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木强巴并没有像亚拉法师所说的那样去休息,而是急不可耐地将这些信息传达给了方新教授。对于亚拉法师所提及的与藏獒有关的种种,方新教授也是觉得不可思议。将高原雪狼与藏獒联系在一起,这将是一个全新的领域,他们以前想都未曾想过。

当卓木强巴说起狼统领时,询问方新教授道:“你觉得藏獒和狼一起生活,有这种可能吗?导师。”

方向教授道:“从理论上说,是可行的。要知道,狼是家族式团体,它们和别的种族不同,它们有接纳外来流浪狼的习俗,而作为犬科动物,它们拥有近似的信号输出和信号接收器官,这一点,对于确认身份信息和彼此交流很重要。而且据我的调查研究,大多数犬科动物,它们有着极其近似的肢体语言,尾巴的朝向、眼神、咧嘴、发音、打滚等等,就和人类的一些常用手势一样,全世界通行,这就为它们进一步交流奠定了更牢靠的基础。不知道你有没有看过一部小说,叫做《荒野的呼唤》,写的就是一匹人类圈养的狼犬,在人类社会里经历了种种事件,最后回归到狼群,成为了一头狼王的故事。撇开它的社会意义不谈,从一头狼犬逐渐过渡为狼王这个过程,作者写得相当生动,虽然说狼犬比藏獒更接近于狼,但是我们不能排除藏獒与狼生活在一起的可能性。我们之所以从未见到,只是因为今天,野生的狼和藏獒都太少了。但是对于天生狼统领这种说法,似乎太夸张了,我持怀疑态度。从你转述亚拉法师的说法中分析,里面肯定另有隐情。”

卓木强巴道:“亚拉法师说,他是从一位前辈那里得知某些信息的……”他又转述了亚拉法师说起的那位前辈所做的种种调查研究,才说了一半,就听方新教授道:“亚拉法师说的那位前辈,是不是一位姓赛的藏族人?”

“嗯。”卓木强巴愣了一下,点头。

“导师你知道这个人?”

“嗯。”方新教授道,“早年我读大学时,我的老师曾提到过这个人。他说在解放之前,那人就是研究藏獒的狂热爱好者,如果不是他,我的老师甚至不会知道世界上还有藏獒这种犬科动物,正是那个人改变了我老师的研究方向和专攻课题。”

说到这儿,方新教授停了一下,似乎回想起了从前。卓木强巴追问了一句:“导师,你的老师以前是研究什么的?”

方新教授顺口答道:“人工繁育大熊猫。”他回过神来,看着卓木强巴笑了一下,道,“那时候这个项目是科研重点。不过那位赛先生,其实算不上一位学者,他只是执着于藏獒,所以我的老师称他为藏獒爱好者。”

“那你的老师一定知道很多赛先生的事情?他叫什么名字?是西藏哪里人?现在还能找到他吗……”卓木强巴一口气问道。

方新教授道:“不,不,其实我的老师也只是很偶然地与他见过一次面,以后他们都是书信往来。我的老师一直管他叫赛先生,我也不知道他叫什么名字,我只记得老师提过,赛先生有一种很奇怪的身份,那是一种和动物有关的职业,据说在西藏也是极为特别的职业,叫什么来着,我忘记了。”方新教授扶着镜框揉了揉鼻甲,接着道,“总之,我的老师对赛先生有个很高的评价,说他是解放前和解放初期,对藏獒了解的第一人,而且这个人精通多种语言,有很渊博的学识,所以我对他还有一点印象。但是这位赛先生从未出现在任何报纸杂志或是学术机构之中,他应该是独来独往的,或许与他那种神秘的职业有关吧。”

原本以为方新教授的老师能知道得更多一些,卓木强巴隐约有些失望。方新教授看在眼里,微笑道:“好了,今天我们的收获已经够多了,这些线索看起来毫无头绪,却是一个全新的方向,假以时日,我们一定会有重大突破。今天很晚了,亚拉法师说得对,明天或许很危险,我们应该做好准备,现在来讨论这些问题时机不是很恰当。先回去休息,OK?”

卓木强巴思索片刻,重重地点头离去。

幽风,石墙,浩渺星空下,一只夜鹞正飞向那弯牙月。吕竞男来到住所后院,对黑影道:“亚拉大人。”

黑影转过头来,淡淡道:“唔,你知道吗,工布村是我们南方外金刚院部后裔,生命之门里是我们的圣坛。”

吕竞男轻呼道:“啊,这……这我倒是没有想到,只是觉得有些熟悉。”

亚拉法师道:“这次能和他们取得联系,真是出奇的收获,分别一千年了,他们仍坚守着自己的使命。如果不是在圣坛看见里面的那些东西,我也想不到他们竟然是南外金刚部的后裔。”吕竞男看着已消失成黑点的鹞鹰,道:“告诉长老会了吗?”

