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见巨石阵】

吕竞男道:“这里是上世纪九十年代,国家科考发现的一处古格遗址,或者是象雄遗址。据目前资料考证,共有三百七十九窟,保存完好度达到百分之五十的仅有七窟,里面有损毁的造像壁画无数,历史年代还无法考证。由于整个阿里地区还有为数众多的遗址有待勘察考证,这个遗址,虽然一直不对外开放,但也没有纳入保护项目。”

张立大致数了一下,疑惑道:“才三百多窟?不止吧?”

吕竞男道:“如果加上那些完全空旷、没有任何科考价值的洞窟,估计有三千窟以上……”

岳阳艰难地咽了口唾沫,道:“三千多窟!那我们一个一个地找,岂不是一天也找不到?”

“所以就别再耽搁时间了,我们还是分做两组,卓木强巴、岳阳、张立、巴桑,你们几个身强力壮的,快速去到纳南塔的头部;我们从尾部开始,一个一个洞窟地寻找,不要放过任何痕迹,直升机会在高空协同侦察。”

多吉道:“我……我也要和圣使大人在一起!”

“不行!”吕竞男知道,多吉自从离开工布村之后,就像脱了笼的猴子,她对这个小矮子是一点都不放心,“马上出发,保持联络。”

卓木强巴看着敏敏,两人微微一笑,随即分开,卓木强巴和巴桑等人背着大包,开始绕道前往这条盘曲巨龙的头部。

“刚才从空中俯瞰,初步估计这条巨蟒长度大约五公里,我们在十分钟以后赶到。”卓木强巴边跑边汇报着。

“知道了,我们开始清查洞窟。到了给我回话。”

“明白。”

“等一等,强巴少爷。”刚绕离吕竞男他们的视线,岳阳就叫住了大家。他指着前方的沟壑纵横,对卓木强巴道:“纳南塔只是众多土林山里的一座,一踏入这些土林之中,两岸夹壁,看上去各有不同,形态万千,可是走不了几步就会发现,无法准确地辨识方向。”

卓木强巴道:“你是说,这条路不是我们所想的那种直通纳南塔头部的便捷小路?”

岳阳道:“我建议,我们再绕远一点,顺着这条河绕过去。刚才在机上我已经观察过了,它虽然绕得远,却是唯一能给我们正确指向的路标。”

张立赞同道:“没错,这条河没有分支,顺着河走就不会迷路。巴桑大哥,是吧?巴桑大哥?”

只见巴桑正充满疑惑地看着那些环绕他们的土林,有时突然会一百八十度转身,好像发现了什么。卓木强巴对岳阳和张立道:“别惊扰他,他似乎想到了什么!”

在巴桑的记忆中,那千变万化的土林正和记忆里的某些片断不断重叠。城堡,没错,他看见了一座城堡,也像这里的土林一样,巍峨雄壮,气势非凡,但不是沙土结构,是岩石才对。颜色!对,颜色就是这种夕阳下山前映照在土林上的颜色,红……红得滴血!

可是,紧接着,一幅令人战栗的画面跳进了巴桑的记忆里,那是无数白森森的人的手和脚,它们伸向天空,在不断地蠕动,好像一条多足的肉虫,那些手和脚都在不断地蠕动,那确实是人的手臂和脚啊!

“啊!”巴桑像是被什么推了出来,猛地退了一步,再也回忆不起来了。卓木强巴在他身边扶住了他,低声询问道:“想起了什么?巴桑?”

“红色,和它的颜色一样。”巴桑指着土林道:“别的就没什么了,我们走吧。”他心道:“那些手和脚,究竟是怎么回事?”突然感到一阵寒意。

路上,岳阳问张立:“你说这条河,是象泉河的主干还是支流?”

张立道:“是支流吧,这么小,骑马都可以涉水过河。”

岳阳道:“我看不像,在沙漠中,这样的河就算大河了。”

“这里不是沙漠,是土林。”张立更正道。

“强巴少爷,你说,如果我们去纳南塔后面的那个小山村,会不会有所收获呢?”岳阳又转问卓木强巴。

卓木强巴道:“不会。工布村是一千年前就一直守护在那里,但是古格曾经荒芜了很长一段时间,现在的居民都是很久以后才移居到这里的,如果有联系的话,吕竞男一定会告诉我们,毕竟国家科考队曾经来这里做过考察。”

张立道:“那古格的原住民呢?”

卓木强巴摇头道:“不知道,有的说战败后被杀光了,也有说举族迁移了,但是去了哪里就无从得知了。”

岳阳对张立道:“你做的什么功课?这都要问。”

张立道:“我当然知道,我只是想,我只是想,强巴少爷是不是知道得更多一些。”

走了一半路程,只见河岸稀稀疏疏出现了几头羊,正低头饮水,看见生人,不避不让。张立奇怪道:“这里怎么会有羊的?”

岳阳道:“前面还会有更多。”

张立道:“你怎么知道?”

