达杰长老缓缓道:“圣使大人所说的战獒指的是什么,我们并不清楚,但高原雪狼却与香巴拉是密不可分的。”

卓木强巴惊愕地听着,达杰长老说的每一个字都令他心跳:“你知道,圣人们开创了香巴拉,这块密教中传承了万年的极乐净土,而高原雪狼和圣人们是一体的,不可分割,作为狼……它们是香巴拉最后的守护者。”

达杰长老又说了一个卓木强巴听不懂的词,他只知道前面一个发音应该指的是狼,可后面那一串发音,或许是高贵的、在什么之上的意思吧。他没打断达杰长老,只听他继续说下去。

“在我们的历史传说中,高原雪狼与先贤们一起开创了雪域之国的辉煌,作为守护四方的瑞兽,没有它们……”

“等等……”这次卓木强巴打断道,“我刚才似乎听到大师说,守护四方的瑞兽?”他突然想到了戈巴族的疯子吟诵的不动明王咒。”可以具体说说,有关四方瑞兽的事情吗?”卓木强巴清楚,这四种动物依然在各种图腾和经幡上出现,代表着不同的含义。不过,它们都已经成为了神话传说,也好像没有同时出现,四方瑞兽这种称谓,卓木强巴更是没有听说过。

达杰长老看了看另两位长老,丹巴长老用尽量简洁的描述,说了许多有关四方瑞兽的传说,但是那些传说,和卓木强巴所知道的流传于其他地方的传说没什么不同,他没得到更多有用的信息。后来又由格列长老补全了高原雪狼和那些圣人先贤的故事,大抵是如何同圣人们一起降妖除魔、历经艰辛达成善果等等。此时的卓木强巴心中充满疑惑,他迫不及待地需要得到解答,但在这些神话故事中,找不到答案,他准备去向方新教授请教,于是委婉地表达谢意并告辞了三位长老。

在卓木强巴离开门口前,达杰长老道:“请原谅我们的好奇,圣使大人能告诉我们,为什么对高原雪狼如此在意呢?”

卓木强巴回头道:“如果我说,我的这次帕巴拉寻访之旅,是缘于一头藏獒,不知三位大师相信吗?”

不料,三位长老一起露出“原来如此“的表情,丹巴长老道:“高原雪狼与香巴拉的确是不可分割的。”

格列长老也道:“追寻着高原雪狼的足迹,一定可以找到香巴拉。”

卓木强巴转过身去,只听达杰长老在身后道:“圣使大人还不愿相信,这就是万能的佛对你命运的安排吗?你为何会来到这里,将会前往何方,那是千百年前就注定了的!”

卓木强巴笑道:“照大师这样说,如果现在我就撒手不管,你们的预言不就落空了?”

达杰长老平静道:“你不会的,因为你是圣使,你能感受到帕巴拉的召唤。”

卓木强巴心里咯噔一下,随后微微摇头,大步离开。

卓木强巴离开后,亚拉法师却从帷幔后转出身来,问道:“怎么样?”三位长老有的摇头,有的点头,却都皱起眉头,似乎在考虑一样难以决断的事情,只听达杰长老沉声道:“大青莲。”亚拉法师面色一沉。

卓木强巴在路上碰到多吉,拉住这个小个子猎人道:“早些时候那森说,长老不想见的人是见不到长老的,你是怎么说动长老的?”

多吉道:“我也不知道,原本长老们都不同意的,但是后来与你们一起来的那位大法师和长老们谈过话之后,长老们便同意了。”

“大法师!你说的是跟我一起来的那位?亚拉法师?”卓木强巴想起来了,听唐敏说,亚拉法师对废墟里的神佛和机关也都蛮熟悉的,自己中毒昏迷时也是法师找到的解救方法,法师肯定知道什么。对,去问法师。

卓木强巴找到亚拉法师,道:“法师,听说你与工布村的三位长老谈过话,他们才同意与我见面的。”

亚拉法师道:“我想你弄错了,强巴少爷,我与三位长老谈论的是有关我们宗教方面的问题,至于他们为什么会同意与你见面,恐怕是与你的圣使身份有关。”

卓木强巴道:“那么,法师,我与三位长老谈话时,听到一些事情,是我以前从未听到过的,不知道你能不能给我一些指点。”

亚拉法师道:“说出来听听。”

卓木强巴道:“三位长老告诉我,战獒就是高原雪狼。”

“没错。”亚拉法师点头,然后怪异地看着卓木强巴,似乎在反问,难道你不知道?

