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释疑】

吕竞男整理了一下思路,缓缓道:“当初的使者,是要将这三件东西分别交给三个他们最信任的人,但是从记录上看只有一件东西被交了出去,而另外两件东西,就是地图和光照下的城堡,被卷轴记载者笔下的国王强行的扣留了下来。整个过程因该是国王要恢复佛教作为最高宗教礼仪,以最隆重的礼仪接待了使者,在宴席上使者无意间透露了他的使命,于是国王强烈要求看一看使者来带了东西,经过了九斋九沐之后,用最高规格的佛家仪式请出了那两件东西。国王一看之下,竟然惊为天工,说什么也不还给使者了,使者用各种言语激怒国王,并告诉国王这样的做法会遭到佛祖的惩罚,死后去到饿鬼道,国王依然无动于衷。最后,使者做出了妥协,同意国王拥有地图,他只要带走光照下的城堡,但是狡猾的国王,暗中复制了光照下的城堡,然后同意使者带着光照下的城堡离开,但要求是不能将那光照下的城堡留在藏地,如果要带走,只能带到世界的尽头。于是,在国王侍卫的监督下,使者带着光照下的城堡来到了世界的尽头,他们认为,再往前走就是大地的边缘了。在世界的尽头,有着另一个文明守护着,他们建造高耸如尖塔的神庙,在巨大的树木间修建石头的城堡……”

“你等等……”卓木强巴听得头都大了,用沙哑尖锐的声音道:“你是说,一千多年前!我们藏族的先民!飘洋过海!跑到美洲去啦!”

吕竞男道:“你很惊讶啊,其实不用那么惊讶的,你回去好好研究研究玛雅的相关知识就会明白。你可知道玛雅的研究专家们得出的最新结论,玛雅人祖先是什么人吗?”

卓木强巴头摇得像波浪鼓,心想:“总不可能是藏族人吧。”

吕竞男道:“是蒙古人。在距今一万余年前,亚洲的蒙古人抵达了美洲。”

卓木强巴喃喃道:“美洲不是哥伦布发现的吗?”

吕竞男道:“那没错,但哥伦布只是第一个向世界宣布有美洲这个地方的人,他并不是第一个抵达美洲的人。在玛雅的文化中,有很多艺术品都能从侧面反映这个问题。”吕竞男有拿出一些相关资料,道:“在玛雅的雕塑作品中,有明显的亚洲色彩的,非洲色彩的,这些雕工精湛的艺术品向人们展示曾到过这片土地上的人种,看这幅照片,据专家考证,这个陶俑的人物造型和服饰都有隋俑的特点,这不是当地玛雅人的相貌和服饰。”

吕竞男踱回办公桌后,坐下来道:“而玛雅与中国的关系,也是被学术界争议得最多的。在玛雅文明之母奥尔莫科文明地区,就出土了大量的玉圭,玉雕,还有不少骨骼制品,而上面刻着的,竟是中国甲骨文,我国曾有一位甲骨文专家,在出土的整齐玉圭排列上认出了这样的符号意义‘国王和首领开创了王国’,在墨西哥,出土过几百具泥俑,面貌与华人无异,衣饰也与隋朝以前诸多年代相似;在洪都拉斯,发现了与中国古龟玄武相似的雕刻;在危地马拉,出土先秦钱币;如果还不够,还有许多……”吕竞男连珠炮似的说下去道:“玛雅的图腾崇拜,即库库尔坎神和美洲豹神,近似中国的龙虎崇拜,玛雅人崇尚玉器,与中国人文崇尚完全符合,玛雅金字塔,造型与埃及金字塔完全不同,更近似中国的倒斗型墓葬,而它们的作用以祭天为主,与中国的祭坛有同工异曲之妙;玛雅的文字,与巴蜀金文有共同的符号和组合方式。从古蜀文物及文献关于蜀人与中原、与美洲关系的记载来看,这种联系绝不是巧合。黄帝及其子孙与蜀人联姻,少昊、颛顼曾在蜀生活,又一起去美洲,古老的文字在蜀与中美洲同时保存下来是完全可能的。玛雅文有了发展,而巴蜀金文相对简单一些。学者对比了玛雅语与汉语的基本词汇,很多词是相同的,如“人”、“天”、“昊”,两者分离的时间应当在距今5000年以前。就连人祭也……”吕竞男突然停下,好像不愿提及这个话题。

但卓木强巴已经听得很清楚了,追问道:“人祭!你是说活人祭么?”

