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卓木强巴怀疑的目光下,亚拉法师慢慢的解释着:“饥饿的本能,并非来自几小时就进一餐的习惯,人会感觉到饥饿,是一个复杂的生理过程。你也知道,人一刻不停的在运动着,就算你坐着,你躺着不动,你的心还在跳跃,你的血液还在流动,它们的运动,需要什么,需要的是能量。而我们吃的东西,部分便转化为这些器官需要的能力,先被由大分小,再分得更细,最后化作糖类,输送到各个器官,在器官的细胞作用下,分解出碳氢氧等物质,供身体燃烧,释放热能。当身体将食物提高的能量用光的时候,便通过植物神经,向大脑发出信号,表示饥饿。这个时候,全身的器官,发出了没有动力的疲惫信号,已经空空如也的胃发出了需要填满的信号,一刻不停蠕动的肠道,也发出了需要找工作的信号。所以,你会觉得全身乏力,所以,你会觉得腹中饥饿,所以,你会觉得肠鸣如鼓。而我们密修者的饿鬼道,所接受的考验是,在你饥饿的时候,让你绕着一张圆桌缓缓跑步,而圆桌上,会不断放上刚刚出锅的,你最喜欢吃的食物——”

“啊……”卓木强巴叫了起来,这个考验未免太残酷,忍着饥饿跑步,还要看着那些最美味的,而且伸手可及的食物,这对意志力的要求太高了,能坚持四个小时,确实已经达到了生理的极限,可是,怎么会死掉的呢?

亚拉法师继续道:“食物会一直更替,以保证它的新鲜性和对你视觉嗅觉的冲击感。而饥饿的人,出于本能生理反应,他的胃部,会分泌出胃酸,那是一种ph值为1的强酸,胃的内部有一层黏膜,会保护你的胃不被这种强酸所吞噬,可是,如果一直忍耐饥饿,让胃酸持续分泌的话——”

卓木强巴瞪大了眼睛,他已经知道亚拉法师要告诉他什么了,亚拉法师无比怜惜的说道:“唉,那个青年就是忍耐力太强,而又无法控制自己的内部脏器,当我们打开他腹腔的时候,他的内脏已经有三分之一,被他自己分泌的胃酸给腐蚀掉了。他的死因可以说是——因为饥饿,他自己把自己给吃掉了!”

亚拉法师盯着脸色发青,陷入恐慌之中的卓木强巴,一字一句的问道:“纵使这样,你也还要接受密修吗?”

过了许久,卓木强巴才缓缓的问道:“有没有,简单一点的入门考验?”

亚拉法师皱起眉头,迟疑道:“如果强巴少爷坚持的话……我们可以进行一个试验性的考查,来测试你的毅力程度,你看如何?”

卓木强巴战战兢兢的问道:“不会有生命危险吧?”

亚拉法师道:“如果强巴少爷这样想,那么试验也可以免了。”

“不,我接受,我接受。”卓木强巴下定了决心。

听说卓木强巴要接受密修,张立,岳阳等都来为他打气,吕竞男从一开始就一直摇头。亚拉法师为卓木强巴准备的试验性密修入门考察,其内容是抵抗困意。

在亚拉法师的要求下,卓木强巴一夜没睡,而且被要求劈了一夜木柴,第二天清晨,在众目睽睽下,走进了亚拉法师为他挑选的一间小石屋。

亚拉法师道:“人都需要睡觉,在不睡眠的基础上,会导致一系列生理功能紊乱,这项考察,并不能帮助你的机体变得不知疲劳,只是考察你的机体,在疲劳状态下,能保持多久的清醒。”

这是一间石屋,亚拉法师在门窗上做了手脚,屋内空气流通,但是没有丝毫光亮,关上门,连一点儿声音都听不见,卓木强巴被绑在屋正中一根石柱子上,据说这种紧迫感可以使人更为清醒,而他的头顶正上方,亚拉法师放了块融冰,他与柱子之间,则隔了一床足够厚,非常软和的棉被。