卓木强巴惊愕道:“可是我研究藏獒快二十年了,从未看到过哪本文献记录过藏獒与高原雪狼有直接的联系。”

亚拉法师一愣,旋即露出恍然的神情,道:“我明白了,强巴少爷对藏獒的了解,来自于民间传说和生物学领域的知识,而没有从宗教方面着手,所以你不知道。事实上不仅你不知道,还有许多研究了一辈子藏獒的老专家,他们也未必知道藏獒与高原雪狼间有什么联系。这个事情解释起来很复杂,或许要花上大半天时间,但是我可以肯定地告诉你,高原雪狼,指的就是藏獒,而且不是普通藏獒,它们特指战獒。”

卓木强巴道:“能……能简单地向我解释一下吗?”

亚拉法师想了想,道:“对高原雪狼的传说,强巴少爷应该不陌生。在人们口中,古代西藏的确有一种动物,它们活动在雪山之巅,救助那些受难的高僧或应该被救的人。而在现代一些专家和研究学者眼里,高原雪狼,是古藏民将另一种雪域高原生存的动物神化后转变而成。其实,高原雪狼是古代藏民对战獒的称呼。要知道,在古代,藏獒并不像今天一般被大多数人所认知,普通人根本不可能接近或见到一头藏獒,甚至连贵族也没有那种资格,那是皇族的专有宠物。直到吐蕃王朝陨落,藏獒才离开深宫后院,散落到了高原各处。至于为什么藏獒会是皇族的专有宠物,又为什么到吐蕃王朝陨落才散布民间,那是一段长达几百年的历史,而且这段历史,与光军有着直接的关系。如果你想知道,以后我们专门找个时间,我详细地告诉你。”

卓木强巴听得热血贲张,因为他突然意识到,自己对于战獒的了解,的确有一个领域完全没有涉及到,或者说涉及得极为浅显,那就是宗教!自己以前接触到的宗教人士,几乎都不曾知道藏獒与宗教有何种密切的关系,但是今天亚拉法师所说的,等同于将藏獒与高原雪狼联系起来。那么通过种种高原雪狼的神迹,说不定能找出昔日战獒的线索,乃至紫麒麟的线索,这正是他渴望的。

卓木强巴又道:“有这么一个词,叫狼……”他尽量模仿规范的长老发音,认为这个错不了。

亚拉法师淡淡一笑,道:“狼统领,这是我们通常的翻译,要详细些可以叫天生狼统领。若按古文的原意解释,有很多古宗教的术语,是很难理解的,不过其根本意思,大概就可以叫做狼统领。”

“狼统领?高原雪狼是狼统领?这里面又有什么联系?”卓木强巴又迷惑了。

亚拉法师淡淡道:“这个很好解释,狼统领的意思,就是指它们可以统领狼……”看着卓木强巴突然呆滞的表情,亚拉法师微笑道:“这个事情在今天听起来,似乎有些不可思议。但是我想问一问你,强巴少爷,在你研究藏獒的历史中,你追踪过多少野生藏獒,或者,你是否看见过野生藏獒?你可知道它们如何在高原上生存?那么你又是否看见过与狼在一起生活的野生藏獒?”

卓木强巴遗憾地摇头。的确,他的藏獒研究史上,从未写入过野生藏獒,他甚至一度怀疑,今天的高原上,是否还有野生藏獒存在,这是他研究藏獒的一大憾事,但是据他所知,方新教授曾经追踪过野生藏獒。而方新教授对那头野生藏獒给予最多的评价,就是两个字“神奇!”但方新教授也从未见过与狼一起生活的野生藏獒,那会是怎样一个场景,卓木强巴无法想象。

亚拉法师略带惋惜地道:“你从未见过野生藏獒,是吗?唉,或许今天,我们很难看到野生藏獒了。我之所以这样问你,是因为在我年轻的时候,曾经认识一位研究藏獒的元老级专家,他曾对藏獒与狼之间的关系,做出过这样的评价–他说,人们普遍认为,藏獒的凶悍和忠诚,使它成为了最好的牧羊犬,它们是那些盗羊狼的天生克星,同时他观察的多场狼与藏獒的争斗,也发现了狼对藏獒的畏惧。当狼遇到有藏獒守护的羊群时,哪怕狼的数量是藏獒的十倍,它们也不轻易出击,除非它们已经饥饿得快要死去,或者狼群里有待产的母狼。但是他说,他感到狼群面对藏獒时所表现出来的,那不是一种对天敌的惧怕,而更多的是一种敬畏,那就像古代的奴隶或平民,见到最高君王时,表现出来的那种敬畏。”

卓木强巴愈发震惊道:“你,你的意思是说……”

亚拉法师摇头道:“不是我的意思,是那位前辈的。他对藏獒的研究,比你们要深入得多,涉及面也要广得多。他曾经将一头狼和一头藏獒关在两个紧邻的笼子里,结果发现了一些有趣的事情。他曾提到,那头狼不敢直视藏獒的目光,当藏獒看着狼时,狼只能盯着地面,夹紧尾巴,当藏獒靠近狼笼的一端时,狼会退缩到笼子的另一个角落,不敢靠近。他说,他从狼的身上,看到的不是恐惧和战栗,而是紧张和不安,那是一种卑微。他还说,那是藏獒身上散发出天生的王者气息,让那头狼的灵魂臣服,当然,我不知道这是不是一句玩笑话。他还做过一件惊人的事,就是他曾追踪过一头生活在狼群中的藏獒。”

卓木强巴道:“他看到了什么?”