亚拉法师道:“嗯,此间的事,还必须长老会来裁决,我无法做主。”

吕竞男道:“那,强巴少爷的圣使身份……”

亚拉法师道:“这个我也不知道。圣使是什么身份,圣使肩负着什么使命,他们什么都没说。他们遵守的是和我们一样的规定,只对誓言效忠,而不对任何人效忠,他们是绝对不会对外人说起,就算是同一个教属的人也不能。不过我想,经历了一千年的岁月,他们确认圣使身份的方法恐怕有问题,不管怎么说,莫金也不该是圣使才对,那是个外国人啊。”

吕竞男道:“会不会不是莫金,而是他们佣兵里的某一人?”

亚拉法师摇头道:“不,我已经确认过了,就是莫金。而且,你也知道,圣使不仅限于莫金和强巴少爷,还有别的圣使……”

吕竞男诧异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这圣使到底是做什么用的?我听多吉的说法,好像圣使直接和帕巴拉神庙有关系吧?”

亚拉法师道:“嗯,圣使好像就是能直接前往帕巴拉神庙的人,或者是,能与帕巴拉神庙产生某种关联的人,而其他人都不具备这样的资格。不过话说回来,就算没有工布村确认强巴少爷的圣使身份,我们不也是这样想的吗,强巴少爷体内,可流着高贵而圣洁的血呢。”他的目光投向夜空深邃处,一丝忧愁爬上额头,暗想:“可是,强巴少爷的身体,让人很担忧呢,这次的失误……真不知该怎么向长老会交代……”

吕竞男仿佛看穿了亚拉法师的心思,追问道:“亚拉大人,我想知道,强巴少爷的身体,究竟……”

亚拉法师摇头道:“还记得我提醒过你的事吗,不要低估戈巴族人,不要忽视古藏的巫蛊之术。这次强巴少爷中的,是大青莲之蛊,已经被那三位长老证实了。”

吕竞男急道:“也就是说,在那净水中浸泡,只是解除了表面的痛苦,并没有从根本上除去蛊毒?”

亚拉法师点头默认。吕竞男道:“那会怎么样?”

亚拉法师摇头道:“不好说,三位长老只是肯定,最近这一段时间不会出现任何问题,最多不过两三年,以后就不清楚了,我还需要向长老院请教,看那些大人们有没有办法。对了,这件事,千万不能让强巴少爷知道,除非,我们已经找到了解决的办法。”

吕竞男没有做声。

亚拉法师突然厉声道:“这里有太多事情需要我们理清线索,一千年的等待和守候或许就是为了这一天!你一定要记清楚你的身份和使命,作为这支队伍名义上的指挥,我们不允许你犯下任何错误,特别是在强巴少爷的身上,你明白吗?”

吕竞男低头道:“我明白。”

亚拉法师放低声音道:“对了,还有两件事情需要你知道,还记得多吉背诵的那首诗吗?”

吕竞男道:“记得。”

亚拉法师道:“那就是颂歌,我已经从三位长老那里得到证实。这个工布村现在只拥有十一颂,都是独立的,没有连接,而且当时他们拥有的,估计也不超过三十颂,但是他们所掌握的,应该有很大一部分是关键。这个消息,我也上报给了长老院,希望他们能找到这些颂歌的来源和出处,如果有相关的经文,说不定会是一条非常有用的线索。”

吕竞男道:“我不明白,根据现在破译的古格金书内容来看,当初应该是故意让线索分散开来的,为什么又要让这些工布村人留守在这里?还守护着如此重要的线索?”

“那就是我们一千年来都在寻找的答案啊!”亚拉法师仰望夜空,静默良久,才转言道,“对了,上次我提到过的想去阿赫地宫盗墓的那十三个人,从长老会传来消息,初步估计是十三圆桌骑士,如果说莫金和那个灰衣人是的话……”

“十三圆桌骑士?”吕竞男重复着这个陌生的名词。

“嗯,“亚拉法师道:“十三圆桌骑士,是最近一二十年众多寻找神庙的组织机构中崛起最快、实力最强、身份最隐秘的一支,是我们圣教交过手的敌人中最为可怕的一个。以前在寻找圣庙、争夺线索的战斗中,他们的气焰最为嚣张,不仅与我们圣教为敌,而且任何想沾染圣庙的组织他们都不放过。但是最近几年,突然销声匿迹,各种传言都有,估计便是在玛雅地宫中损失惨重,一蹶不振了。”

吕竞男疑惑道:“我怎么不知道这件事?”