岳阳得意不语。转一个弯,果然前面出现了一大群羊,张立抓住岳阳背包道:“你怎么知道!”

岳阳边跑边说:“这么简单的问题!那些羊不怕生人,加上周围的村子,以及我们过来时西南向一直连到雪山的那块草场,很容易就想到这是附近的居民养的,而这里的居民养羊绝不可能只养两三头,也不可能让羊走得太远,所以……”

这时,前面领跑的卓木强巴放慢了脚步,最后干脆停了下来。岳阳和张立都停下来看着卓木强巴,巴桑跑了几步,也回过头来奇怪地看着卓木强巴。

“怎么了?强巴少爷?”岳阳问道。

卓木强巴指着前方道:“那是……巨石阵啊!”

顺着卓木强巴手指的方向,一片青草地油碧如毯,夕阳下纯白的羊群在悠闲地吃草,有的顽皮地在象泉河边嬉水,几根巨大的石柱呈环形围绕,水寂静,风悠然,那幅画面,就像诸神不经意遗留在这红色土林间的伊甸园。岳阳等人没有见过美洲的巨石阵,对他们而言,这几根高高耸立的巨大石柱除了给整幅画面增加一些沧桑美之外没有任何意义,但是这个巨石阵带给卓木强巴的感觉却完全不同。那巨石耸立的形式,环绕的形状,和美洲丛林里库库尔族先祖安息的那处巨石阵,几乎是一模一样,若非这四周是嶙峋的土林,卓木强巴简直要以为自己又回到了美洲丛林。

“这个,很重要吗?”岳阳问道。

卓木强巴道:“不知道,我们过去看看吧。我有种很奇怪的感觉。”

张立道:“好啊,过去看看。”

巴桑道:“没有必要耽误时间吧。”

岳阳道:“看看没什么关系的。”四人向羊群走去。

走到近处,巨石阵越发令人感到惊奇。那么巨大的石块是怎么竖立起来的?而且巨石上还叠有巨石,就像一根竹筷顶着一个鸡蛋,好像一阵风就能吹倒。这些巨石高的约三四米,矮的也有两米多高,一些哈达和经幡缠绕在上面,巨石下也堆放有玛尼石和牛角,那厚厚的风沙将它们包裹成和土林一样的颜色,在天空中根本无法发现。一位牧羊人就仰躺在巨石阵的一旁,拿一块破碎的小石板当枕头,突然看见陌生人来,拍了拍身上的灰,慢慢站了起来。

只见这个牧羊人穿了黑布面的羔皮袍,佩戴一颗双眼天珠的挂饰,四十岁上下,黝黑的脸上布满深纹,咧嘴一笑一口白牙。他打量了卓木强巴等人一番,用不十分流利的普通话询问道:“你们是……来旅游的?”

卓木强巴用藏语道:“不。”

“啊!”牧羊人咧嘴笑道:“我知道了,是来考察的!我叫曲地昌巴,我家就住在这附近,我的羊儿走了一天,在这里休息一下。你们要到我家里去坐坐吗?”

卓木强巴表示谢意,婉言谢绝,介绍了一下自己的队员,询问道:“昌巴,我们只是想问一下,你知道这些石柱的来历吗?”

昌巴看了看身后的大石柱,答道:“你是说这个斯贝多仁?据说很早很早以前就立在这里了,我记得向南边走也有和它差不多的石柱,但是没有这个大,也没有这么完整。”

“斯贝多仁?”卓木强巴思索起来,没有印象。巴桑抬起手腕,拍了拍原子表,意思是时间很紧,卓木强巴也明白,点头对昌巴道:“谢谢你,昌巴,我们还有事,先走了。”

昌巴道:“哦,要走了吗?我还以为你们是专门来研究斯贝多仁的,那今天这些石柱不是被你们移动的了?真是奇怪?”

“你说什么?”卓木强巴猛然一个转身,询问道,“你说这些石柱今天被人移动过?”

“不是今天就是昨天,前天晚上我来这里时都还不是这样,你们看这块,还有这块,原本都不是在这个地方的,被什么人抬上去了。”昌巴道。

卓木强巴把背包往地上一放,竟然去检查那些被移动过的巨石去了。

巴桑皱眉,张立不解道:“这是怎么回事?”

岳阳也放下背包,道:“强巴少爷的直觉很强啊,这附近不可能有太多游人经过,而且科考队也不在,那些巨石可不是两三个人就可以抬动的,显然这样做的人有所目的。”

张立明白过来,道:“你是说,有可能是莫金他们干的?”

岳阳来到卓木强巴旁边,看着巨石留在地上的压痕。这些痕迹表示昌巴没有说谎,有些原本倒在地上的巨石被人移动了,在巨石痕迹的旁边,还有圆形支架的压痕,岳阳道:“是千斤顶,他们为什么要动这些石头?”

