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竞男收起那些绝密资料,又道:“现在你明白,为什么我不急于让你们出发了吧。你们的训练科目还没有完成,而一些非常重要的关键资料我们还没有掌握,最重要的是,以你们目前的能力还不适合参加这次考察行动。”

卓木强巴道:“可是,我们要考察的地方是在国内,在中国境内,和在别的国家,那是完全不同的。”

吕竞男道:“有什么不同,充其量你可以获得武器和一些高级点的装备,而真正的野外考察,靠的并不是这些,靠的是你自身的能力,你们必须把自己的能力再提升一个高度。比如说为什么这次我可以穿越丛林,而你们却不行,并不是我比你们就多认识多少动物,我和你们一样,也有许多生物都是未见过的,但是和你们不同,我可以透过生物的表面看本质。这种生物进化出这样的器官,它会有什么功用,它皮肤的颜色,哪些是起到警告作用,哪些是带剧毒的,结合周围的植物和整个生物群落,你就能明白,这是一种什么性质的生物,它的天敌是什么,它的食物来源又是什么。而又如,哪些植物能吃,并不是要死记硬背,世界上植物成千上万,你永远记不全,可以向动物学习,也可以用8小时胃肠排空法来测量。还有天气,自然界的天气变化万千,就算研究气象一辈子的科学家,也不可能准确预计下一个24小时会出现什么变化,但是只要你掌握了大的方向,知道了气压,风速,水蒸汽浓度三者之间的关系,你就能做出大致的判断。而这些,都是我还没有交给你们掌握的东西,你们只是打下了基础,还需要进一步的提高。

卓木强巴道:“我认为,帕巴拉神庙地区的自然环境不会比美洲原始丛林更恶劣吧。”

吕竞男道:“错,我给你看一样东西,是你非常熟悉的东西。”她打开电脑,在加密数据库中调出一卷手抄卷轴的扫描版本,上面的文字介于古藏文与现代藏文之间,卓木强巴一看就知道,这就是他从小看到大,到最后一看就能让他打瞌睡的家传宁马古经。

方新教授看着电脑道:“这是部古经卷啊,上面的文字也不是古藏文,写的是什么?”

吕竞男道:“强巴少爷,你来告诉方新教授吧。”

卓木强巴看了看上面的符号,有些哭笑不得,这是宁马经记载的开篇神话故事,类似于诸神开天辟地的说法,卓木强巴实在不明白,这些研究学者在研究什么,竟然把神话故事也拿来当真。卓木强巴解释道:“这是一段众神开辟新天地的神话故事,翻译过来的意思大致就是先前的神明们为了带来光明,埋葬黑暗,他们找到了地狱的入口,在漆黑的冥河里漂流了几万万年,又穿越了蛮荒的地狱,里面的怪兽有三层楼那么高,皮厚得像坦克装甲车一样,里面的鸟吃人和牛羊,就跟小鸡啄米似的,里面的蝗虫比人高,蚊子比牛大……”说着说着,卓木强巴不由笑道:“我就不明白了,教官,难道你们认为,这……呵呵……这样的记载和帕巴拉神庙有什么关系?”

吕竞男严肃的告诉卓木强巴道:“根据多方资料的综合分析,我们认为,这段记载,极有可能就是戈巴族先民开辟帕巴拉神庙疆域的真实写照。”

“噗”卓木强巴差点将茶水喷出来,吕竞男又道:“当然,里面可能有夸大的成分,但足以说明其自然环境之险峻。”

卓木强巴笑道:“这样说来,我的身世,还和这个帕巴拉神庙有莫大的干系了,真是佛祖显灵,让我去寻找我的前世?”

吕竞男道:“现在还不好判断,不过也不是没有这种可能。要抱着——”

“一切皆有可能的科学态度吧,我知道。”卓木强巴接口道:“可是你也知道,这种神话故事和真实情形到底有多大差距,三层楼那么高的动物,你见过么,教官?”