亚拉法师交待道:“当我关上门之后,这里会成为完全黑暗和无声的封闭环境,在这样的环境中,你的困顿程度被诱发到最大,但是因为站立和束缚的关系,也可以使你能调整自身的心里紧张度来抵御那种困乏,而这根柱子上方有一块冰,估计每半个小时会有一滴融化的冰水滴在你的颈项部位来帮助你提神。你也可以通过计数滴落的冰水来确认你在这里的时间。你的右手套了一个感应器,你不需要用力,只需要让手指触摸到感应器就行了,当你完全丧失意识的时候,也就是进入深度睡眠状态,手指离开感应器一段时间,我们就会知道,这门也会自己打开,看看你能坚持多久吧。祝你好运,强巴少爷。”

门被关上了,在封闭的环境中,没有声音,没有光,只有自己的平静而安详的呼吸,刚开始,卓木强巴还能保持自己的清醒,可是,一双眼睛在黑暗中并没有看多久,就变得无比疲惫,眼皮重重的直想向下耷拉。

卓木强巴不由想起了亚拉法师的话:“人的眼睛,一旦睁开,它就从未停止工作,它会不断的寻找,搜集可以传达给大脑的信息,在绝对的黑暗和绝对的光亮中,它无法得到任何信息,它便会罢工。当你在黑暗中,眼睛疲劳得无法睁开的时候,就闭上眼睛,否则,可能导致失明。”

卓木强巴已经闭上眼睛,虽然仍站立着,可是完全遁入了睡眠的姿态,在这样的姿态下,要保持神志的清醒就更不容易了,他还有感觉,拇指依然搭在触摸式感应器上面,可是那种沉沉的睡意源源不断的袭来,他对周围环境的感觉正在慢慢消失。卓木强巴仿佛又回到了莽林之中,在那一片死寂的黑暗丛林,阴暗,冰冷,没有一点星光,连风都是静止不动的。可是,强大的恐惧感袭来,他反复的告诫自己:“不能睡,一定要走出去,一定不能睡。”对,要坚持到底,一定不能睡,卓木强巴晃了晃脑袋,大脑感觉到一阵钝痛,沉重无比。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卓木强巴又睁开了眼睛,四周还是一片黑暗,空气冰凉,一丝丝寒意从鼻腔被吸入肺部,热气又从肺里呼出,卓木强巴这时才明白,亚拉法师将他束缚在这根石柱上的真正用意。如果可以动一动手脚,活动一下筋骨,人为的制造一些疼痛的感觉,一定可以抵抗一些睡意,可是如今,一动不动的姿势,正好满足睡眠的需求。他昂起头,头顶也是一团漆黑,什么也看不见,卓木强巴心想:“不是说半小时就有一滴冰水从上面滴下来吗?为什么都过了这么久,还没有丝毫动静呢?”突然,他又想起亚拉法师告诫的另一句话:“在黑暗中,人们很快就会失去对时间的感觉,黑暗会告诉你,这个世界上,原本没有时间。”

卓木强巴暗自心惊:“难道说,我自己感觉过去了这么久,其实,只是过了十几分钟,还不到半小时么?”亚拉法师的话依旧回响在耳边:“一次良好的睡眠,你会感觉刚闭上眼睛,然后再睁开,天已经亮了;而一次痛苦的睡眠,你辗转反侧,已经过去半天,而黑夜的星辰依然闪烁,好像时空凝固。”