卓木强巴一面从背包里取出装备,一面道:“肯定有某种联系,我们需要向吕竞男汇报一下。岳阳,你去看看究竟有多少巨石被移动,是否能找到哪一块放到哪里去了。张立,你去协助岳阳,看看能不能发现对方动用了什么工具,以及其他的什么痕迹。巴桑警戒,你和昌巴将羊群赶到远一点的地方,将这里空出来,好吗,昌巴……”

话音未落,吕竞男就发来了通讯信息:“怎么回事?快十五分钟了,你们还没到?”

卓木强巴道:“我们有了新的发现,或许,我们找到一处莫金到过的地方。在象泉河边有一个巨石阵,在今天早些时候它们被人为地移动过,现在我们还不知道它们和入口究竟有什么联系。”

吕竞男道:“你们需要什么?”

卓木强巴道:“让我和导师通话,我们需要他电脑里的资料。”

片刻,只听方新教授道:“听说你们有新的发现?”

卓木强巴道:“是的,导师,你帮我查一下斯贝多仁,看能找到什么,这是我们做功课时没有查过的。”

方新教授道:“斯贝多仁?只有四个字吗?这样电脑搜索起来会有很多结果的。”

只听亚拉法师在一旁道:“是宇宙之碑,象雄王朝或者在象雄王朝之前留下的远古遗迹。你可以搜索阿里的巨石阵,这样容易找到一些。”

很快听方新教授道:“找到了,斯贝多仁,是当地牧民的称呼,斯贝就是古老得被遗忘的意思,专家将全名翻译为宇宙之碑。”

卓木强巴道:“做什么用的?”

方新教授停顿了一下,似乎在向亚拉法师咨询,然后道:“等一下,电脑在搜索。”显然亚拉法师也不能确定。方新教授道:“强巴拉,这个巨石阵,和我们要查的入口关系重要吗?”

卓木强巴道:“我不知道。但是这个巨石阵,和我们在美洲丛林中见过的那个,无论是从外形还是样式,几乎完全相同,这绝不是巧合。”

这是,随着昌巴声声吆喝,羊群很快被驱散了。卓木强巴道:“昌巴,你知道这些斯贝多仁是做什么用的吗?”

昌巴道:“我们只知道它很古老,别的就不清楚了。”他摸了摸左耳的吊坠,突然道,“好像,几年前也有科考队的专家来过,他们有的说是原来居住在这附近的国王的墓葬。”

“墓葬?”卓木强巴喃喃道:“果然……”

方新教授那边也有消息传来:“由于历史太过久远,目前它们的建造目的还不清楚,不过有专家曾指出,它们与一些古代文献记载的墓葬有相似之处,那已经是七赤天王时期的事情了。”

岳阳和张立完成了勘测,也汇报道:“有三块石头被移动了,如果没看错,他们在复原巨石阵,但是又没有完全复原。这巨石阵似乎像一个门,一个解开入口之谜的门。”

卓木强巴道:“根据资料显示,这里是古代象雄人或更早的先民埋葬祖先的地方,能让你联想起什么?”

岳阳思索道:“埋葬祖先的地方,啊,想起来了,多吉说过,当祖先的安息之地沐浴着金色的阳光,万能的佛将为虔诚的人指引方向!是这样说的。”

卓木强巴猛然醒悟,仰头东望,只见纳南塔土林正对着巨石阵的方向。张立道:“你是说,莫金他们已经完全解开了多吉唱诵的诗句……”

岳阳道:“他们时间比我们充裕,完全有这个可能。等一等,如果这样的话,我们一路走来,很多标志物都在一步步验证着多吉唱诵的诗句。万字轮回更北方,指的就是九重万字山,从高原雪狼的口中落下,难道是狮泉河……”

“不,“卓木强巴道,“在工布村的四方瑞兽里,高原雪狼在东北方,而根据亚拉法师说起的名字,东北方的是大象的身躯,我们面前这条象泉河,才是多吉所说的从高原雪狼的口中落下。”

张立道:“我知道你们说的意思了,巨石阵正对着纳南塔的洞窟,当阳光照射下来,从特定的位置观察,就能够找到……有入口的那个洞窟!”很快他又疑惑起来,“可是,阳光照射下来的光线是向下的,那土林却比这巨石阵高啊,难道是,巨石的影子可以指出方向?”

卓木强巴道:“不,距离太远了,影子不可能延伸那么远。而且你们看这巨石阵,它是临河的一侧石柱更矮,而面朝纳南塔的石柱更高,显然观察点是从下往上看才对,阳光不可能照射出这种角度。”

岳阳道:“一定有某种联系,在象泉河的背后也是土林,太阳必须升到一定高度才能照到这里,也就是说每天沐浴到阳光的入射角是固定不变的,象泉河……入射角?是……”

卓木强巴也道:“是反射,利用象泉河的河面进行光的反射。”


本章节地址:http://www.zangdimima.net/zangdimima4/119.html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或者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