吕竞男道:“没见过不等于没有,你的紫麒麟传说,不也是从这本古经中得来的么,为什么对紫麒麟你能坚信不疑,对其余内容你就嗤之以鼻呢?”

卓木强巴顿住笑容,反复咀嚼吕竞男的话,他还是无法接受这个说法,今天吕竞男说的许多东西都超过了他的感知范围,他一件都无法接受。

吕竞男又道:“对了,亚拉法师曾告诉我,你们在白城的经历。”

卓木强巴嘟囔道:“又如何?”

吕竞男道:“其实,这也是我这次比较担忧的一个问题,因为第三阶段你们才会接触到机关,而这次你们能侥幸存活,一半是亚拉法师的帮助,另一半也算是老天开眼,幸好你们接触到的只是一些简单的东西。”

卓木强巴想起来了,亚拉法师说他们遇到的那些致命机关,只能算是陷阱,还不能算机关,当时自己愣了好一会儿,这次吕竞男也这样说,他问道:“对了,我正想问你呢,亚拉法师为什么对机关那么了解?”

吕竞男道:“因为亚拉法师,本身就是一个机关学高手。你或许不知道,机关之说,起于中原,早在鲁班造器前几百年,便已有机括这个词,而后历经千年,机关的学术在中原被反复演绎,达到了世界上其它任何国家都无法企及的高度,历史上无数的能人,都曾精于机关数术之学。文王演周易,姜子牙善器,其实已经开始涉及机关之说,春秋名家有公输般,墨翟,孙武,先轸等人,战国有鬼谷吴起孙膑,甘石二人;秦有吕不韦,楚汉相争时有范增,张良,韩信,汉有班超,丁缓,张衡,魏伯阳;三国的诸葛亮,周公瑾,马均;南北朝有祖冲之,毋怀文;而机关学术演至隋唐,后人在李靖,孙思邈,李淳风,僧一行等人的基础上,更是将机关学发扬得淋漓尽致,只差一点就完成了从冷兵器时代到热兵器时代的突变。而你们要寻找的帕巴拉神庙,正是在这个机关学的鼎盛时期修建的,那时候唐和土蕃来往密切,经济宗教文化都有交流……”

这时,亚拉法师推门而入,他也完成了总结报告,吕竞男道:“亚拉法师,他正问起你机关学的事情呢。”

亚拉法师道:“以后有机会,我们可以交流一下,不过,今后你会学到的。”

卓木强巴道:“法师的密修中,还包括机关学吗?”

亚拉法师道:“不,那是在密修之前的事,中原文化,浩如瀚海,我不过是沧海一粟。”

吕竞男道:“现在你知道你们将要去的地方了吗?你们的对手比游击队更强悍,而那里的民族比食人族更可怕,与狼同居的民族,你想一想;自然环境比南美原始丛林更恶劣,机关陷阱比任何地方都要凶险。你们连原始丛林都无法穿越,拿什么去寻找帕巴拉神庙和紫麒麟?仅凭运气么?”

吕竞男看着犹豫不定的卓木强巴,再次提醒道:“如果现在退出,还来得及。”

卓木强巴霍然起立道:“谁说退出啦?谁说的要退出啦?”

亚拉法师和方新教授相视一笑,强巴的性格太容易看穿了,几乎人人都知道他的弱点。

吕竞男道:“很好,既然你不想退出,如果又没有别的问题的话,是不是该把你的总结给我看看了?”

卓木强巴昂首挺胸,道:“没写!”

吕竞男道:“那么,我说过的……”

卓木强巴道:“罚抄一万遍嘛,没问题。我写了抄它一万遍就是。”

吕竞男点头捏笔道:“那么就去做吧。出去后可以将这次行动的原委告诉大家,因为已经结束了,适当的时候,我会亲自向大家道歉的,不过,你们的不足就是不足,明白?”

卓木强巴走到门口,突然回头道:“等会儿,还有地图呢,你不是说地图的事要告诉我吗?”