吕竞男张了张嘴,终于道:“不错,玛雅人以人心献祭,而在中国,人祭……人祭则……则花样更多。如《礼记·明堂位》说‘有虞氏祭首,夏后氏祭心……’。《后汉书》记载巴人的廪君为虎图腾,让虎喝人血。甲骨文记载的人祭成千上万!周代有了俑代替人殉,才结束了活人殉葬的历史。‘始作俑者’,其实最初的意思就是指人祭。这也没有什么好奇怪的,任何原始的民族,都有类似人祭的礼仪,用我们现在的眼光,可以看作是未开化的表现吧,其实只是古人一种情绪发泄而已。”

看着卓木强巴变了脸色,吕竞男支开话题道:“再说我们中国,《汉书。东夷传》有云:‘倭国东四千余里,有裸国,裸国东南有黑齿国,船行一年可至也。’黑齿国为少昊后裔,在中美洲。《汉书》的记载证实航渡美洲在汉代已是可行的。《列子。汤问》说:‘渤海之东,不知其几亿万里,有大壑焉,实惟无底之谷,其下无底,名曰归墟。’大壑、汤谷在中美洲。古人知道在‘渤海之东’,说明战国时代中国人知道中美洲的方位。这只有在了解地球形状、有航海实践的基础上才能做到。再倒退几个世纪,中国人航渡美洲同样是可能的。《山海经》多处记载少昊时已有竹舟,到两千多年以后的商代航海应当是有物质基础的。王大有等先生的《中华祖先拓荒美洲》分析了有关殷末25万军民渡海去美洲的细节问题。就是最近发现,郑和下西洋的航海图,上面也清晰标注了美洲,比哥伦布早了许多年。”

吕竞男说了一通,反将水递给了卓木强巴,让他冷静一下,卓木强巴脑子里一团浆糊,反复思索着那个好像毫无可能的事情“中国人早就知道美洲?并且经常跑过去?玛雅人和中国人同祖同宗?”可是听吕竞男这样一说,加上那些货真价实的资料,好像又还真有那么回事。

待卓木强巴的脸色不再那么苍白,吕竞男才继续说道:“好了,说了这么多,无外乎只是想让你相信,在一千多年前,一个藏族人渡海去美洲,并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事情,因为早在5千多年前,我们的国人就去过美洲了,而且大有可能美洲这片土地,是由我们国人开拓的。”

“难以置信。”卓木强巴喃喃道,他是到过白城的人,看见过那恢宏的石砌王国,看见那些精美的绘画和雕塑,那纷繁复杂的文字,那种文明是他所没见过的,绝对辉煌的一种文明,可现在有人告诉他,那种文明,极有可能是华夏文明的美洲变种,他始终难以接受。

吕竞男道:“我们接着说?很好,抱着一切皆有可能的态度,才是一个合格的考察家因该拥有的科学态度。根据卷轴上破译的信息,当时来回花了十三年光景,他们将光照下的城堡,交给了守护者的国王,当地的国王答应他们,要将光照下的城堡永远的隔离阳光,随后国王开始修葺有史以来最大规模的金字塔,据说向上一直通到天庭,向下一直掘到了地狱。”

“为什么那位国王要费这么多精力来满足一个外族人的要求呢?”卓木强巴突然问道。

吕竞男道:“这个嘛?这个谁知道呢,卷轴里许多信息都还有待破译,很多地方都是我们所不明白的,但是我们知道一点,那座光照下的城堡因该在一座巨大的玛雅金字塔中。”

卓木强巴终于明白了,低声道:“所以,我们这次穿越原始丛林,其目的是为了寻找那座光照下的城堡,可是,为什么出行的时候要隐瞒我们,你能解释一下吗?”

吕竞男道:“有三点原因,第一,那座白城是刚刚被一个跨国石油勘探公司发现的,据说是在架设跨国输油管道时无意间打通,而对外界是封锁了消息的。当然,我们利用我们的途径获得了情报,但是不能大肆宣扬。第二,那个光照下的城堡,我们只知道这个名字,但到底是个什么东西,我们到现在都还没弄明白,所以,究竟要你们去哪里找,找什么,我也无法具体的告诉你们。第三,最重要的一点,我们初步怀疑,在这群特训的人当中,有人和国外势力有来往,当然具体是谁,我们还不知道。”

卓木强巴道:“你是说,我们这里有内奸?”

吕竞男道:“内奸谈不上,叫通风报信者吧,总之,就是这些原因,使我无法向你们交待这次行动的具体内容,一切就只能听天由命,但同时——”吕竞男提高了声调道:“这次行动,也可以作为你们前往帕巴拉神庙的一次预演,可惜预演的情况很糟糕,如果按你们目前的水准,恐怕连前往神庙的通道都还没找到,你们就已经,就已经……”

就已经怎么样,吕竞男没说,但卓木强巴看得出,吕竞男想说的是“你们就已经全部玩完儿了。”他露出质疑的目光,暗忖:“我们没这么差劲吧?”

吕竞男看穿他的心思,道:“好啊,你还有所怀疑是吧,那么我们不妨做个横向比较,这次你们遇到的是一盘散沙的游击队,而且还是各自为阵,并非有规模有组织的团体行动。而如果出发寻找帕巴拉神庙的话,你们将面临的——”吕竞男起身,将铁柜里的一个保险柜打开,又从里面取出一叠绝密文件,扔到卓木强巴面前道:“是他们!”

卓木强巴看着资料上第一个人的照片,顿时失声道:“是他,就是他!在可可西里——”

吕竞男道:“这个人,叫本,海因茨,你认识吗?”