卓木强巴又无奈的闭上了眼睛,没想到,挑战人类的极限,并不是绝水绝食,仅是简单的挑战睡眠,就有这样大的难度,这还仅是试验性的资格认证,连这个都无法坚持下去,还谈什么密修。有莽林的经验,卓木强巴知道,必须依靠痛楚,才能缓解睡意,可是,如今双手被缚,背上还塞了一床棉被,如何才能制造痛楚呢?卓木强巴咬紧了自己的下唇,嘴里,一股浓郁的血腥味,那种微咸,有些回甜的特殊味道,每个人都能察觉出,卓木强巴闭目凝思着:“出血了,我已经咬破了嘴唇么?可是,为什么没有痛的感觉,感觉好轻微,啊,难道我真的要睡着了?”亚拉法师说过:“在深度睡眠中的人,就算用针扎也不会醒来,因为你的意识已经自我关闭,通过动物神经传达给大脑的信息通道被阻断,你感觉不到疼痛。良好的睡眠,等于对自身的一次麻醉。”

顶着棉被的卓木强巴开始频频点头,他自己也知道,这样下去不行,可是,手脚,整个身体,都开始不听使唤,大脑里的意识在逐渐模糊。就在此时,像一根针,从背脊骨扎了进去,随后,一阵冰冷刺骨的感觉,在全身泛化开来,卓木强巴猛的一惊,突然又恢复了清醒,回忆起刚才的感觉,他知道,第一滴冰水,已经滴在了自己大椎穴附近。可是没多久,体温很快将冰水的寒意全部驱除,柔软的棉被给肌肤带来柔和而温暖的摩擦,卓木强巴用尽办法,意识还是在一点一点的消失。没想到,这种突然的冰水提神,就好像一次性将体力透支,反而更容易疲倦。

抵御这种将睡不睡的感觉,就好像走在一根极细的钢丝上,要用尽全身力气来控制平衡,可钢丝下面并不是万丈深渊,而是厚厚的棉被,无数的美女,丰盛的食物,要在这样的钢丝上呆得长久,实在难于登天。

卓木强巴终于领会了密修的奥义,同时明白为什么亚拉法师说密修不是人人都可以做到的,要抵御痛苦并不难,只需要一颗坚定勇敢的心,可是,要抵御温柔,需要付出的忍耐力,就非人人都能做到了。不知道什么时候,卓木强巴感到眼前一亮,他赶紧睁开眼睛,眼前明晃晃的一片,许久才恢复视力,那道石门,竟然被打开了!卓木强巴无力的垂下头去,感到了前所未有的疲惫。

卓木强巴是被张立和岳阳架出石屋的,连他自己也无法相信,为了抵御睡意,竟然耗尽了他全身的力量。从张岳两人的表情可以看出,他们对卓木强巴的表现很失望。阳光下,亚拉法师笑吟吟的看着卓木强巴,拿着手中的计时器道:“五十六分钟,不错了,已经很不错了。”

唐敏为卓木强巴拭去嘴角的血迹,关切道:“怎么会弄得这么惨?”卓木强巴没有回答唐敏,心中只是想:“居然才坚持五十六分钟,怎么感觉就像在地狱里呆了好几年。”他突然看见远处,吕竞男正往回走,他问道:“法师,教官也接受过类似的试验么?”

亚拉法师道:“哦,没有,这是当年我开始密修后,自己想出来的一种资格认证办法,因为不能通过大师们的同意,所以我把它称作试验性认证,除了我,你是第一个接受这种试验认证的。”

卓木强巴问道:“那么当年,法师你自己,坚持了多长时间?”

亚拉法师道:“因为当时我已经拥有了密修资格,并正式开始密修,所以我坚持的时间要稍微长一点——”他伸出了三根手指。

“三个小时?”卓木强巴问道。

“不,是三天。”

卓木强巴感到一阵虚脱,头一垂,再也无力抬起来,他,已经睡着了。

醒来后,已经是黄昏,卓木强巴再也不提密修的事情,正如导师曾告诉过他一样:“有些事情,需要天赋,人力不可强求。”卓木强巴自知之明,如果说锻炼外部的肌肉力量,他或许能达到中上,但是密修,自己的资质只能说平庸,甚至是低劣。谁知,亚拉法师找到了他,亚拉法师道:“如今,先把基本的科目学好,这才是你需要学的东西,如果这次考察结束之后,强巴少爷还想进行密修的话,你可以去色拉寺,一零九号禅房,找丹珠法师,就说是我让你去的。丹珠法师算不上密修者中的第一人,但他绝对是密修者教师中的第一人。”