亚拉法师道:“正是那次观察的结果,令他彻底改变了对藏獒的看法。他说,他看到羊圈旁带着铁链的藏獒,就好像看到动物园笼子里的狮虎,只有当他看到狼群中的藏獒时,他才感受到了一种回归,那就像蛟龙回归了大海,金鹏展开了双翼,当他看到那头獒带着狼群在高原上自由地驰骋时,他情愿自己是其中的一头狼。而且,那位先生还从另一个方面做过调查研究。众所周知,犬类与狼同祖同宗,都属犬科,但是强巴少爷你可知道,在所有犬科动物中,唯有藏獒与狼的基因相差最大,几乎已经超出了同种科属需要的百分之九十六以上的基因匹配率,因此也有学者以此为依据,提出藏獒不是由狼进化而来的说法。但是那位先生,则提出了另一种完全与众不同的观点。他认为,在几百万年前,当狼的祖先向现代狼进化的过程中,有极小部分发生了异变,使它们成为狼的祖先中最为强大的个体,为了生存,它们必须追求更为强大的力量。数百万年的进化演变,成就了今天的藏獒,它们和狼相比,拥有更强壮的体魄,更敏捷的速度,更锋利的爪牙,更睿智的头脑,它们是狼族中天生的皇者。那位先生更是认为,狼或者整个犬科种群,它们的基因里都烙印下了对藏獒的臣服,不是因为藏獒更强壮,只是因为,它们体内流着高贵的血液。当然,后来的一系列实验证明,这个理论不是很正确,但是那位先生,却是现代第一位去验证天生狼统领的人。”

“可是你说他的结论是错误的?”

亚拉法师道:“嗯,是这样的,但是并不完全错误。那位先生最后更正了他的结论:是青藏高原的狼与藏獒间有某种特殊的联系,至于其他地方的犬科动物,似乎没有那种臣服的谦卑。事实上,他离真相已经很接近了,只是还不能正确理解狼统领的含义,如果他从历史着手,或许能查到蛛丝马迹。好了,强巴少爷,我已经很简短地介绍了一些学者的观点,至于正确与否,我也不清楚。”

“等等。”卓木强巴道:“法师怎么知道这些的?那狼统领究竟是怎么回事?”

亚拉法师道:“我们当然知道强巴少爷是因为什么要去寻找帕巴拉,所以事先对藏獒也做了一些了解,但是我知道得并不多。”

“那位先生叫什么名字?”卓木强巴追问。他清楚,或许亚拉法师对藏獒所知的确不多,但是法师所知道的,都是他不曾知道的,他不会放过任何提问的机会。

亚拉法师微微扬头,道:“我不知道,那位先生在我年轻的时候就已经很大岁数了,现在早已作古,我只知道他姓赛……”说完,他观察着卓木强巴的反应,见卓木强巴没有任何反应,忍不住追问了一句,“强巴少爷对这个姓,似乎不觉得有什么特别?”

卓木强巴道:“姓赛,嗯,很少见,没听说过,是某个少数民族的姓吧?”

亚拉法师笑了笑,道:“原来没听说过,那是我们藏族的姓,一个相当古老的姓,它甚至比吐蕃王朝,比象雄王朝存在的时间还要久远。好了,天色已晚,我知道强巴少爷还有很多疑问,但现在不是时候,我们应该早点休息以保证充沛的体力,明天对我们来说,是一个考验。强巴少爷你的疑虑,留到我们从倒悬空寺归来之后再谈好不好?我一定将我所知道的都告诉你,而且这也是一定会告诉你的。因为这一切,那守护四方的瑞兽、高原雪狼和狼统领的代称,都与吐蕃王朝的兴盛和灭亡有关,与光军有关,与帕巴拉……有关。”

卓木强巴看着亚拉法师神秘的微笑,心中更加迷惑了。这藏獒与狼之间的关系,怎么又会和帕巴拉联系在了一起?那狼统领究竟是指什么?

走到门口,卓木强巴突然又想起了那三位长老说的觉醒,他扭头道:“法师,还有一个……”

“嗯?”亚拉法师望着卓木强巴。

“算了,没什么。”卓木强巴转身离开,心中自嘲道:“怎么回事,竟然去质疑那些虚无缥缈的东西,你到底在想什么,卓木强巴!”


本章节地址:http://www.zangdimima.net/zangdimima4/115.html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或者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