亚拉法师道:“你接触圣庙回归之战的时候,这个组织已经消失了一段时间,而我们的敌人又很多,消失的敌人我们一向不列入考虑范围的。你知道吗,十三这个数字,在西方表示地狱,十三圆桌骑士的意思,便是地狱堕落骑士。我们最初只是知道,有一群人自号十三圆桌骑士,他们专门盗取各国国宝级墓葬,没想到他们真的是十三个人。”

吕竞男陷入沉思,十三圆桌骑士,地狱堕落骑士,这个名字给她很不祥的预感。

第二天一早,众人便被直升机的旋翼声催醒,换好行装,又匆匆上路。作为能走出工布村又能找到地狱之门的多吉,在卓木强巴和亚拉法师的竭力保荐下,得意地坐上了直升机。可是看教官那眼神,随时都有可能一脚把这个狂妄的矮家伙踹下飞机去。直升机升空之后,众人才远远看见一个火红的身影,朝着飞机跑了老远,终于还是没能追上。机上的队员揶揄多吉,多吉这小子假装不在意,眼角却一直瞟着后方呢。

西行半个小时,便到了多吉所说的地狱之门。下得飞机来,周围群山环绕,大树荫荫,身临断崖,下面便是咆哮的雅鲁藏布江,水流湍急,大有万马齐奔之势。只见一处平台露于空旷处,远山起伏,层峦叠嶂,大有绵绵不绝之绿意。近临山崖,环诸绝壁,一条天河奔流不息,空谷幽静,若有一阶草庐,感觉就是那深山隐士的极佳选择。

两岸夹江,宛若一道天堑鸿沟划破青山;长河奔腾,恰似一条银蛇白练缠绕碧玉。几道阶梯状飞瀑直落九天,溅起大团水雾,又好似雪夜飞花,迷雾蒙蒙,声音响彻云霄,似龙吟虎啸,鸟鸣猿啼。湿气蒸腾,迎得扑面凉意,加之那日光普照,在飞瀑间映出七彩霞光,一道又一道虹桥便跨越于灵山之间,碧水之上。由下及上,逐级数去,一共竟有五道彩虹,光彩迷离,加之水雾幻影,宛如仙境一般。而最上层的流云飞瀑间,虹桥团曲,竟然形成一个闪烁着七彩的光环,就好比佛光一般,令人心生景仰,叹为观止。

众人不禁怦然心动,亚拉法师更是泪眼婆娑。这光景,是多少修士虹化而成,几千年才修得来的。岳阳张立更是义愤填膺,这般光景,竟然被称作地狱之门,岂不是大煞风景!

张立打量四周,不相信地问道:“多吉,这里真的就是地狱之门?不像嘛。”多吉肯定地点点头。可是这里连半点人工的痕迹都没有,完全是自然景色,周围只有山、水、树,别说门,就是像个门的东西都没有。据多吉说,这里没有任何的人为记号,完全是靠对周围山形和树木的记忆才能知道有这个地方。这样说确实感觉很隐秘,永远只存在少数几个人记忆中的地方,可是,这里一没有门,二没有通道,问多吉他也不知道,只知道这里是传说中的地狱之门。

岳阳道:“地狱之门打开了,勇士们就要出发了。门开在什么地方?”他指了指脚下数百米深的狂流道,“难道让我们顺着雅鲁藏布江漂下去啊?”多吉眼睛一亮,道:“啊,这很有可能啊!不知道这圣母的一条腿究竟伸向哪里。”岳阳给了多吉一个栗暴。

吕竞男挥手道:“走了,看来这里没有任何线索。多吉,你是从这里自己走回去,还是我们派人送你回去?”

多吉睁着眼睛道:“我……我跟你们一起去象雄。”

吕竞男轻蔑道:“你去做什么?我们要去的地方十分危险,这支队伍都是经过了特别训练的,我们无法照顾你的安全,而你会拖慢我们前进的速度。”

多吉一张脸涨得通红,村里还没有人敢这样说他,他憋屈道:“我,我是村里最棒的猎人,不会拖累你们!而且……而且可以给你们极大的帮助!”

吕竞男像看着小朋友一样微笑道:“你可以帮我们做什么呢?”

多吉道:“我……我……可以带你们找到倒悬寺的入口。”吕竞男道:“我们有地图。”

多吉道:“我,我知道古人们布下的机关,我可以突破它们。”吕竞男道:“这方面我们都是专家,不用你帮忙。”

多吉道:“我,我还知道许多关于圣地的事情,这些都是我们工布村长老才知道的。”

吕竞男睨视多吉,多吉额头开始冒汗时,吕竞男才道:“这样,为了证明你不会成为我们的累赘,在我们中任意挑选一个人,如果你能赢,就让你跟着。”

看着身高不足一米五的多吉,卓木强巴暗自摇头,然后转向唐敏,心道:“如果选上敏敏,或许还有获胜的机会吧。”

但是多吉的自尊和骄傲是不允许他挑选一名女对手的,除了圣使,多吉的目光扫过每一个特训队员,最后指着巴桑道:“那就是巴桑大哥了!”


本章节地址:http://www.zangdimima.net/zangdimima4/116.html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或者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