吕竞男道:“哦,不错,是这样的。关于那份地图,事情要从1844年说起,其中有一个很重要的人,他叫福马-特尼德……”

卓木强巴道:“哦,我们知道这个人。”

吕竞男示意别着急,道:“知道事情真相的人并不多,你可知道,在1843年,福马几乎还不知道世界上有个高原叫青藏,他们那个时代,所关注的内容是……玛雅!1842年,当第一个科学考察玛雅的人斯蒂芬斯发表了他那著名的《中美洲齐亚帕斯和尤卡坦纪事》一书后,全球对玛雅探险热情空前高涨,那本书被翻译成十七国文字,一年内再版7次,此后一共再版了几十次,它成为了十九世纪最畅销的书,让全球探险家热血沸腾,无数的探险家渴望去到热带丛林,探索那些掩埋在树木中的宏伟遗迹。在中美洲进行考察时,福马他第一个口头提出‘玛雅人是从亚洲迁徙过去的’,为了证实他的说法是正确的,他才来到亚洲,并从支那半岛登陆。可是,他在途中却遇到了人生的转折点,他从说唱艺人口中知道了一个叫帕巴拉神庙的地方,也就是从那一刻起,这座佛家圣庙,成为福马一生苦求的目标。”

卓木强巴道:“可是1844年,他不是最后一次消失在雪山中了吗?”

吕竞男道:“错了,1844年是一个开始,福马并没有消失在雪山之中,死于雪山那是十几年后的事了,1844年只是福马开始隐匿自己的行踪,他不愿意再被报纸大篇幅报道,他秘密的,坚持不懈的寻找着,而且收获极其丰富。据说,他运回英国的宝物,足以将整个英国买下来,而那些,都是从西藏运回去的。”

卓木强巴惊呼道:“他已经找到了!”

吕竞男摇头道:“不,他终其一生也没有找到,他只是在寻找帕巴拉神庙的过程中,不断的发掘遗迹和古建筑,在那些遗迹和古建筑中,将多如牛毛的珠宝,金银器源源不断的运回英国,同时,他发掘的遗迹和古建筑越多,就对帕巴拉神庙越是期待,在他的一位好友写的回忆录中记载‘我询问福马,他已经获得了几辈子也无法挥霍掉的财富,为什么还是愁眉不展,整天要去那个随时都可能送命的地方。福马总是摇头叹息,反复念叨着,我没有找到,我还差一些线索,我没有找到它。我现在所做的,不过是带回了海滩上的沙粒,而珍珠,依旧掩藏在里面’根据我们的资料,福马因该是一八六几年才死在西藏雪山中的,而那一次,他是带着地图去寻找的。”

卓木强巴急切道:“那那张地图,后来是怎么落到了英国人手里的?”

吕竞男微微点头道:“原本,福马因该把这个秘密永远的埋葬在西藏,可是,在1914年,英国人麦克马洪代表英政府给印度和当时西藏划定了一条分界线,在勘测这条线路的时候,他们无意中竟然发现了本该被冰雪掩埋的福马的帐篷和尸体。至于他们从福马的遗骸中究竟得到了些什么,我们也不能知道。后来的事情就比较复杂了,据传说当时确实发现了地图,并被英国政府当作最高机密保存起来,但是不久,一战爆发,那张神秘的地图也随之消失,听说当时地图的保存者凭记忆描绘了那张图,而英国人根据那张回忆的地图判断,所谓的帕巴拉神庙,似乎因该在喜玛拉雅山脉的最高峰,珠穆朗玛峰附近。从1921年到1938年,英国人独立组织了7次对珠峰的探险,但是没有获得任何线索。直到1938年,据说那张原图落在了纳粹党卫军的手里,虽然说这件事情也没有了任何的证据,但是1938年和1943,希特勒两次下令,他的最佳助手希姆莱亲自组建了两只探险队深入西藏,这却是不争的事实。至于他们究竟是寻找日尔曼民族的祖先还是别的什么目的,就不是我们所能知道的了。后来发生的事情,或许你们都知道一点了,二战最后的柏林之战,本来因该是计划周详的围歼战,可是美军和俄军都冒死朝城内进发,并最终将柏林一分为二,其实他们真正的目的,好像也是为了那张地图而来,而我们得到的消息是,他们在争夺德国一位原子弹研发科学家哈恩的时候,无意中听到了有关地图的消息,至于到底是什么消息,我们并不知道,但是就是那条消息,让同盟国的关系出现了直接的利益冲突,然后苏联,美国,都争先恐后的朝中国西藏赶来,直到现在,也没有停下他们的脚步。不过迄今为止,好像还没有人能破译地图上的信息,据说,那是一张永远也让人看不懂的地图。”