卓木强巴不知是喜是忧,心中对亚拉法师又多了几分感激。此后几天,他们开始恢复性训练,同时在医院接受一个月的身体恢复治疗,并且每周一,三,五,七,都要到专业心理医生那里接受心理恢复治疗,要求他们坚持半年甚至更长时间。

在刚开始恢复的几天里,大家吃饭的时候,发现卓木强巴拿着筷子老打架,有时连夹菜都夹不稳,岳阳好奇的问道:“强巴少爷,你的手怎么啦?”

卓木强巴冷静的答道:“手抽筋。”

岳阳更加奇怪了,问道:“怎么会抽筋的?”

卓木强巴面露恨意,一字一顿道:“罚,抄,一,万,遍!”张岳二人居然欢欣鼓舞,显得非常高兴,卓木强巴哭笑不得。

一个月后,国家另外有科考项目,艾力克要回归国家队,临别前,大家聚在一起,依依惜别。餐后归眠,卓木强巴又来到他和艾力克第一夜谈话的地方,星空依然璀璨,艾力克依旧矗立在微寒风中,远远注视着灯火明灭的军营。“你也在这里啊,毛拉大哥。”卓木强巴道。

艾力克轻轻叹息着:“是啊,相处了这么久,突然就要走,总是有些缅怀。不过也该走了,我能教的都已经教给你们了,剩下的路,就靠你们自己去走了。”

卓木强巴道:“谢谢你,教会我们这么多知识。”

艾力克示意卓木强巴,在以前那方石墩上坐下,两人并肩坐了,艾里克道:“强巴少爷,通过这么长时间的相处,我觉得吧,你真正要寻找的,似乎不只是藏獒而已。”

卓木强巴道:“哦,为什么会这样认为呢?”

艾力克道:“你是所有受训者中,最刻苦的一个,你训练得很努力,甚至可以说是拼命。每当你完成一个训练项目的时候,你的眼中就透出一股喜悦,但同时还有淡淡的哀伤,有些事情令你自责,是吗?不用回答我,所以,有时候我在想,你好像并不是真正的要寻找藏獒;而是将寻找藏獒看作了一种契机,一种希望。如果能找到獒王,是不是就在暗示自己,就有希望找到你自己真正想要找到的东西?”

艾力克的话,就像开启了一扇尘封的门,卓木强巴面色惨白,浑身冰凉,心中震道:“是这样吗?难道我是这样想的吗?真的是这样吗?”

艾力克起身道:“强巴少爷,你应当明白,人的一生,最重要的,就是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你是有目的的人,所以,你活得比其他人都更充实。做了这么多年的科考工作,我想,这条探索的道路,是永无止境的,你可以从中不断的学习和获取。时间长了你就会发现,它并非是枯燥无味的,因为带给你快乐的东西,在你心中。我想,人生也是如此吧,不断的探索和发现,去寻找自己想要的东西。”艾力克拍着卓木强巴的肩头,意味深长道:“其实,我觉得强巴少爷很适合作科考的工作,你有一种常人所做不到的坚韧毅力,而且,你的洞察力比普通人强,只要你想到了,必定会有所发现,问题是,你现在还不愿去多想,很多事情,你喜欢将它简单化,我想,总有一天你会觉醒的。”

望着艾力克的身影,卓木强巴顿在空地,仿佛融入了寒冷的风,艾力克的每一句话,都值得他去思考,他明白,又是一个难眠之夜。


本章节地址:http://www.zangdimima.net/zangdimima3/99.html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或者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