卓木强巴看着莫金的档案,思索很久,“本,海因茨?”对这个名字毫无印象,但他肯定,在西藏和可可西里看见的人,就是这个男人,卓木强巴问道:“他现在在哪里?”

吕竞男道:“不知道,在我们去厄瓜多尔之前,这个人就离开了中国,至今也没出现。”

这时,方新教授敲门进入,他的检讨写完了。吕竞男道:“你也看看吧,教授,这些人也许是你们将要面对的最可怕的对手。”

方新教授看着资料上的名字“本,海因茨”问道:“这是什么人?”那张金发碧眼的军装照片显得整个人高大有形,一副盛气凌人的样子。

卓木强巴道:“就是我说起过的那人,他的眼睛像毒蛇。”

吕竞男道:“我们根据你所提供的资料进行了相貌分析和拼图,认为这个人就是你所说的那人,并对他展开了调查。本,海因茨,同时拥有美,英,法三国国籍,和欧洲十三个国家政要有密切来往,曾担任包括美,俄,意大利等多国国家的特种兵顾问。这个人的身世是个谜,三十五岁之前查不到他任何资料,好像在三十五岁那年突然就横空出世了,而且是以绝对的高姿态出场,他拥有在联邦银行无限透支的信用额度,据调查,在他出现在这个世界的第一年,就有欧美诸国三十几名高官政要接受他的邀请,出席参加他举办的宴会,同一年,他成为美海军陆战队特种兵顾问,兼任海豹特战队教员,他从未获得任何军衔,但无论在什么场合,总是以一身军装出现……”

卓木强巴突然道:“军装?我好像在哪里听过这个人的故事,让我想一想?”

吕竞男微微一笑,道:“是吗,再看看这个。”

这份资料上的人卓木强巴却不认识,吕竞男道:“柯夫,阿莫斯基,曾担任俄军方顾问,他目前的身份,因该是俄某雇佣军团的头目。这两个人曾在我国境内碰头,并被我方人员监测到了,你们现在该知道,你们的对手是什么人了吧。”

卓木强巴如听天书,叫道:“天,美国特种兵教官加上俄雇佣兵团,他们怎么会对这个感兴趣的?”

吕竞男道:“是啊,以他们的身份和地位,不因该是对帕巴拉神庙如此感兴趣的人,可是根据我们得到的情报,偏偏就是这个本,对这件事表现出极大的关注。”她将中间一些资料整理了一下,一边整理一边道:“这些都是与本有过接头的人的资料,其中涉及一些你们不能知道的内容,只能给你们看这么多了。”

这时,最后一张资料掉落在桌面上,资料上很大一片空白,只有一个人的背影照,吕竞男道:“这个人是所有与本接触的人中身份最神秘的一个,他的反跟踪性很高,我们工作人员跟踪多日,只能拍到这唯一一张背影照,其它资料全是空白。”

不料,卓木强巴和方新教授同时道:“这个背影好熟悉!”

卓木强巴看了方新教授一眼,道:“我觉得像在金字塔里看见那个背影。”

方新教授道:“不,我觉得更像另一个人的背影,但是不可能是他啦。”他又看了一眼,摇头笑道:“真的很像。”

卓木强巴好奇道:“是什么人?”

方新教授道:“那个人,在生物学界享有很高的声誉,他曾是连续三届马修利亚生物论坛的普立特奖得主。”

“啊。这么厉害!”卓木强巴张大了嘴,他知道,马修利亚的普立特奖就好像动物学的诺贝尔奖,方新教授如此高的声誉,尚且一次都没得到过,本来这次论坛准备给教授颁发这个奖项的,可是被自己强行拉来参加寻獒计划,教授也不得不放弃了普立特奖。他没想到,还有人能连得三次。

方新教授道:“嗯,我调查范围主要控制在犬类,但是他对整个生物学都有很深的研究,不过,该怎么评说他呢,你要知道,在我们生物学界,都管他叫生物狂人,他的很多研究范围,都超过人文理念。诸如他认为如今的动物和植物完全界限分明,因该有一个过渡物种才对,便一直致力于培养一种介于动物和植物之间的物种,那不是猪笼草一类的食肉植物,那是一种可以像动物一样奔跑,捕食,又可以像植物一样靠光和作用生存的全新物种。为了达到这一目的,他将动植物的基因杂交,甚至送到宇宙中去接受光辐射变异,好像最终也没成功。而且据说,他为了培养一些优秀基因,竟然替完全不同的动物物种相互授精,甚至包括人类。但是他参加过转基因食品的研究,用生物来控制病虫害也与他的理论有关,治疗疾病的基因疗法也是他提出来的,总之,这个人功过参半,是个怪人,但是我很佩服他。”

卓木强巴道:“竟然有这样的人,这个人叫什么名字啊?”

“索瑞斯,卡恩。”方新教授不加思索的答道。


本章节地址:http://www.zangdimima.net/zangdimima3/96.html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或者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