起,就在两人的前方刺过,原来是唐敏在游水时,不小心被那些金属链缠住,惊慌之下,拉动了金属链,水底顿时蹿出无数刺矛。那样的速度,就是在平地也不好躲避,更何况在水里,亚拉法师取下烛帽,大力挥动,将唐敏身边几支刺矛打偏了方向,同时用逐渐恢复的右手告诉他们:“上面有毒,不可触碰。”

氧气再次传到了方新教授手里,教授用力摇晃着氧气瓶,告诉大家,已经所剩无几了,说完示意大家提高速度,跟上自己。在水道中左突右转,中间无意也触发了几次机关,有的没有什么反应,不知道是哪里被移动或关闭,有的则落石刺矛,好几次都是又惊又险,幸亏四人协调合作,才没有人员伤亡。卓木强巴印象最深刻的一次,不知道是方新教授还是唐敏触发的机关,那些水道中的人面像竟然从嘴里喷出大量黑如墨汁的液体,也不知道有毒无毒,幸亏游得快,否则陷在里面就什么都看不见了。

方新教授依旧在前带头,从他越来越焦急的表情就可以看出,小小液氧即将耗尽,而出口还杳然无音,他们甚至还在第六层地底徘徊,没有向上突破一丁点儿。唐敏紧随其后,卓木强巴和亚拉法师压底,卓木强巴突然觉得有什么东西从自己脸上拂过,好像碰到了水草,不待他侧头,那东西从卓木强巴面前略了过去,卓木强巴一惊之下,吐出大量气体,赶紧捂住了自己的嘴。那竟然是一个披头散发的骷髅,白骨森森,却还留有一蓬苍白头发贴在骨上,在水里如水母般飘来荡去,说不出的诡异。那骷髅在水里打了个圈,直奔亚拉法师而去,卓木强巴大力晃动烛帽,让亚拉法师小心。

在这样的水中,突然出现这样让人不可思议的超自然事件,换作是谁,都会在恍惚之间吓一大跳,但亚拉法师丝毫不为所动,对准直奔而来的骷髅头就是一击直拳,跟着在水里凌空三踢,将骷髅头甩在一边。骷髅头旋了一转,不服气似的又追了上来,亚拉法师一把抓住它的头发,左摇右甩,没两下功夫就把它的头发揪了下来。最后,亚拉法师一记又狠又重的勾拳,将骷髅头的下颌骨打掉了,骷髅嘴里突然窜出一条食人鲳,亚拉法师眼疾手快,左手一捞,用力一捏,这条小鱼儿就被捏作了鱼干,那个骷髅头也缓缓沉入水底。

卓木强巴看得目瞪口呆,亚拉法师大打手势,问他愣着干什么,还不快跟上。前方又是岔路口,方新教授不得不再次回头,在这样生死的紧要关头,谁都拿不定主意,这时,唐敏疯狂的指向身后,后面水中,出现了大量黑色的斑点,食人鲳,亚拉法师捏死了一条食人鲳,血的气息令别的食肉鱼类衔尾而来,并集结成群了。没有过多考虑,哪里有路就钻向哪里,大家跟着方新教授一头钻入一条岔道,来不及考虑后果了。没想到,前面一道金属栅栏拦住了去路,茫然无措的时候,亚拉法师试了试,发现栅栏可以推动,他毫不犹豫的将栅栏推开,只听“嘣”的一声,一道石门将水道闸断,把食人鲳隔绝在身后了。

四人露出欣喜的笑容,可是并没有高兴多久。这条水道好像是向上的,卓木强巴以为找到了出口,当先冲了上去,果然离开了水面,大力呼吸了两口,发现空气中有一股很重的油气味,他抬头看去,这是一个小小的封闭拱顶,整个房间不足十平米,没有地方可以上岸,拱顶的四壁冒出大量黑烟。卓木强巴还想看清楚些,被随后冲出水面的亚拉法师重重的压回水里,差点呛水,刚入水面,只觉头顶发烫,转过身来,只见拱顶的四面八方如火龙吐舌,喷出无数燃烧的原油,将整个水面烧成一片火海。

卓木强巴点了点头,向亚拉法师表示感激,不得以,四人只能再次潜回水中,可这短短水道中,出了头顶那个地方,好像没有别的出口。一分钟后,水温急剧升高,卓木强巴潜入水底时无意中触碰到水底石壁,竟然十分烫手!他这时才明白,这段封闭的水道,四面八方都在被火烤着,再找不到出路,他们四人就得变清蒸泥鳅了。

亚拉法师,幸亏亚拉法师,他在一具人面口中找到了机关,这时,石壁的温度已经高得可怕,卓木强巴等三人,一齐盯着亚拉法师,亚拉法师抱着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的决心,将整条手臂伸入了石面具口中。“嘎吱”一声,前方的石壁被打开了,四人如获大赦的逃出了被火烤的水棺材,但是并没有找到逃生的机会,这是一道死胡同!

方新教授将氧气递给唐敏,绝望的闭上了眼睛,唐敏用力啜着,却吸不到一丝氧气,氧气已经用完了。亚拉法师沿石壁敲击着,希望可以找到突破的地方,卓木强巴感到胸口好像压了几百斤的大石,越来越难受,憋得自己想把体内最后一口余气吐出去,为了抗拒这股力量,脖子憋得通红。

五层上面,索瑞斯蹲踞在一处机关旁,思索着:“能来到水下焚炉,也不简单了,小白鼠,水底的地狱也是能随便乱闯的么,需要拉他们一把么?莫金那么看重这几个人,如果让他们死在这里面,莫金恐怕会气得发疯,话说回来,这些人好像和我没什么关系,没有必要增加无谓的敌人,让他们自生自灭比较好吧。”在他头上不足两米处,盘踞着一条森蚺,正吐着信子,索瑞斯早有察觉,他一挥手,也不知道使用了什么东西,那条森蚺落荒而逃。“哐啷”一声,他感觉到了脚下的震动,索瑞斯大惊,“什么人拉动了机关?别的地方竟然也能打开那水下的通道!”

最先憋不住的是唐敏,她的小脸涨得通红,体力已经到了极限,卓木强巴知道,她随时都有可能断绝呼吸,一切都将无法挽回,他只能用眼睛看着她,不断的鼓励着她,坚持,坚持下去!唐敏用尽最后的力气握紧卓木强巴的手,哀怨的眼神似乎在诉说离别,能死在一起已经是人生一大幸福。卓木强巴的目光坚定而执着,将自己的信念毫无保留的传达给挚爱的人,不会死在这里的,我们还有许多事要做,一定有办法出去。

在几乎没有任何希望的时候,他们头顶的石壁突然露出一方孔洞,大量的水从孔洞中涌了出去,也把四人带着一齐涌出。从水中站起身子,第一次呼吸到纯正的新鲜的空气,仿佛在地狱里呆了几万年,又一次获得了重生,卓木强巴剧烈的咳嗽起来。唐敏趴在旁边的水里,大口的喘息,一时没有力气站起来,方新教授和亚拉法师一个坐在水里,一个手撑着墙,也在不停的喘气和吐着水。还活着,还活着,卓木强巴一时什么话也不想说,只听方新教授似乎在询问亚拉法师是怎么找到机关的,亚拉法师表示,不是他开动的机关,他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卓木强巴将唐敏扶起,让她靠在自己腿上,唐敏小声的问道:“我们在哪里了?”

卓木强巴看看旁边的教授,方新教授道:“第五层,地狱之王,死神的殿堂!”


本章节地址:http://www.zangdimima.net/zangdimima3/87.html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或者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