卓木强巴静静听完,和早先方新教授所调查的内容相似,只是更为详细一些,吕竞男又道:“好了,你想知道的,我都已经告诉你了,现在可以去做你该做的事了吧。”

卓木强巴走出办公室,方新教授道:“嗯,这个没什么别的事,我也先出去了。”吕竞男点头。

方新教授刚一离开,吕竞男和亚拉法师的神情就发生了变化,吕竞男手贴裤边,笔直站立,微低着头道:“我这样处理好吗?大人。”

亚拉法师慈目道:“也只好这样了,不过,他已经知道莫金的事了?唉……关于莫金的资料,你不因该这样早透露给他们的。虽然在名字上做了涂抹,但是稍微知情的人马上就会想到是莫金,如果让他知道了我们在调查他,以后要接近他就很难了。”

吕竞男垂头道:“是。强巴他突然间好像知道了不少事情,实在出乎我的意料之外。”

亚拉法师道:“嗯,透过事情的重重迷雾,能直接看到本质,抓住事情最关键的点,与平时迟缓的表现完全不符合,这才是真正的大智若愚。不过强巴少爷对整件事情依然毫不知情,就让他保持现状吧,让他依然以找獒为目的,这样,对我们,对他,都会有好处。”亚拉法师心道:“强巴少爷,这就是你的宿命呢,逃也逃不掉……”

吕竞男暗道:“愚肯定是愚了,不过怎么看也不像是大智若愚吧。”半晌又问道:“您看,莫金会不会是属于那一伙人?”

亚拉法师道:“不知道,这次整个行程,我都没有感觉到他们的存在,或许他根本就没有去白城,这次提前离开中国只是一个巧合。”

吕竞男道:“不知道大人对这次行程怎么看?”

亚拉法师道:“消息来源是准确的,只是我们去晚了一步,让别人捷足先登了。因该是在七年前就已经盗取了阿赫地宫里的东西。”

吕竞男皱起眉头道:“如果是真的,那么他们手中至少已经掌握了地图和光照下的城堡两样东西,可是,为什么他们迟迟没有行动呢?”

亚拉法师道:“不知道,或许是还没有破解光照下的城堡里所隐含的信息吧,反正地图里的信息他们是没能破译。”法师也露出了凝重的神色,喃喃道:“如果莽林里那个人所说的是真的,那么他们因该是一个十三人组成的小组,在去阿赫地宫前已经死了四个,加上他一共是五个,因该还剩下八个人,在那地宫中不可能一个人都不死,那么他们到底还剩下多少人?如果莫金是他们中的一个,那其余的人又在哪里?”最后,法师叹息道:“这个团伙太可怕了,在帕巴拉神庙的寻找之路上,他们已经领先我们了,这是一件很糟糕的事情,我们没有时间了啊!”

吕竞男左手按住右肩,深深的鞠了一躬道:“放心吧,大人,我们会竭尽全力赶在他们前面的,神庙的光芒永远照耀着我们,它是不会殒落的。在智慧之神的指引下,我们必将得到光明。”

亚拉法师道:“对了,听说你最后救出的三个人,里面有一个白头发的。”


本章节地址:http://www.zangdimima.net/zangdimima3/97.html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或者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